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年环境评论
青年环境评论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00
  • 关注人气:1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卢思骋:反思中国环保组织的国际参与(中)

(2012-06-20 14:54:11)
标签:

世界妇女大会

可持续发展

里约20

环保组织

文化

分类: 第三期

本文最早发布在《青年环境评论》第三期,订阅本期

卢思骋:反思中国环保组织的国际参与(上)

-霍伟亚


 

中国环保组织十年来的国际参与

 

霍:在“可持续发展”概念酝酿的过程中,中国环保组织还没有出现,90年代中后期才慢慢多起来。在之后的国际环境事务上,中国环保组织有哪些参与?

:之后有个国际会议在中国举行,1995年的世界妇女大会,我爱人参加了。当时中国其实不知道什么叫NGO,政府可能也没有充分意识到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最初想要做这个会议也只是想要参与进去,但是没想到会议里有很多跟权利、公平、平等相关的东西,NGO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是比较深刻的。也因为这个原因,政府就把NGO活动的会场(联合国会议一般都有主会场和NGO活动的会场)搬到很远,到怀柔去了,主会场在城里面。

 

这次大会在中国催生了一大批关注妇女权益、性别议题的NGO。中国90年代中期以后,发展最活跃的是妇女NGO,跟这次大会有关系。环保NGO其实到90年代后期才活跃起来。

 

1995年之后,就是2002年里约+10,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我记得我那时候刚刚来北京工作,廖晓义、汪永晨他们带队去了,也有很多的NGO参与,回来的一个分享会我去了。分享会就在友谊宾馆,我印象很深,因为我刚来北京。

 

当年绿色和平也有参与,但在中国我们刚刚成立,没派人去,只是参加了他们的分享会。这些前辈发起的环保组织也是90年代中后期开始活跃起来的。那时在南非是个很好的集体亮相,出国参与国际会议,看看国际同行水平怎么样,还是很有价值的,尽管碍于那时我们经验还比较浅,还有语言问题。

 

再之后,零零星星的都会有,比如说像联合国的环境保护条约,每年都会开会,也会有一些本地的中国NGO去参与。

 

如果说大规模有组织的集体参与,可能要到200712月的巴厘岛。当时是第十三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会议(COP13),有二十来个中国NGO代表去参与。喻捷是我们小组的负责人。后来规模比较大、组织性比较强的国际参与,就是在气候变化这个议题上,因为气候变化本身是一个很国际化的议题。

 

霍:2009年中国环保组织,还有很多青年和企业家,都去参与了哥本哈根这场气候谈判盛事,但后来参与国际气候谈判的人数开始减少,国际参与的规模在收缩吗?

:去哥本哈根的很多人不理性,后来再参与的人理性了。

 

当时去的很多人之前从来不关心气候变化,也不了解这事儿。很多人也没能进到主会场,只是在外面巡游,然后回来就觉得,哎呀,国际会议没意义,我以后都不来了。放这样的一些话我觉得非常不负责任,因为你本来就没有长期跟进这些会议的打算。这些问题不是开一次会议就能解决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当时一些人对会议的期望是不现实的,回来说它没有用,没有达到你的预期,以后都不去了。不是去想那个事情本身而是去想自己,这个说法很自我中心。

 

可能有人以为我好像总是鼓吹大家去参加国际会议,不是的。当然去是很重要的,但你得知道去做什么,能做什么贡献,得明白它跟自己日常做的工作是什么关系。我鼓励大家去,但不是为了去而去。

 

霍:2010年你协调60多家环保组织参与在天津的气候谈判,这次行动,跟之前的参与,有什么不一样吗?

:天津那次气候谈判应该是1994年世界妇女大会以来,在中国举办的环境类级别最高的联合国会议。

 

虽然组织仓促,但同行们都觉得应该多走一步,另外也是因为从2007年巴厘岛气候谈判,特别是过了2009年哥本哈根谈判以后,本地机构在气候变化议题中做了很多工作,也是时候系统地、更深入地参与到气候谈判里了。

 

当时一方面有人每天去参与谈判、汇报信息、跟谈判者沟通、参与到国际NGO谈判的平台当中;也有举办很多不同议题的边会活动,也跟包括王石等企业家有交流。我们作为主人也办了一个欢迎活动,让来自全球各地一千多个参与气候变化工作的NGO同行,聚首一堂,了解中国的一些情况。

 

这些对于中国环保组织的发展还是很重要的一步。当时中国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团团长解振华经过会场,参观中国环保组织的展位,给了非常高的肯定,甚至说了我们站在同一战线这样话。我在环保领域工作十几年了,以前解振华团长在环保局当局长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这么高度的肯定过环保组织的工作。

 

所以一方面这次活动得到了官方的认可;第二,很多国际同行都是第一次来中国,其中一些很资深的工作者都不知道,原来中国有这么多的环保组织也在关注这个事。我想从这些方面来讲,相比1992年,中国整个环保组织领域是在进步的。

 

霍:继2002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里约+10”峰会,今年6月又回到20年前的里约,召开“里约+20”,这次中国环保组织有什么准备?                                                                                                     

:首先我想说一下,国际谈判会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去参加是要把民众真实的声音带进去,而且你要把那个会议带回来,带给国家,带给本地的媒体,让大家知道讨论了什么,那些国家的元首在那里,对我们地球的未来有什么看法,如何让公众也能参与进去,这才是有价值的。

 

去年在北大一个会议上,有人问今年要不要去里约,我说你们最好不要去,要去的话得有很清楚的目标。为了去参加国际会议而参加国际会议,倒不如省下碳排放。

 

现在创绿中心跟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在协作联合国环境署和SEE基金会,到时做半天的活动。主要想传递的信息有三点:第一是中国在慢慢做绿色转型,当中以NGO为代表的民间力量做出了很多努力和贡献;第二是比起1992年,中国环保组织有长足的成长;第三是单靠NGO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跨界合作,跟企业和政府一起联手来推动中国的绿色转型。

 

霍:据说,在今年里约的这次大会,“绿色经济”将会成为主角,有环保组织担心这又是强调“经济”,忽略“绿色”,你的观察是什么?

:西方国家想借“绿色经济”这个概念,绿化其停滞不前的生产体制,走出金融海啸,止衰退、保就业,本是无可口非。

 

不过,在欧美等地的绿色经济讨论中,经常提出边境碳税(border carbon tax)等混杂着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建议,奉环保之名行绿色壁垒之实。

 

许多发展中国家对此十分敏感,认为西方国家过去以殖民掠夺他们资源,破坏其生态,其后西方去工业化,将工厂和污染转移到穷国,现时要以“绿色经济”的名义进行新一轮产业升级,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出口产品征收环境关税。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不破坏生态、更要树立绿色马主贞节牌坊,是不负责任和不平等的做法。

 

事实上,“绿色经济”这个概念,与里约的“可持续发展”,表面上并没有太大差异,但后者包括了经济、社会、环境三大支柱,强调三者间的平衡和相辅相成,提出改变发展模式。

 

“绿色经济”的提法,稍嫌狭窄,并且有在表面绿化不可持续的经济发展的嫌疑,忽略了社会平等,亦无视西方对穷国的历史责任和国际义务,所以发展中国家坚持“绿色经济”需要在“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穷“的背景下讨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