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轻尘一粒
轻尘一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656
  • 关注人气:1,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尚衍早

(2014-11-18 17:57:10)
标签:

小镇轶事

小镇不大,南北一条街,东西一条街。

 

十字街口是个热闹去处,供销社,粮店,饭店,邮电局,新华书店,物资公司都在这里。西北街口是供销社,卖各种日用百货,油盐酱醋副食品,鞋子衣袜,青松牌肥皂,霞飞雪花膏,也卖大布。那年月在这里买什么除了带人民币,还要带票,布票油票糖票等等。

 

天气凉了,供销社的门口总会看到一个人斜倚在台阶上晒太阳,披一件破旧肮脏的军大衣,有很多破洞,露出棉絮。他一头脏乱的长发,还有乱糟糟的胡须,有时会沾着草棒或树叶,脸黑,眼珠和牙齿就很白。你若是仔细看他,眉毛很浓,前额宽阔,鼻直口方,国字脸,算得上英俊。但这是一个傻子,在我们那里叫做朝巴。

他几乎是很安静的,很少见他说话,有人闲得无聊去逗他,他也不理会,逗得急了,就抬起头,用鄙夷的神色看一眼,很是鄙视。然后从大衣的口袋里摸索出一小块粉笔,在水泥地上写下几个字:我是尚衍早。正楷,端庄,秀气。即使读了很多书的人看了,在心里跟自己写的字比较一下,也会觉得输给他。但很少会有人在嘴上承认一点的,于是就说:你除了会写字,还能干什么?他就再写几个字:你敢跟我下棋吗?于是,逗他的人扭头就走了。

镇上的人都知道,尚衍早的棋,厉害!

村野的放牛棋,四五岁的娃娃也会下,八九十岁的人也喜欢,但整条街上极少有人赢过他。至于象棋,以前没人见他下,直到有一天,一个外地人在街口摆了一局残棋,红黑各七子,来人下注,就可随便挑红黑,赢了拿利钱走,输了拍拍屁股,走人。残局摆了两天,街上能算得上下得好的,没有一个人赢过。大家都郁闷,去找茶水炉的丁三爷,丁三爷在镇上摆茶水摊卖开水,下一手好棋,鲜有敌手。禁不住大家撺掇,拎把马扎坐下,盯着残棋吧嗒了三袋旱烟,眉头拧成个大疙瘩,愣是没出手。

大家正着急,谁也没注意到尚衍早蹲在残局边上,伸出长长的手去捏棋子,说是手长,其实是他的指甲长,从来没剪过。摆残局的一把打开尚衍早的手:滚远点,一个朝巴来凑什么热闹!尚衍早却不走,摆残局的人站起来,二话没说踹了他一脚。

小镇的人刚烈,民风彪悍,尚义。被这摆残局的赢了钱,心里虽然不痛快,却也看得开,技不如人,没办法的事。心里郁闷,却也不好怎么的。但小镇的人傲气,窝里再横,那是我们窝里的事;外人跟我们横,没门儿!朝巴尚衍早,那也是我们的朝巴,我们逗他耍他,那是我们的事,你摆残局的外乡人,凭什么欺负他?!一时围了上来,非要讨个说法。

大家正乱哄哄,尚衍早摸摸索索掏出一截粉笔头儿,在地上写下:我要跟他下棋,输了,白踹;赢了,踹他两脚!大家愣了愣,轰然叫好。好,好,好,就这么着!

摆残局的外乡人正尴尬,惹了众怒怕脱不了身,朝巴尚衍早这算是给他下驴了,当然心中大喜。根本也没瞧得上尚衍早,闭着眼也不会让个朝巴赢了啊!

镇上的人呢,只知道尚衍早下放牛棋厉害,对他下象棋心里却没底,没底归没底,一个朝巴嘛,输了也不算丢人;赢了呢?赢?你也朝巴了吧!

摆残局的下巴一扬:你挑子儿。

尚衍早指了指黑子儿,也不说话。大家都愣,明明是红子儿占先,这朝巴挑黑子儿!我们挑了占先的红子儿还走输了呢!

再看摆残局的,也是一愣,接着打个手势:你先。尚衍早也不说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镇上的人都很熟悉这眼神:鄙夷的眼神,很鄙视。

接着在地下写了四个字:七星聚会。

摆残局的脸色煞白,汗也下来了。起身,一言不发,把身上的钱全掏出来,放到朝巴尚衍早面前,抱拳作揖,一躬到地:您是高人!

收拾摊子走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啥意思。为什么?因为不知道谁胜谁负啊。

丁三爷慢吞吞地说:尚衍早赢了。

大家才醒悟过来,是啊,不赢了那摆残局的怎么会给朝巴尚衍早钱呢!大家高兴起来,可,尚衍早怎么赢的呢?怎么就赢了呢?再找尚衍早,却早已慢慢地走开了。

后来,丁三爷说:这残局看似先手赢,我看了大半天,越看越凶险,但不知道该怎么走。尚衍早写下“七星聚会”四个字,我一下想起小时候大人说过这局残棋,古谱上有的啊,谁先手谁输。

自此,小镇上下棋,以朝巴尚衍早第一。

 

尚衍早,小时候学习刻苦,考上大学,却因为出身问题被退了回来,从此成了傻子。

我上小学的时候就记得他,神智清醒时很傲气,糊涂时也很傲气。只是那个年月,正常的人也难吃饱肚子,他整天游荡在街上靠别人的施舍,更是难以果腹。饿极了,就不傲气了,有时会跑到饭店里,把黑而脏的长手直接伸进客人正吃着的面条里,客人嫌脏,就给他吃了;有脾气坏的,会打他一顿,所以时常见他脸上有伤痕。

 

三十年多了,尚衍早已经不在了吧,我还记得他写的“我是尚衍早”,还有他鄙夷的神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田园纪事 3
后一篇:茶水炉-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田园纪事 3
    后一篇 >茶水炉-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