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煒lin
小煒li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07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的红土地】引子:孤军

(2016-06-18 14:59:37)
标签:

杂谈


      青蓝的晨光挤过山脊上层层叠叠的树木将一丝无力的光亮投到这个幽暗的山谷。布谷鸟叫过两声,雾霭茫茫的山坡上,乱草丛中,一丛丛青黄色的灌木悉悉梭梭地颤动起来,扑腾着,游动着,汇聚在一起,很快形成了一个更大的“灌木丛”。

       “让道!借光!” 草丛中穿来一个低沉、严厉的声音。灌木们骚动了一下,纷纷散开,围成一个中空的大圆。

       “哧……”有人划亮了一根火柴。跳跃的火苗映红了一张张棱角分明的脸盘。这是一群批着灌木伪装的军人,尽管南方山林的潮气早已将他们的军装沤得泛白,但统一的着装和武器依然可以辨明他们的身份。

       “吭!吭!吭!”有人大声地咳嗽起来,“地图!”人堆中颤巍巍地伸出一支枯槁的手臂,伴着那连咳带喘的节奏瑟瑟地抖着。

        有人递上一盏油灯和一份地图,很快又上来两人手脚麻利地把地图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展开。

        “分水关。”那人喘着粗气指了指地图,又抬手指了指眼前这道泛着青色晨光的山头,复又大声地咳嗽起来。

        “兰先生!怎么样?”大圆圈缩紧了一些,有人借着油灯的光芒送上一茶缸水。油灯照着茶缸里的水如镜子一般,倒映着眼前这张苍白的脸,一个卫生员模样的人正努力地往他胸前缠纱布,但洁白的布面仍然不停地绽开一朵朵鲜红的血花。“止不住,止不住。”卫生员一边包扎一边颤抖着嘴唇说。

        “干什么吃的!”掌油灯的落腮胡子不满地掀了卫生员一把,卫生员一个趔趄扎进人堆里去了。

        “老袁!”那个姓兰的人伸出一只手,虚弱地拉住还想继续发作的大胡子。“就送你们到这里了。后面的路宋康熟。过了这个山头……往南三百里,就是……就是……”兰先生的右臂重重地甩了下来,仿佛用劲了全身的气力,将食指重重地戳在地图上,手指指向之处,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福宁湾”。

       ……

      “后卫团,集合!”

      这支号称团建制的孤军在风中静静地伫立着。袁泰——络腮胡子——他们曾经的副师长、现在的团长,正目光深邃地注视着他们。

       袁泰的左右手分别立着目光炯炯的师参谋长金雄、脸上阴晴不定的教导团团长宋康——或许在职务之前还需要加个“曾经”,因为现在他手下一个人都没有了——他的团仅仅存在了三天,甚至一枪没开过——因为本身就没有枪——那四五百号沿途动员起来的贫苦农民就在敌人的弹雨中一半倒下,一半逃散。惊恐地垮掉了。无论换了谁,那都不是一段光彩的回忆。

       一阵钻山风穿过山谷,这些衣裳褴褛、瘦骨嶙峋的士兵在寒风中瑟瑟地哆嗦着,他们刚刚经历了一生中最寒冷的冬天。

        这是一只没有正式番号的部队,半年前,他们带着一个特殊的使命离开了中央苏区,辗转北上。据说,这个命令只传达到了师一级,所以许多人一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队伍的目的地在哪里。他们也许不知道,同一个时期,在苏区的不同地方还有许多像他们一样被摘去番号,打散混编,再打散再混编,冠以“先遣队”、“先遣团”名字的部队,悄无声息地开拔,去向不明,像一支支离弦的利箭,射向中国的长江流域,东南沿海,射向代表他们命运的浩渺的未知,最后在某个时空的结点停留下来,被历史的沉沙一点点湮没掉,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如果这些士兵有历史的先知或者活着看到了胜利应该感到庆幸,因为他们被历史的第三只眼记录了下来,并很快要跃然纸上成为一部小说的角色,比起那些不知魂归何处的战友自然幸运百倍。然后当是时,所有人的心情是苦涩的,彷徨的,如果说这半年的辗转,他们一样没有方向,不知道目标,但是每个人心中是亮堂的,因为带领他们的那群人知道要去哪里,尽管一路的征途总是与战斗、流血相伴,但是只要首长站在高处自信地吼一声:“同志们,突破这道封锁,我们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冲啊!”大家又能够恢复斗志嗷嗷地冲锋。

         然而半个月前,这种自信与充实感随着战事的吃紧越来越凌乱。分兵的那天晚上,大家听到了指挥部里激烈的争吵,第二天,首长带着部队走了,还抽走了师里的部分精壮,留下师长黑着脸一言不发地抽着旱烟,还有其他部队200多个抬不走、藏不掉的重伤员。“从今天起,我们是后卫师,任务——就地阻击,掩护主力北进。”黑脸师长用力地磕掉最后一锅子烟灰,掷地有声地说。明确了任务,后来的半个月里,他们的心里是充实的。死守省界奋力抵抗追兵,掩护主力去完成他们从来不知道也知道不该问的任务。但是他们用血肉筑成的防线没能挡住敌军冰冷的钢铁和炙热的弹雨,三万追兵踏着战士们的尸体,扬长而去,敌人的目标很明确,甩开这支没有价值的部队,大步地追击北上的主力,敌人的任务如此明确,以至于对他们是如此的不屑一顾,连在身负重伤、拼死挣扎的后卫师战士身上补一枪的时间都不给,这一战过后,黑脸师长阵亡,两千多人的后卫师只剩下四五百人,尽管这些幸存者还试图奋力北进,拖住敌人,为大部队争取时间,但是他们太高估了自己,敌军的正规部队早已扬长而去,而沿途的保安队、民团、刀匪,甚至山林里的毒虫猛兽随便一场遭遇都给这支元气大伤的队伍带来更大的损失,无谓的牺牲让这些抱定去死的决心的战士对死亡有了一丝的恐惧。彷徨中北上,又在北上中彷徨,找死;等死;挤出去,找个空间活下去!等到他们想清楚不应该这么没有价值地去死时,他们的队伍只剩下百十号人了。“确切地说,还有149个人。”金雄向袁泰报告。袁泰低沉地发出一个喉音,算是对金雄的回应。他并不知道主力去了哪里,也不清楚自己是否完成了任务。而下一步该怎么做,上级没有指示。“等。”黑脸师长在牺牲前唯一留给他的一个字。等,那也要等得起。等,那就必须活下去,活到组织找到我们。往南,那是他们一个月前遇见兰先生的地方,那里有群众,也有党组织。

        “翻过这个山头,去看看海。”

       当跨过分水山,看到这片山海之间掩映在黎明曙光中的红土地的时候,所有人将积郁在心中的苦闷都化作了一声畅快的吼叫。

【最后的红土地】引子:孤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