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团锦簇与气象万千

(2017-12-13 16:53:10)
分类: 文学评论

            花团锦簇与气象万千                           

           《新华书目报》盘点专版文章(2018年1月4日见报)                                      

2017,在中国小说创作的编年史上,也许不能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头,但在这一年里,一大帮很有创造力的青年小说家,努力地用平视的目光聚焦在我们的日常,更多地在人性探求与心灵幽微层面去考校路上风景,精彩纷呈的亮点熠熠生辉。

在这一年里,石一枫、张楚、徐则臣、孙频、弋州、葛亮、葛水平等当红炸子鸡的小说依然张力十足火花四溅,同时,我们还可以读到像任晓雯、李云雷、孙未、潘绍东、马卫巍、邹金红、贺彬、乔洪涛、詹文格这样一批面孔相对较新的青年小说家,在作品里逐渐确立了自己独特的思考特质。文学的淘洗和历练,让他们更多地把情感与社会同步,在庸常生活的缝隙和丝缕褶皱中,努力地还原着人性的粗粝与原生态,让我们觉得真切地感受到了小说路劲的宽广豁达和风景旖旎。

全国有多家文学刊物为这些年轻小说家成长壮大尽心竭力,《北京文学》《钟山》《江南》《山花》《当代》等传统名刊自不待言,权威的《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还开设专栏,连偏安于云南边陲的《大家》也不甘寂寞,特地以“新青年”吹响号角一大批年轻人的小说佳作走进读者视野,让他们有了一种喷薄欲出的威势,这些大力倡导文学回归的举措,无疑为人新作恣意腾跃于群星璀璨的小说天空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坚实基础

石一枫是近年来我特别关注一位青年作家,2016年他的中篇《地球之眼》发表后,曾经让人眼前一亮。他的《世间已无陈金芳》《特别能战斗》《营救麦克黄》等作品让我感觉到这是一个思考和表达都很有特点的作者,我喜欢他那种始终坚持在自己生活的蛛丝马迹,去探寻80后的境遇、思想与心灵的艺术实践,喜欢他小说多向度开阔发散,而他2017年推出的小长篇《心灵外史》,似乎就可以更多地看出作者对生活的拿捏与自信。他坚定地着眼于当下现实,着眼于社会的情态万千,作品的立意就更旷达飘飞也更为恣意,真真切切“既问苍生,也问鬼神”的霸气卓然呈现新作《心灵外史》借助于“我”这个精神病患者的幻觉随性地游走于天地多少有了一些鲁迅先生《狂人日记》里所尽情表露的精神质地,这是一种超拔的识见和敢于创新的气魄,值得我们很多作家学习

李云雷的小说作品,与其作家相比较不算太多,而且他的作品远不如与他同代的那拨作家热火。但是,这位作家在2017年的创作却意气风发,有12部中短篇小说在核心文学刊物发表,他的小说还有一个非常有特点的表达,那就是他在作品里一次次流露出来的那种很张扬的原乡情怀,这让我感触颇深。从他的小说中,我发现现在的年轻小说家,他们不再一味地“外向”了,他们开始更多地用艺术的眼光去打量、回望自己的赖以生存的家园,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令人高兴的事情。李云雷大胆直露地把家乡的小村镇搬进作品里,用艺术的手法一次次与和他唇齿相依的父老乡亲、叔婶兄妹进行着披肝沥胆地交集、揉捏,这种对原乡情怀的依恋执着,特别能够勾起我的情感涟漪。就拿我近日读到的《铁匠的女儿》,也是立足于乡村生活的一次艺术浸染。就我个人而言,特别倾情于作者描摹的北方大村庄生活况味对那里风物景致有一种神往的情愫。作者在淡淡的叙事中,饱含着醇厚温暖的乡村回味,每每让我怀想良久不能自拔

当今天我们站在岁月的门槛,对那些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表达敬意时,兀地发现,正是由于他们小说里漫漶出来的闪光点才使得我们的生活非常充实和饱满。不妨随意罗列几位:

任晓雯《好人宋没用》曾经让我对她文学过往一路瞩目,而2017年的《别亦难》和《郝家县奏鸣曲》却让我对她的文学表达有了更多的期待前者描写陶小小伺候瘫痪的丈夫多年,夫妻俩和猫这个三角关系就变得诡异多端作者处心积虑设置的猫死夫亡结局冷凝得令人心寒。《郝家县奏鸣曲》描写人性大恶与罪孽渊源上多了一些70作家对人生的思考四个人物延反反复复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拉锯,精巧得有滋有味

我是看着潘绍东一步一步走上小说创作高地的,从他的《歌郎》到2017《樊高女友的爱情》。我注意到他这几年很动情搭建的“楚文化村庄”开始有了雄浑的构建。他的每篇小说都试图调动厚乡镇生活体验,让那些传奇色彩浓郁的底层叙事异彩纷呈,把基层官场的种种流变与苦痛、乡下人在挣扎中艰难的自持的酸楚有着张弛有致的表达。2017,他的作品更有章法了,文本中的“楚文化”寓意,闪烁的时代辉光。

家住威海的刘爱玲,也是这几年才活跃于我们视野的女作家,2017年里她的目光也更多地倾注在底层人群身上。中篇小说《秘密的N次方》就从一个代孕女孩儿发现自我过程,在亲情、人性、伦理、道德层面做了非常大胆突破性的描写。作品中两个小女孩对世俗观念及重男轻女等传宗接代伦理的抗争与反叛,无奈地承载着家庭隐而不宣的情感链条铮铮作响。

马卫巍这两年在小说界特别活跃,2017年的《青天歌》,悲壮、苍凉、哀婉而又温情默默的人生情怀扑入我们眼帘作品刻画的方四斤一曲悲怆的《青天歌》让人回味着“人生荣辱事,最终化青烟”的意境既有底层情态的炎凉又多了一抹熹微的亮色,作者对平凡小人物的悲欢离合描摹可圈可点。

邹金红在2017年,凭借中篇小说《青春作伴好还乡》走上小说舞台。其作品在语言上弥漫的特殊气息,在细节与感觉当中形成的精准表达,在客观叙述与作品人物语言之间形成的自由移换,达到了浑然天成的意趣,充分体现着作者控制与弥漫兼而有之的审美特征。我对小说中将两个人物之间的故事,精致构成的那种哲学意义上的互文与互释反差效应特别看好,作者对生存的欲望、对温暖与缺失,表达得淋漓尽致,别有新意深到骨髓。

《山花》12头条贺彬的中篇《淹没》,很好滴显示了作者对岁月的拿捏,在那种如散淡的叙述中,家明等主人公诉说着生活状态与文化情怀变化。贺彬的小说,常常勾起我家乡远年的怀想。而《淹没》对人性人心变异描摹的升华,岁月沧桑可能会“淹没”很多美好,唯有情怀会持久弥坚地发散着它无尽的魅力,那是谁也“淹没”不了的。

詹文格的《保安,保安》,很少见地把“保安”这一群体放在小说主体上,我特别注意到作者通过对他日常工作的刻画与情感个性的勾勒,这个看似无关紧要,但生活又离不开的行业,我们平时关注得太少太少,而他们时有的大义凛然的人性辉光也应该受到尊敬。 

一路走来,我欣赏到了2017小说创作的花团锦簇,2018,我们更期待青年作家们气象万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