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彩人生”里的一抹亮色

(2017-12-02 00:19:14)
标签:

文化

分类: 真情评刊

“精彩人生”里的一抹亮色  

                   《新华书目报》专版文章(2018年1月11日见报)

我是千千万万个《新华书目报》的老读者之一,因而在说起庆祝该报创刊54周年“寻找老读者”这个话题时,按道理说,我是有着相当多的生活点滴要和大家分享的,但是苦思冥想后找了几个点,感觉都不理想。

2017年的1128日,我受邀重庆之声“精彩人生”直播节目做访谈嘉宾,深情回眸读书体验以及畅谈文学对人生的影响,近几天在我脑海里缠绕了许久、始终不得要领的那个念头乍然浮现:关于我和文学书籍,我和新华书店,我和《新华书目报》,几十年岁月中留下的或温馨或苦涩的回味,以及由此及彼发散开去影响着我人生的鲜活过往,突然就立体逼真起来了。

我第一次接触到《新华书目报》,还是1972年。那一年我大约十五六岁,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当时我面临初中毕业,正是我彷徨不安的时候。那个年代家境贫穷,吃饱饭是第一要义,几乎不太可能有闲钱让我去购买那些既不当吃、也当不了穿的书籍,和同年人比较起来,自然就少了很多的乐趣。但是,读书毕竟是我的挚爱,无钱买书就想别的办法阅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我的成长阶段里,唯一能够让我感受到在那些贫乏的日子里,多少还有一些乐趣,那就是陶醉在新华书店的书籍中。

我读书最爱去的有两个地方,童年是在溉澜溪的小书摊。书摊上常年摆放着我们那个年代特有的连环画,从《三国演义》到《铁道游击队》,内容很杂数量也不少,这里是我阅读的启蒙点。攒下一分钱,就可以大模大样地端坐于小书摊的矮木凳上,叫守书摊的大爷从书架上取出一本自己流连了多日的连环画,时间不受限制,看完为止。到了十五六岁时,感觉自己单纯阅读连环画已经不过瘾了,我就把阅读的主战场转移到了重庆最大的新华书店,我的家在江北,离解放碑不近,得坐轮渡过江,再从朝天门步行到新华书店,所以是不能经常去的,好在我有个亲戚家住在南纪门,半个小时能够走到书店,关键是不用过江劳顿了。

我去新华书店,大多是在周日和节假日,只要有机会,到了解放碑,我就会想方设法进书店去逛一遭。我到现在都还能够清楚地记得,当年重庆新华书店的格局,它毗邻于重百商场和红旗棉布店之间。一楼应时的书籍颇多,学习材料、课本为主,还有那些年风行的领袖的画像和样板戏的剧照,店堂里总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二楼就清净了很多,这里主要是理论书籍和文学著作,对我来说,关注的还是文学类书籍。没有钱买,就泡在这里看,常常是捧着一本书,依托着柜台,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当然会引起营业员的不满。直到今天,我都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当年的画面,一个衣着褴褛少不更事的少年,伫在书店的柜台前阅读,却极少购买,营业员一催,便惶惶然离去。现在回过头去想,营业员眼里流露出来的不屑和厌恶都是正常的,好在她并没有见我就轰出去。

1972年的某天,我在一楼的阅报栏读到了《新华书目报》,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版面不多,刊登的文稿也不多,但书籍的出版信息量非常大,也非常准确及时。那个时候,人们的读书热情蛮高,常常有人到书店询问新书的出版情况,营业员来不及回答,就手一指,叫询问者去阅报栏查询。也就是在这个阅报栏,我读到了早期的《新华书目报》,我了解到人民文学出版社是当年中国最权威的文学出版机构,以至于成人后,北京朝内大街166号依然是我心中最怀想的地方。当年《新华书目报》的栏目也不多,模糊记得有“书海撷英”、“出版背景”类似的栏目,有一些背景介绍。赫然在目的都是各家出版社最新的出版书目罗列,最大的功能是广而告之。

随后是几年的下乡,那时乡场上也标配了一个小书店,书籍少得可怜,仿佛是文具店的一种点缀。我特好奇的是,这里书籍虽然少,但也可以看到《新华书目报》,报纸就放在零乱的柜台上,想翻阅的顾客随手可取。农村的生活不仅单调乏味而且还特别辛苦,像我这样困难家庭的青年是买不起书的,只能每周赶场日都去翻阅报纸解馋。一来二往,那位面善的大叔见我常来踅摸,就时常把过期的报纸送给我。我如获至宝,伴着煤油灯夜读到更深。我记得浩然的《艳阳天》和柳青的《创业史》几度再版和相关的出版信息,都是在报纸里获得的,这也给我那苦涩难言的四年多知青生活,带来了些微的温暖。

回城工作后,单位的图书室就有《新华书目报》。依稀记得是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吧,该报也搞了一个类似的庆祝创刊20周年征文活动,我还毕恭毕敬地写了一篇一千多字的文章,题目就叫《我与“新华书目报”的故事》,描写了我在农村的几年里,精神上对这份报纸的依恋,以及它对我文学阅读的引导。这篇粗糙的短文最终未能见报,活动的结局也不甚了了。但它就如一粒种子,在我的心间蛰伏下来,等待发芽的时期。

2014年的3月,《新华书目报》在微博上联系到我,准备立足于我和全国诸多文学刊物和作家的互动情况,就当下作家、作品开设一个阅评专栏,我和责任编辑几经磋商,确定了栏目名称。515日,“文坛素描”专栏就在报社同仁们的关爱中与广大读者见面了。三年多的时间里,不少作家通过这里走上文学前台,走进读者的视野,这也应该是我“精彩人生”中,一抹值得大书特书的亮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