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色达达
P色达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始于1001的快递之前

(2009-06-20 15:38:19)
标签:

杂谈

分类: 灯火...
事情发生在1985年的6月20日
那时的天气远没有现在的这般鬼热来得让人厌恶
妇女蔡和往常一样勤勤恳恳地在麦田里干活
时不时得和亲婆一起抬头看看那条通往镇上工地的蜿蜒小道 微微喟叹
男人沈正在那以木匠的身份忙碌于一天的工作
男人沈毫无怨言 他为这身份感到自豪 因为这身份妇女蔡和他对上了眼
那时候妇女蔡正扛着步枪昂首挺进 脑子里算计着她的工分
一个下午 妇女蔡和亲婆安分地没有半点离奇
堆火 烧饭  吃饭 搓衣  洗脚 做着这村里每个女人都在做的事
亲公端着茶壶 说着笑着地晃荡到隔壁那家例行地玩起了长牌
那是当地再流行不过或者说唯一的消遣方式 女人们无法参与的娱乐活动
多数情况他们拿蚕豆作硬币来定胜负 很多年后亲公身边冒出个小二沈在桌边看得不亦乐乎 安静地数着亲公的蚕豆 暗地里为他的胜券在握而高兴
夜晚 11时 亲公亲婆睡下了
妇女蔡本想安心睡去 但她不能 傍晚开始腹部间隙性地疼痛折磨着她
妇女蔡咬着牙心想着没什么大不了 出去到空地上走走 吹吹风 呼吸下空气
她就这么来回走了十来圈 看了十来遍毫无异样的星星 心里起了变化 手心冒汗了 她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送我去医院!”妇女蔡倾斜着身体 倚在墙壁上 隔着窗户 对正熟睡中的亲公亲婆喊着 声音强烈但能听到空气掠过牙缝的杂音
二姑沈用自行车推着妇女蔡 在黑暗中摸索着到了镇上的医院 亲公亲婆在身旁举着手电 一路上虽说颠簸但还算安全
医生的一句“这我做不了,胎位不正,换别家医院去”打发了老两的满肚子期盼
亲公见形势不妙 托了一层又一层的关系 借来了辆大卡车 把意识开始模糊的妇女蔡送到了启东的一家地区性医院
在医生斩钉截铁的“我们保大不保小”后  奇迹出现了 胎位突然端正
凌晨 2点15分 一个满脸褶皱的女娃就这么爬出了妇女蔡的阴道口 张开血淋淋的小口第一次呼吸到了叫做空气的东西
十一个 据说那家医院同一时间段出生的十一个娃娃里 其余的十个都带着棒子 从哭声就能分辨出那个唯一的女娃娃
第二天 男人沈带着满脸汗渍油污地回到家 才知道了家里刚添了个女娃 兴冲冲地跑到医院 如同捧着个奖杯一样地捧着女娃
“一家人” 当时妇女蔡脑子里就蹦出来这三个字
第三天 男人沈依旧外出他的木匠生活
二十四年后 妇女蔡和小二沈躺在床上 再说起这件事 两人都禁不住地笑了 回忆对她们俩来说一直就来者不拒
妇女蔡说:“乡下土话说,孩子一出生,第一个踏进屋里的那个人决定着孩子今后的性格。”
结果是 土话一点也没错
说到这 一手捧着白玫瑰 一手提着礼物盒的快递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妇女蔡接过花束 卡片上写着“Happy Birthday 彬”
小二沈笑着拍拍妇女蔡的肩说:“彬问我要的地址,要给老菜皮一个surprise。”
这会儿 老菜皮估计还在火车上打着哈欠呢 下雨咯 呃呵
 
生命是一个秘密 小二沈就爱探这个险
 
我爱你 姐姐 一辈子
%&*^&*^&&*(&&%^$%&&*)_(_)_**&%
你知道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