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从熊艾春主席说开去

转载 2015-07-16 13:57:30

 

午夜品茶,偶与人谈及近期新闻红人熊艾春主席怒砸电脑的光辉事迹,无意纵横,却生感慨,因之闲侃三章,以供同好。

一、人品与诗品。

关于作家的修养,专论甚多。不论写小说的、写诗的,写剧本的……都要讲修养。这一条,大概是无人异议的。只是修养之本,一段时间少人论及。其实,修养之本是欠缺不得,少不得的。“诗品出之人品”,一语道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屈原为我国有名有姓的第一位诗人、作家。这不仅因为他有名有姓,还因为他爱国,“然泥而不滓”。所以司马迁评价他“与日月争光也可也”。宋玉等人的写作技巧并不怎么逊色,但都比不上屈原,原因就在于人品不及,所以诗品也就不及。宋玉等人作品的思想内容,较之屈原缺乏感人之处,原因也在于此。

岳飞是武将,但一首《满江红》传诵至今。秦桧武状元出身,舞文弄黑也不乏才能,但谁高兴去欣赏这卖国贼的作品。汪精卫当年刺清摄政王时“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盗名于一时。但当他随落到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里,当了汉奸,历史无情,当年那几句诗反而成了他盗名欺世大奸大伪的铁证。真是“若叫当年身便死,一身真伪有谁知!”“五四”时期,周作人的诗、文也曾名噪一时,可是当这位“知堂”先生堕落到那不干净的地方时,终究不成“名堂”了。

鲁迅先生之所以伟大,文学、思想固无可非议,但最根本的还是因为他是革命家,“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精神教育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鲁迅的文章、诗作,嬉笑怒骂都是上品。为什么?人品就高嘛!人们给予鲁迅极高的评价,从根本上肯定的就是人品,称之为“最可宝贵的性格,最硬的骨头”。

“高筑神州风雨楼”,“砍头不要紧”,这些诗为什么不胫而走,为人传诵,教育着千百万革命的后来人?就因为这些革命先烈的光辉人品,足为万世之楷模。

我国几千年的文学史,大量的事实证明,“诗品出之人品”。确为不易之论。作家讲修养,我想这应该是最根本的修养。“血管里流出的是血,水管里流出的是水”,用来做个比喻还是贴切的。



二、江山代有才人出。

近来常听人说,戏曲看的人少,特别是年轻人不喜欢看,颇有没落之势。有的将原因归于生活的节奏快了,所以人们对轻歌漫舞的戏曲不习惯了。我认为这一条不是主因。对艺术的欣赏,关于人们的爱好、水平。生活节奏快了,似乎一切都是快的好。吃饭有快餐,由此推论,似乎歌要快歌,舞要快舞,不然就没有人欣赏。这也算理,岂不荒唐。拿电影来说,不是有快镜头也有慢镜头!该快的快,该慢则慢,才能各尽其妙。就拿戏曲而言,唱也有快板,做、舞都有很快的节奏,并不都慢悠悠的。所以说,把戏曲目前的不景气原因,归之于生活节奏是没有多少道理的。何况情况也不是一律如此,有些剧种出出了一些好戏,拿到北京城里也是连场爆满,拍成电影也很叫座,例如“徐九经……”之类。因此,目前戏曲如此冷落的原因还当别论。

我以为一个简明的道理,戏要人演,而且要有戏可演,没有好剧本,没有好演员,戏自然就没看头,没有听头。当然就没有观众。以京戏、滇戏为例,鼎盛时期那些名噪一时的名旦,犹如群星璀璨,南麒北马,四大名目、金少山、裘盛、谭鑫等等,每一登台,叫好之声不绝于耳,他们的拿手好戏院,真唱一白。一招一式,多少戏迷为之倾倒,滇戏中的栗成之一,何香甫,竹八音等,也是负盛名,一时的名角。这些剧种由于有这些名角而轰动起来,普及开来,可是,现在呢?老的老了、小的还小,最主要的是没有叫座的角色。现在从事戏曲工作的人数之多,可以说是中国戏曲史上之冠,可是出了几个角色呢!我觉得真正值得考虑的原因还在这里。所以我想戏典的振兴,关键是人才。有识之士多已注意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有所改革,使我们的戏曲团体能够有利于培养优秀演员,能够推出一批新秀,哪里有名角哪里的戏曲就会有看头。当然名角不能只有一二个,还须行当俱全,牡丹绿叶一台芬芳。

从文学史的角度看,诗、词、杂剧、小说、电影、电视、网络、手持移动多媒体等这一系列艺术样式的出现,都是和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相联系的。戏曲和其它文学艺术一样要有时代气息,就是历史剧也要赋予时代的新意才有艺术价值,现代戏就更应该把握时代的脉搏。从这个角度出发,那些脱离时代生活去迎合一些市侩的庸俗东西,只会越演路越窄,越演越倒胃口。所以认真注意培养一大批优秀的剧作家,出一批好剧本,也应该是每个剧种有志于此者要注意的根本问题。


 三、闲侃《三国》。

《三国演义》这一部古典文学名著,千百年来脍炙人口。读者之多,流传之广,只有《水浒》可与匹敌。405060708090后,无人不爱读《三国》,听《三国》、说《三国》,各取所好,纵横由之。

《三国》引人入胜之处世哲学,大部份是上半部或中部,后半部谈之者渐少,除了习惯上受了“尊刘抑曹”正统思想的影响之外,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即书中的主要人物,到了下半部老的老了、死的死了,事随人去,味道也就淡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个观点似乎有些绝对。但如果说一部《三国》的精彩之处,都在书中大多数主要人物年轻有为之时,似乎也不过分。例如,孙、曹、刘他们大干一番“功业”的时候,都在年轻力壮之时。孙权十八岁即承父史之基业,辛弃疾曾赞之曰“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周瑜、诸葛亮都是“羽扇纶巾”、“指挥若定”的第一等风流人物。二十六岁的诸葛亮隆中一对,“天下事尽在掌中”,初出茅庐即火烧博望。三十四岁的周公瑾是赤壁之战的前线总指挥。曹操手下一批文臣武将,都是风华正茂的人物。孙、曹、刘三家斗智斗武,就凭着这一批风华正茂的人物,演出一幕又一幕的精彩节目。

《三国》还有一条使人感兴趣的地方,是书中那些居于统帅地位的人物很会用人,很有眼力、很有魄力,敢于起用一些年轻人。刘备之于诸葛亮、孙权之于周公瑾、曹操之于郭嘉等,目不消说。白衣渡江的吕蒙,火烧连营的陆逊,孙仲谋用人之眼力与魄力,真是发人深思。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厮杀半生的刘备败在吕蒙、陆逊手下,是《三国》最有魅力的章节之一,是《三国》的启人之笔,是罗贯中创作思想的深刻之处和不同凡响的地方,也可以说是这部历史小说的深度、高度的艺术体现。

对于《三国》,历来有三分假、七分实的说法。历史与文学之间,究竟是三七开还是四六开,称斤论两的考证,那是学者专家的事情。我想说的是,《三国》在处理历史与创作、生活与艺术方面,很有一些成功的经验。例如大家都知道的“空城计”、“斩华雄”之类且不说,罗贯中的成功之处,还在于他不但处理好历史与创作的统一,而且还成功地根据历史的真实,创作了自己的理想人物,体现了自己的创作思想。而且这些人物栩栩如生,有血有肉,并无什么概念化之处。例如庞统其人,按历史记述,此人虽有名气但并无大作为,当县令是被刘备罢了官的,后随刘备取川误中流矢而死。可是罗贯中却运用艺术创作的方法,编写了“连环计”为之衬托,水镜庄主为之吹嘘,再通过耒阳县那一段精彩的记叙描写,活脱脱地写出了“庞士元非百里之才”。另一方面又给人产生联想,“大才”不能“小用”,捆庞统那样的人物用去当七品芝麻官,浪费人才,他当然只有醉酒了。《三国演义》在塑造理想人物方面,例证甚多,有心人不难发现。从这里是否可以有所借鉴;不脱离历史环境,不脱离生活,塑造出鼓舞人心、比较理想,值得人们学习的人物形象是可能的,而且并不一定就会产生概念化、公式化,也不会违背或者歪曲历史和生活的真实。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鍞愬姞鏂囧弻鍗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22,83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