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8,405
  • 关注人气:1,1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口里口外村小记

(2019-05-20 09:06:49)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村庄百姓笔记

口里口外村在利民堡东南约10里,长城南北。南为口里,北为口外。

两村的全称是口里歇头场村,口外歇头场村。歇头场原名“血头场”,是说一场战争过后,长城内外的坡梁上到处是横躺竖卧、身首异处的尸体。

“血头场”之后更名为“薛头场”,是说另一场战争过后,有位姓薛的指挥官战死于此。

无论血头场还是薛头场皆不吉,渐成村落后,改称歇头场。

此地曾经圈马、养马,现有石头马场和土马场遗存。石头马场在口里村东南三四里,面积26亩,石头砌墙,门洞朝西,墙高丈六。

土马场在口外村西南,面积20亩,墙高九尺。

两村之间隔长城,长城上原有一石砌门洞,上书“得胜口”,通达南北。

口外村坐落在东南西北走向的斜坡上,窑洞坐西朝东,俗称西窑。

窑根基在石碣上,山性不平,西高东低,窑口偏向东南。

碹窑的石头取自窑后“塘梁”,原为小山,今已成坑。

碹窑一般得十多个人,搬石头的四人,运石头的四人,垒窑的四人。窑底是石头,腰墙、外墙等全部用石头,不用泥巴,俗称“干砌”。

中间墙二尺五宽,外墙四尺宽。高九尺多,宽八九尺,入深两丈一。老古窑入深两丈六。最宽的窑丈一,高丈四,做油坊。

碹石窑,顶要圆,地要方,南北正。

门洞是窑的腿,窑的梁柱,要上好石头,“抗硬”石头。石头好不好,一要敲打,声音响当当的就好,二要大小合适,放进去看左右是否吻合,不行就劈砍。如果石头赖,一动锤錾就破,那就白干了。

窑顶要圆,但尖了更结实。窑建成后,如果根基下行,也是整体下行,无妨。而碹不好则几面下行,非塌不可。

口外村最好的碹窑师傅叫周维厚,生于1918年,逝于2008年,活了90岁。最好的石匠是赵亮,石雕窑面,凿得齐棱板偡。

过去,口里村碹窑一般请神池县金土梁村的宫师傅,带着继子二红旺,姓姚。

老古窑不做窑面子,新窑一律打面子,就是把窑面的石头用锤錾打得平平展展。打面子得学一二年,好石匠一生劳苦,手都是变形的。

口里村碹窑的石头取自对面山上,离村半里,俗称“对坡”。运石头的工具是独轮车,木头轮子,直径一尺。一人推,装200斤左右,冲下坡,比较省劲。

碹三五间窑,十几个干活的人要吃饭。饭无非是莜面、豆面,菜只有腌菜。

吃莜面,饭量大的人能吃二斤,农业社时女人们也能吃二斤。

大食堂时吃荞面饸饹,有人能吃七海碗。

过去大队派十来个青年到30里外的南西沟割条子,用青椿、黄椿做连枷扇。每副连枷需三根,用牛皮筋、驴皮筋编住。

队里给他们带馒头,有个年轻人叫伊齐,小娃娃枕头大的馒头竟然吃了11个。

驴是人们世代的运输工具,送粪、起山药、起萝卜都得用驴驮子,驴驮子用胡榛编。本地没有,到南山或“城城”买,此地人把神池县城称作“城城”。

口外村最早的住户是蔚姓,传说是守边将士之后,为村中大姓。还有王、周、贺、李、赵诸姓。

口里村最早住户为田姓,还有伊、赵、刘、梁诸姓。

目前口外村户籍人口340多,在村人口40多。

口里村户籍人口近300,在村人口不足30。

口外村村东有六墒地,西有阎王庙,东有龙王庙,是三间石碹窑,南边有砖木结构的戏台三间。

庙东有三间石碹窑,是新旧时代的学校,废弃多年。

两个村,结亲的很少。

最早的有赵义成,口外村人,娶口里村田三涛为妻。赵义成活了70多,田三涛活了88,死了已经六七年。

第二对是口外村的赵六,今年72,娶口里村的李大女,今年73。

还有口外村的蔚二文,娶口里村的陈姓女,都是50多。

大集体时在口外村对面大林洼种植油松100多亩,在口里村四眼井沟种植柳树、杨树。两村种植,后来分割。两村人在大林洼打架,口里村人少,挨了口外村人的拳头耳光,口外村二人被拘留在利民公社,公社将大林洼五分之一的松树划分给口里村。

打架是打架,打完还要联手。过去两个村都有秧歌队,口里村秧歌队有伊齐、刘刚、陈兆生、田种、陈玉锁、梁达、田凯,田生云组织,称“经手”;口外村有蔚义、赵亮、蔚祥、秦全福等。

师傅请的平鲁白殿沟村的孙印,在秧歌队员家吃派饭,全村人出钱。

伊齐、刘刚是头对鼓,陈玉锁、梁达、田凯拉花。

秧歌队正月十四到口外村,二村联合演出。正月十五,口外村到口里村,并将金土梁村的秧歌队请来,三村一起活动。

附近村庄的人们来看热闹。张家窑村离此13里,有个姑娘叫张桂兰,住到姑姑家看唱,见拉花的梁达动作舒展大方,人也长得不错,向姑姑夸了两回,姑姑说:“好就寻上!”

张桂兰说:“我们可没说寻人家!”

姑姑说:“你不说姑姑说!”

两个人就这么成了。

立夏前种山药,立夏种莜麦、胡麻,谷雨种豌豆。

拔豌豆时,豌豆地的青草长得一篷篷,草很长,叶儿很宽。拔回来,阴干,用绳子捆扎,蒸饭铺笼,既不沾又好洗,称“蒸草”。

淘莜麦用响水,冒起大气,把莜麦倒进去淘洗,这样吃起来软和。

淘洗出来的莜麦晾一下午一黑夜,第二天就能炒,时间长了怕捂坏。

炒莜麦在院里的灶火上,用炒锅。炒一次一马勺,三斤多。

炒的时候,听得噼里啪啦响,闻见熟莜麦味儿就行了。再炒得厉害,莜麦就红了,磨出来就成了炒面。如果炒得生,莜面发硬,既不好做,也不好吃。

和面用开水,水要大,这样做出的莜面既软又筋。

此地推出的莜面窝窝有四寸多长,两头卷起来。听说还有推六七寸的,这样做饭的速度就快了。

农忙季节,莜面有很多快做法,这是其中之一。
     (感谢刘天世、赵玥先生和我一同走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