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679
  • 关注人气:1,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梁地村的地

(2019-05-20 09:02:43)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村庄百姓笔记

梁地村最早叫胡家湾,村东一里有道大河槽,人们在沟里挖窑穴居,沟东人多,沟西人少。沟里打井五六眼,深60多米。

胡姓从安徽逃亡而来。弟兄四,老大到野猪窊,老二胡耀到胡家湾,老四到长峪(属宁武),老三少亡。

田姓从黄水河村来,刘姓从里林庄来,周姓从正南三里的周家窑来,李姓从东南八里的保全庄来,秦姓从北四里的陈庄来,徐姓从崞县韩川来。

土改前人口200左右,土地4500亩。

梁地村紧靠高崖沟,在其左。高崖沟长40里,大沟之内有麻地沟、宽草坪、圪坡、上中下白泉、仝家沟,来水处很多。平日有长流水,雨季暴发洪水,首先受益的就是梁地村。

旧时代在河槽正东便有一、二、三道渠。入河槽五分之一处做截子,卧牛巨石垒就,大小石头相杂。抬大石头用豆丝(八号铁丝)捆住,二人或多人抬杠,再小的或背或抱。

截子高四尺,宽七米,长50米,斜挎在河槽。洪水下来挡住一小部分,进入土渠。拦截的洪水不能多了,多了冲毁田地甚至村庄,不是玩的。

头道渠浇灌村西南的土地,有杨树地、水口地、台子地、杜家沟、黑钵子,约四五百亩。

头道渠入口在界豁口,属宁武高崖上村,三米宽,两米高。由胡家修建。

二道渠漫得宽,有长畛地、短畛地、涂皋道、艾蒿道、白泉道、短墙地、小沟堰、北短畛,有千亩之多。

三道渠浇灌大二三圪钵地,顺大渠地,也漫其他地,交叉灌溉。

比方有的地灌进的洪水太多,就要拨到别处,这叫“跳截子”。

正南方向还有一股洪水,从盘道梁下来,经台墩沟、雀儿沟,灌溉梅子地、大圪墩、谷家园、东窑头、北沟湾、断头沟的300多亩土地。

东南方向还有一股洪水,出自熊沟,经保全沟下来,灌溉小堰地、正口道、乱圪塄、东沙梁、房子地,共700多亩。

一二三道渠和正南方下来的洪水带来的是红胶泥,熊沟下来的洪水带来的是黑胶泥,腐殖土多。

春天,禅房山冰消雪融,消凌水流到东沟,筑坝拦截,解决吃水。

1972年和1976年,又在头道渠上方修“转山渠”,在二道渠下方修“短畛渠”,作为条件,把杜家沟的60亩好地给了高崖上村。

洪水漫过的地就是好地,称“刮金板”。好地种高粱、谷子。糜黍、豆类、山药、胡麻不在好地种。山药适合沙地,有粪有雨就能长好。不种莜麦,因为产量很低,品质也差,做出的莜面既黑又不筋道。

米比平川好,熬稀粥平川的米10分钟就熟了,这儿得15分。筋头大,筋度高,人称“铁砂米”。旧社会城里有挂面铺,梁地的麦子好,能“吊”挂面,别处的白面拉长就断。

过去好地一亩打一石或石二谷子,现在一亩打1200斤。

早上给长工吃粥,中午是莜面大山药,一年给三块白洋。

锄谷子的时候,天微微发亮就起来,点灯吃饭。干活的不仅有长工也有短工,地多的需二三十个锄田的。中午送饭,一直干到天黑。

中伏拔麦子,农谚说:“麦子是中伏的草,不拔自跌倒!”不拔不行了,麦秆断腰,趴在地上容易生芽。

早晨三点起来上地,趁麦子还有潮气,拔起来不往头上刮土。七点饭送到田头,是小米粥里头和山药,山药捣碎,就咸菜蘸盐水,俗称“大白粥”。

打下的粮食,小门小户到城里买卖,交换。背七八十斤,担百八十斤,早上四点走,黄昏回来。

胡丕银今年71岁,他爷爷胡丰年有三辆花轱辘车,一辆车三个骡子,总共九个。他种了一百亩谷子,打了百十石米。到大同粜粮,一车装3000斤,一程走三天一大早,一个月跑十来回,马不停蹄,整整一冬没卖完。

他有一匹小走马,粜粮车提前走两天,第三天头上他骑上小走马追赶,280里仅用一天,和粮车同时到大同。

有个人叫刘禄官,原籍里林庄,约1835年孤身一人来到胡家湾,买下梅子地上百亩好田,辛勤劳作,年年粮食大丰收。有四子,分别叫刘达、刘发、刘财、刘富,不是发达便是财富,从中可以看出那时梁地村所具有的农业生产潜力。

他在当村建起四合院,有房屋40余间,后来作了学校。

有年,他赶着花轱辘车去交粮,走到神武村,3000多斤粮食被饥民一抢而空。他没有报官,返回村。第二天又装了一车粮食,重新上路。此事传到官府,官府问他:“何不报案?”他说:“人都快饿死了,将死之人何惧王法!”官府深以为然,赠送其锦旗,以示表彰。

粮食除了卖还要做酒。胡丰年的父亲胡广开缸坊,叫北缸坊,胡世荣开南缸坊。用高粱做酒,大麦作麯。

每年春起,家家户户做米醋,做酱。

把小米煮开,和上糠,拌进麯,放在炕头,用皮袄盖住。

伏天,将发好的醋糟装在瓮里,放在院里晒,叫“晒三伏”,晒45天。晒到醋糟上起了一层厚厚的皮,三天两头在皮上抹米汤,增加密封性能。

一斗米做30斤醋,斤米斤醋。有做五斗的,也有三斗的,一年或两年就够吃了。

有人做醋技术不行,坏了,发霉了,本和辛苦全部白费。

做酱用豌豆、红豆。将豌豆、红豆煮成馅儿,装坛放麯,一坛装一斗多豆子的豆馅。然后放在院里,四周用枳子围住,点燃烘烤,俗称“煨酱”。

住的房呢,老财人家是砖木结构,一般人家是土木结构,但都是杄椽杄檩。到宁武县阳方口东寨村拿米换,距此一百二三十里。

一升米换一根椽,五升米换一道檩。一个骡子驮两道檩七根椽,一程七八十里,来回三天,在宁武打尖。

土木结构的房九尺,高四米,入深丈二三。

 

胡荣住四合院,一面三间,有200亩土地,都是烂地。土改时他的房子被没收,做了供销社。

刘和住四合院,一面五间,有地300亩。梅家地200亩,谷家园100亩。

徐荣住四合院,一面三间,有地160亩。水口地100亩,杜家沟60亩。

田芝秀住土房,弟兄五人,一家有地二三十亩。早年去了神池城做买卖,南北街有半道街属于他,土改后家属回到梁地。

种地做酒之外,有胡俊、胡二毛弟兄俩养了六匹常帮骡子,北到口外,南下太原,揽活运输。

有年,他们从口外揽下“肉包”,就是运送生肉。从口外运到忻县,一匹骡子驮两包。

他们走到梁地村已经快过年了,弟兄俩商量等过完年再送。过年没肉,打开肉包偷。拆开一包,里面是个死人,又拆开一包,也是个死人。其他包都是别的货,不是肉。

陪着死人过罢年,初一上路往忻县送。胡俊女人哭泣不止,胡俊心烦,说:“想死就死,你是没刀还是没绳?”结果女人真的喝上洋烟死了。

梁地村距大莲花村10里,大莲花村通往崞县的路叫“口盘”。从长梯沟村到牛食尧村一直翻山,到牛食尧村后穿沟走,经白鸠川村、西梁村,可到崞县,崞县之南才是忻县。

送到忻县,六匹骡子都病下了。胡俊要求雇主按运尸首给钱,雇主不从,弟兄俩大吵大闹,雇主怕事闹大给了钱。

女人死了,丢下两儿一女。胡俊将两个儿子送给崞县上庄子村罗家,女儿聘到小涂皋村,光景从此败落下来。

弟兄俩养了群羊,雇了个羊倌。羊倌经常和狼打架,狼不敢进群。

这天羊倌得了重感冒,找了个人顶工。羊倌把自己的衣帽让顶工的穿戴上,吩咐他说:“狼来了千万不要喊,你不动它就不敢进群!”

但是狼来了,顶工的怕了,大喊大叫,狼扑进群里,咬死好几只羊。剩下的羊跑回村子,进了院。病重的长工听见,知道不好,撩起猫道看,中了邪风,当晚就死了。

晚上,狼又来了,顶开羊圈门,咬死很多羊,但从里出不来。弟兄俩听见,跑进羊圈抓住狼,将它扔到一口枯井里。狼一夜嚎叫,第二天人们对胡俊说:“你要么打死,要么放了,吵得一村人睡不着!”

人们将胡俊吊下去,他手握杀猪刀,将狼捆住让人吊上去,他在底下喊道:“不要打死,我上去看!”

他上来后,在狼的脖子上拴了一个铃铛,然后解开绳子,大喝一声:“滚你妈的,再不要让你爷看见!”

狼就一步三回头地跑了!

过去,梁地村和保全庄联合,组织了一个大秧歌戏班,由赵满仓负责。

田发唱红,胡三连唱旦,赵满仓小生,胡江、钟和、二糜元丑角,徐文元既能唱红也能唱黑。

每到正月,踢鼓秧歌在村里轮番演出,旺火烈焰腾腾,南山底下便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感谢赵玥先生和我一同走访,感谢梁地村在北京工作的徐志宏到我家中看望,并恳请我写写他们村,我不能辜负他对家乡的深情厚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