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679
  • 关注人气:1,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钟村札记

(2019-04-12 12:18:10)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村庄百姓笔记


青钟村离城40里,过去是朔城区东南乡进城的必经之路。

芦子坝村、徐村、大莲花村、东洼村、三泉村、何庄村、泉子沟村、牛圈梁村、南辛寨村、下团堡村、南磨石村、寺台村、下寨村、辛寨村、白庄村、王化庄村,以及代县老杏沟村,原平大西沟村、老窝村到朔州老城或朔县川,都要经过青钟村。

过去,新旧广武到朔县也要经过青钟村,旧广武距此30里。

10年前,神武村东北,芦子坝村西北,青钟村与神武村交界有破堡,破堡附近,有泉眼七八,称二道泉,冬不结冰,清澈甘甜,傍青钟村南村东流过,人称“甜河湾”,村人在此吃水,有井水但不好吃。过去青钟村的地西边非盐碱,南边、东北都是盐碱滩。有东滩、西滩,东滩的盐碱好,勤快人熬盐制碱,自己吃,多余的出卖。

20年前,从河汇村来的泉水,在村北三里,昭君墓南1.5里流过,西南东北走向。

此外,从高崖沟来的洪水,经大小涂皋村、官地村到青钟村。

旧社会,本村人蔚瀚阳,小名红小,外号“红老财”,买断从高崖沟到青钟村20里大渠的经营权,开挖渠道,分水灌溉,浇灌此村小河沟、苍耳地、徐明地、坝窝地等。这些土地现在叫三方、四方,统称“千亩丰产方”,是村里最好的土地。从官地到青钟的洪水渠长八里,目前在罗家圩湿地还保留残渠200米。

村里的大块土地,正西有小河沟、徐明地、张顺地、树圐圙、七十亩地、苍耳地、六十亩地、红领道;北面有细蛇腰、青疙瘩、领上、狐子坡、西柳坝;西北有马家地;正东有白雁明;东南有小摊子。

西北四里有金家坟,50亩大,比青疙瘩昭君坟大得多,拉土取平。金家坟南还有30亩大的一座无主坟。

“红老财”有土地1000亩,在村西有五处院落,百十间砖瓦房。他在聚宝源(现官地村)有田庄、粮仓,还有几百亩地,南曹村也有。城里还有店铺,太原有条街据说是他的。

他有个大孙子叫蔚焕章,日本留学生,有次带回一辆汽车,让村里的孩子轮流坐。

蔚焕章到日本留学,带了三年的费用。他走到大同,花天酒地,钱很快花完了。他给蔚瀚阳写信说钱没了,蔚瀚阳回信说,钱马上就到,不误你走!

据说蔚焕章当过省议员,在太原和某团长的太太好上了,被当场捉住。蔚瀚阳听说此事,骑上快马,一天一夜赶到省城,直奔省政府,通过关系将蔚焕章保释出来。

东南乡至今流传着“红老财”和“五马老财”斗富的故事。

说,有回,蔚瀚阳和何庄村的“五马老财”(姓何)聚到一起,酒酣耳热之际互相吹拍各自的富有。

红老财说:“我仓里的粮食从青钟村一口袋一口袋摆,一直能摆到城里,你信不信?”

五马老财说:“信!你红老财这点粮食绝对有。这么吧,你摆一口袋我在上头加个元宝,你信不信?”

青钟村当中有条沟,叫当沟,是条干沟。是过去从高崖上暴发的洪水冲刷出来的,西北东南走向,长一里多,宽20米,深1.5米,2017年环境整治时填平。

村中野老云,青钟村以前叫青庄,后改成青冢,道光二十七年(1847)改称青钟。此前也叫过旧堡,旧堡遗址在村北半里,有砖瓦、陶器等出土,地名八块地,有三四十亩,是老村所在地。

村东现有明代堡遗址,残存四座烽火台或瞭望台,百姓称作官墩。

青钟村过去上清洪水,北面洪水,南边清水,既有黄土又有胶泥,随软随硬,土地不错。但清洪水浇地产粮悬殊大,清水一亩打60斤,洪水一亩打300。

现在人们所说的昭君坟,村人称作青疙瘩,曾在其西、其南建过渠道,一条正北方向,一条东北方向,青石砌就,插板亦为青石,可以分拨洪水。

赵文海今年83,他十六七时村里成立大秧歌草台班,教坊的先是解步青,其后是野猪窊的鈡耀,再后是旧广武的李润来。

剧团万事俱备,出去演出,头一站是下寨村,没唱成,演砸了,栽了跟头。

留下个话把儿说:

唱戏别到下寨村,

去了肯定栽跟头。

村有三大王庙,供奉着藏山大王,久旱无雨,新旧广武、代县人来请,开始供奉的是硰石龙王,后来是木头雕刻的龙王。

藏山大王庙有正殿三间,东有十王庙一间,西有奶奶庙一间,南有戏台一座。钟楼、鼓楼在外院。钟高一米,二人环抱。有三孔大门,大门之南是照壁。请大王时必须穿过戏台,戏台南北都有台阶。

有年代县人来请大王,走到广武,广武人拦住说:“闹上块木头圪旦,还能下雨,这不是哄鬼吗?”

当天下午,暴雨就来了,洪水冲下雁门关,直扑广武城,淹了好多人家和店铺。

方邻八近的村庄天旱便来青钟村请大王,有上下石碣峪,贾庄、化庄等。请上大王,沿路要大喊大叫,但到了辛寨就不喊不叫了,因为辛寨有玉皇庙,比龙王大。

日本鬼子占领朔县期间,青钟村种洋烟,有种的便有抽的。此村金万章,每当抽不开洋烟的时候,便领着几个人,腰里别着用红布包住的笤帚疙瘩,押着两个人,五花大绑。每到一村,呼三喝四,村公所便要接待,酒饱饭足之后抽洋烟。抽着抽着,一摆手,让把吊着的那两个人也放下来,一起抽,抽完再捆上。等大摇大摆走出村,看看左右无人,便给那两个人解开绳子,大家嘻嘻哈哈回村。

金万章家开粉坊,由老婆和女儿经营,他不管,但经常瞅空子偷粉换洋烟。家人严加看管,他失去了机会。

一次他进了粉坊,看见磨倌担水往出倒,便说:“一回一回往出担水多麻烦,哪如在后墙上挖个口子,一下就倒出去了,连这么点心眼也没有?”

老婆和女儿一听也对,吩咐人在后墙上开口,出水果然方便了。但谁料到黑夜金万章就从后墙口爬进去,把粉偷的一点不剩。

粉坊有熏炉,往干烤粉。有回金万章偷上女儿的鸡,用泥巴裹住,放进熏炉里面烤熟,吃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女儿来粉坊,说:“不知道那个没头鬼偷走我的鸡,我寻了半天也没寻见!”

金万章说:“我们女儿没招谁也没惹谁,谁这么不正色还偷你的鸡。不要气,大给你找!”

当然找是找不回来的,他不过是出去四处溜达。

有回他偷了本村某家的一头驴,卖到代县,让人家跟寻抓住了。他父亲金义和叔叔金钟商议弄死他。二人将他捆住,关在家里,也征得他老婆和女儿同意,计划用白麻纸蘸醋,一层层贴在嘴上,慢慢捂死。

父亲和叔叔派长工看着他,谁料金万章老婆来了,对长工说:“把他放了!”长工就放了。金万章的父亲来了,看见他不在,便问长工,长工说:“放了,人家老婆叫放,我能拦住!”

村里有个金泰,小名二虎,20多岁学会抽洋烟,抽穷了,将老婆卖到郭家窑村,孩子没卖,暂且由老婆带着。

有回,二虎抽洋烟实在没钱了,便到了郭家窑村,对老婆说:“我卖儿呀!”老婆着急问:“往哪卖?这儿又饿不住他,他后老子对他挺好!”

二虎说:“少说那没用的,我的儿由我做主。安营村祭河,要一对童男童女,价钱给的挺高,你给我领出来,我欢欢走人!”

老婆让后夫看住孩子,急急忙忙找来她父亲,一家人商量,由孩子的姥爷和继父共同出钱,将孩子买下,并让二虎写下保证书,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再无任何关系。

日寇入侵朔县那天,红老财进城躲避。他以为城墙高大,城里比村里保险。谁知鬼子轻而易举就进了城,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红老财也被抓住,死在南城壕。

他一死,家就开始败落。他有三个儿子,八个孙子。孙子们卖车卖马,卖地卖房,很快将家业踢打完毕。

红老财的二儿叫二福龙,其父亡后经营田庄,但他不懂稼穑,五谷不分。

有个人叫金安国,哄他说:“二爷,种庄稼得多下籽种。种一颗还不打两颗,种一斗还不打两斗。籽种下的越多,打的肯定越多!”

二福龙一听有理,便把所有粮食交给金安国安排,金安国便将其中不少粮食换了洋烟。

有年种谷子,间苗时,小岱堡村人来打工,锄得挺好。但金安国对二福龙说:“二爷,小岱堡村人都是赖肺子,心都坏了。你看,他们把三个叉的谷子都给锄了,净留些一个叉的,这不是专门不叫您多打粮吗?”

二福龙听见很动火,便对金安国说:“把这些人都给我打发了,由你雇人,给我往好锄!”

实际上,新生的谷苗只有一个叉,三个叉的那时莠子,是一种草。

原来是锄一亩挣多少粮食。金安国雇人后克扣粮食,受雇的人都不好好干活,将谷子锄死,留下莠子。

到了秋天,所有的谷田都没收成,拉到场面上的都是草,碌碡也滚到场壕。

人都会犯错误,但一生中能看出问题,听出门道,实现理想追求,而不是栽进沟里,跳进火里,岂是易事!

(感谢赵玥老师驱车和我一同走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东官井村套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东官井村套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