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7,679
  • 关注人气:1,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官井村套雕

(2019-04-07 10:31:28)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娱乐

分类: 村庄百姓笔记


东官井村在朔州老城南六里,西南是西官井村,南是麻家梁村、深井村。人们把深井村、东西官井村合称“深官井”。过去深官井、麻家梁,荒梁头,风沙大,是朔县出名的穷地方。

春天种下的籽种经常被大风吹出来,这块地种下山药,要到那块地起,三茬三茬改种庄稼。

刘正福今年83,他10岁那年正月,村里点黄河灯,365盏。他们村300来口人,一人一盏不够,后来一头大牲口供一盏灯,人不够,牲口凑。

刮大风的时候天是红的,一夜大风后,二日天明推不开门。

种的是糜麻五谷,一亩最大打二斗。

炕上有席子的人家少,有席子也是破的,几块对住,剪子铰一铰,边上缝一缝。

多数人家是土炕,牛粪和泥,蘸水抿光,既压尘又耐磨。

尺二宽的布,长三尺六为一个布,是河北、河南的土织布,缝上一张四尺八宽,五六尺长的被子就是好人家。

吃的呢,除了喝稀粥的米,其余一律不去皮,比如高粱、黍子、糜子。

野菜之外有种腌菜,人们到张家河村,这地方种菜,捡上老白菜叶腌上,俗称“黄菜”,和上山药,如果再能加上点豆腐,那就顶住过年饭。

穷了想办法,办法很少,其中之一是收猪毛。

白成文今年90岁,他父亲白玉宝那茬人经常出去收猪毛。有常达、冯根茂、卢佐洲、卢佐义、冯模、孟吉、祁德、秦西等。

近处到岱岳,远处到河曲,还要跨过黄河到陕西。

收猪毛担的是笼囤,四五筲笼床大,三四层,每层放货,装上火柴、颜料、丝线(花红线)、镜子、梳篦。扁担是水曲柳,买的,买不起用柳木做。

扁担七尺三,

走上就忽闪。

笼囤装上货二三十斤,不算沉。收上猪毛后七八十斤,天不亮就起身,一直走到天黑。爬坡上梁,翻山越岭,过河越涧,一天走二三十里。穿着方口圆头布鞋,一年要磨烂两双。

沿途店家不留收猪毛的,除非你挑着担子硬闯进去,要不要反正不走了,说些出门在外,狼多人少,天黑风大,往前就是送死,掌柜的权当救命之类的话。

到陕西,步行三天到河曲,然后坐一溜宽的小船过黄河。

白成文有回和父亲坐上船,他怕淹死,死活不坐,结果父亲和别人走了。

有年孟吉和祁德到了陕西府谷,查路条的人问:“你们是做啥的?”他们说:“收猪毛的!”

人家怀疑他俩是特务,要他们找保人,可两个外乡人,能认识谁呢。

他们没回来,以后,再去那边收猪毛的人打听到,他们死在陕西省府谷县杀牛峁村,是被吊死的。

打听是打听到了,但谁也不敢去。至于究竟是咋死的,因为啥,人埋了还是扔了,谁知道呢!

烧的呢,买不起炭,全凭搂祡。搂蒿子用木耙,耙齿是六道木,30来根,请木匠专门做的。

搂青草碎草用铁耙,有20多根耙齿,拉上走,称“刮地圈”。

还有一种草叫“白白”,叶上有刺,烧的时候用木叉叉住,舔进灶火。

此外拾谷茬、高粱茬,烧马粪、牛粪。

旧时代东官井村南梁、东梁上没有任何树木,是黄鼠、野兔生活的地方。

每年春天,雕从南方飞往北方,秋天,从北方返回南方。它们要在梁上休整几天,吃黄鼠,抓野兔补充能量。

雕有花雕、黑雕、饿老次、老青箭、脚白、棒槌。雕是大型猛禽,体型粗壮,翅及尾羽长而宽阔,扇翅较慢,常在近山区的高空盘旋翱翔,能捕食野兔,大型哺乳动物幼畜等,也嗜食鼠类。

那时候东官井村很多年轻人到东梁、南梁套雕。进城买上五六斤麻,捻绳做网。网五米长,四米宽。埋在土里,用木橛钉住。在网的一侧放上一只鸽子做诱饵,挖个坑人藏在里边。大雕盘旋俯冲下来吃诱饵,人一拉绳子,把网扣在它身上,按住,拴住脚,小心不要让雕抓上一爪子,或者叼上一嘴,那手就穿了,眼就瞎了。

抓住雕卖给山东人,山东人用它抓兔子。

有人有病,专门买雕,吃肉喝血,治哮喘,女人血虚。

有一种雕叫“玉带”,尾巴上有道白,很吃香,能卖很多银两。

每年春起套一个月,秋天套一个月。

深官井,

打雕掏耗子。

每年秋天,黄耗子窖藏粮食,一窝一般有两个坑,一个坑有两升粮食,两个坑就是四升。窖里一般是谷子、糜黍、麦子、黑豆。

做这营生叫“挖黄冈”,运气好的一天能挖十窝八窝,一窝12斤,10窝就是120。

打雕掏耗子,

戴的个烂帽子。

套雕人藏在圪巴,久在梁头,风大天寒,人人戴一顶棉帽子,帽子上顶着蒿子,久而久之,帽子棉花便出来了。

秋收前,黄耗子就开始储存粮食,它们四处奔跑,没日没夜地劳作,从很远的地方拉回粮食。跑的多,拉的多,时间长了留下运粮路,看的清清楚楚。

有时,一只黄耗子怀抱粮食,仰天躺下,另一只拉着它的尾巴往回运,很多黄耗子的脊背磨的血混混的。

人和动物的生存都很艰难!

俗话说:“天鹅地鵏,隔地的黄鼠!”

秋天的黄鼠肥,肉好吃,挖黄冈之外人们还要捉黄鼠。

套雕有赚了钱的。白成文的老爷叫李大红,曾经吹牛说,他打炭用的锤子是银的。

有个人叫冯旺,一辈子不事生理,专门套雕。

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叫冯三胖,到利民堡因差,抬担架,被冻死了。

二儿冯来全,从小偷人。每年四月八进城逛庙会,一分钱不拿,回来后,身上装的,怀里揣的,手里拿的,满满当当。他偷人东西人看不见,走到哪里也偷。他偷的不说了,不是他偷的人也说是他偷的。常常有人找上门来,使一家不得安生。

冯旺气的没办法,将他推到井里淹死了。

打雕掏耗子是艰难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是没办法的办法。

时至今日,老汉们都说:“打雕葬良心,后辈不旺相!”

冯旺不旺,

后代没相。

东官井村秦、冯为大户,白姓是“坐地猴儿”,最早的住户,传说先祖为蒙古人。

过去当村有老爷庙,有正殿六间,东西禅房各一,南面是戏台。老爷庙西南是奶奶庙,有正殿三间,在同一处院。后拆毁改建学校。

龙王庙在村北庙梁,有正殿三间,南边有戏台三间。建国后人们拆毁椽檩烧了火。

村东村西各有一间五道庙。

村西南有魁星庙一间,村中老年人都没见过。

我和赵玥老师到东官井村,是2019年4月4日下午,当街路边一根榆木以及周围坐着九个老汉:

白裕文75,秦洁76,算年轻人。白成文90,赵选87,赵月86,孟连青85,冯珍84,张继仁84,刘正福83。

张继仁是1991年从神池县虎北乡碾曹沟村来此,随女儿落户,以后又将二儿张虎迁移至此。

他们说现在村里岁数最大的叫冯某,96岁,除了耳朵聋,别的没毛病。

时代发展到今天,东官井村玉米平均亩产千三四,全村有4000亩土地,大多是水浇地,吃穿根本不是问题。

打雕掏耗子已经成为遥远的往事!

并且雕是多么珍贵的猛禽,让它们飞吧!在青山绿水之间,在蓝天之上,在祖国广袤美丽的塞北和江南,想飞多高飞多高,想飞多远飞多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双城记
后一篇:青钟村札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双城记
    后一篇 >青钟村札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