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1,975
  • 关注人气:1,1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大杰老师

(2017-06-21 11:53:24)
标签:

道路

娱乐

星座

文化

情感

分类: 评文论人


曹大杰是应县南河种镇小石口村人,出生于1939年阴历十月二十三。

小石口村在应县南33里,明正德年间筑城设守备,有四门,故称小石口城。小石口村南峙闻名、云翠二山,地处小石峪河洪积扇上游,水源充足,土壤肥沃,且富含矿物质,特别适合大蒜栽培,是应县紫皮蒜的核心产区,获准“中国地理标志”使用权。

小石口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有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长城,另有永镇寺、殊海寺、观音庵、文殊寺、三清寺等6座古寺。永镇寺位于小石口村东北,唐代始建,四次重修,已历1390年。寺前有一涌泉,无论旱涝,常年滴水不绝,故名“西滴水”。取西滴水之泉与该村名闻四方的紫皮大蒜泡制,则是治痢神方,称为“双百汤”,广为沿用。

在十年九旱的晋北,小石口村相对优越的自然条件,使得百姓的生存相对宽裕。曹大杰的祖父曹九有民国时曾任省议员,其父曹俊仕有五间瓦房,土改时被划分为富农。

曹大杰在本村读完小学,初中就读于应县二中,1954年考入朔县师范,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朔县,先在朔县一中教初中语文,后教高中语文。

曹大杰和妻子于玉兰是同村人,青梅竹马,成年后村里排戏,一个演梁山伯,一个演祝英台,彼此钟情。有回曹大杰送给于玉兰一本字典,里面夹了张自己的照片,于玉兰回送他一块白丝巾,事情就这么定了。

初中毕业后,于玉兰考上浑源一中,毕业后留在浑源一中任教。1960年他们结婚,曹大杰花二块三毛钱给于玉兰买了块围巾,仅此而已。1961年于玉兰调到朔县一中,夫妻俩一个教语文,一个教物理,从此把毕生的心血和汗水献给朔县的教育事业。

曹大杰出生在一个有文化的家庭,父亲尽管是农民,但祖父很有学问。祖父留下很多书,大多是文史,他识字后便如饥似渴地研读,加上学校的深造,教学中的学习、揣摩,经年累月,时时刻刻,锲而不舍,使他具备了相当深厚的文史学养。

他热爱语文教学,与人闲谈也是谈知识,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知识话”,而不是说人长短,论人是非。

到朔县一中后,曹大杰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他戴这块表是为了掌握上下课时间。有回,于玉兰说,她每隔三小时给孩子喂一次奶,能不能把这块表让她戴戴,曹大杰一听,立马就跑。后来,等大儿志强一岁时,于老师也买了块上海牌手表。那个年代的一块表是奢侈品,对于这对年轻夫妻来讲,犹如士兵对枪的爱戴。

此后,夫妻俩一人买了辆“飞鸽牌”自行车。每年放暑假,二人骑车,带着孩子们回应县小石口村看望双方父母。早晨走,晚上点灯后才能回去。路上带干粮,背水壶。

曹大杰深爱语文教学,为了这项事业不惜牺牲功名利禄。1970年,因为成分问题,县里将他下放到牛完小教小学。他考虑到自己是高中语文教师,到小学教复式班,既荒废学业,亦非自己爱好。既然县城不让教高中语文,安子中学总能教吧,那儿有高中班,并且学校教学风气好,有很多优秀师生。他决定到那里去,许多人由乡下往城里调,但他为了语文教学,宁愿离开城搬到村。

他在这儿教了十年高中语文,代班主任。

左金义是安子中学高14班学生,1978年入学,1980年毕业。

左金义家穷,不是一般的穷。父母生了五个孩子,他是老小。除一个姐姐外,都是男的。三个哥哥娶过媳妇后,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那时每月伙食费七块半,实需五元。他每个星期日回家带点干粮,星期一吃干粮,就咸菜,这样可以省下二毛五。但即便如此,他们家也供不起。他父亲那年67岁,身体不好。队里一个工分才值两毛钱。经济来源全靠母亲喂鸡买鸡蛋换钱,还有父亲喂的几只羊,剪羊毛,卖羊毛。他穿不起正经衣服,城里有家“故衣铺”,他的衣服和书包都是从那里买的。照毕业照时,他向同学借了件衣服。

有回,他回家取钱,父亲出去借,但借不到。哥哥、姐姐家也没有。这时他忽然想到自己应该回本村念初中,高中生念初中固然不对,但这样一来,吃在家,住在家,就可以免去费用。并且自己可以随着初中毕业生报考朔县师范。这样不仅救了自己,也救了父母。

那天,他给曹大杰老师写了封信,偷偷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回到宿舍,边打铺盖边流泪。

不大一会,曹老师就风风火火地跑过来,对他说:“你不能回,一是你回去不一定你考上师范,二是你是个好学生,你一定能考上大学,老师知道你!”

接下来,曹老师说:“我已经和校长说了,这个假期你不要回,就在学校看门、打炕、种菜园,学校给你一点补助!”

那个假期他没回家,挣了45块钱,吃饭免费,有空曹老师就给他补课。为了使他父母安心,曹老师还骑着自行车,带他回家。进门就对他父亲说:“老哥哥,这孩子这么好的材地,不能误,误了就是害他一辈子。钱的事情我已经想了办法,你们放心,我们要让他安心读完高中,参加高考!”

1980年的高考眼看来临了,左金义因为生活一向不好,长期营养不良,学习强度过大,病下了。那天早上,听到跑操的钟声,他爬起来,抖抖索索地穿上衣服,却怎么也站不起来。曹老师看到这种情况很着急,带着他找了医生,给他抓了三副药,亲自在火炉上为他熬药。

那年,左金义和广大考生一起,参加了全国高考。全国重点院校录取分数线是360分,他考了378分,被山西农大录取。

收到录取通知后,父母打发他到学校,给曹老师拿了些鸡蛋、豌豆。大学毕业那年,左金义用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钱给曹老师买了太谷饼、龟龄集酒。

如今,37年过去了,现任朔州市经济开发区纪工委书记的左金义说起曹大杰老师,仍然是感慨万千。他说:“我在曹老师班一直是班长,团支部书记。曹老师不因为我家穷就小看我,而是始终认为我是个好学生,把我放在当头正面。我当领导这么多年,如果说我有成功的地方,就是我始终不小看穷人家的孩子,这是曹老师教给我的,也使我受益终生。他教会了我怎样在困难时帮人,在危难时站在前头!”

1980年,曹大杰老师调回朔县一中继续教高中语文。1983年到1997年,他在朔县二中担任校长,他从来不批评老师,训斥学生,走到哪里都是和言语顺,走到哪里都是和老师学生们共同探讨知识。老师们佩服他,觉得在老汉名下捣乱不够意思。同时,他当校长多少年,从来没有使那位老师觉得受了气,被欺负了。

今年,曹大杰老师病危住院,左金义说,我得赶紧看看他,迟了怕见不到了。这也是他所有学生的心声。

曹大杰老师——他未必能列入英杰的行列,但是,他爱岗敬业的品质是伟大的,杰出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狗娘养的
后一篇:祭母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狗娘养的
    后一篇 >祭母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