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5,348
  • 关注人气:1,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十四年前的年夜天光(散文)

(2016-06-06 08:15:23)
标签:

你好

哭了

土屋

眼睛

育儿

分类: 那年的风和雨

原创基地

诗歌:从此岸致彼岸

诗歌:从此岸致彼岸

清风徐徐,鸟儿飞过山河,一朵浪花,漂流着无数个春秋,迈着岁月的碎步,将交错的时光写成薰香的扉页,在记忆的深处凝结,飘缈在季节里...

 


本文由草根博乐六月的雨荐至草根首页





1982年,我参加高考。我四岁上失去父亲,七岁随母迁移到河西继父家,开始念书识字。

母亲14岁出嫁,其后,和父亲带着两个孩子出口外,讨吃要饭,给大户人家拔麦子、做奶妈。她先后生过八胎,有三个死于口里,三个生在口外,送人收养。她的一生,一直为食不果腹、无衣无褐所困。

继父13岁害天花,16岁父母双亡,19岁妻子难产辞世,母子不保,一生多劫,大运不顺。

二哥年近40,家贫无妻。

无论是河东村还是河西村,我们居住的都是一间低矮的土屋。这年,继父和我母亲都已年近七旬,一生饱受苦难,但是颗粒无收。因此,恢复高考后,老俩口喂猪买羊供给我念书。一家人都盼望着,生活能从我这儿发生转机。

大年这天,细雪飘飘。清晨,我提着绳子,到西湾打旺火柴。天空飞舞着雪花,冷风直扑人面。路边的沙棘林上落满了稠压压的麻雀,它们静静地望着我,几只喜鹊在远处的树头上喳喳鸣叫。

远处白色的山峦,近处沉寂的大地。仰起头,细雪在眼上脸上融化,天空和大地默默无语,只有偶尔的清风吹动着我的头发。我闭上双眼,问苍茫天地:“天有暖和的时候,穷人有没有翻身的日子?”

下午,我把柴棍截断,又从屋顶上撕下老大一捆胡麻柴,用一根铁丝捆绑起来,立在巴掌大的小院。对联张贴起来了,年画挂在潮湿的后墙上。我把六个大麻炮和一串小鞭炮放在炕头上,把写着“旺气冲天”的旺火条插在柴捆上。

继父清扫了院子,母亲擦洗了柜顶、缸板,哥哥挑满了水缸。一家人压低嗓门说话,拿东西的时候小心翼翼。

大年夜终于来临了,细雪不知何时停了。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只有我们的院子笼罩在黑暗中。村中是孩子们的奔跑和嬉闹声,还有那时而稠密,时而零落的爆竹。

我登上我家屋顶后面的窑头,望着远处黑魆魆的山梁,邻村的灯火,倾听着孩子们的笑声。夜是寒冷的,但我年轻的心儿热血沸腾。

我在窑头上走来走去,看见东边的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那雪亮的车灯;看见河东我的第一故乡上空那若明若暗的光照;东南,那是县城的方向,则升腾起一片巨大的光柱,冲破无垠的暗夜。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村里热闹的声响慢慢沉寂下去了。寒风吹彻,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片片飘落。我在腰间捆上一根绳子,把双手拢进衣袖,眼睛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县城的方向。

在冰冷的窑头上徘徊着,所有的寒冷都来对付我,但是我的心却热乎乎的。我想到我的亲人所走过的艰难困苦之路,想到我的祖祖辈辈的挣扎煎熬,想到上苍是否会眷顾一个贫苦的农家子弟,给他一条生活之路。这样想着念着,颗颗泪珠掉下来,睫毛很快就结了冰。

当我再次抬头远望之际,看到东南县城的方向——那片巨大的光柱上,有无数的火光和火团在天空中飞舞,一阵强似一阵,县城接神开始了!

我跳起来,飞快地跑下窑头,点燃了旺火,并且一口气把六个大炮和一串鞭炮点燃。

那麻炮震耳的巨响带动了全村稠粥似的炮声,那旺火烧红了我们的小院,也燎原了全村。

那年秋天,我考上了大学,从我开始,我们村陆续考住16位大中专学生。那年夜的天光映照着我们,给我们这些农家子弟带来了福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