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3,109
  • 关注人气:1,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贼(小说)

(2013-11-21 23:22:26)
标签:

两口子

厨师

宝蛋又

小说

空就往

分类: 散文化小说

本文由草根名博原创博乐心情(链接)推介

原创基地

小说:观音阁门口有个跛脚的“贼”

   

黄昏时,经营佛事用品的“观音阁”店主郝二发现,有个人在他家店门外晃来晃去。这是个年近六旬的女人,一条腿跛得厉害,她从门前经过时,一只手托着右腿,左腿像蜘蛛腿一样横扫向前,每走一步肩膀就大幅度地抽扯歪斜着。并且她是那么瘦小,脸黑干憔悴,头上罩着块灰头巾,胳肢窝夹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尼龙袋,踯躅在五光十色的城市大街上,就像翻滚着一块土坷垃。

她不时经过店门,却从不向店里张望,眼睛望着正前方,一拐一拐地过去。但很快她又折回来,再返过去。累了后,她就一手按着膝盖,费劲地登上店门外马路西边的台阶,左顾右看,似乎在焦急地等待什么人。郝二发现,她尽管从未正眼打量过他的小店,但有意无意间,她的目光总是磁石般投向他家店门,只不过是躲躲闪闪,不愿让人看到罢了。

如果是要钱的,总该走进店门,这类人他每天都要打发十几个,不稀罕。如果是收包装纸、纸箱的,她就应该过来,和他打个招呼。

是贼吗?但她的身体条件明显不够,再说天还没黑。天黑后,所有店铺都关了门,外面安上枪弹都穿不透的护窗,想偷也偷不了。再说凡是佛事用品店就从未失盗过,即便是其他铺面,比如卖米面的,卖油盐酱醋调料的,卖菜卖肉的,压根就没人偷。这年月呀,抢银行偷金店有的是,偷吃偷喝,没听说。

郝二喊过老婆,把她拉到门口,“你看,”他从窗户上指指那个神色异常的女人,“在咱们这儿绕了半天,你说她像不像个贼,要么是给贼踩盘子的?”

郝二女人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摇摇头,“什么呀,大叔!”她用了句广告词,然后说,“那就是个要饭的,你忘了今天已经十月初二了,她走来走去是活动活动筋骨。你在家,不知道外面多冷啊!”

郝二看了看妻子,“不对,她老在咱家门前绕,偷空就往门前瞅,我觉得她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我就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干啥?”

店里的顾客已经走光了,天慢慢黑下来了。当那个女人再次一只手托着右腿,左腿像蜘蛛腿一样舞蹈着走过门前时,郝二女人“啊”地一声,猛地一拍郝二肩膀:“是我们村的祥孩婶呀!”

“祥孩婶,祥孩婶是谁?好像……你说过!”郝二摸摸脑袋说。

“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记不住?”

“你说清楚。”

“你忘了今年春天修路,路挖得大坑小凹,没修便道,一辆三轮车为赶路,跑进一个大坑,正好一辆拉石头车过来,翻了,一车石头把三轮车连人带车砸扁了。”

“是不是一共死了六个人,有个媳妇快生呀,女婿陪着进城来做B超,一家人包括肚里没生的一起让砸死了!”

“对,祥孩叔和他大儿宝蛋就是那次死的,三轮车是他家的,宝蛋开着。”

“听说事故一直没处理。”

“祥孩婶是个苦命人,从小没爹没娘,是叔叔拉扯大的。找了个男人又猥獕,话说不了,事做不了,两个孩子都没念书,都身高树大,白白净净的。谁想到老汉和大儿都死了,剩下二儿在呼市学厨师。”

当那个女人再次一只手托着右腿,左腿像蜘蛛腿一样划动着走过门前时,郝二媳妇猛地开开门,跑出去一把扶住她,哭着说:“祥孩婶,我是桃花呀,这么冷的天,快黑了,你不是想不开寻短见吧?”

祥孩婶吓了一跳,一下跌在马路上。当她看清面前是谁时,那黑干憔悴的脸皱缩到一起,那双绵羊一般苦难和悲伤的眼瞬间就溢满了泪水。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们开店……我知道……我进城……今天是观音斋日……放生……我给了一百……原想请佛……头回上庙……不懂得……人人出钱……我也出……请佛不够了……剩下十块……我看见……你门口的观音……想请……钱不够……怕你们不给……

祥孩婶说着,解开那只鼓鼓囊囊的尼龙袋,掏出一件救济棉衣,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十元票子,递给郝二,为难地说:“桃花女婿,婶子只剩下十块了,婶子想把你门口的观音请回家,我拿棉衣包回去。一会二宝领着媳妇从呼市回来,我们说好在你家店门口见。二宝媳妇怀上孩子了,我天天为他们祷告,可家里一直没有菩萨!”

那尊放在店门外的观音瓷像,是两个月前有人退回来的。那人说自请回观音后,他们家连着出现了两起事故,所以他们不信了,也不供了,给佛店退回来。那是一尊价钱很低的观音瓷像,底座已经碰破一块,无人再要。

郝二两口子把祥孩婶请回店,桃花说:“祥孩婶,我店里的菩萨由您请,您看对哪个请哪个,我和郝二不问您要一分钱!”

祥孩婶摇摇头,把那尊观音瓷像抱回店里,问桃花要了一盆水,用衣袖蘸着,擦得干干净净。她边擦边说:“我命苦,小时候爹娘就丢下我走了,如今孩子们刚刚长大成人,老汉和宝蛋又走了。我可怜没人管的人,心疼没人要的神。它和我一样,我不要它谁要,我不疼它谁疼。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谁也离不开谁。”

祥孩婶说着,低声抽泣起来。

“祥孩,宝蛋,你们回来哇,这个观音菩萨看着是破的,实际是给你们留着住处,住在它身上,住在它心里,我们一家就再也不能分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