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3,109
  • 关注人气:1,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朔字写意

(2013-06-28 20:24:28)
标签:

之源

极限

沧桑

外国人

历史的长河

文化

分类: 评文论人

一个“朔”字有这么多的意蕴不说了,关键是它能跟历史文化联系在一起解读,有顺序,有层次,还有意境,因此就构成了散文。

                                  ——《文化朔州》选稿评价


郝丽云

 

中国有近十万汉字,“朔”算是普通的一个。

“朔”字又注定是不普通的,特别是当它与历史、北国、长城、古道相融合,与鲜血、生命、忠诚、疆场相呼应。

 

“朔”字本身就是一幅写意的画。

“朔”的左半边,读作逆,也读作戟,同时,它也兼具“逆”和“戟”两个意思。

当它与“月”组合在一起,构成了这样的意象——

一轮明月当空,百步见人,千载悠悠。

一支古戟,挑起万里清辉,耳边似闻《十面埋伏》的铁琵声声……

有风吹来,这是古老的朔风,曾经的此疆彼界对峙着,形成一股汹涌的逆流,推挤着、对抗着、奔腾着……

终于,风停了,月明依旧,古戟也出现在和平的仪仗中。

 

朔,清晰地阐述着“北方”的含义,也更加清晰地诠注着“复苏”、“开始”的意韵。

朔漠、朔鼙、朔雁、朔光、朔风、朔日、朔气、朔食、朔策、朔土、朔垂、朔门、朔庭、朔客、朔望、朔北……

在这些以朔为核心含义的词语中,“朔”是黑暗褪去的晨曦,“朔”是与日同辉的月亮,“朔”是初一十五的日历,“朔”是古车辕上的战旗,“朔”是蜿蜒折行的长城……其最具标本性质的含义却是:“朔”是中华北方的区位指代!

 

勺状的磁石在铜盘上旋转、旋转……

当它蓦然停顿,一端准确地指向了南方,另一端则让中国人明确了北的方位。

带着时间磨损的印痕,这个名为“司南”的传统工具已经被送进了博物馆,连同它见证的、尚未见证的历史。

从战国时代开始,中国人就极其精准地为自己“北”与“南”的生存空间定位。然而,“北方的朔”、“朔的北方”早在司南旋转文明之前,就拥有了极其丰富,也极其绚烂的内涵。 

在中国,“南”与“北”分别代表着“农”与“牧”。

从公元前三千年华夏文明产生的时候开始,一直持续到公元后1500年,可以说,在人类4000多年的历史中,这两个阵营的对峙与融合从来都无法绕行。

这是一个几乎让人怀疑的时间长度,其所勾勒的历史情节中,最多的冲突,都来自北方对南方的挑战。

“徒把金戈挽落晖,南冠无奈北风吹”。

“北方”也是让封建帝王牵挂的疆场,铁血勇士建功的领地,更繁衍着墨客骚人悲怆的吟咏。

“一去紫台连朔漠”、“长安目断朔云连”、“朔雪飘飘开雁门”、“朔风吹散马头尘”、“靖朔楼头俯大荒”、“朔风吹去马”、“金笳吹朔雪”、“朔吹断边声”、“朔气传金柝”……

紫塞清尘朔地月,唐诗宋词汉文章。历史上的诗家,无论拥有何等古朴的浪漫,或身置朔地,或遥望朔方,他们古老的吟哦总是显得那样沉重、沧桑。

一个朔字,指代了茫茫北国,然而,它仅仅是提供了方位的指向吗?

万里朔地,皓月流光照戎衣,然而,它仅仅是奏响了凄怆的胡笳吗?

 

朔,是地理极限,也是文化极限。

朔,也构成了文明的分界线,但却不是国界。

当“朔”作为地名,指的是地之最北、国之边陲。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现代的地图集是如何标示,泱泱中华古帝国,从未对北部边界做出任何明确的界定。

历史上,在“朔”字版图的古道上,几乎所有的民族都擦肩而过,进而聚族而居,在聚合离分的过程中,曾经创造了最盛大的繁华,也见证了最不堪的荒凉:繁华到五胡同唱和谐,荒凉到鸟雀无枝可栖。

极盛与大荒中,究竟是哪个民族在主导着“朔”的历史并不重要,所有的游戏都是在大中国框架内进行的。

所以,在“朔”的怀抱中,有“异族人”,却没有“外国人”,所有民族都是主人,也都是客人。

 

单就一个“朔”字而言,你可以理解为苍凉、冷漠、荒寂……等诸多灰色的意韵。

然而,从公元555年算起,“朔”这一名称在这片土地安家落户,到1989年朔州市的成立,在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里,历代“朔人”把“朔”打造成一份炫目的精彩。

高昂的文明运营成本与强健的文明发展动力相映成辉,构成了大中华多元竞争的民族体系,而“朔”的迁徙与定居、穿越与抵达,也成为最壮美的风景!

马蹄与刀锋上,闪烁着夺目的文明光芒。在“朔方”一次次挥戈南征的同时,也把强悍的血液注入了汉民族的肌体。

由此,“朔”作为构建中华文明最积极地参与者,不是边缘,倒更像是民族交融的核心加工场。

 

这样,重新细读几乎令人熟视无睹的“朔”字,便有了更多的意味。

当“朔”化为“蒴”,它成为一壳多子的干果,如不同姓氏编修的家谱上整齐排列的名字;化为“嗍”,则成为深情的吸吮,如婴儿之于乳汁的依赖与信任。

——这又何尝不是在写意同根同宗的华夏子孙?

当“朔”化为“槊”,它成为是最古老的兵器,在砍伤对方的同时,自己也伤痕累累;化为“搠”,则成为你强我弱的角力、对抗,最佳的状态反而是拥抱、扶持。

——以此来形容“南”与“北”、“牧”与“农”的冲突又何其形象?

横看成岭侧成峰,看“朔”也如同看山一样,不同的组合、不同的角度,总会有不同的文明审美情结。

然而,归根到底,还要把“朔”化成一个“塑”字,在民族融合的和谐氛围中,兄弟相逢一笑,打造出灿烂的中华文明。

 

度尽劫波,追本思源,当我们在历史的长河中回首,可用到一个“溯”字。

逆流而上,追念思慕,在“朔文化”的源头,我们伫立、沉思、感慨!

回溯的目光所及,始终在提醒我们:这片在某个历史时段被称作“雁门关外野人家”的地方,也曾作为古老中国的文明之源而存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呸
后一篇:我不知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呸
    后一篇 >我不知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