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3,109
  • 关注人气:1,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风

(2013-04-10 07:39:35)
标签:

机会

学校

莜麦

吕布就

不一样

分类: 评文论人
        酒风
剪纸《蝈蝈》
      
           我喝酒是从小时候开始的。
    有一年,孙玉家从内蒙来了几位稀罕客人,孙玉爹派他到十里外的供销社打酒,我们五、六个人跟了去。买了酒,返回来的时候,我背着酒壶,忽然想起应该尝尝酒是啥味道。我一提,众人都同意,说少喝点看看。我喝了一小口,觉得这东西说不上什么滋味,有点香。
        以后,每年我们家种莜麦的时候,总要买一瓶酒,拌在籽种里头,为得是发芽率高、出苗齐。有此机会,我总要喝一小口尝尝,用现在话说,感觉真是好极了。
        我考上学校以后,一是岁数大了,二来人生也算多少有了点眉眼。回了村,能跟支书、会计并排坐在炕上,乱谈一通。谁们家一喝酒,要么叫上我,要么碰巧叫我赶上,那就非喝得多了不可,我们村人喝酒,没有酒盅那一说,都是碗“砍”。我一碗酒下去,基本能管住,不让它胡来,像个野猫似的瞎胡乱转。顶多打几个哆嗦,集中精力“劝劝”肚——忍着点了,别让自己当场出丑,十有八九还是管用的。过了这一阵,再喝上点,有人就“哇”的一声,随后嘴就鼓得老高,跳下地,东走西窜,在一堆鞋中找自己的。这是典型的没脑筋,此等紧急关头,哪双鞋不是个鞋,还分你的我的做啥?终于,那小子“啪”地踢开门,狼叼走猪娃一般射向灰堆,众人就爬在窗户上看、笑。此时此刻,心中的自豪和快乐,确实是笔墨所不能形容的。
    我刚成家那几年,还常常喝多,走路扶墙、跌跌打打、东倒西歪的,很是不雅。当我翻身上自行车后,腰板笔直,头脑分外清楚,耳边风呼呼作响,极是快意。不管家有多远,路多复杂,从没摔过跤。一回家,赶紧上炕,吩咐老婆说:“把洗脸盆放在炕沿底下!”接着便倒头大睡。我若吐,准准儿都吐盆里头,绝不外射;我若睡,纹丝不动,胡话不说,呼噜不打。
        有的人在饭店喝酒,话随酒越来越多,嗓子尖得像个女人。拍脚打手,吹胡子瞪眼。一会儿放声大笑,一会儿抽泣呜咽,一会儿拍这个肩膀,一会儿握住那个人的手像胶粘住似的长久不放,一会儿又抱住另一个的头,把嘴塞进人家耳朵,像往出吸脑浆。更有一种人,把你的脸亲得“嘎叭脆”,比搞对象那会儿还用劲。
       真正喝酒、爱酒、想酒的人是一人独酌,细细品味。最难的是有高朋在座,听听那真言妙语,谈谈那古今人生。灯火阑珊,一弯新月人散后,心胸顿开,愁肠尽失。在夜色中脚步轻轻回家,觉得这一天过得真好!
    酒席宴上有两怕,一怕心软,二怕不服气。心软,人劝就喝;不服气,一激就上,很多时候不由自己。
       无酒不成宴席。酒席宴上,酒杯一字排开,平均分配,人手一杯。看起来平均,其实并不公平。因为人的酒量饭量一样都有极大差别。关公面前耍大刀,不是玩的。倒进肚里的酒,跟倒进酒坛不一样。有的人一喝多了,就把手伸进嗓子,再往出倒,不知道是为啥?
        酒有多桌,认识的人可能就多。你不要昏了头,出去敬酒。其一,要指挥一桌人按你的意思来,不容易;其二,人多力量大,智慧也多,保不住哪个人一句话,就让你不得不喝下一大杯酒。你一转身,人家就递眼色,窃笑不已。三英战吕布,吕布就够意思了。跟一桌人挺枪出马,没有不败的道理。
        懂得这,你才慢慢会有个好酒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转载]寻骡记
后一篇:拉骆驼的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转载]寻骡记
    后一篇 >拉骆驼的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