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若涵媚
水若涵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084
  • 关注人气:1,2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荼蘼°与你背道而驰。‖

(2012-09-06 21:39:48)
标签:

殇落凝

分类: 一念一殇。言卿若诺。

‖花开荼蘼°与你背道而驰。‖

荼靡花开,花开荼靡。凡尘落尽。终为结。

 

初秋的雨夜,肆意缠绵的细雨。迷离魅惑的街灯。淡薄,却比想象中来的清冷。苏若离曾无数次的幻想过她和沈清和分手时的情景。可能是她的想象力不够丰满,所以才会遗落了,此刻这种简单,却决绝到连心疼都不剩的一幕。

凌晨一点,不算心疼的时间,不算心疼的地点。苏若离看着从酒吧里走出来的沈清和,他身边那个妖娆女子的手臂,像条缠绕的蛇藤。绕过他的衬衣,伸进他的胸膛里。那个本该属于她的地方,现在却停留着另一个女人。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地点,一样的情景。一样闪烁的让她看不清他表情的霓虹。唯一不一样的是,这次苏若离从街角的暗处,走出来,站在沈清和的面前。

 

冷,很冷。可是,此刻最冷的却不是身体。

 

沈清和,这个让苏若离用尽了力气去爱的男人。留给她的却是一圈又一圈的谜团,连着一道又一道深入骨髓的伤痕。

如果一切都如初见,我们是不是还能淋漓尽致的相爱。这句话,苏若离在心里对自己说了无数遍。可是,对于沈清和她却始终缄口。现在想说,却发现一切早已经,无力苍白。没有任何的意义。

苏若离,就那么冷眼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一对人儿,如胶似漆。可是,他们是那么的不般配。男子冷清,女子却热情如火。

无语的对望,终是要有一个人先败下阵来。沈清和,轻轻的咳了一声,试着找回自己的声音。曾经。这个声音,一度成为苏若离黑暗世界里,救赎的光芒。可是此刻,它却穿过冰冷的细雨,轻巧的落在她耳边。冻结,凝冰。

‘我们要这样结束了吗。’

‘是,要结束了。’

‘如果要记,请记住我最初的模样。’

‘好。’

 

如此,简单的几个字,就结束了一场奔波了七年的恋情。七,多么薄凉的一个数字啊。

 

苏若离,十九岁时遇见沈清和。那时的苏若离,简单的像一张白纸。好像只要能取过她,就可以随意的刻画,自己想要的未来。

那时的沈清和,张扬感性。写一手的好文字。走路的时候,头高高的仰着,对周围的那些暧昧的目光,不屑一顾。遇见,苏若离应该算是一场有预谋的际遇。那时的苏若离眼神冷清,空洞。长长的头发用发圈简单的束起,垂在胸前。走路的时候,眼睛始终望着地面。

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原来平行的两条线。因为一句玩笑, 发生转折。然后,交集。

 

那天沈清和和往常一样,高傲的走着。一起同行的同学说,沈清和,不要以为所有的女同学都为你倾倒哈。有个人就从来没有看过你一眼。

沈清和,笑笑,没有理会。他对自己有超常的自信。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一抹素白的身影。沈清和定定的看着她走近,然后又走远。她始终没有抬头,不只是没有看自己,更确切的说,她没有看任何人。甚至连路边的风景,她都不曾撇一眼。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沈清和的心底蔓延。似痒似痛。却并不是难以忍受。

 

连续几天,沈清和都还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等待她的出现。一样的冷清,一样的素白,一样的目不斜视。沈清和,笑了。笑的有些深炯,有些玩味。

以后的每天,他都会等在这里。只是,不再是单一的等待。而是等到她出现,然后,走在她身边,与她一路同行。直到她的目的地。

就这样简单的等待,一路同行,默默不语。一走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他们甚至没有说一句话。或是应该说是苏若离从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三年的时间,不长,亦不短。

全校的人都知道,沈清和爱上了苏若离。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冰雪公主苏若离却不爱沈清和。

 

毕业走的时候,沈清和毫不犹豫的走到苏若离的身边。拿起她的行李摔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牵着苏若离的小手,踏上了去她家乡的火车。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可是,结局却是显而易见。回到苏若离家乡后,他们就在众人的一片惊讶中结婚了。那一年,苏若离二十二岁,沈清和二十三岁。婚后的他们,还如当初。只是苏若离会在沈清和牵起她手的时候,抬头向他笑笑。会在入睡的时候,轻轻的说几句简单的话。

虽然,只是轻微的转变。可是,已经让沈清和,兴奋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可是,是不是一个人坚持的太久,就乏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沈清和的眼角,迷离了的呢。

在苏若离,第一次从他衬衣上闻到香水的味道。到,在他的肩膀上看见那排牙齿印记。时间有多长呢。

那一年,苏若离二十五岁。沈清和二十六岁。

 

从二十五岁到二十九岁,四年的时间。苏若离跟在,沈清和的身后,转变了城里的大小酒吧和夜场。看着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唯一相同的是,这些女人无一不是,身材妖娆,热情如火。

一个人等待的时间,是多长。一个人习惯的时间,有多长。

三年。四年。七年。还是最初遇见时的,十年。

不过一切,都在苏若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站到沈清和的面前时。戛然而止。

沈清和说,如果要记,请记得他最初时的模样。最初时,他是爱她的,很爱,抛弃一切的爱。只是这爱,被清冷的时间磨平了。

 

初时,他用那么执着的方式,想要挤入她的世界。之后,他又用那么残忍的方式,剥离。

 

只是他不知道,他这样的爱。对于苏若离来说,是致命的。

苏若离,死了。一身素白的她,冷清。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心,挖出来。撕扯。

他,沈清和早就应该知道的,他早就应该发现的。一个正常的人怎么会如此的清冷,薄心寡欲。冰冷到极致。

她。苏若离,孤独患者,自闭症。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可是,他沈清和冒然的出现。他执着的信念,他温暖的手心。融化了苏若离冰冷世界的门。她为他打开卸下城门,允许他肆意出入。

 

一个人的世界,有多冷。

只是,沈清和,再也没有机会知道。或者,自此,他的世界连冰冷都不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