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若涵媚
水若涵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847
  • 关注人气:1,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缘来是你』那朵蔷薇°盛开在左手边。

(2011-11-27 22:12:54)
标签:

殇落凝

情感

分类: 一念一殇。言卿若诺。

      『缘来是你』那朵蔷薇°盛开在左手边。

等待,花开绚烂,却原来。那朵蔷薇一直盛开在左手边。 

 

当季炫的耐心被折磨到仅剩下最后一滴的时候,水若白才慢悠悠的从家里荡了出来。只见她左手抱着一堆图纸,右手扯着背包和围巾,嘴里还含着半片面包。季炫虽然已经对她这样的出现形式已经有所免疫,此刻却还是不自禁的皱起眉头。

丝毫没有感觉到季炫的愤怒,水若白继续用她那蜗牛爬,往季炫的车边慢慢的蹭。季炫在第三次咬牙切齿之后,猛的打开车门,一个箭步冲到水若白的身边,一把夺过她怀里的图纸仍在车后座上。然后反手拎起她的胳膊扯到车前,丝毫没有怜惜的扔上车,嘭的一声关上车门。转身自己跳上车,发动车向公司冲去。整个过程甚至不超过三秒,一气呵成。

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水若白吃完嘴里的半片面包,转头朝季炫伸着舌头做个鬼脸,然后又从背包里取出一盒牛奶,喝的很陶醉。完全无视一旁把车开的飞起来的季炫。却能在季炫每次要急刹车的时候,都很准确的抓好扶手固定住自己的身体。

不是她水若白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用次数来计算,她的免疫力已经在那无数次的摔打磕碰中提到了最高。

 

在又一个红绿灯前,季炫暴躁的用手狠狠的捶着方向盘。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悠哉悠哉哼着歌的水若白。这该死的丫头每次都能轻易的把自己,折磨的暴跳如雷。损害他那无限阳光的美好形象,想他季炫再怎么说也是这影视界响当当的编剧。怎么就能被这该死的丫头整成这样。

只是季炫,始终没能想明白,或者他从都没有明白过。就这样在他面前如此不上进,如此邋遢的一个人,只要走入别人的视线,就像变了一个人。如果说自己做事是一丝不苟,那她的就是雷厉风行。而且他从没有见她在工作的时候笑过。因为剧组的需要,她搬到他的办公室已经两个多月了,但他从没有见她跟谁说过一句多余的话,笑容就更是奢侈。

想到这里季炫忍不住又转头去看水若白,而她正眯着眼睛对着自己笑,说实话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很可爱。可是他总觉得着笑容隐藏了什么。果然。。。。。。

“季,你干嘛总是要偷偷的看我呢,是不是爱上我了。”水若白眨着水蓝色的眼睛,把身体粘到季炫的肩膀上问。

“爱上你!爱上鬼也不会爱上你的。在说谁都知道本人崇尚的最高境界就是单身生活。”季炫没好气的说道,只是他没有发现靠在他肩膀的水若白眼睛里闪过的失望。

 

把身体从他的肩上挪开,水若白没有再说话。季炫的话穿过层层的阻碍,轻易的落在她心底最深的角落里。他的性格自己又怎能不知道,他喜欢的自己又怎能不明白。自己跟随他的脚步,一路跌跌撞撞走来,又岂能不知。几年来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不断,寂寞也好,情欲也罢。除了调情,自己从没有看过他真正的爱过哪一个。

难道他还在念着她吗,可是那个她不是他的,从来都不属于他,不是吗。

一路无语,水若白第一次在季炫的面前如此的安静。所以季炫一时间竟有些无所适从,快到公司的时候,季炫再也忍不住。“小白,生气啦!”。。。。。没有回答。“怎么,真的生气了。”。。。。。。还是没有声音。季炫转过头,呆愣过后,笑着摇摇头,这丫头竟然睡着了,真不知道昨晚她又熬到几点。

到公司后,水若白还是睡的很熟。季炫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把座椅放平,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转身取出水若白拿来的图纸,然后细心的把车窗放下一条小缝隙,锁好车门。最后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叫来保安交代了一下,这才无奈的走了。

 

只是季炫没有注意到做这些的时候,自己的眼神里承载的竟是满满的疼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