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若涵媚
水若涵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847
  • 关注人气:1,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梨花白°倾落红颜妆。』

(2011-11-24 12:59:19)
标签:

殇落凝

分类: 眉落心间。舞尽倾城。

     『梨花白°倾落红颜妆。』

我看着那双筷子落在地上,弹起,落下。弹起,落下。再弹起,再落下。

最后还挣扎着低低的弹跳了数下。直到静止不动。

盯着它眼睛就又开始模糊。心,抖落了尘埃,迎合着眼泪,刺刺的痛。

 

“这次。。。慢点。。。”阿言试探的说,甚至还退后了半步。

“好。”我答应的超自然,显然脸皮厚的功力今天又升了一级。只是那时我还不懂,有些时候你越是伪装自然,就越让人觉得凄凉。

“这么晚了,为什么一个人?”阿言看我这次真的开始细嚼慢咽,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看着我问。

“。。。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哪有为什么。”嘴里塞满了饭,我不以为然的道。心底却有什么在蠢蠢欲动。酸酸的。

“那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回家!”

“回家?那你是从哪里来?”

“不远的地方。”

“不远,是多远?”

“不远就是很近。”

“很近,是多近?”

“近到,站在这里就能看见。”

“能看见,是多近?”

“。。。。。。”

“到底是多近?”

“。。。。。。斜对面的山上。”面对他的不耻下问,最后我只能投降。只是心更酸了。

 

“对面的山上!”阿言大声的重复。显然对于我的答案,他的吃惊多过怀疑。

“别对我说,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人!”

这次我终于停下手里的筷子,抬头正视他。他刚刚说的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什么叫他们说。他们又是谁?

“你什么意思?他们是谁?”他说的莫名其妙,而我问的茫然。

“他们?很多人。”阿言指指他身后正在吃饭的人们。

“他们?”我回头看看,不认识,应该是第一次见。

“恩。”阿言的回答简单,但肯定。

“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说我做什么?还有我只是说对面山上,你怎么就知道他们说的是我?”其实我最大的优点不是脸皮厚,而是刨根问底,尤其是关于让我茫然到恐慌的问题。

阿言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握起我的手,伸开。手指抚过我手指间搓破的伤口,最后落在我手掌的硬茧上。他的手很暖,暖到让人想要流泪。

所以,我没有挣脱,任由他握着。任由他用自己带着温度的手指在我粗糙的手掌上画着圆圈。

所以,他不言,我亦不语。

 

时间停止了吗,如果不是,为什么此刻会如此的寂静。周围热闹的人们呢,不是在把酒言欢吗。

“这样做,你是折磨了谁?”长久的沉默后。阿言抬起头,皱着眉毛看我。他的声音很轻,轻到风一吹就散了。

“你皱眉的样子很好看。”我笑着说,他的脸却在视线里变的模糊。所以我别开脸,不再看他。或者是不敢,可是,为什么是不敢呢。

我笑。泪却在瞬间肆意。

抽回手,继续和我的西红柿炒鸡蛋奋斗。只是合着眼泪的味道,有些苦涩。

“别吃了!”阿言的声音很冷,而且不容置疑。我没有理会,继续咽着那口我咽了几遍,都没能吞下的,合着眼泪的西红柿炒鸡蛋。

阿言愤恨的夺下我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转身走了。

我看着那双筷子落在地上,弹起,落下。弹起,落下。再弹起,再落下。

最后还挣扎着低低的弹跳了数下。直到力竭,静止不动。

盯着它眼睛就又开始模糊。心,抖落了尘埃,迎合着眼泪,刺刺的痛。

 

“别哭了,妆都花了。”声音很暖,就像他手里那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很香,很暖。

“花了吗?”我用手胡乱的抹着还在不断往下坠的眼泪,喃喃的说。

“恩。花了。”

“真的花了吗?”

“恩。”

“哈哈哈。。。你个骗子。天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化妆。哈哈。。。”我边笑边继续用手抹着不断涌出的眼泪。

“哈哈哈。。。你个傻子。那你还信,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哈哈。。。”阿言虽然在笑,可是我知道笑着只是他的声音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