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璞写——我的12年国安球员生涯

(2011-09-23 17:08:49)
标签:

杂谈


十、让人窒息的队内氛围

    “德国人”进球了。自从佳一去德国之后,他每次回到队里我们大家都这么叫他。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去德国,只是队内的一名普通的19岁替补球员,进球之后的庆祝动作倒是很“嚣张”,有点范儿啊。很可惜,那个进球没有给我们队带来胜利,被青岛队在最后一分钟用定位球将比分扳平。1比1,主场平局等于输球,这个结果让我很不开心。笑不起来,大家在比赛之后的开玩笑数量也是骤然下降。让人史料未及的是,随着后面三场比赛吞下的三连败苦果,我们的脸在很长一段时间失去了笑容。此外,还要直面血琳琳的断骨以及让人窒息的队内气氛。别提了,那种感觉想起来都“恐怖”。

    1999年4月11日的贵阳已经温暖的让人有些幸福感了。对手是广州松日,对手的主教练是高洪波,北京国安队“黄金一代”的当家前锋。那时他刚刚离开国安三年,和那些老队员见面还很亲切。赛前的适应场地训练中,沈指和高指拉起了家常,几名老队员也走过去打招呼,就像一家人那样熟悉。这是我第一次和高指导带领的球队比赛,胡志军的进球使松日1比0战胜了我们。由于此前的比赛中高洪波指责裁判,本场比赛他只是坐在看台上用对讲机指挥的比赛。

    对于像我这样的年轻队员而言,输掉一场比赛最大的感受就是不服气,总想着以后一定找机会赢回来,我那时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实际上,在此后的多场比赛中,我们在与高指导比赛中胜多负少,已经完全把第一场与他比赛的失败经历忘掉了。这种胜利者的姿态一直延续到2007年10月4日,比赛的对手又是高洪波指导带领的球队。那场比赛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在后面2007年部分我会重点讲述这场比赛前前后后的经过。在这里提到这场比赛的原因很简单,那是我和高指导带领的球队的最后一场比赛,我们也输了,还输在了我身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吗?

    连续两场比赛不胜让大家的情绪很难高涨,沈指在这个时候更多的是给我们鼓励,“大家多想想自己在比赛中出现的问题,我们是一支年轻的球队,输一场比赛也很正常。”沈指是在我们主场与申花队比赛之前说这些话的,为了延续“9比1奇迹”以及摆脱此前连续两场不胜的窘境,我一直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得赢。

    如今回想起来我还会琢磨,是不是暗示的太强烈也不灵。那场比赛全队也许跟我一样都私下在那给自己努劲儿,结果出现了集体僵硬。比赛开始不久,后防线上就出现两次传球不到位,姚健不得不与吴承瑛形成一对一的局面。一般而言,面对单刀球的机会门将肯定要出击,这样才能扩大防守面积。也就是因为这个一般而言的常识,姚健和吴承瑛形成了对脚,当时我甚至都听到了“咔嚓”一声,看到姚健在地上爬着不动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折了。

    在场上看一个队员是否有事儿的时候可以观察他的动作,如果一个人连续滚动做痛苦状的时候多半是没事儿,顶多就是个硬伤。真的折了是动不了的。这个经验之谈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效,也许现在的队员身体反应和我那个时候有区别了也保不齐。反正事后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在他们相撞的瞬间,姚健小腿明显被折断,形成了一个夹角。嘿,写到这里我还是一身冷汗。医生的诊断证明上写的是:姚健右小腿下三分之一处胫、腓骨骨折。在当时,这意味着他整个赛季完了。

    为什么要说在当时呢?因为那时场内还没有救护车,不能在第一时间给队员治疗。说真的,要是治疗时间得当一些,姚健也许不至于那么早就进入假期。正因为当时工体场内没有救护车,姚健受伤之后差不多40分钟才被送往医院,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也就是从那场比赛之后,中国足协规定每场比赛球场内必须停放救护车救治伤员。从这个角度上考虑,1999年之后的职业球员都应该感谢姚健,是他付出了耽误自己的一个赛季代价才换来了球员的最佳救护时间。每次工体比赛的时候,3看台下都会停着救护车,那是用鲜血和骨折换来的。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如此惨烈的重大“事故”。作为足球运动员,受伤是家常便饭,没进国安的时候就受过伤,顶多是韧带撕裂,骨折还是没见过现场版的。那天看到姚健受伤真的挺含糊,心里直发紧。好在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不长,刘新伟上来继续比赛之后,受伤的影响就消失了。在球场上有一个规律叫越怕伤越受伤。很多时候都会出现所谓的“刀山球”,也就是那种二分之一球,说白了就是两个人都有机会抢到的球。这时候就不能想别的了,一个字:拼。这会只要一走神准伤,而且伤的肯定不轻。如果上去拼那一下,即便伤了也是硬伤,打几个滚儿就差不多了。结合这么多年的受伤经验,受伤基本上是两种原因:一、注意力不集中;二、长期劳损。我很“幸运”,两种都有。

    那场比赛不但让姚健伤退1999,还在北京45000名观众面前输给了申花,进球队员祁宏。据中国足协的官方统计,那场比赛是国安整个1999赛季现场观众最多的一场比赛,而我们却在主场输了球。比赛结束之后,观众的退场速度也快过以往,我们都低着头赶紧走回休息室。可能有球迷喊着国安的口号,也许有球迷还在鼓励我们,反正我什么都听不见,心里就是搓火。
 
    两连败、三场不胜,我们都已经失去了“笑”的功能。不是不想笑,是真的笑不出来。总算见识职业足球了,感情真输啊,这一输还打不住了。“我们在一在二不能在三,好好总结总结,看看自己在比赛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还年轻,必须总结。”客场打天津队之前,沈指继续给我们吃宽心丸。不过我看的出来,沈指那时候的心也不宽。说真的,沈指真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挺瘆人的。

    又输了,完了,崩溃了。反正各种消极情绪都来了。1比2输给天津之后,天津队在金志扬指导的带领下首胜国安。人家创造了记录,我们这边颓了。四场比赛不胜、三连败,联赛排名急速下滑。队里没有声音了。没有批评,没有鼓励,什么都没有了。惟一拥有的就是安静,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的那种安静。餐厅人很少,大家吃饭的时间缩短,训练之后赶紧洗澡,洗完澡之后赶紧消失。总之,别让别人看见我。这种压抑的氛围让我有点儿喘不过气儿。

    比赛打到这个份儿上,一看赛程还有一多半儿比赛没打。我们得输到什么时候,下一场客场打延边,又是一个顽强的对手,要是弄个四连败,我们、沈指、球队,还不都疯了啊?就在这个崩溃的边缘,我隐隐约约听到天空中似乎传来了一个声音,“没事儿,有我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