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东光赛区专版

(2012-08-31 17:54:2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东光赛区专版作者:高海涛

版面链接:http://czrb.bohaitoday.com/html/2012-08/28/node_4.htm

参赛团队:焦建新       《恋上草原》

          江河         《马祠堂的青葱岁月》

          李胜国        《记忆里的耙》

          生玉银        《绵延流长家乡情》

          汤延光        《秋叶》

          杜九升         《人生伴我一生》

          金培瑞         《村庄(外一首)》

          石 磊         《那年中秋月》

          林永香        《夜晚,与文字起舞》

参赛作品:

恋上草原

焦建新

    随着轻柔的风,我悄然而至,美丽的呼伦贝尔,我来了。

    停下脚步,放眼望去,满是翠绿,一直到看不见的边际。视线内零星散落的太阳花正在怒放,显得是那样惹眼。不知名的野花拥进你的眼睛,红的、蓝的、紫的,一团团、一簇簇,高的没过腰际,低的轻抚你的脚面。无数只斑斓多彩的蝴蝶在枝叶间,踩着花瓣或在草的缝隙里以婀娜的姿态飞舞着。我想一定是它们曾经启迪了人类的舞姿,才有了世间的歌舞升平。忽有一只小蝶轻吻你的睫毛,也会不由自主地使你手舞足蹈。是花香,还是蝶香,闭上眼睛,轻轻吸一口,醉了!我俯下身,用双手轻抚那绿草的叶片,让它从你的指缝间慢慢溜走,滑滑的。我的心一下子就被那轻风一丝丝吹远了。一直吹到草原深处,再也唤不回来。

    远处是山吗?看那巍而不耸,起伏有致的更像一位母亲的胸膛!站在草原中间,四处极望,白云在牛群里穿行,绿草在天际间镶上了一块碧玉。整个的天从头顶一直到脚底都被它笼罩着,紧紧的。真的分不清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地上!我也忽然明白了,先人为什么会把毡房建成圆的。那不是简单的视觉混淆,而是人与自然的情景融合。那应该就是先人们的天,先人们的地呀!

    淙淙的小溪,那是草原母亲的乳汁,一滴一滴,一条一条,又汇成一片一片,一串一串明亮的湖面。数不清的牛羊和马群在她身边咀嚼着、吟唱着、追逐着……眼前这一切,让人一下子激动起来。肤浅的颂歌能唱尽这份厚重吗?愚昧的画者又怎勾勒出这样一幅深情的“母育图”!原来草原的慷慨就在于她的包容与大度,即便长在她额头的那株嫩草被顽皮的羔羊啃食掉也从不吝惜。她从不裸露出脊梁来显示其伟岸;从不刮起狂沙显示出其狂野;更不翻云鼓浪说我能统治一切!而她就静静地伫立在那儿。闭上眼睛或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她还在那,注视着你,静静地,像母亲。友人曾嬉笑说:“我们去草原玩儿吧,很有意思。”而当我站在她面前时我惊呆了,我被震撼了,这是一次灵与魂的碰撞,让你不得不低下惭愧的头,然后再慢慢地抬起,仰视我的草原!

    太阳西下,整个草原一下子涨红了脸。天际边,那献给草原母亲肩膀上的白云,此时也像镶上了金边的哈达。一朵朵、一片片无数的白云,此刻朝圣般披着紫红色的外衣拥过来。你一伸手,就会摸得着它们。流动的是云朵,不!还有那数不尽的牛羊和马群。整个的草原好像旋转起来了,像一个巨大的舞台。惬意的马儿此刻在大地上迎着晚霞恣意地狂奔,那就是一个撒娇的孩子想在母亲的怀中挣脱……

一阵低沉悠扬的马头琴声从草原深处飘来,又是一位明日待嫁的美丽姑娘,用琴声倾诉着对母亲的依恋之情……安详的草原上薄雾尽笼,红的霞、白的云、绿的草。一个彩色的草原,此刻看上去更像一个矍铄的老人,享受着孩子们真诚的孝奉和祝福。

 

马祠堂的青葱岁月

江 

    1986年夏,我师范毕业,分配到东光县陈家坊中学。到了才知道,这个中学在马祠堂中心小学的那个初中班缺语文老师。有人说,马祠堂外号是马家大院,容不得外人,没有谁能在那里待长的。

    我就这样去了。第一次判作业,发现了一张纸条:老师你讲课真有味。中午,老校长让我写工作汇报。下午刚上班,我就递给他8页的汇报材料。

    下午放学后,师生们走完了,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校院空落落的,看书时能听到窗外老槐树上小鸟的雀跃。就在这样的静寂中,我喜欢上了写作。

    一天,学校来了一个年轻人,好像与我同龄,带着相机,说是北京某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来考察马致远。

    我和校长陪着研究生,找到马致远的一个墓碑。研究生就在我们学校的院子里将墓碑拓了下来,然后再用相机照。校长找来马氏族谱,翻到某一页。研究生想捎着家谱,校长不同意,只好拍照。最后,我和校长陪着研究生到了操场。校长说,马致远墓就在操场下面,只是没有了坟头。研究生又把平整的操场拍了照。校长说,马祠堂曾经松柏参天,还有清朝的县令肖德轩写的牌匾,上书“千古宗祠”。研究生要看牌匾。校长说,“文革”的时候做了生产队牲口栏的一扇门,再后来不知叫谁给当柴火烧掉了。那些参天松柏呢?研究生问。校长说,都伐去修了码头木桥。

    也许是第一个工作岗位,也许是年轻敬业,反正学生们对我很依恋。我给他们办了班报《苗苗》,将他们的作文印在上面,指导写作。我给他们讲了许多课外的知识,叫他们背诵课外的古诗。那时候,像课本上没有的《岳阳楼记》、《赤壁赋》等名篇,我叫他们都烂熟于心。整个班级呈现出团结向上的气氛。

    一次,我病倒了,很孤单。村里的大夫来了,给我打了一针。我躺着起不来,叫人在我衣袋里掏钱。医生说,我孩子小,先不上学,求不着你。但是,钱不能要,你来我们这里教书,我从哪里赚不出你这一针的钱。朴实的马祠堂人,今生我都不会忘记这一针,这是人情,非亲非故的纯真情谊。

    一天下午,会计拿着一张《沧州日报》来到我办公室说,看到报纸上有一篇文章,像我写的,但不是我的名字。看到我的文章上了报纸,校长对我更加器重了。“六一”的中心校庆祝大会,校长让我主持。我精心策划了这个活动,人们都说这是马祠堂有史以来最好的“六一”。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学生们到陈家坊上初二了,我也被调到其他的学校任教。

    离开马祠堂十年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电话。那个甜美的声音叫我猜她是谁,并说她是我的学生,爱画画的,在第几个座位上。

    我想起了这位不善言语的马红芬。语文课上她画画,我没有批评她,只是下课后叫到了办公室。她以为得挨批,怯怯地拿出了上课时画的人物。我给她讲了美术的简单知识,什么素描、速写、工笔、水粉等。并说,将来可以从事这项工作,只要爱好,考美院就行。

    没想到她真走了这一步。一个教师的一句话,能影响学生的一生。一年的青春小站,一年的和学生的真心交融,结成了和这班学生一生的情谊。

    时至今天,我的马祠堂的学生们已经成年,我们的友谊还是那么纯洁亲热。

 

记忆里的耙

 李胜国

    耙,或叫耙子。老一辈人都这么叫,可是,现如今你这么一叫,人们都会犯愣,或不知你说什么,或知道什么叫耙,但根本就没见过。

    我刚懂事时,奶奶和同村一个要好的老婆婆每天都扛着耙子去拾柴火。天气特别冷,地里几乎早就没了柴火的影子,但奶奶每天总能捡一大包回来,和奶奶住一个院的娘就眼红。柴火几天就是一大堆,在那个缺柴少吃的年代,确实让人眼红。不光是娘我也如此。我也要和奶奶去拾柴。

    几天的软磨硬泡,奶奶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娘很高兴地给七岁的我买了张新耙,爹又施展了工夫,给我做得既精巧又得心应手。

    奶奶小瞧了她这个孙子,只一趟耙,就拉了个满,柴火卸下一大堆。把这成果装进娘给我的大布包里,放一边。奶奶掂着小脚只拉了一丁点,有点眼馋我这个毛孩子。

    太阳像个小烧饼挂在西边。虽然奶奶也拉满了包,可没我的大。天黑时,爹来接我们,看见那小包的柴火疑是我偷了懒。直到我费尽吃奶的力气还是背不起大包时,爹才明白,那是我的辉惶战果,爹对我刮目相看了。

    渐渐地,大院里,我那堆柴火超过了奶奶那堆。后来,我就自己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甚至过运河,到河西去。一直拉到柴多的马家岗。

    河西柴多,地也多。拉完棉田地,再拉花生地。人们印象里花生地里没有柴,去了就发现,花生地里有干草,长在没苗的地方,轻轻一拉就是一耙。柴拉得差不多了,就停下来捡花生。布袋捡满了,系紧了包柴的麻布,将耙杆插进去,背着又省力又轻快。奶奶看着我这个小不点说,简直就是个发家的小老虎。

    上了小学,拾柴的机会就更多了。尤其是春秋,下午放了学,太阳还老高,回家拿块黑地瓜面饼子,一边咬一边背筐扛耙出了村,目标就是空闲地和沟边的野草。放下筐开始拉耙,百八十米或半里地,回头看看,柴满了耙,停下来使劲往耙根闯,闯到一点空闲都没有后,再往回拉。耙后扬起的那道壮观的沙尘让我心里特别高兴。到了筐边,把耙上结实的柴草卸下,差不多就是半筐。再这样拉上一耙,就和伙伴下棋,地上划棋盘,瓦片做棋子。一般我都会赢,没输过。天快黑时,停止棋战,装满了筐用耙杆挑着回家。

    上了中学,那张伴我长大的耙,齿都磨没有了,爹又给我买了张新耙。这张耙一直伴随着我走到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期。那年,我以优秀的成绩考进县城的高中。只有周末摸一摸耙了,但这时的摸,只是碍于对耙的感情了,因为有了吃的有了柴。

学业紧了,耙也就靠了墙,渐渐地离开了我的记忆。当我像一只小鸟腾起来翅膀离开家乡,耙在我的记忆里彻底消失了。一天我在朋友的别墅里,看到挂在厅里的大车辘轳,突然想起我的那张新耙。也许,它早已像第一张耙那样化作了黄土。

 

绵延流长家乡情

——浅析纪晓岚东光诗

生玉银

    一代文宗纪晓岚,学问文章,名满天下,诗作亦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其中,以东光为主题和内容的三首诗,今天读来仍感情真意切,盎然有味。纪晓岚作为东光的女婿,且青少年时代在东光读书,对东光有着特殊的思恋情结。纪晓岚的六世女孙,著名作家柳溪在她的《我的先祖纪晓岚》一书中,专门辟出一章,描写纪晓岚少年时代在东光岳父马永图家读书的情况。从这三首诗中,我们不仅看出诗人情感的流露,也能让人浏览到清朝中叶乾隆盛世时东光人文风物的旖旎风光。

    门外马萧萧,仆夫已引鞍。之子有远行,向晓征轮动。中怀忽怅触,辗转增沉痛。昔日尔归宁,阿母倚门送。举手引诸孙,滨行犹抚弄。今日尔归宁,扶棺唯一恸。秋尘生穗帏,蛛网垂梁栋。尔母虽他乡,还家悲喜共。我母隔重泉,耿耿空魂梦。入门三太息,泪渍麻衣缝。(《送内子归宁》)

    题目中的“内子”,旧称“内人”即妻子。“归宁”,即回娘家省亲。纪晓岚这首送马夫人回娘家的诗,写于乾隆十五年,当时纪晓岚27岁。那年四月,纪晓岚的母亲张氏去世。秋天,纪晓岚的夫人马氏回东光娘家省亲,纪晓岚的夫人马氏也是有名的才女,晓岚写此诗相赠。诗中写两次送马夫人回娘家的不同感受。上一次夫人回娘家时,母亲还在世,一片倚门相送的依依亲情,而这一次,母亲则亡故,只有“我母隔重泉,耿耿空魂梦。”诗中怀母之情,跃然纸上。

    胡苏亭下帐夷犹,十二年前感旧游。四姓门庭犹曩昔,五陵士女更风流。寒鸦乱噪荒城晓,孤鹤长鸣碧落秋。黄叶萧萧骑马路,横马径上酒家楼。(《至东光口占》)

    《至东光口占》按时间应写于乾隆十七年,纪晓岚时年29岁。因诗中有“十二年前”句,他17岁娶东光妻,并在东光读书。距此时正好12年。汉代东光置胡苏县,曾辖山东宁津、陵县等一大部分。纪晓岚的好友田仲仪、宋蒙泉、聂际茂都是德州地区人,距东光不远,此诗为四人交游至东光时即兴所作。诗中抒发了纪晓岚对12年前东光往昔岁月的无限缅怀和感慨。

    平生不饮如东坡,衔杯已觉朱颜酡。今日从君论酒味,何殊文士谈兵戈。往昔做客东光县,春风三月胡苏河。主人好事携美酒,踏青邀我同相过。芳草丰茸叠翡翠,幽禽尖咽如鸣梭。风景骀荡客心畅,饮酣起舞争婆娑。(《罗酒歌和宋蒙泉》以下还有36句,因较长,略。)

    晓岚虽为一代风流才子,但却不善饮酒,这次却破了例。宋蒙泉,名宋弼,字仲良,号蒙泉,山东德州人,乾隆十年进士,历官庶吉士、编修、甘肃按察使等,与纪晓岚是最要好的朋友,著有《蒙泉诗集》等。胡苏河,即今天东光境内的宣惠河,以东光曾为胡苏县而得名。诗人对酌,酒逢知己,借酒抒怀,诗兴大发。全诗五百余言,是纪晓岚诗作中少有的借酒抒情的长诗。诗人回忆起“往昔做客东光县,春风三月胡苏河”的风光,感慨万端,充分反映了诗人内心对东光难以忘怀的回忆和对青春易逝的嗟叹。

 

秋叶 

 汤延光

    秋天到了,清洁工挥舞着大扫把,清扫着缤纷落下的树叶。

    单位甬路旁的泡桐由两边向中间延伸,盘根错节,形成一片风景独特的绿阴。随着秋凉风寒,辛苦了一生的叶子由绿变黄,带着短暂而深沉的记忆,悠悠扬扬,随风曼舞,不刻意地寻找着各自的归宿。

    清扫落叶是一项义务劳动,早晨领导带头提前到单位,趁着上班前的时间清扫各自门前的落叶。有说有笑,谈笑风生,互相调侃开心的话题,毫不顾忌周围人的感受。而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融入此时的情境,望着金黄色的落叶,一种别样的情感在心头,不忍心把它们倒入肮脏的垃圾池,我爱极了这秋叶。

    微风轻荡,落叶如万只彩蝶漫空飞舞,在朝霞的映照下,红如玛瑙,黄如玉叶;树上枝丫沙沙作响,像给离去的叶子唱送别的歌谣;落下的叶子含着微笑静静地躺着,那么安详,毫无悲怨。此时,我总会小心翼翼地捡起一枚枚好看的落叶,送给周围的姑娘们欣赏,那“心”字样的叶子捧在姑娘们手中,引来一阵阵嬉笑和互相打闹声。我捡些形状好看的叶片,小心地夹在厚厚的书本里,过些日子取出来,便成了很好的标本,后来就成了我天然的书签。

有人喜欢嫩叶,歌颂她为春天的信使;有人喜欢绿叶,赞美她昂然的生机;而我,却偏偏喜爱这秋天的落叶,它们从不自耀,不求赞美,无声地来,无声地去,走完了自己该走的路,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一切,或化为灰烬,或为明年更加绿树葱茏而甘沤为黑土,依然是一片沉默、安详。

 

《人生》伴我一生

杜九升

    第一次读《人生》,是我入伍不到半年时。无意中发现了《人生》,翻开就被书中的故事吸引住,顾不上吃饭,在连队的图书室里,一夜就读完了《人生》。第二天,战友们看到的是我哭肿了眼睛。《人生》让我明白人生只有靠奋斗、靠拼搏、靠不懈的努力和进取,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1994年,国、地税分家后,我成了东光县地税局办公室的一员。近18年,身边的不少同事和朋友,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还有的成了企业家,而我依然默默地从事着我终身热爱的办公室工作。有时我想,虽然自己进步慢,但要与高加林相比,自己还是个幸运者。所以我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珍惜我的领导、同事,珍惜我的亲人和朋友。

    重读《人生》,发现人类对于生命意义的探寻是从没有中断过的,发现在人类艰难的抗争史上,只有自己在最后一刻仍没有放弃,才有可能成功。纵然有时会像高加林一样从高空又重重地摔在乡村的土坷垃上,但这些并不等于最终的结局,失败只能是使人走得更远、走得更高的垫脚石。要知道,前途永远是最光明的。人生的价值正在于对人生苦难的严峻正视、深刻思考、透彻理解、不懈抗争。

生命是一个过程,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可悲的是它不能够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所以我们要把握人生,把握人生的未知性、把握人生的抉择、把握人生美好的爱情、把握人生中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揣一颗事事平常心,走好人生的每一步。人生,就是一个选择的过程。你在选择着人生,人生也在选择着你,这其中没有对与错。高加林的人生轨迹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人,要学会选择,懂得珍惜,敢于负责。

 

村庄(外一首)

金培瑞

    小时候,我就会在你的怀里熟睡

    偶有几声狗吠

    也吵不醒我的梦

    那是被怀念的那个村庄

    如今,岁月的眼里

    不时将红墙掩映

    将那么多真情化为故事传送

    还是村头那株高大的柳树

    能记下你多彩的年轮

    不需要那条唯一的南北大街

    做过多的诠释

    穿过巷子的风依旧深情地吹着

    吹走村人一夜安详的梦

    还是那一个个明丽的晨

    能证明村庄的鲜活

    外来的人都看到了这一片风景

    好似看到了另一个家乡

    石  

    这个星球。除了土地的营养之外

    就是你了——石头,随处可见

    可我却将你搬到了我的几案上

    你冰冷的躯体内燃烧的那团火

    已蔓延上我的心坎儿

    仿佛暗夜里的灯

    我想让你说话,我给你文身

    让你张开无数嘴巴

    很淡很轻的风儿带来消息

你的春天永恒得让我五体投地

那年中秋月

石 

    那年的中秋月

    很美,很圆

    那年的月饼

    很香,很甜

    那年的中秋月

    很近,很远

    那年的中秋月里

    有你微笑的容颜

    也许,生活的本真就该是平淡

    柔美,从来都不形容波澜

    所以,月色如水

    月如圆盘

    而那一年,因为你

    月光里有风

    月色中竟然七彩斑斓

    早知道月圆了会亏,但亏了还圆

    早知道你终究会走,却是一去不返

    你的目光,曾随着月光

    穿过春夏秋冬

    飞越万水千山

    和着一首歌,姗姗而来

    如今,你在天涯

那首歌,仍在耳畔

夜晚,与文字起舞

林永香

    当世间的喧嚣尘埃落定

    当红尘纷扰被夜色蔓延

    在这久违的夜晚

    独自静坐于窗前

    凝视静魅的夜空

    放飞文字 让心释然

    洋溢着微笑的双颊浮现在眼前

    那是一个心灵相撞的瞬间

    你淡淡的眼神 浓浓的期盼

    像温馨的月色一泻千里

    飘洒滋润在我干枯的心田

    心灵的开启也许就是一念

    迸发的火花 燃烧的火焰

    传达着一份真实的温暖

    心不再寒冷 夜不再晦暗

    未来的天空哪还有阴霾

    滚滚红尘与你牵手 此生无憾

    假如有来世 请许我依然

    站在文字的渡口

    游离于唐诗宋词的边缘

    为你 遗落满纸的馨香

    轻歌低吟

    轻轻蘸墨于笔尖 起舞翩跹

[转载]东光赛区专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