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2018-12-08 18:00:00)
标签:

创变故事

微辣公益

杂谈

分类: 【微辣创变故事】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在烈士陵园里跑上一圈后,她小心翼翼地怀揣着虔诚,一级一级地走上烈士纪念碑,单膝跪地在碑前,目光炙热。

 

还说不清那是什么信念,但她郑重地许下要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誓言

 

那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日,也是娇哥的18岁生日。



编者按:


娇哥,全名陈彩娇,微辣共创者、蓝信封留守儿童关爱中心社群运营与筹资专员、微辣青年15年秋季实习生,时任流动儿童营项目助理。


娇哥时常是一头利落的短发,看上去洒脱肆意,好像你还没顾得上和她打声招呼,她就已经大步往前走,留给你一个帅气的背影。而一旦接近,却看见她眼神里温柔似水,真诚地听着你的每一个字腔。


可无论是帅气还是温柔,都很难想到她心里会有那么大一团光明与正义,在现实中曲曲折折地走了那么久,犹豫与困惑没有停过,却从没有一段险路、一场暴雨能消磨她的信念。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娇哥在微辣的营会当中



 关键词 

志愿者培育 / 青年公益支持

使命感 更好的国家


 

——1——

从“留守儿童”开始

 

 

13年的那个秋天,娇哥刚刚以第一志愿考入华南师范大学政治学与行政学系以下简称华师,政治学)。在即将被她丢弃的一大沓传单中,留守儿童四个字进入了她的眼睛。

 

那是来自蓝信封的传单。

 

#蓝信封

全称广州市海珠区蓝信封留守儿童关爱中心,是一家专注留守儿童心理陪伴和研究的公益组织。蓝信封通过培训志愿者,为留守儿童提供一对一长期(一年半以上)的书信陪伴,引导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

 

时光回到小时候,姑姑一家外出打工,爸爸不忍心表弟独自留守,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弟弟”。还不懂得背后痛楚的娇哥,只看见有人抢走了自己的爱,一有机会就要给表弟一些小难堪。

 

直到初中,娇哥才突然缓过神来自己做了什么。“太坏了我。”

 

那些无地自容的羞愧堵在心口。出于弥补,她拿下那份传单,成为了蓝信封华师分校区的队员。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娇哥在项目地和孩子在一起


从13年到15年,娇哥八次往返蓝信封项目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和留守在远方的孩子接触,支持着大学生志愿者的每一封信……十八岁的誓言,没有在西方政治史里找到答案,却在蓝信封里打开了一条缝:她和伙伴们聊自由聊民主,聊如何让国家变得更好。

 

可越走越深,几乎把全部时间都给了蓝信封,她却无法回答自己:一封信真的就能改变孩子吗?大学生只是写信的工具吗?我投入了这么多,真的有价值吗?

 

这些问题几乎让她窒息。慌乱间,娇哥把所有的箭都射向她自己

 

她总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好。痛苦之下,她报名成为微辣青年的实习生。“支持青年用兴趣、专业,创新有效地解决真实的社会问题”,究竟怎么支持?怎么解决?

 

她想在微辣找到答案。

 


——2——

走进公益行动的大世界

 

 

来微辣实习前的那个暑假,娇哥去了政府单位实习,为了真正进入基层,她从党办主动申请调到街道办下的居委会。

 

上班附近机关单位许多,偶尔会撞见经济纠纷、举牌抗议。很多时候,娇哥就在同一条街上撕小广告。虽然明白这也是需要有人维护的事,但她太想直接去做群众服务的工作了。回想起专业老师时常讲:体制的改革是漫长的道路。娇哥自觉没有力量推动那一天的到来。

 

度日如年的日子里,她靠着微辣给实习生的书单度过。“也许,我可以试试另一条路?”

 

15年9月,她正式进入微辣,负责为流动儿童营的志愿者提供行动支持。每个星期,她奔波在学校与城中村,到社区里和志愿者们在一起,陪伴他们做出许多行动上的决定,坚持面对面的访谈,反馈每一步的点滴沉淀。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娇哥在社区点和营员在一起


回想从前,比起留守的孩子,是队员之间的感情更让她割舍不下。但真正走进公益行动的大世界,她发现,一些根开始扎进她心里。那些滋养,支持她看向社会的更深处:配合着行动逻辑的微辣营会与小课堂;不同议题、不同行动者之间的碰撞;适时的个人访谈与行动梳理……

 

从前在蓝信封的困惑,她不再只怪自己,即使依旧完美主义,她内心的封闭却一点点打开。


就好像实习结束时,微木(微辣青年·总干事-刘海庆)逼着她说出自己的三个、五个、七个优点后,对她说的一样,

 

 你要慢慢打开自己,朝自己看。要珍惜自己有的东西。看见自己拥有了什么。我们所缺少的东西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如果你总是挑自己做得不好的事情,会越来越活在想象中的自己,而在自己做得好的事情里,你会越来越发现自己,做自己。

 

行动路上,那些散落满地的闪光点,挥洒在经过娇哥的每一个人身上。对于娇哥来说,却需要她一点一点去拾起。



——3——

“两年内,我绝不回公益圈”

 

 

在微辣的实习结束,放弃体制的娇哥决定继续在公益世界里探索她曾许下的一切。

 

她选择了工友——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们的父母,她想深入去看见,是怎样的现实牵动一潮又一潮的外出打工者,在城市与乡村里留下许多困境?

 

同学们都在政府或事业单位实习,娇哥却站到了另一处位置,去了佛山一家做工伤维权的公益组织。


她穿梭在不同的手外科医院拜访受伤工友做普法;协助工友写一份又一份法律文书;陪伴工友到相关政府单位处理赔偿事宜。每周往返广佛,奔波自不待言,还第一次被学校老师训斥,让她停止实习,马上回到“正途”……

 

一切都能撑过去,可最要命的是,娇哥发现自己没办法面对他们残缺的肢体太令人难过了,明明只是想好好生活,为什么会失去完整的身体,还得不到应有的赔偿?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工友因伤受损的手指,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次,一个阿姨笑着把缺了一节的手指拿到她面前,“娇哥你看,动动,不碍事的。”

 

其实许多酸楚,工友早消磨在肚子里化作日常。可娇哥不敢动。情绪在娇哥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蘸满了每一天的工作,她发现自己没办法用专业的素质去和他们一起应对困难、解决问题。

 

恰巧当时,一些公益行业里的灰色新闻进入了娇哥的耳朵。


她无力去承受 —— “挪用公款、“吞掉福利”在她心中的净土同样存在。即使她真的觉得这件事很有价值,可她却感到自己没办法继续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了。

 

16年春天,娇哥离开了公益圈,对自己说,“两年内我一定不回来。”



——4——

接纳自己内心的渴望

 

 

不知道哪里来的执念,娇哥偏要自己去做最不擅长的工作来证明自己。就这样,读了四年政治学、一直都浸泡在公益圈的她,硬是逼自己去做金融业的销售:

 

“如果我连这个都接受得了,我就肯定能留在企业。”

 

但那却成了她最怀念微辣、最怀念蓝信封的时候。那个稍微得到一点点利益,就想把最好的服务给客户的娇哥,在利润为先的企业里苦苦挣扎。


迷茫中,娇哥好几次都想逃离。就在她又换了一家企业时,蓝信封创始人兼理事长周文华找上了她,想让娇哥回蓝信封做通信志愿者的管理。


她没有马上答应。

 

两年不回公益圈的誓言犹在,微木劝她在企业待两年,完善自己再回来的话也还在耳边,娇哥犹豫着,去找了许多人。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在企业工作时,娇哥(左)总想起在微辣的时光


跑回去找蓝信封的人、找微辣的人,找一路走来的所有伙伴,问他们该如何选择。


可折腾了许久,她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纠结,而是在接纳,接纳自己从一开始就有的决定:她想回去做公益。

 

十八岁时许下的信念、在蓝信封留下的遗憾、在微辣收获的青年成长支持,在她心里连到了一起:她想回蓝信封去做通信志愿者的心灵成长,把微辣给她的东西,带给蓝信封的志愿者。

 

16年冬天,娇哥回到蓝信封,从无到有开始做志愿者运营。招募、培训、夏令营,她开始了一个人的摸索。走走落落,从校园团队到专职化运营,娇哥竟成了留下最久的人,成了蓝信封活的文化符号。从实习生到参与战略决策的中流砥柱,她只用了一年多。


娇哥仿佛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一路走来花香四溢,却唯有她自己,总是迟迟才感受到。

 

总以为自己在犹豫。回头看啊,却是那么多人心中的锋芒。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娇哥和蓝信封的伙伴,在她家乡的海边


娇哥从小长在海边,爸爸是村干部,在村子里的口碑极好。村子的一条大路长年泥泞,爸爸便挨家挨户地推动村民一起出钱修路。钱不多,修不了水泥路,南方的暴雨一来,还是坑坑洼洼的,妈妈自然而然带着个铲子,就上街去填路。

 

回望家族里的每一个细节,不是家国天下的大道理,而是那些朴实的行为,烙印在娇哥的身体里,支持她十八岁便许下自己的信念、主动选择政治学、持续地立在一个社会支点上去解决问题,始终保持着对社会肌理的关注……

 

那些藏在骨子里的情怀,她相信自己将用一生去行动。




文/编辑:瓶子

感谢娇哥对本文图片的支持



关注微辣青年
微信:vloveit
微博:@微辣青年

网站:www.vloveit.net

E-mail:info@vloveit.net

娇哥:一朵一路盛开却不自知的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