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浪呀么浪打浪
浪呀么浪打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818
  • 关注人气: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一只鸡的怀想

(2011-06-06 23:46:59)
标签:

丰满

嘟嘟

小鸡

雏鸡

鸡窝

    

    大约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有了两只鸡,两只小鸡,两只毛茸茸的小鸡。那是母亲从乡下带回来的。好可爱的两只雏鸡啊!团团的身子,黄灿灿的绒毛,尖细的小嘴,灵巧的小爪,还有啾啾的鸣叫,我常常把它们窝在手里,感觉是暖暖的,当我松开时,它们会啄着我的手心,让我感到痒痒的,我还把它们捧到嘴边嘴对嘴的亲它们,跟它们说话,那一刻它们便会转动着脖子,眨巴着眼睛,瞅着我心领神会的样子。温顺的小鸡给了我无穷的快乐。

    但有一天由于我过于的宠爱却伤害了其中的一只,那时大概是乍暖还寒吧,我怕冻着了它们,便把它们放在枕边边,待到天亮时才发现一只已经被我的头也许是手臂压得扁扁的。小鸡死了,我好后悔好伤心,默默地在院子里的一棵小树下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掩埋了它。从此我对另一只倍加呵护,精心照料,我去捉虫子给它吃,喂它蚯蚓,要么就从我的饭碗里拣一些米粒给它,还在它睡觉的盒子里添加了一些棉絮。

    小鸡终于渐渐地长大了,羽翼上生出了一些发亮的羽毛,头顶上也冒出了一点红红的鸡冠,它老是喜欢跟在我后头,吧唧吧唧地煽动着一双翅膀,有时只要我发出哦喽喽喽的声响,它便快速地奔过来。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嘟嘟。嘟嘟一天天的长大了,母亲高兴地说,它是一只母鸡啊!嘟嘟不再住盒子了,我用一只破罐子在屋子的一角给它安了一个家,里面铺着松软的稻草。到了晚上嘟嘟便自己钻进去安寝,我在罐口挡上一块木板,早上再打开。

    一天夜里我们忽然听到嘟嘟惊恐的叫声,那声音在半夜里听起来真是恐怖,它一定是受到什么东西的侵袭,母亲立即说,不好!是黄鼠狼!我仗着胆,跳下床抓了一把扫帚出门查看,果不其然,那扇木板已经移动了位置,一条拖着长尾巴的黑影迅速爬上了院墙。从此我更是慎之又慎,天天把鸡窝门关好。不再让我的嘟嘟受到惊吓。

    树上蝉鸣的时候,嘟嘟的羽毛更丰满了,头顶上的冠也显得格外鲜红。一天早上,嘟嘟突然又咯咯地叫起来,声音特别的清脆响亮,当我打开鸡门的时候,惊喜地发现嘟嘟生蛋了!一枚不大也不小的蛋,热乎乎的,仔细看,上面还有一点点血迹。我把嘟嘟抱在怀里高兴地告诉妈妈:嘟嘟生蛋啦!那一次,我破天荒地从米坛里抓了一把米犒劳我的嘟嘟。

    嘟嘟在我们家一共生活了六年,它简直就是我的一只宠物,我甚至感觉到它也离不开我了。

    一次放学回家我突然发现嘟嘟不见了,我四处寻找,妈妈说,孩子,不用找了,嘟嘟已经被我送给隔壁的杨阿姨了。我简直就要大哭起来,母亲说,杨阿姨的一个亲戚生病住在医院,她想买一只老母鸡送她的亲戚补养……望着空空的鸡窝,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虽然我们家后来又养了几只雏鸡,但我总是怀想我的嘟嘟。

    几十年过去了,当有一天我去一个养鸡场参观,看着那一只只犹如关在集中营里的鸡子时,心里不禁生出一些悲凉,我真想打开这牢笼,让它们自由!让它们享受大自然的阳光,让它们自由自在地煽动着翅膀!可是我听到的只是它们等待屠杀的哀鸣。(1200字)

                                                            

原载《江海晚报》2011-7-13

 

《江海晚报》今发散文《对一只鸡的怀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