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陈佳把邓丽君融进了骨子里

(2011-09-08 16:38:26)
标签:

转载

谁有陈佳的博客啊急急啊。

佳佳是君迷,更视邓丽君为知音,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转载]陈佳把邓丽君融进了骨子里
   

    一、陈佳简介

    陈佳,女,白领丽人,出生地为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街道,北京人,80后的君迷自幼学习钢琴,师从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教授,接受古典音乐教育,13岁获得钢琴考级十级证书。 11岁-21岁参加中国交响乐团少年及女子合唱团,任演出队队员并担任部分曲目的钢琴伴奏。随合唱团两次出访美国以及俄罗斯、意大利、日本、台湾、香港、澳门,中国大陆的深圳、昆明、大连、天津等地进行专场演出。10年间参加数百场专场音乐会、国家级演出任务、大型综合演出以及电视台录音任务。本科就读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获得金融系学士学位。后赴德国留学,获得德国汉堡大学国际企业管理硕士,目前从事金融行业。

    受父母、姑姑的影响从小就痴迷邓丽君,精通英语、日语、粤语、闽南语等,她演唱的邓歌惟妙惟肖,可以假乱真,经常参加大型的演唱晚会,所演唱的邓歌多次荣获一等奖。她酷似邓丽君的甜美形象和细腻圆润的演唱倾倒了无数君迷。 

     

    二、陈佳爸爸心语                                

[转载]陈佳把邓丽君融进了骨子里

    1、听邓丽君的歌
    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末,当时的中国大陆上文艺或音乐的作品是人人熟悉,烂熟于心的。那是候,八个样板戏不用说唱词了,就是每个唱腔伴奏的过门都能丝毫不差的哼唱出来。**舞剧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的音乐也是随口就来。好像人人都是音乐学院或者戏剧学院毕业的,至少是厂或村宣传队成员的水平。
    大约是77年或78年,邓丽君的名字和她的歌声开始悄悄地,迅速地在八亿人的“神州大地”传开。我哥们老二他爸,结束在国外的外交官任职,带回来俩“砖头”录音机。楼里面另一位在香港华润工作的叔叔悄悄的带回来邓丽君的磁带,从此哥们几个就开始了“夜来香”的日子。买磁带,转录,装小音箱,学唱。然后唱片,磁带,录像带,LD,VCD,CD,卡拉ok盘,DVD,各种专集,纪念集等等,见到新的就买来。女儿大了以后,她还从日本直接托朋友同学买原装CD.全家人都是“君迷”。
    这一晃就三十年过去了,岁月更迭,但是喜欢邓丽君的歌却从来没有改变。而且特别接受不了那些擅自改变原唱自由发挥的主儿,不管她是一般“歌手”或者什么有名的“歌后”。要听就听原唱或者字正腔圆的。因此,到目前为止,也只听邓丽君的CD或陈佳的MD和CD。没准这就是“洗耳”恭听落下的毛病吧。
    现在搜狐上正找“传人”,提法有点不妥,说找能比较好“传唱”的人也就行了,邓丽君就是邓丽君,没有转世灵童。大家参与,真诚地纪念一代歌后就行了。这要给弄俗了,就没劲了

    2、邓丽君的歌声无人能代替
    总是能回想起上个世纪70年代末。家里人开始积攒她的唱片,那时从香港偷偷带进来,还被海关扣留过。家里的录音带都是转录的,开始录音机是砖头式的单放机。听得如醉如痴。再后来,是大激光唱盘,MTV,VCD,CD,DVD。各种专集,演唱会录像带,一应俱全,百听不厌。原指望她能来大陆演出,却突然香消玉陨。只可惜在有生之年没有亲眼目睹她的芳容,亲耳聆听她的歌声。人生无奈啊!
    令我欣慰的是,女儿陈佳从小也非常喜欢和崇拜邓丽君。自幼唱歌弹琴,并自学她的唱法,自唱自录了几乎所有邓丽君曾经唱过的歌曲,共计430多首,其中包括国语,粤语,闽南话,英语和日语,制成MD保存。她10几年前还有幸利用合唱团到台湾演唱的机会,亲自到邓丽君墓地献花,寄托思念敬仰之情。
    希望本人也能早日去宝岛一游,去邓丽君的墓地看看,了却此生心愿。

   

    三、陈佳日记

    1、我该拿什么纪念你(2010-01-27 00:14 于北京家中)
    我感到,无论我几岁了,都依然敏感,也依然多愁善感。无论过去了多少年,我心底里的那一块,都永远深沉,永远神秘,永远不可分享。
    刚刚中央台不知为什么又开始放邓丽君,节目结束后突然发现北京台也在放。我分析,可能是因为1月29号快到了。
    1月29日,是邓丽君的生日,我曾经发誓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要点蜡烛,祈福。然而,这就像我曾经发誓每一年的5月8日我都要烧纸、穿黑衣、戴白花一样——没有一件事我真正做了。电视里看到说有无数歌迷,来自新加坡、香港或就是台湾,每年的5月8日都要到台湾金宝山去祭奠,还有人从5月7号就聚在墓园里,一整夜为她守灵,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惭愧的面壁去了?
    然而当我在电视里又听到那些烂熟于心的旋律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胸腔里面有些沉寂着的东西在震荡,有些休眠的部位在苏醒,我感到让我在电视机前看关于她的节目其实有点儿强我所难,我感到我需要多次眨眼,以便可以错过一些画面……如此这一切的感觉一出现,我便又放心了。因为我知道,我什么都没变,也什么都没忘。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电视上出现的画面,MV也好,演唱会也好,只要是我曾经千辛万苦能够找到的,我都能够精准在心里跟上她每一个音的唱腔,能够完美的说出她在唱哪个音的时候往哪边看过一下,什么时候仰了一下头,什么时候挑了一下眉,什么时候冲哪个方向鞠了一下躬。全部都无错的刻在心里,并且终生写保护。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画面上有一个CCTV的标。
    节目其实并不长,但当我又坐回电脑前看着我千千静听里的歌曲列表时,我一时无法从那样的歌声中回到现实,仅仅荡开了十几分钟的思绪,想要把自己拉回来却很费劲。因为在那样的歌声里,我觉得我瞬间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曾经就是我生活全部的世界,而今则是我私属的珍藏的一个精神空间。所以我现在要从这个空间回来,就要用现实砸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这里没有《小城故事》也没有《我只在乎你》,这里魑魅魉魍的有的只是超男超女,快男快女,曾哥春哥的争霸,什么月亮之上凤凰传奇。
    她离开后,很多人说她是个天使,甚至连CCTV都把她的人格和品德上升到了一个难以高攀的程度。很多丑恶面其实也就这么显现出来了:台湾人也不会强调邓丽君其实是来自他们当地人最看不起的“眷村”的(也就是大陆过去的人住的地方),中央台也不会再怀疑她是国军了。
    其实,我早就想说,现在再去 说漂亮话的人们啊,早就晚了!哪怕你说她是天使,这个天使也不会再看到你了。
    然而,我是从来都相信,我墙上每一张她的画,都是有灵性的,我用心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是能听到的。哪怕人笑我是痴人说梦,我也坦然接受。哪怕人说我讲的就犹如一个童话,我也愿意这是我今生唯一相信的童话。
    因为这许多年,每当我觉得孤独到难挨的时候,我只要想到有人在天上看着我,有人还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我,我就又可以往下走了。
    这也许就叫信仰吧。
    就像今天,我本不想碰心里的这根弦。但是那些老旋律,却在我无比艰难的此刻提醒着我:我还能诉说,我还有听众,我还不孤单。我立刻感到了一种无比真实的安心和温暖。
    所以我一定要,至少从今年开始,点蜡烛,祈福。因为一定有人看得见。

   

    2、关于《偿还》和给我留言的人们(2010-04-08)
    不知从何说起。这个比赛,或者说选拔,是爸爸先发现的,于是想让我也参加。
    关于是否参加,我当时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就像我其他日记里写的那样,有关邓丽君的一切,我已习惯于将它们藏起来变成自己的秘密,变成只有我和她能听懂的语言,不去分享,不去共鸣。所以大家一哄而上的活动,我总喜欢退避三舍。另一方面,这种形式的选拔,无法让我信服它的公平与公正,那每天上升的几千几万票,正是对一些现象的可笑的说明,所以我知道,这样的事,到最后无论怎样都会弄得心里不舒服。但是看着爸爸那么关心这件事,我也就这样报名了。
    《偿还》是在一个朋友的录音棚里专门为这个选拔录制的,其实那天因为时间太紧,录制后没有做任何修饰与调整,就匆匆考了拿回家上传了。(选这首歌,也是因为邓丽君原版的卡拉ok确实太少了,这首歌正好有原版伴奏)
    可以说,上传后,我再也没有关心过这个选拔,再也没有登陆过自己这个博客。甚至连视频的制作和上传,都是为我无私奉献的大川帮我弄得。我不关心,并不是因为我真的不关心,而是因为那排名的第一页,实在是有点儿搞笑了。有些情况,我觉得对邓丽君是一种侮辱。我对于那些无能为力,所以我只能选择不去看到。
    关于《偿还》和给我留言的人们今天大川说让我看看自己博客上别人的留言,我才再一次登陆了这里。说实话,我很感动。我衷心的感谢那些在百忙中能抽空听我唱歌的人,或者说感谢大家能点进我这个排名如此靠后的人的博客。
    看到大家支持的话,我突然又想录歌了,呵呵。不过录音棚的确很难联系到,而且好的伴奏实在太少。平时在家都是自己用电脑录歌,效果当然不会太好,而且也从不录邓丽君的歌——因为那是something special的吧……
    但是,我会再努力录好下一首歌的~
    我知道,像我这样的排名,不赶紧跟在我博客上留言的刷票机构联系的话,基本上跟接下来的活动也没什么关系了,哈哈。所以,感谢每一个认真听我唱歌的人吧!

        

    3、我的痛苦与感动(2010-04-13)
    这几天,一直徘徊在痛苦与感动中……
    每天看到那么多真心喜爱邓丽君的朋友给我的留言,让我觉得深受鼓舞。一句出自君迷口中肯定的话,远比路人甲乙丙丁那呼天抢地的赞扬对我来讲要有分量的多,因为大家是听懂邓丽君的人。
    本来传了一首歌之后就像完成任务一样没想再参与什么,然而我毕竟还没超脱到可以对这些真诚的欣赏视而不见,所以这几天每天都在尽力录歌。一直在外地出差,晚上一回旅馆就什么都不干,插上电脑埋头苦录。一首歌差不多要录4个小时吧,一方面因为电脑录音实在不好调控,另一方面是因为抱着绝对不能让君迷失望的心情。昨天一直弄到夜里3点,今天7点多又爬起来上班了。
    录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我知道那些熟悉的旋律现在还依然在被人关注;我还可以在这个世界对那个世界的人唱出我的感情与虔诚;我唱的歌还有人听。不过,我同时也很痛苦,因为虽然痴迷加苦练了若干年,把歌与词都听进了灵魂里,但是想要唱得和邓丽君一样,永远是一件可欲而不可求的事情。所以昨天我也会唱着唱着突然停下,唉声叹气,挫败感与佩服感交织着,在屋里来回踱步。
    可以这样说,唱别人的歌都很简单,因为原唱都只是演绎了一种可能性,或许我可以唱的更好,我没有压力。但是邓丽君的歌,每一个音每一个字都只有一种完美可能性已经被她塑造出,所以,稍有偏差,就是全盘的败笔。
    已经很多年没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我,面对如此熟悉却如此苛刻的唱法,着实有些力不从心了。而且也一次又一次明确了一点——邓丽君是永远无法被超越的。
    然而,近几天很多人跟我说不能给我投票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在反应到这个比赛的不公平性之前,我先想到的是君迷们给我的这种无比坚定的支持——因为即使现在半个中国能上网的人都给我投票,我也不可能在前几页上露脸了。在这样的既定结果下,每一个依然在给我投票的人,我都要忠心的感谢!
    我在想,这个月底之后,我的生活可能就又恢复平静了。也许会有人气过亿的“邓丽君传人”被选出,被包装,被追捧,也许我躲不开电视上的报道,网站上的炒作,那个时候,我就跟书桌上邓丽君的照片会心一笑,就得了。
    我只是为邓丽君抱不平。因为她本不是急功近利的人,不是浮躁喧闹的人,她是这世界上真正用心唱歌的人,是与所有庸俗的东西最格格不入的人。当然,现在这世界上人借她的名字运作任何事情,她都无法掌控,而倘若用金钱买人气而诞生了一群世俗的明星且被称为“邓丽君传人”的话,我真的会为她感到难过。
    浓妆艳抹的脸,那不是邓丽君的脸,功名利禄的心也不是邓丽君的心。涂着那样的脸,怀着那样的心,永远也唱不出邓丽君的声音。
    不过,再一次,向鼓励我的君迷,说一声谢谢!我还会好好唱歌~

 

    4、一本关于邓丽君的书
    ***佳佳*** 发表日期:2011-03-11
    在网上看了一本写邓丽君的书。
    长年以来,我拒绝看任何关于邓丽君的节目、传记、文章、报道。因为我觉得我心里的邓丽君就是我心里的那个样子,不想看任何人对她的品头论足。
    这本书的开头让我第一次有兴趣看下去。
    今天从厦门回北京的飞机上,看完了。下了飞机在出租车上哭了一路,心里的沉重感无以言表。
    书里的邓丽君,那么鲜活,也有脾气,也会生气,一会儿像巨星,一会儿像个小姑娘,立体、真实。读着,就好像她还住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的公寓里,还和作者铃木女士在日本的和式房间里喝茶。但是到最后,还是要写到她的走。
    看到那里,就好像我又一次刚刚知道她的死讯一样,又需要长长地时间去接受。又想起了我曾经多么痛苦的那段时光,又想起了我那些日记,又想起我那曾经排练过无数次如果见到邓丽君我要怎么办的多梦的童年。
    今天晚上不想去唱歌了。心情不好,怕会唱到哭出来。

   

    5、唱歌给你听(写于2011年5月7日)
    ***佳佳*** 2011-05-12
    明天,就是邓丽君小姐逝世16周年的日子。也就是说,在16年前的今天她还依然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16年转瞬即逝,没有了邓丽君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流淌过去,她真的已经离开我们那么久了么?直到今天我还能够清晰的回忆起刚刚小学的我是怎样地听到了她去世的消息,怎样的放声大哭,怎样的跪在地上无法起来,怎样的在眼泪中度过一天又一天。在那之前,我从来不懂得一种悲伤可以如此沉重,一种离别可以如此彻底。日思夜想却始终没有见到的人,怎么变得永远不能相见了呢?
    这16年,我并非记得每一年的5月8号,我刻意不让5月8号变成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懂得我自己,知道我控制不了悲伤的宣泄,不想打开我好不容易封圝锁的一扇门。
    前几天,找到了10年前的5月8号写给邓丽君的一封信,那可能是最后一次我在5月8号给她写信吧。那之后的10年,我命令自己把她忘了,我也不想再唱歌了,尤其是不再唱邓丽君的歌了。因为我从今生第一次张口唱歌,就是唱邓丽君,我曾努力要成为一个歌者,也是因为邓丽君。所以,我想把这一切都抛弃,从此不听也不唱,因为所有的梦想已经变得残酷,虽然我可以执着的坚持很多年,但也有可能在瞬间崩塌得粉碎。
    我曾长年对任何人都紧闭我心中关于邓丽君的那一块秘密的地方,我珍惜它,也是因为我不认为有人能理解它。我总是喜欢追求什么永恒的东西,但是成长的背后只是多了更多的半途而废,无论是恋人、朋友、爱好、梦想,也许都有会变的那天,即使是陪自己直到生命终结的伴侣,也不太可能是生命中的第一个爱人。
    所以,我感到幸运,因为有一种歌声,有一种感情,有一个人,在我有生之年的第一刻就闯进我的生活,霸道的让我别无选择。她占有了我生活中那么多的第一:听到的第一种歌声叫做邓丽君,哼唱的第一支歌叫做小城故事,学写的第一个繁体字是“邓”,会唱的第一首日文歌是星,第一首粤语歌是漫步人生路,第一首英语歌是Last Dance,第一首台语歌是卖肉粽……
    我的心里有很多故事,有的在大人听来是多么可笑,有的荒诞,有的又近乎疯狂。而这纯洁又特殊的感情,我不想被人笑话,不想被人评判,也不想被人分享。所以,我将自己的心灵慢慢的上了锁,因为这样就安全了,不需要别人的肯定,也就躲开了所有的哗然。你就静静的睡在我的心里,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然而,这么多年以后,我居然又开始唱歌,唱《伊人何处》,唱《问自己》,唱《往事如昨》。因为我发现,真的还有很多人也怀念着她,很多人都不能忘了她,16年过去,那一首首揉合了至真至情的旋律,依然散发着无穷的生命力,在当今嘈杂的世界里闪着耀眼的光。我不习惯那种外露的表达,却最终加入了这个行列。我不讲我的故事,我只唱我心里的歌。
    是的,当多年后我又鼓起勇气听,那种动人,曾险些又让我逃回自己的封闭世界中。前几天,我勇敢的翻开了我抽屉的最低层,找出了在邓丽君去世后我开始写的一本日记,当中第一篇写于1995年5月10日,日记的最后我用超出整篇文章字体的大字写着:“邓丽君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会唱您没唱完的歌,走您没走完的路!!!”
    天哪,曾经有那么多年,我对你失约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能唱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能唱给多少人听。但是我知道,你在听。你有很多歌都似乎变成了别人纪念你的佳作: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再见我的爱人,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大家今天都在用你唱给我们的歌再一次唱给你听。所以,我也要为你唱首歌: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小时候活在幻想中的日子也好,后来刻意遗忘的日子也好,如今天天吟唱的日子也好,未来的未知也好,而你,又在哪里呢?我也曾站在筠园,也曾站在你的墓前,也曾希望把花束放的更近、更近一点,但我又不忍踏上环绕着黑色大理石台的草地和泥土,不忍惊醒了你的梦。但,距你仅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并不觉得那一刻你离我前所未有的近,就好像我离你1万公里时,也不曾觉得我们遥不可及的远。我找你很久,苦不堪言。抬眼却发现,你其实一直就在我书桌前的相框里微笑,一直就在我心里,安安全全的,一年又一年。
    我曾立志,要唱你没唱完的歌,因为我恐惧,假如有一天世界上没有了你的声音,谁还能用善良与柔情去净化心灵,谁还能来抚慰那些寂寞的人生?我想让你的歌声永远活着,而且,不仅仅活在冰冷的唱片中。
    5月8日。说到底,又是一年过去了。而每当我坐在那里,静下来,默默地回忆16年前的那一天,我都会流下眼泪来,就好像我又一次刚刚知道噩耗,又一次的晴天霹雳,又一次的无法相信,又一次的悲伤肆虐。也许,有的事情就是要用一辈子去接受。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如果没有你,我也许不会爱上唱歌。沉淀了多少年的感情,今天就随着歌声,传到你那儿去吧。

 

    6、网络
    ***佳佳*** 2011-05-25
    过去很少在网络上花太多时间,总觉得自己有无数多的其他事情要做,吸引力远远大于在网上玩儿。但是,近来越来越多的接触,也让我对网络有那么一点点的恐惧。
    因为网络就是这样的地方,一天之内可以让人红,一天之内也可以让人死。因为一个帖子你可以光芒万丈,因一段恶搞你也可以臭名远扬。过分的夸大让人羞愧却无法更正,恶意揣测让人委屈也难以伸冤。无论正面与负面,结局都是有口难辩。
    在一个实在是太不险恶的环境中成长,容易让人头脑简单,进而在离开了现实世界后,突如其来的种种情况,总会让我一惊一乍的感叹。
    不能做到宠辱不惊,就说明自己还太过幼稚。难以忍受曲解与不公,就证明自己还有待历练。
    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能说给所有人听的时候,不如不说。把语言全部化为歌声,把烦扰全部抛在脑后。
    每个晚上,当我下班后强忍着疲惫和想一头栽在床上的心情,跟我师父一字一句的探讨歌曲处理的时候,一遍遍体会歌曲情绪,一点点磨练技巧表现的时候,我总是能得到内心最大的平静。那是一种最不为人知的喜悦,最值得的付出,最好的对邓丽君的回报。

    7、我该拿什么纪念你(写于2006年5月28日凌晨 德国 维尔茨堡)

    。。。。。。


天外天上天无涯 邓丽君演唱


天外天上天无涯陈佳演唱

 
 
 

《偿还》 

 

                  (***佳佳*** 博主名*** 天外天上天无涯)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