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大发
周大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20
  • 关注人气: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行露读诗:诗意的栖居(十八)》

(2014-12-21 09:48:43)
标签:

转载

 [转载]《行露读诗:诗意的栖居(十八)》
图片来自:青雪苇雨雨子http://blog.sina.com.cn/qingxueluweidi

 

                         行露读诗:诗意的栖居(十八)


        一踏上新浪,我总是被身边的诗歌感动着,真是百花齐放,繁星满天!我不由自主地按时间先后将一些儿诗抄录下来,作为美好的记忆。其实对我们诗歌爱好者来说,诗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有真心足矣!诗人并没有大小之别,只有真心足矣!

    非常感谢诗人:

 

  冢上春花   雨子   荒谷   民冰   香儿   代启权   李明月   周大发   红玉   雾里琴   来滨   山中子   山日白水真人
若青  何羅亞   自由关东行者   张常胜   帆娴   傻丫头逐梦   我心依旧xml   艾德西华尔.米拉瓦尔(孙柏昌 译)



爱的力量 
文/冢上春花

是大地内心的冲动
随群山升起在乌云之中,
当深情大海把所有乳汁
赠送给天空,
水的胸脯只留下浪峰。

是雷霆惊动草地,
翠绿的青蛙纷纷跳入
期待蝌蚪的春水,
当闪电穿越狂野的梦
点亮涟漪。

是我,怀着甜蜜恐惧,
走进午夜的狂风暴雨,
让你
生命长河里奔涌热血
抵达我的容积,当爱
让世界变小,
小如一粒珍珠
镶嵌在吻里。

 

 

姐向你讨要一朵雪花
          ———写给诗人荒谷
文/ 雨 
 
一定,会有雨子去大东北的一天
一定,是大雪季节,我只带一把狗尾巴草
借林中老人的靰鞡草靴子,穿越雪林
去看望大东北诗人荒谷
 
大雪夜,诗人相聚,纯粹而安静
坦坦而相知,以水为酒
雪旗为幡,招诗魂而至
 
荒谷
姐姐不要灵芝鹿茸,不要奇珍异果
姐向你讨要一朵雪花,一朵大东北的雪花
足以温暖寒天
 
告别莫测的符号,无须言说
真诚,是诗人的良心
此刻,你美丽的妻在一座城里
与你分担命运的承负
她是你深藏在密林的格桑梅朵
 
荒谷
但愿我们相逢时天降大雪
我会用红围巾包起你送我的雪花
一起感悟雪原,谈及诗人的旷世苍凉
谈及诗人的清贫以及高尚
 
我们以雪原为键盘,以雪花为鼠标
敲击冰洁大地,向深向远
诗人命运,为大雪添一枚诗意空灵
诗人,是上帝遗落的一株狗尾巴草

 

 

爱不释手
文/荒谷

捧到鼻息处,闻到了墨香
忧伤的花朵
来不及抵达,就已下落故乡

时光和大地,正固守渴望
而我喜悦的花朵,自由行走
这些无畏的花朵
把过冬的衣裳,穿成超凡脱俗之美
让文字脱下虚妄和臃肿

雪花,在十二月的天空诰命
收留了北方,在寒风的怀里,布满荆棘
一念之词,拓展到草寇,悲悯的人间
我爱不释手,万念俱灰

黎明将唤醒沉睡,黄昏将诋毁落日
夜晚将分娩割裂和疼痛

 

 

晴天白日里的寒冬
文/民冰
 
 晴天白日里的寒冬
 比阴沉暗淡的寒冷更可恶
 太阳仰迈着面孔
 置若罔闻,空寂的转动
 我的羽绒服加厚心底的温情
 败退的树木摆动空旷寂寥的枝干
 制造着呼啸的冷漠与苍白
 
 我的心坎上拴挂着
 故乡里依旧破败的教室里
 二十几个连着血缘的子弟
 衣着单薄的他们
 也许正围着火炉
 温暖着颗颗跃动飞翔的心扉
 也许正瑟缩在避风的土墙根下
 望着太阳出神

 

 

黎明 
文/香儿
 
午夜,敲响寂静时
风,开始呜咽
 
昏暗的灯光下
看到父亲般的你
在未灭的烟蒂中
随着袅袅青烟
在时代的痛楚里
起伏
 
黑夜的尽头
不知你可看到
一双哀怨的眼睛
早已熟视无睹于繁华
在太阳升起之时
让您看到孩子们无邪的笑声

 

 

相会
文/代启权

雪花纷飞
我采下一朵干枝梅
就是在这样的浓冬时节
请你回答我
冬天过去以后
我们还能否
相会

你那多情的回眸
含情脉脉的望着我
还留着
飘逸的余香
可爱的干枝梅啊
请你一定铭记
在雪花漫天的时令里
我等着你

 

 

傍  
文/李明月

一个傍晚的瞬间       我第一次
感到一颗种子      像一个星星
在我的身体里发芽      蔓绕
和春天一起      
冬眠的地下     氤氲     入骨
和我头顶上方的神    
浑然成一个景观       我第一次
看到了       远方的自己  
坐在黄昏的海滩  
和一只海鸟       卿卿我我
眼睛不觉湿润       
开始涨潮      打湿了我的衣角
风       微咸       海鸟的羽毛
翻了几翻        涨潮声继续着
我们刚才的话题    

 
 
无题 
文/周大发

常说
寒从脚下起
而我
源于心头凉
那寒意
由房屋鼓动
顺脉络流放全身
更刻意多事的脑络
这头颅,日行
十万八千里地来回奔波
把一个本来的清白世界
搅得满天愁云,  一地浊波
我已残废,只能用听天
由命,来接收这没药可救的无可奈何

 

 

母亲的菜
文/红玉

 

最简单的菜
小葱拌豆腐
总是桌上的常客
母亲叫它一清二白
从小记住了它的名字
小小菜里蕴含大道理
现在   尤其今天
每天都有高官
坠楼   抑郁
猝死   多病
难道他没吃过母亲的菜
想长寿多吃豆
豆芽豆腐
素上素
做人清白
高枕无忧

 

 

脚印
文/雾里琴
 
走过的路
回眸,像一条
长长的轨道
承载着生命的厚重
深深浅浅的印记
留下的是,一串故事
还来不及回望
脚印,已被无情的风雨
弄得锈迹斑斑
不曾留下,一个完整的轮廓
也让我,孤芳自赏

 

 

尘缘
文/来滨
 
“一棵开花的树”
读着读着
我就读到了秋天
跪下时的虔诚
是我求了五百年的一段尘缘
终于我知道了今天
不是席慕容诗里说的
“长在他必经的路旁”
而是我穿过碧波荡漾的河水
越过山山岭岭
才站在她的面前
 
一棵树。一首诗
可以让我读得泪流满面
然而我再也无法走出“今天”
在这爱的尘世里
我一直向前
佛说:“你找到尘缘了吗”
我说:“藏在了心间”

 

 

在江南
文/山中子
 
让白居易从晚唐开始回忆
我坐拥在江南的诗卷里
 
披一件锦色的华衣
与三月的烟花相对
应是梅雨时节
一条雨巷
牵动万千思念
 
摇半把娟纸的折扇
看那朵荷花
漠漠水田白鹭飞
八角亭下
引觞共醉
 
点一支清香
三秋桂子
宜品茗,宜食蟹
赏秋菊,邀明月
对饮黄酒三杯
评点诗词两篇
 
看一树红梅
白雪温润
远山青黛,近水清脆
雕梁画栋,粉墙黛瓦
红泥小炉,清歌一曲
暂把寒风歇
 
让白居易从晚唐开始回忆
我却走不出关于江南的诗句

 

 

取暖  在雪花里 

文/山日白水真人

 

风雪交加责任在风
雪中送炭玷污了雪
所有的冬眠作证
 
一双诗眼里温暖的形象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纷纷然正是天仙而下
观音又一次抖落白衣的碎花
覆盖一个冬季的辽阔
 
不论多么强大的严寒
呼吸依然不会凝固
灵魂在雪花里取暖

 

 

绻恋你给的暖
文/若青

 

你用一个抬手的动作
就那么轻易地
划落我眼角里暗藏的水
却偏说,那边有梨花在雨中临落

听说你会来
我开始放慢指间的流水
慢慢地,慢慢地
就这样一个眼神望到了日沉

都说尘埃里会开出花来
你的声音经了霜霏
相隔那么远
我亦不曾应答
在一场低温气候里敏感

更多的潮水涌过来
若是你归来
可是带了湄水染衣
却小心裹着你给我的暖

 

 

爱的呼唤

文/何羅亞

 

今宵在黄浦江

你千里迢迢约我在温柔旖旎的苏州河边

我珍惜这是三年笔耕深厚的情缘

 

今宵的黄浦江

月光如洗漫天的星星向我们眨着眼睛

微笑着送来最美好的祝愿

 

今宵的黄浦江

水面上依然碧波荡漾

你的声音犹如远方传来悠闲动听的琴弦

 

今宵的黄浦江

我俩依偎着栏杆欣赏那闪烁的霓虹灯光

此刻此景我们都忘了当前正是冬寒

 

今夜的黄浦江

树影婆娑寒风吹拂我的长发抚摸着你的脸颊

一篇篇诗韵凝结的情缘今夜牵手外滩

 

今夜的黄浦江

你见证了我们的爱恋

首首诗歌与滚滚的黄浦江水一起乘风破浪

 

请问黄浦江

我们这次的约见是否是诗歌作美的浪漫

还是一个真实的梦幻

 

 

石磨坊
文/自由关东行者

石磨坊
文明的起点
粗糙的粟
变成食粮
磨坊中的毛驴
被蒙上眼睛
不停地转圈拉磨
它永远不知道
聪明的人,在
利用它

 

 

阿都赖二首
文/张常胜


山里的牧草,绿了又黄
心中的期盼,充满渴望
记忆中遗失的羊群和青草
已无法返场
沉睡的山野啊
难道命里注定要如此荒凉
燃烧的激情
化作血浆的模样
脚下的根脉和沙石

埋藏着千万个梦想
风张开翅膀
吹散我心中的迷茫
愿我的骨殖能安放在这片山冈
一生的挚爱与热泪化作山泉
叮叮咚咚慢慢地疗伤
 

 
阴山的落日
叩开久远的画夹
阿善人已成为化石
鲜卑、吐蕃、契丹、匈奴、党项人不见了
屯垦的将士
一个个匆匆地离去
只有留驻的牧人
在这里把骨血洒扬
 
长长的岁月
淡淡的忧伤
彪悍的牧人
离开了马背
离开了毡房
手拿皮鞭站在山冈
口里已说不了完整的蒙古话
 
神圣的长生天啊
他们也是草原的子孙
也有辽阔的梦想
午夜,也常被哒哒的蹄音惊起
阿都赖
敕勒川下
你是唯一的埋人地

 

 

一叶新霞,舒曼地摇了过来  

文/帆娴

 

冷风挟着残霞,卷起片片落叶
风,将苍凉吹得一片片翻飞
仿佛,满天空都是黯淡的眼睛
风声,覆盖着两只小鸟的呢喃
眷念,又沿着溪流细细流淌

一片叶子,悄落在我的肩上
月光,幽静落满了我的窗口
当下,纵有仅余的一片温馨
一叶新霞,舒曼地摇了过来

眺望夜的静谧,重温着往事
远方的你,或许笔不再凝重
可我期待着,仍是你温情的诗行

 
 
晓月 
文/傻丫头逐梦
 
天亮了
那弯浅浅的月
仍悬在朝南的窗上
向上弯起的嘴角 
多像一个安静的女子
在悄悄隐退时
留下的嫣然一笑
许是,昨夜里
月儿偷窥了我的梦
想让清幽的花香
与阳光一起
芬芳
 
 
总想
文/我心依旧xml

总想飞扬于一切之上
释放灵魂的光芒

总想匍匐于万物之下
聆听生命的吟唱

总想找个清静的地方
写下心灵深处的感想

总想在月圆的晚上
沐浴澄澈的月光

总想在无垠的荒原
恣意地信马由缰

总想啊总想…

总想用庄重的语言
表达纯净的愿望
 
 

有一回,伊拉克(诗) 
文/艾德西华尔.米拉瓦尔(委内瑞拉)
     孙柏昌 译
 
残酷的惊恐
血流变成
经常在凝块里流动
巨大的肿瘤挣扎,显露于
那些平静或复杂的面孔
 
没有黎明
一个女人说爱你也没有可能
但是
她的阴道却把希望与爱的果实庇护包容
 
那个孩子
单纯得不会懂

而他的哭声
淹没了所有的回应
 
告诉我,我们在谈论什么鸟或鱼呢?
他们会离去前行
战争会带走许多人的生命
歌谣,故事和无用文章的样样种种
我们已换得石油勘探
用灭绝族种

 

 

 

 

附诗一首:

 

《致博友》

      ◆ 行露了了

 

比如一滴水

想把大海举起

 

比如一粒最细最细的沙

发现世界就是自己的家

 

亲,比如我像一朵玫瑰哭倒在地

因为你来那天,我被很多事情卷走

 

亲,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看见你

我一定要走进你的心间,捧起水灵灵的文字

 

0

前一篇:不一样的邻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一样的邻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