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939359280
93935928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列车上的逍遥》第五章第二节

(2011-08-18 18:07:57)
标签:

杂谈

自从那个孙杰车长跳车之后,兰花被流言蜚语淹没了,工作也一落万丈,她始终也没有採拮到初放的花朵。“智商高情商低”这话一点都不假。和王探的四年的交往,她的全部的投入化为泡影,心中的舞台崩塌了,她不断的流泪,不断悔意,不断的问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傻?把所有的一切全部交给了一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好在兰花并没有失去春天。别人的说长论短,她必须坦然面对。

      领导把兰花也调到了白线了。自然也换了车长叫金娟。金娟车长对兰花也是有所耳闻,但是不去理会她。

      沟里的车,客流成分更为糟糕,都是没有正当职业盲流,到处乱串。还有一些春天採菜、夏天闲逛、秋天採蘑菇、冬天弄菜板的山民,他们常年到处流窜,上车根本就不买票,他们最大的特长就是能嗑瓜子,上车什么也不带,但是瓜子是一定要带的,上车不一会,地下就是一层瓜子皮,没有带水杯的,更不用喝开水。随地吐痰、乱扔赃物,抽烟那更是平常的,车厢里是乌烟瘴气,兰花望着他们,心在颤抖,怎么能是这样的情景啊。那些旅客:他们对哪个乘务员都了如指掌。每次乘车时他们都挑选好看的、漂亮的、看那节车厢的列车员漂亮、年轻、再坐。上车好聊。兰花当然是他们的首选了。每趟车都有人没有事找事。

铁路规章弟四十四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时,除按规定补票,核收手续费以外,还必须加收应补票价50%的票款:

1无票乘车时,补收自乘车站(不能判明时自始发站)起至到站止车票票价。持失效车票乘车按无票处理。

2持用伪造或涂改的车票乘车时,除按无票处理外并送交公安部门处理。

3持站台票上车并在开车20分钟后仍不声明时,按无票处理。

4持用低级的车票乘坐高级列车、铺位、坐席时,补收所乘区间的票价差额。

5旅客持半价票没有规定的减价凭证或不符合减价条件时,补收全价票价与半价票价的差额。

但是铁路这些规章在通白线,视如白纸一张,根本行不通。列车员验票了,他们就是不拿车票,甚至根本就没有买过车票,谁也没有办法,就更谈不上补票了。尤其是一些住在沿线的一些铁路职工,他们有相当的一部分人,自感不凡。总是认为他们对铁路内部的管理相当熟悉。知道列车员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铁的纪律,制约着每一位列车员。所以当列车员验票时,他们拿着一张通勤票,用手比划着一大圈,(前村的、后店的)说:这些都是我带的。列车员要是给补票了,他们就带头的和列车员干仗。严格的规定和规定,铁的纪律,使列车员不得不面对现实,只能是视而不见。否则和旅客,就是应为正常工作发生口角,甚至旅客殴打列车员,也没有那个领导敢出来给列车员做主。吃亏的往往是列车员,输家的也往往是列车员。

补票的收入往往是:单位分成三六九等。段长一等、队长二等、各科室三等、车长四等、补票的业务员五等、检车员六等、乘警七等、卧铺的列车员八等、硬座的列车员九等、行李员、广播员、供水员10等、其它后勤工种11等。

列车员冒着被旅客投诉的危险、被旅客打骂的危险、有了投诉被领导处罚的危险、后期又有了下岗、轮岗、转岗的危险,去和旅客理论、力争、动员补票。更不可思议的领导为了效益,还把补票的票额和列车员的奖金挂钩。如果卧车要是有旅客丢了东西,也要追求列车员的责任,说什么:(列车员在夜间顿睡了,没有做好车厢巡视工作了等等)。不难看出当一名列车员的工作压力是如何的大啊???列车员既是警察、又是清洁工、还是调节员。车上的警察,一般根本不愿意去调节列车员和旅客纠纷的事宜,他们也有规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免但责任。”要收入奖金时少了可不行,瞪着眼珠子和列车段干仗。

雅月又和兰花走一趟车了,两个朋友又遇到了一起,自然有好多的话说。雅月对兰花说:“因为家里孩子小,在家里又离不开她,不能走长途车,所以走小线能回家照看孩子和父母。”兰花说:“以前和你走青岛时,在你乘务室坐一会,邹有车长都要训斥我,现在我们走沟里车了,没有那么多的说道了,我俩可以随便的聊,谁她妈地都不怕。

那个时候我刚上班,车长都看不上我,现在好了,我谁都不怕,只要他们来找事,我就跟她们干,干不赢也干不输。”雅月说:“你是比从前厉害多了,早就听说了。”兰花说:“我在学校是最老实,最好的,是一个学品德兼优的好学生,这都是在农村锻炼的,列车段逼迫的。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是有数的。”雅月说:“现在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啊。”

遇上了没有票的旅客,兰花总是严声厉色地说无票旅客:“没票还坐着干什么?赶紧补票。”无票旅客说:“没有钱。”兰花说:“没钱不是理由,列车不是慈善机构,赶紧补。”无票旅客说:“下次再补。”兰花说:“不行,你要是饿了,上饭店吃了饭,说下次再交钱能行吗?人家饭店不打你个半死才怪呢!赶紧补票。”有时旅客没有办法就补了,然后就骂兰花。把兰花骂一顿。有的就不补票,兰花就拽起来到办公车,旅客是乱抓乱挠,那兰花也不松手,一直拽到办公车,有时旅客看见办公车有车长、有乘警、没有办法就补票了。兰花的胳膊经常是叫旅客挠得一道道血口、和手指印,后期做成了一块块疤拉。但是兰花为了制服这些无票旅客,班班这么做也无悔。至今兰花胳膊上还有许多伤疤,若干年在医院化验肝功,兰花体内有乙肝抗体。兰花戏说:是不是那些无票的有乙肝给兰花产生的抗体。

雅月就不是这样了,她遇见无票旅客经常是温柔地说:“补吧!你不补票都对不起火车司机大哥,风里来雨里去的,又起早又贪黑的等等。”但是雅月越温柔,旅客越不补票,气得雅月常常说:“兰花,这帮杂种,就得向你那样就对了,我怎么说,就是不动弹,没有办法啊。就是叫铁路给惯出毛病了。”兰花说:“ 温柔你能是对他们那样的,是对韩国人讲的。”

兰花所在的整个班组,在乘务中没有人拿区段票,原因是有的列车员说:眼睛不好,有的说算账麻烦,兰花想没有人拿票我拿。兰花经常在车内验票,车上补票是要收手续费的。有的旅客认可不要车票,也不拿手续费。因为山沟里的每个车站都能出去站,只要你能在火车上过关就行。兰花验票时,对拒不补票的无票旅客说:“车上的手续费是国家规定的,不补手续费是不行的。”有些旅客,把补票的钱扔下来也不拿手续费,在叫拿手续费,就跑了。兰花一看:有内容啊。都不要票了,这票不用撕扯,不就剩下钱了吗?一个班下来也是有所收获啊。别的列车员只是验到了无票的旅客,叫他们在下个班给送两个菜板而已,到了通化再卖掉。有的旅客真的给你送来了,可有的旅客根本就不兑现,那就白便宜了他们。兰花不惯着他们,无票就补,说什么也没有用,给东西也不要。兰花嫌弃麻烦。兰花也没有时间卖菜板之类。

领导还经常表扬兰花说:“你们看,兰花走车一个背篼化,有的乘务员和那些旅客,说不清道不白的,旅客给什么都要,家里不用买菜了。真是不要脸。”有的乘务员在下面小声说:“兰花她家远,到家菜就烂了,可是不要么。”旅客要是给兰花菜类的东西,兰花说:不要你送给临车吧,我不补你的票,兰花对于农民从来不过分,没有强制他们补过票,更没有难为过他们,因为兰花小时候,就生长在农村,了解农村,所以兰花对农民还是友好的。特别是对小贩子,常年坐乘车那是绝不客气。不补票肯定过不了关。

兰花觉得走沟里车很好,虽然环境差一些,但是兜里不用带钱,到时候就有了。时间长了临车的乘务员说:兰花,花钱那么冲。然后他们就偷偷的观察她,啊!原来补票有那么多的学问啊?这时乘务员又都上车长那请领车票。金娟车长说:以前都不愿意补票,自从兰花来了都抢着补票,不知道你们是抽的什么风、中了什么邪。乘务员都是什么也不说,因为都是关系到自己的利益。后来还是旅客和其它班组的同志讲:XX组的不收我们这么多票钱,我们不要票就收一多半钱就行,再以后传开了以后,车长说:我成天在办公车和检车的乘警玩扑克,后面的车厢都翻天了我还不知道,再后来车长到一定的区段就验票,没有办法列车员到了公寓就给金娟车长点钱,这样金娟车长就不验票了,再后来车长觉得列车员抓她。给的太少了,于是就下任务,每个车厢根据客流大小补票多少定额任务。

一天兰花胃疼,就让业务员咸举替看了一会车厢,咸举发现了一个旅客带了许多人参。咸举就问明了旅客,旅客说:我的30元钱,叫那个戴眼镜的列车员拿去了。咸举就偷偷的告诉了金娟车长,金娟车长到了公寓观察兰花的动向,一看兰花并没提这件事情,也没有给她分这一份的钱,回到了单位,金娟车长就到了车队跟队长汇报了,说兰花收了旅客的钱没有给票,当然汇报这些兰花是没有想到的。兰花无意间去了一趟车队,队长在单位看见了兰花说:“张兰花,明天早晨到车队把旅客的人参钱说清楚。”兰花想:完了,这些狗配的车长,一口汤没有喝到豆就下死口咬人,这可咋办啊?

兰花马上打车到了乘警的家,叫乘警撕扯了30元罚款票子,告诉乘警存根添上“超携”,乘警对兰花说:“弄出事了是吧?算你们没好得瑟。”兰花笑着说:“没事,谢谢了。”

第二天早晨兰花进队长室,队长对兰花说:“你给旅客补人参超携的票呢?”兰花掏出乘警撕扯的罚款票说:“在这里了。”队长一愣说:“你怎么没有用车上的超携票补啊?”兰花说:“金娟车长一路上玩扑克,业务员不下车厢,我没有办法串车厢,正好乘警过来了,我就叫乘警撕扯了罚款票子来替代,旅客说什么也不接受这个票子,没有办法我就把这些票子留了下来,没有想到这些票子,还能用上还我的清白。”队长顺便现跑到车站,找到了快开车执乘的本班乘警,拿了这些票子对了一下存根,一看是超携的。队长赶忙跑回兰花跟前说:“先上车走班,回来了我在和你细说。”如果这次没有这个票子的证明,兰花可就惨了。

这时队长叫兰花回车上了。金娟车长以为这次把兰花给弄了出去,没有想到又回来了。一路上金娟车长满脸的不高兴。兰花想:你等这个班回去的我怎么收拾你,叫你弄我。

车到了通化,兰花到了单位的书记室,找到本单位的党委书记:兰花说:“书记今天我是向您承认错误的,几年来,我在乘务中,长票短补,有时是不补票,我收了旅客的钱,和车长平分了,还有其它乘务员,都和车长分,不分车长就找麻烦。。。。。。。”书记一听这还了得,车上竟然有这等事情,马上叫来了金娟车长。

书记对金娟车长说:“你的行为都够判刑的你知不知道?”金娟车长一看兰花在场,傻了。金娟车长对兰花说:“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说姐改,我们俩有什么我俩单独解决好不好?”兰花说:“晚了,你在队长那里弄完我了。”金娟车长说:“对不起了。”兰花说:“那你和书记谈吧。”兰花走了,坐车回家了。

书记对金娟车长说:“她这个人很能咬理,弄不好她向上级反映,就是人家事实求是的说,她是工人,你是班组长。你想一下你的后果。向她这种列车员,全段都了解,尽量的和她讲究工作方法,不要和对待其他的列车员一样。”金娟车长说:“书记你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的,给我一个班的时间。”书记说:“你自己好好弄着,我也不想介入你们工作的事情,不要叫她再一次的找我,再一次的找我,我只有向上级回报了。”金娟车长说:“书记,不会的,你给我时间。”金娟车长敬礼退出了书记室。

这一个班的乘务中,金娟车长在市里市场上买了一些水果,一路上的道歉,没有用兰花去顶车厢。就是叫兰花听她的道歉。兰花原谅了她,兰花说:“我想看中间的车厢”。金娟车长说:“可以,这个班学习开会我就公布。”兰花想:看中间的车无票的旅客多,做生意的沿途上货的也多。金娟车长对兰花说:“书记明确说:你家住外站,来回挺辛苦的,以后就不用你来学习开会了。你是单位唯一一个书记批准的、不用来单位开会学习的人。车长还表示,以后不再收兰花的任何费用。。。。。。”兰花胜利了。书记当然不愿意去管那些多余的事情。

有一天,兰花需要两张卧铺票,兰花在泉阳站给书记打电话,问书记要两张卧铺票是否行,书记说:完全可以。书记把卧铺票号撕扯下来,又换正规的卧铺票号,用信封封号放在了派班室,兰花到着了,派班员告诉兰花,书记叫我交给你的。兰花打开一看是卧铺好,兰花站在那里感动了好一会。

以后兰花在车上遇上书记添乘时,兰花便恭恭敬敬的给书记敬了一个礼:说书记好。这是兰花唯一给领导敬的第一个礼。还有一次,兰花需要卧铺,兰花找到段长,正段长去开会了不在单位,李富段长,打开了正段长的门,开了正段长的抽屉,给兰花两张卧铺票号。还有很多次,每次领导都满足兰花的需求,以至于以后兰花为了弟弟们,办成许多别人无法办到的事情。

有时车上发现了小偷在卧车来回串行,列车员要是上前询问的,有时小偷还哈虎列车员:“呆着得了,你它妈的少管闲事。”列车员不敢吱声了。也时常听说:XXX警察这班带了一伙小偷,分了多少多少钱~~~~~~~~~~

有一个山里的老太太,在坐车时丢了身份证和一百五十元钱,找到了XxX乘警。乘警大声的对老太太喊:“你自己的东西不保管好,这么多的人叫我去找谁。赶紧走。”这是兰花乘务中亲自听到的。

后期有的旅客投诉多了,警察他们也是不干了,有的为了私分偷来的钱,有的警察被调离的,也有的警察被判刑的。

兰花在一次走车时,遇上了一对夫妇,在车厢不知为了什么打起来了,只见那男的拽住妻子就是一顿的踹,边打他的妻子边说:“我打死你,我再找个大姑娘”兰花到了车厢轻轻的对那个男的旅客说:“请你到我乘务室来一趟”那男旅客牛牛的,跟了列车员到了乘务室。兰花说:“我不想问你为什么事打架,我只想说:一个男的打一个女的,纯属是一种无能的表现。你有能太,去和外人干。怎么还要娶个大姑娘,你回去,取个领来我看一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套武术。你也是赶上了女人聚堆的年代了,假如倒退20年、或前进20年,你这样的恐怕连个老母猪都找不到”,旅客在笑,兰花指了指洗面池对那个旅客说:“洗面池那有镜子,你好好照一照你自己,在看看你媳妇比不比你强,男人打女人实在是没有意义,有能耐对敌人,回去想一想我说的对不对。”旅客回到了座位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个班,兰花车到了那个旅客下车的车站。只见那个旅客和他的媳妇,给兰花送了一个饭盒,那个旅客不好意识送到兰花跟前,叫临近车厢的雅月列车员代收。开车后雅月说:“有一个旅客给你送来了一饭盒饺子,他说他不好意思见你。”兰花当着临车的列车员把饺子打开,兰花不肯吃,和同志们说:“能不能有毒药啊?”有的同志饿及了说:“不会的,”以后还能成了朋友了,经常做你的车厢。于是同志们你一个、她一个的把饺子吃了个精光。

吃完了饺子,兰花说:“我回车厢扫地了”。大家散去都回各自的车厢。兰花扫到车厢中部,看见地上怎么磨磨唧唧的,像啤酒洒的一样,怎么车厢里静悄悄没有声音。兰花站起抬头一看,一个喝多的旅客,正站在坐席上尿尿呢。兰花大怒,迅速传来了乘警。乘警把该旅客带到了车厢靠行李车的一端,用手铐把该旅客反靠在列车通过台的扶手上。该旅客此时好像醒酒了(其实就是耍流氓)。旅客朝着车厢大叫,大声呼唤:“乘务员大姐,我错了,冻死我了。警察大哥啊、我错了,警察大哥啊,你去哪里了,快回来吧,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管他怎么叫唤,根本没有列车员去理会。该旅客在列车上的通过台叫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能是叫累了,后来耷拉个脑袋不叫了,到站被乘警带到了乘警队。

《虎》已经上幼儿园了,兰花不用在去王探家了,可以在幼儿园偷偷的观望一会,就乘坐火车回单位了。兰花每次离开了《虎》心都难过好一阵子,有时在路上、在家里、在车上,都面对《虎》居住的地方,默默的流泪,有时失声痛哭。那才不是人受的滋味啊!!!

回到宿舍又收到了四弟张富的第八封来信了。

大姐你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们新兵生活也马上就要结束了,估计还有一个星期。现在我们正准备考核。很忙。

      这个星期六你没有来,我知道是没有什么事情了,家里一切都很好吧,我们现在正处在收尾阶段很乱。至于新兵结业能分到哪还是不一定。反正我是在想,在哪都一样,分哪算哪,至于分的地方不好、也得以后再说。现在只能等靠,车到山前必有路,下一个星期日,如果没有什么事就不需要你来了,因为那时不知道我在哪。在我考核完之后我在回家一趟,到那时我上哪,我就基本知道了。

 

别的没有事,下次在谈

 

                                     此致

 

敬礼弟于198842

四弟张富在新兵连3个月,就给姐姐写了10多封信。这个休班送母亲去了黑龙江的大姨家,到了大姨家兰花就返回来了,下个休班在把母亲接回来。手套的事不再生气了。没用。

回到宿舍又接到四弟张富的来信

大姐您好: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我们已经下到了老连队,我被分配到了一营、没有分到我们排长的连队,因为他们的连队不要计算兵,我就被分到营部当计算兵。

我们一营的地方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现在可以初步告诉你一下,这回来我这里得进团大门口了,进了团门口向右看有一排营房,我们在第四趟房住,又怕你找不到,你可以到第三趟房的第一个窗户,问一下我在哪就可以了,那里是营通信员住的地方,我和他挺熟,通过排长的关系。

我们刚到这里,一切都很陌生,对周围一切都不了解。这个星期天我们是不让外出的,所以回家是不可能的,等下个星期天再说吧。我原来想等考核完以后回趟家,可是由于考核完之后事情很多,团里抓得紧。考核完呆了一天就下连队了。所以就没有回去。

我现在当兵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到了新的集体我会知道怎样干的,请你放心,也不会有别的杂念的。我现在情况还可以,如果没有时间就不用来了,来的话下个星期日在说吧。

        另外也不知道王哥回来没有,我们师要办一个汽车学习班,机会很好,他要是能办到的话就让他办一下,如果不能就算了,最好要快一点。

 

         现在你很长时间没有来了,如果没有时间写信也很方便的,但是不要写78分队,写70分队。多写几封比来一趟省事多了,好了下次在谈。

 

                                                                  此致

 

敬礼

 

弟于198849

 

铁路部门的服务工作,向来都是超前要求乘务员的。规定每年的5月份为学习雷锋服务质量月。这个月谁要是对旅客有慢待,有不良反应时,是要被免掉奖金的。工作都是十分小心的。对素质低下的旅客,乘务员也只能在心中偷偷地骂,绝不敢大声,有损于自身形象或被投诉的危险。

兰花车厢的乘客越来越多了,也时常有一些闲心的旅客没事找事。

有一天,列车到达松树镇车站。那个时候是蒸汽火车,列车要在松树镇车站换机车头加水、给旅客列车车厢也得补水,站停时间比较长,30分钟。

兰花站站台时,有一名旅客在车门口找到她说:“列车员,你拿个抹布把坐席擦一遍,”那时期沟里的车,简直就是大车店,谁能擦得过来坐席啊?兰花感觉到了,又来了一个事X的旅客,心里正琢磨怎样对付他呢。兰花说:“车上不是有很多的地方吗?”他说:“我不去,就在你的车厢,那个坐靠乘务室近”兰花说:“靠乘务室近,你还能进来啊? 你到别的车厢去。”旅客说:“我不去。”

列车在那个站,松树镇站要停半个小时,在那里换头,加水,兰花还要站站台。又是5月份,(铁路规定每年的5月份是服务质量月,在这个期间要是出现了旅客的不良反应,就升级处理)。兰花担心有暗访的领导。此时的兰花开始上下观察着这个旅客,看见他穿着一双黄胶鞋,没有穿袜子,脚脖子是黑黑的。兰花初步断定:这个人是个农村的,闲着没有事找事的。不是暗访的,暗访的领导绝不会不穿袜子。兰花为了稳妥起见,兰花又问那旅客?“你到哪去啊?”旅客说:“我到浑江”。兰花说:“你把车票拿出来我看看”旅客拿出了一张车票递到了兰花手里,兰花看见了,一张松树镇到浑江的硬座客票。啊!兰花想不是领导,领导都是铁路公免票。看完票把票还给旅客后又问他?“你身上背的什么东西啊?”旅客说:“苞米种”兰花说:“啊!那你就上别的车厢去坐,我的车厢人多。”他说:“我不去就在这个车厢坐,就那个坐闲置的”兰花气得要崩溃了,想了片刻。兰花上了车梯,走近了这位旅客,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话,轻轻的对那旅客说:“我就不给你擦,你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擦个XX你干不干?”这时只见那名旅客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了看列车员(兰花)一会。扛着苞米种就跑到了办公车,找到了金娟车长,上气不接下气的对金娟车长说:“你班的戴眼镜的列车员骂我”金娟车长说:“她骂你什么了”旅客说:“她骂我那啥”、金娟车长说:“骂你啥了?”旅客说:“她骂我那啥”车长又说:“她到底骂你啥了?”那个旅客气得一跺脚说:“她骂我那——啥——了——”然后就大哭了。

金娟车长一看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咋哭了,对那个旅客说你等着我问她去。金娟车长过来了,问兰花:“你骂旅客什么了”兰花说:“他说骂什么了”金娟车长说“他就说骂他那什么了”兰花说:“什么也没有骂他喝多了”金娟车长回去对那个旅客说:“你是不是喝酒了”旅客说:“我喝了没有喝醉啊”。金娟车长说:“车厢那么多的地方,找个地方坐着,我把她这月的奖金免了,这回你满意了吧?。”旅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车厢里走去。在办公车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在偷偷的乐,这个兰花到底骂了他啥了呢?还至于那个旅客跑到车长这里哭。

回到公寓吃饭的时候,金娟车长叫兰花和她一起吃饭,还有几个同志早已经在等待,金娟车长对兰花说:“你乘务中到底骂旅客什么了?你告诉我,我保证不和车队的领导汇报你。”兰花说:“说话算数,算数了就讲给你们听,不算数就不讲。”金娟车长说:“算数、算数,就你那样的,我汇报了也是白汇报啊,队长拿你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啊。”兰花扑哧一声乐了。兰花把事情经过讲给了同志们听,同志们乐得谁也没有吃好这顿饭饭,原因是有的人,扑哧一乐把饭喷了一桌子。金娟车长说:“你就损去吧,一个大老爷们生值辣的就叫你骂哭了,人家旅客肯定看你长得年轻,又戴一副眼镜,显得很诗文的,又显得文字彬彬的样子,想和你聊一会,一看你弄出这么一句话来,实属吃惊,蒙了。列车员咋能说出这样的话啊?我就那么问那个旅客,列车员到底骂你什么了,他都不说,学不出口。真把他气死了,农村人都说不出口的话,咱们列车员能说出口,厉害。兰花你就捉吧。”

返城的时候,列车到达浑江,上下车的旅客上串下跳,列车员实在是无法控制。一为上车的白发的老大爷在车门口被挤得,一个趔趄、跟一个趔趄的。兰花怎么喊也也无济于事。列车开动后,老大爷看见兰花刚进车厢,冲着兰花打骂:“我操你妈?”兰花愣了一下,想起了他在门口的情景。然后对大爷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能行吗?”旅客一片乐声。大爷不说话了。列车到达终点了,大爷下车对兰花说:“大爷白活了,对不起你了”。兰花没有吱声。

兰花回到宿舍又接到了四弟张富的来信。

大姐您好:

 

昨晚匆匆给你去信,忘写一些事了,我在这里补一下。

 

现在我被分到这里条件还可以,我们大致的计划是5月初出去集训,地点是集安,集训一个多月回来,八月分去打靶,地点是白城。我们由于新兵刚刚下连队,从各个方面领导对我们要求的非常紧张。等过了九月分就好了。

         我们现在把冬季服装都要入库了,可我现在一个提包都没有,所以东西没有地方放,如果你来的话,带一个大的编织袋,我好装棉衣之类的东西。切勿忘记。

另外家里的一切都很好吧,如果有事来找我。别的就不多说了,下次在谈。

 

                                                                                                  此致

 

 

                                                                       弟于 1988410

兰花休班为四弟张富,准备旅行袋子送过去,还得劝劝四弟安心服役,不要总想着回家,怕受到领导的批评。家中有的事情还得去办。每次回到宿舍都能接到小弟的来信。有时信件也丢失,缺德人有的是,有的是偷看的,有的是弄邮票的,所以也经常丢信。还要抽出时间回父母的家,还要抽出时间去看小虎。整天忙得不可开交。

兰花出车回到了宿舍有收到四弟张富的来信。

大姐您好:

时间过的真快,又到星期天了,这个星期我没有回去,又使你失望了,这个星期六,我想到你那,可又一想没有什么事,晚上又不能和你一起走,我也就没有去。谁知晚饭时排长通知:明天是半休,我一听心里就凉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只有安心的呆着了,到周日早晨,我想到你那,一想肯定不在,就快到了中午我还是去了你那,我本来想把你的鸭毛褥子拿来,因为我们的大衣都收回库了,上次拿就好了,免得我冻了那么多天。

我们从周一开始正式训练,从各个方面都抓得很紧,我们大概是5月上旬出去,还剩不了几天了,到那时会更苦的。回家是很难的,但回不回都无关紧要的,就是回家也呆不了多长时间,到没有意识,所以我也就不想回去了。

 

另外王哥回来没有,如果回来叫他联系一下,能调转还是调转,因为关系到入党和专业的问题,这等以后在说。你和我要安心工作,我也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但是我还是有回家近的打算。

        如果周三回来就不用来了,周六或周日有时间再来吧,有事就写信吧。别的不多说了。

 

敬礼                                                                             此致

 

                                                                弟于1988424

 

 

      四弟张富要去集训了,我也得抽空去安慰他安心工作,不要想家。还要送一些他需要的东西。目的是怕他私自往家跑。每次回到宿舍的弟一件事就是看信。还有其他的信件。

兰花每次出车都打醋那些聊闲的旅客。车厢的路内通勤旅客聊兰花,因为兰花戴眼镜。所以每次兰花站完站台回到车厢里。看见车厢的行李价上挂了一排排的用铁丝围成的大眼镜,还做得挺像。由于短途车行李架上都是空的,只有大眼镜在行李架上晃来晃去。好气人。有时在下一个停车站迎面走来了一帮通勤的旅客,他们好像是约好了,每个人头上都带着用铁丝编织好的大眼镜,上车后,同样的都挂在行李架上。还有他们的眼镜有的扣在头上了。有的还挂在耳朵上。兰花要是验票时他们都拿着眼镜说:“这就是票。”兰花气得只有减少验票的次数。每趟乘务只有坐在乘务室不和他们说话。他们问话兰花也不答,于是那些通勤的路内职工,他们就一起喊:“牛逼”。

因为兰花家住在外站,城里的楼始终闲置的,只有每次休息在那里中转一下,二弟张家跑车也在那中转。

兰花无时不刻的在思念着远方的《虎》。由于感情没有寄托,囚禁的青春没有得到释放,少女粘稠的企盼化为泡影。所有的信念都被搅碎。欢乐的花朵凋谢在回忆和纪念的日子。心爱的一切都被人偷窃了。坎坷的征程何时能结束?幸运之神有什么时候能光顾啊?一串串忏悔的泪随时都在她的脸颊通过,用舌头舔一舔她是咸涩的。相思的新潮难以平静,可恨的现实又难以面对。感情的旅程何时能到达一个驿站地。但是对任何一个异性的追求都感到毫无意义。由于压抑的感情得不到释放,因此兰花就把闹事取乐的事情指不定就发泄到了谁的身上。

临走车的那天车上的中水壶盖没有了,设备不完善不行。兰花需要开车前列车出库了,到单位的仓库管理员那里去领取。兰花从站台上到了单位,进了仓库问管库员张涛?“能否领到壶盖?”管库员张涛头也没有抬说:“没看见我正忙着吗?”兰花看表还有20分钟就要开车了。兰花又问?:“我来领壶盖了,快开车了,你到底有没有啊?”管理员张涛说:“没有”兰花说:“拿钱有没有啊?”管库员张涛这时抬起头说:“拿钱有啊,”兰花问?“多少钱一个啊?”管库员张涛说:“五块”因为是夏季,兰花穿着工作服的裙子,哪来的钱啊?也没有兜揣啊,没有壶盖中途上来检查的还算事。兰花说管库员张涛:“你拿来我看看给你钱。”管库员张涛从一个大袋子里拿了足足有半袋子报废的、新的壶盖不等,兰花拿了一个看看就往车上跑。管库员张涛愣了一会就喊:“快点啊。来人啊!张兰花拿着壶盖跑了,追啊!”兰花跑上车车就启动了。

列车返回终点通化,兰花乘坐火车往家返,在回家的途中,各个线的通勤列车员,家住在外地的都凑在一起唠嗑,有个跑北京的列车员说:“他们组的列车员王东今天早晨往洗涤车间交卧具时候,丢了3个被单子,给了管库员张涛50元钱私了了。”兰花一听说:“我这个班走车时叫管库员张涛补个水壶盖,他非得叫我拿钱,不拿钱就说没有,我拿着壶盖跑了。他还喊别人叫他们追我。”大家哈哈的乐了一会。

走车的那天,兰花找到了管库员张涛说:“段长叫你去一趟,”管库员张涛显然把壶盖的事情给忘了,年纪大了忘性强,他问兰花:“是大段长还是二段长?”兰花答:“是大段长。”管库员高高兴兴的奔向另一个办公大楼,途中遇见了熟人,熟人说:“张师傅你干什么去?”管库员张涛骄傲的回答说:“大段长叫我去一趟有事。”熟人说:“啊!那得快去吧。”

兰花和张涛到了段长办公室,段长愣了一会说:“你们有事吗?”兰花说:“段长,我上个班走班时,发现列车上的壶盖丢了,到管库员张涛那里去领,管库员说没有,我又说拿钱有没有呀?管库员说,拿钱有,我说,多少钱一个,管库员说五元,我当时穿的是工作服的裙子,没有兜,又没有钱,没有办法我拿壶盖跑了,我到段长这里向管库员张涛道歉。”兰花回头问管库员张涛:“我说的经过对不对啊?”管库员张涛点了点头自豪的说对(他还以为队长叫兰花来道歉的呢)。兰花又对段长说:“但是前4天,北京车到着,列车员王东丢了3个被单子,给了管库员张涛50元钱私了,请问段长?管库员张涛这3个被单子是从哪里来的?他怎么能用公家的财产换取现金呢,请求段长处理。”段长听了这些话,眼睛直直的看着管库员张涛。管库员张涛说:“我没有这些事。”段长说:“你说没有就没有啊?”段长拿起电话叫了仓库主任过来。兰花一看管库员张涛要难看了,兰花对段长说:“段长我下楼学习去了。”段长点头说:“去吧。”兰花乐得捂着嘴跑了。段长在兰花走后训斥仓库主任说:“反了你们,竟敢拿报废的东西和列车员要钱,不给钱就说没有,还拿仓库的东西换钱,还怪列车员来找我,告诉你:今后凡是列车员上仓库请领备品,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要一切优先请领。不准以任何借口拖延拒绝。通知财务室管库员张涛奖金免去半年。如有不服立即调离岗位。”仓库主任傻了,管库员张涛也傻了。垂头丧气的回去了。在下楼的时候正赶上兰花上楼,仓库主任堵住兰花说:“你个兔崽子,把我们坑苦了,管库员张涛那么老实,你竟然也上段长那整他?”兰花说:“活该,罪有应得。在你面前他老实,你没看见他得意的时候是啥样子。”

走车的时候,金娟车长告诉班组的同志说:“兰花又把管库员给祸害了。”这个损鬼,弄谁都够呛。

再后来有些列车员一见到兰花说:“现在仓库的管理员态度可好了,不敢向以前那样牛逼了。就得向你那样的去治他。”兰花得意的乐了。说:“有些人不这么做,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兰花回到宿舍又接到了四弟张发的来信

大姐您好:

我想跟你说一下,星期日我为什么没有回去,你可能也会听说。

我是乘坐长春车走的,到梅河时间是1115分,在临下车之前我听广播员说,往沈阳方面去的车是1149分开。我想回溪口的楼上看看在说,在回车站也来得急,回不了农村的家了。可哪知道车是40开,我刚一到站台车已经开了,只好回去想别的办法。可今天这个家一个人也没有,连门都打不开,我又到二姐家,可是她家也是大门紧锁。后来我听楼下的李婶说,二姐可能去电池厂了,二哥去机务段问路了,我就朝机务段走,到了机务段一打听,二姐放假,二哥又没有找到。我本想找一辆自行车回家,但上哪找啊、我又想走回农村的家,可一算时间回去马上就得返回去,我只有朝车站走,早点回部队了,可是走到车站就碰到青岛车刚刚开走,我又追悔莫及、只好毫无目的又往楼上走,没有车了,只好等330分的长春到通化的车走了。我在楼下的老李家坐了一会,一想一奌多有个沈阳到通化的车,我想你能坐那趟车回溪口呢,我又赶紧跑到车站可真是不凑巧,上车站后又等了半个小时,车又晚点了,随后又广播说继续晚点一个小时。我从早晨回来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上车时已经是130分了,我想在车上买点吃的,可一掏兜只有几分钱了,因为我今天本来在部队想洗衣服,可把衣服一换又想回家了。这钱也忘带了。想买串雪糕解解渴的钱都不够,就这样莲饥带渴的在车上呆了一天,心里实在难受,真是越想越生气,回一次家,家里人一个都没有看到,白费了一天的时间,回去的时候还好,别人都没有知道。但是这一天白白的在车上度过了,下个星期就不行请假了。真是太气人了。

 

我们大约是五月中旬才出去,时间又延长了。等下个星期再说吧。

 

                                                                                         此致

 

敬礼

                                                               弟于198852

 

     四弟张发回家遭受了挫折,也十分不愿意在部队呆着,总是想回家。他也不知道兰花和他的王哥发生的变化,总觉得姐姐能给他调到家附近的部队。但是姐姐只是个列车员啊,不是什么大的干部啊。何况兰花又处在感情伤痛的时代。有时想真是没有办法啊。

虽然记忆的小路长满了青苔,但是有的故事的记忆久也不衰。痛苦之时想一想旅客,兰花也是在拿旅客找开心。想把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都用在旅客的身上。

兰花在乘务工作中,火车到了鸭园站停车,由于会让列车。站停时间较长,也快到终点站了。兰花在扫地,当扫到车厢中部时,发现了坐席底下有一卷油毡纸,兰花问这是谁的油毡纸,那个旅客说:“我的、咋了?”兰花说:“它是易燃品,火车不让带你知到不知道啊。”旅客说:“知到不知道能怎么地,我也代了,也快到站了。”兰花本来不想跟这个旅客较劲,也不想给这个旅客补费,只是说说而已。但是听旅客这么一说,兰花气得就把旅客的油毡纸,拎到了乘务员室锁上了,这时又来了一名旅客,到乘务室找列车员兰花说:“对不起了列车员大姐,那油毡纸是我的。”兰花看了一眼,发现不是刚才对话的那个旅客,兰花说:“你来干什么?”他说:“油毡纸是我的”兰花说:“刚才那个人呢?”他说:“在那了,我不认识他。”兰花说:“不是一起的他怎么帮你说话?”那个旅客说:“我的确不认识他,是真的,不是一起的,他就是想多嘴”。兰花说:“车快要到站了,我也没有时间给你补运费了,你把这困油毡纸拎到别的车厢,离我越远越好”。旅客拿了油毡纸说:“好!谢谢你了”。然后提着一捆油毡纸朝前面车厢走了。

这时兰花到车厢去问那个旅客?“不是你的油毡纸你吱什么声?你不是没事找事吗”那个旅客说:“我愿意。”兰花仔细看了看他:啊只有一只眼睛是好的,另一只眼睛是瘪瘪的。

兰花对他说:“既然你愿意找事,就站起来叫大家看一看你,长了一只眼睛上车还找事,你要是长了两只眼睛,还能把火车串出个窟窿”,兰花这么一说,旅客有站起来了看他,有的说:真是没事找事,有的抻着脖子都在看他。他气得站起来说:“一只眼睛怎么了,一只眼睛也能打种啊”。兰花说:“打出来的种不也还是一只眼睛啊,要是打了两只眼睛的种,不就是王八了。”那位旅客气得站起来,急冲冲的去找车长了。

到了办公车,那个旅客当着很多人的面,跟金娟车长哭着说:“你班戴眼镜的列车员骂我,”金娟车长说:“他为什么骂你啊?骂你什么了?”旅客说:“她骂我长了一只眼睛,将来打种也是一只眼睛,要是打两只眼睛的种就是王八”然后那位旅客就在在那里哭了起来,车长急忙给他让了座位。车长劝他说,这个列车员精神不太好,在家受了一点刺激,你一个男人不要和她一样的,我回单位就汇报领导收拾她,那个旅客听了列车长说了,就拎起自己的背篼朝前面的车厢走了。车长金娟气得回头对在浑江开会回家的领导说:“各位领导对不起了,我这班都告诉她,好好的和旅客相处不要骂他们。在说了,有的旅客也是总是聊她。真是没有办法啊。”

金娟车长刚说完,在办公车坐的几个开会的领导对金娟车长说:“你把她叫来,别批评她,看她到底长的什么样。”金娟车长找了一个列车员,替兰花开车门,把兰花传了过来对她说:“你又把旅客给骂哭了是吧?”兰花见许多人在偷偷的笑,没有吱声就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