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举芳--风絮
王举芳--风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362
  • 关注人气: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皖江晚报》:夏夜摸知了。感谢!

(2017-07-13 07:39:26)
标签:

夏夜摸知了

皖江晚报

2017.711等

王举芳原创

感谢

分类: 回首经年·铅
《皖江晚报》:夏夜摸知了。感谢!
夏夜摸知了
王举芳

  窗外传来声声蝉鸣声,时断时续,唤起我的童年记忆。下午下过一场雨,黄昏的时候雨停了,要是在乡村,正是摸知了的好时机。此时的村西小树林里,谁在摸知了呢?
  说起摸知了,年少的我曾经闹过一场笑话,而今每每被亲友提及,都笑得我满脸通红,只好分辩道:“这是我的轶事,你们的童年,有过这样的轶事吗?”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夏日夜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父亲喊醒,揉搓着睡意蒙眬的眼睛,极不情愿地起床,父亲半夜叫我起来,究竟是要干什么呢?满心的疑问,但没有说出来,因为相信父亲,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
  父亲看我穿好衣服,拿了手电筒,带了雨伞,领着我向家门外走去。刚刚下过一场雨,乡村的夜晚,漆黑而宁静,只有手电筒那微弱的光,照亮眼前很近的距离。我紧紧攥住父亲的手,父亲说:“妞,知道我带你去做什么吗?”我摇摇头。
  “我带你去村西的小树林里摸知了去,你不是一直嚷着要我带你摸知了吗?今晚正是摸知了最好的时机。我们今晚一定会大有收获的。”我又使劲点点头。父亲的话,我从未怀疑过。
  睡意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了,小小的心房里激荡着一股莫名的力量,握紧父亲的手,坚定地向前走。
  听父亲说,村西的树林本是一片荒滩,后来栽了杨树、柳树等,无人管理,却生长的繁茂葱茏。有了树,就有了知了。每到知了出洞的季节,傍晚时分,小树林里总是人影绰绰,全是捉知了的人。拿着手电筒,弯着腰,仔细看着地上的小洞,很小的洞眼,用手指一碰,里面变得大了,多半是知了洞,静蹲在洞口,一会儿,知了慢悠悠地爬出来,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神奇的世界,就被置于了囹圄之地——旧茶缸或是布口袋里。
  我天生胆小,不敢在土洞里抠知了,总以为那洞里住着的不一定是知了,还有老鼠精等,它们会咬断我的手。啊,年幼的我,是多么幼稚可笑。
  很快就到了小树林,星星点点的灯光,有人和我们一样,也来摸知了。父亲说:“妞,这个时间知了大多已爬到树半腰了,看着树上爬动的东西就是知了,拿下来放进缸子里就是。”我答应着,和父亲分头行动。
  运气真是好,眼前的一棵树上,一团黑黑的东西在蠕动着,我顾不得仔细看,伸出手就去捉知了,一只,两只……我兴奋极了。“啊!”我大叫一声,我的胳膊被刺痛,紧接着奇痒无比。父亲听到我的叫声,赶忙跑了过来,用手电筒照着树上蠕动的东西,哪里是知了呢?那分明是一群胖胖的、茸毛长长的毛毛虫!我惊呆了!父亲吓坏了,赶紧背起我,朝村里的医务室跑去。好在是手掌捏的毛毛虫,刺入皮肤的毒毛并不多,抹了一些药膏,就不觉得难受了。“轻伤不下火线”,我依然要求父亲再次带我去摸知了,父亲答应了。父亲对我说:“做事要经过脑子,你想想,那么多人都经过这棵树,为什么偏偏是你摸了一把毛毛虫呢?是你急功近利,便不用心观察了。记住,以后做事不要毛毛糙糙的,要想仔细,看仔细。”
  那一晚,我和父亲摸了足足几百只知了。母亲拿了一些到集市上卖掉,留下一些洗净,用盐腌了,放在油锅里炸得酥酥的,给父亲做酒肴,也解我的馋虫。
  此后每年知了破洞出土的季节,相约着去摸知了,我摸了一手毛毛虫的轶事都要被重复提起,像一个笑料,但我知道,那更是一种警醒。
  风拂过,空气里飘散着泥土的芬芳,村西的小树林,谁在摸知了呢?
    ——刊载于2017.7.11《皖江晚报》【天门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