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酱油禅
酱油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78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方壶外史:唐宋以来的中国道教,为何从兴盛走向衰落?

(2019-10-09 01:03:11)
标签:

道教

历史

道家

文化

佛学

分类: 沉香阁主

唐宋时代以来,坐江山的汉族皇帝们习惯借用道教为“国教”来宣扬“君权神授”,并且追封与皇族同姓的神仙真人为皇家护国神仙以维稳社会。比如大唐的李氏皇族就迎合了隋朝末年社会上流传的“杨氏将下,李氏将兴”、“天道将改,将有老君子孙治世”、楼观道士“李氏兴、天道改”的谶(chèn )纬(wi)预言,把东汉时期黄老仙道信仰里面民间百姓祭祀和皇室贵族(比如楚王英、汉桓帝)神化的长生神仙老子李耳,尊崇为李氏皇族始祖,追封为“太上玄元皇帝”,甚至老子之母也被追封为“先天太后”。唐高祖亲自制定三教排序“道教为先,儒教居中,佛教为末”,“尊道抑佛”制衡日益强大的西域佛教寺院经济集团。后来的唐太宗、唐玄宗又命王公大臣与科举书生皆习《老子》五千言,提高以楼观道和上清派茅山宗为主流的大唐道士政治地位,全国各地大建宫观供奉太上老君神像来护国安民,并屡次托称太上老君秘密降临传授皇室祥瑞之物。


北宋时代的真宗、徽宗则是尊奉道教神灵赵玄朗为王室始祖、“天尊大帝”,屡次加封玉皇大帝尊号,建立众多宫观供奉。由于唐宋皇室贵族统治者大力扶植道教发展,多次组织编写官方版本《道藏》,使本土道教文化辉煌一时,特别是唐代的外丹术和宋代的内丹术对后世的冶金化学、中医药学、西方“医药化学派”影响深远。(详细解读可以查看本公众号历史消息里面的《略说道家外丹服食那些事儿》一文)


然而元朝以来,由于异族统治者的宗教政策打压,元明清三代宫廷贵族比较佞佛媚俗,道教宗派里面主要是丘处机奠定的全真道和张继先奠定的正一道来平分秋色,异族萨满教、西藏喇嘛教、汉地大乘佛教在大部分时期要比本土汉人道教的政治经济地位高。尤其是满清入关之后,顺治皇帝为佛教徒,康熙皇帝始建顺德外八庙,雍正皇帝舍自家“潜邸”为西藏喇嘛教“雍和宫”,乾隆皇帝更是被其臣工称为“老佛爷”。“康乾盛世”以来长期推行“崇佛抑道”的压迫政策,出台了一系列打击道教正常活动的宗教管控政策,不准张天师进京朝觐、张天师不宜与朝臣同列、正一真人官职品级一贬再贬、清退学习道教的礼乐官员、乾隆四年(1739)甚至诏禁正一真人及龙虎山法官往各地开坛传度,若自行考选道士、受箓传徒,将论罪处置。


再加上晚清田园基督教徒洪秀全发起的“太平天国运动”大量破坏儒道释三教庙产和百姓宗祠(有史料称:太平军霸占南京时,杀了所有的和尚、道士,以及许多天主教徒,但是他们不杀回教徒,也没有毁坏南京的清真寺),清末“保皇派”康有为被在华的英国基督新教派“浸信会”传教士李提摩(TimothyRichards,1845-1919)忽悠倡导“废庙办学,创新孔教”导致部分佛道庙观被贪官污吏地方无赖侵占,民国时代“变法派”知识分子鼓吹的“庙产兴学风潮”和激进派爱国学者陈独秀、李大钊宣扬的部分“新文化运动”口号(提倡民主政治,反对封建专制;提倡自然科学,反对宗教迷信)让北洋军阀政府和国民党政府趁机征收了不少佛道庙观办学校搞教育(当时对西方科学技术和宗教信仰文化都有客观了解的鲁迅先生,对激进派爱国学者发起的“打破宗教偶像”的政治运动不以为然,在他早年的作品《破恶声论》中,认为“伪士当去,迷信可存,今日之急也”,不赞同全盘否定华夏民族传统宗教信仰),建国以后受到极左运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蛊惑的红卫兵小将毁坏了大量宫观庙产文物(例如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红卫兵摧毁、山东曲阜孔庙被毁坏、明代海瑞墓被挖坟辱尸),可以说本土道教于过去400年的王朝历史更迭中,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上受到的迫害打击最为严重,这就造成了当代中国的大部分道教宫观在经济生活上相当贫穷衰落,因此职业道士常说的“贫道”一词,也可以理解为贫穷的道教。


而佛教寺庙这方面大不相同,由于民国出了以太虚大师、虚云禅师、圆瑛法师等为代表的一些在高层政治领域都有影响力的护法高僧,相比道教方面受到的政治打击和经济掠夺比较少。再加上近现代日本、韩国、东南亚一带的富僧大庙在政治、外交、经济、舆论上对大陆佛教广泛支持,当时佛教获得的官方保护力度和信众支持力度应该是最高的,例如日本净土真宗在晚清的“庙产兴学”的风潮期间,日僧水野梅晓、伊藤贤道等人,因见满清政府压迫佛教,便乘机来华引诱杭州三十多所寺庙投向真宗,让我国僧侣接受日本领事的保护,经过中日双方的交涉,议定日本真宗取消对中国寺院的保护,满清政府立即下诏保护佛教,全国各省县并相继组织僧伽教育会,借助自动兴学来保护佛教寺产。


今日看来,当代大部分佛教寺庙在经济生活上其实是比较宽裕的,改革开放以后甚至有不少商人和官员联合经营连锁寺庙生意,整体庙产实力起码与某些中东土豪金主国80年代以来大量援建的清真寺集团不相上下,佛教信徒总量也是目前中国各大宗教里最多的,而当代的职业和尚越来越呈现出“商业化、政治化、科技化”的发展特点。


至于晚清民国以来的大陆道派人物,据我十几年的研究考证,在德行学术上超级厉害的著名道家学者有陈撄宁、萧天石、陈国符、王沐四位大师,于民间秘传道家绝学的也有几位不知名的宗师人物,他们都是我心中崇敬的道家人物;而在道教术数上比较厉害的著名职业道士有高仁峒、易心莹、房理家、伍止渊、曹信义、徐本善、闵智亭、谢宗信、蒋宗瀚、李真果、匡常修、张至顺、赵避尘等等,都是近现代赫赫有名的道教宗派名人,整体术数水平相对较高。


至于1949年建国以后,经历了多次思想整风运动,大部分普通道士都还俗保命了,民国传承下来的道教术数也严重断代了,基本就没有神马厉害道士了。即使有一小部分活到当代的厉害老道,要么隐身在党国科技界“和光同尘”,要么分布在道教洞天福地“全性葆真”,都是在民国时代就打好术数根底的,2010年左右他们基本上都羽化清静了。


鲜为人知的是,当代大陆流传的道教文化内容和术数教材水平一般,由于受到90年代气功大潮影响,不少非法气功师混入道教内部传功,甚至有的混成了今天百度广告上的一代高道,从业人员成分更加错综复杂,术数内容更加真假难辨,教内高端人才在数量上远远没有佛教徒多,当代的职业道士也越来越呈现出“政治化、世俗化、娱乐化”的发展特点。


实事求是地讲,我并不看好中国道教组织的未来职业发展,能够保证“政治正确”紧跟党国政策,在大陆苟延残喘下来就不错了,如果将来有经济基础条件了还是尽量向宗教自由、法治健全的海外发达国家传教,向存在炎黄信仰、道教基础的国内开放省份、海外华人地区弘道,出国转内销,留洋以自重,具体案例可以参考田诚阳道长到欧洲传播道教的宗教创新路线。至于道家人物和民间散修的修道路线,我建议走汉代黄老派和历代丹鼎派的学术实践道路,向黄老道学、内丹技术、中医药学、神经科学、丹道仙学、宗教史学等主要方面进行专业化研修、个性化发展,代表人物有大陆仙学巨子陈撄宁、台湾道学大师萧天石等等。


纵观当下中国宗教怪现状:穷道士,富和尚,爱传销的神父 ,惹不起的阿訇。想走“终南捷径”的年轻人啊,若要从宗教信仰领域发家致富,还是去找个富庙当和尚比较靠谱!以上海佛道庙观为例,谁能想到作为上海道教协会所在地的上海白云观的门票只有5块,估计是全上海宗教庙产甚至旅游景点里门票收入最低的,一般情况下(节假日过年另算)玉佛寺、龙华寺、真如寺的门票都在20块到30块左右,静安寺的门票要50块到60块左右,门票收入差距达到4倍到10倍,道教组织要发展壮大,宗教经济学这笔账也要算好!最后以我对古代丹鼎派修真路线的感悟结尾,希望对道教组织、道家人物、民间散修也能有所启发,“古人常说修真需具四大条件,法、财、侣、地也。法者,丹道法诀,师门心法;财者,外财资助,内药法材;侣者,护法伴侣,道友知音;地者,灵山福地,风水宝地。法侣和合者为智慧功德,财地富足者为善报福德,然法财侣地皆具、福慧过人者少之又少,故今人修道当以法侣为根本,财地为运用也。” 


(为了文章能通过网络审查发表,删除了不少敏感内容和敏感词,有缘见到此文的且看且珍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