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发渔樵
白发渔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03
  • 关注人气:1,0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81、吃曹操、夹孙权、看刘备

(2012-04-06 11:40:55)
标签:

《三国》水中月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白发渔樵话《三国》

 

                                          作者:长春

 

                     81、吃曹操、夹孙权、看刘备

                                   ——负气加自负铺就不归路

 

  关羽狂攻樊城,有人提议曹仁乘夜坐上小船逃出去。曹仁也觉得再守下去只能坐以待毙全军覆没,便让作战参谋满庞帮着拿个主意。

  这满庞本是汝南太守,他可不是个一般的人。关羽刚刚出兵的时候,满庞就曾对曹仁说过:“云长是个虎将,足智多谋。咱们不如加紧防守,不要轻易出去跟他交战。他老远地发兵来,就希望快点作战。日子一多,不仅粮草供应不上,就是东吴,也不见得不打主意。江陵本来是周瑜从咱们手里拿过去的,难道孙权就不想再拿回去吗?”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番话堪称未卜先知,简直可以说把人心看到骨子里头去了!再看眼下,得知了曹仁的弃城计划,满庞更是醍醐灌顶:“山洪暴发,不可能长久,过不了几天大水必然退去(其时关羽自然也就失去了水军的优势)。听说关羽已经派人深入北方打了前站,许都以南的老百姓都纷纷准备逃难了。可关羽为什么不敢大举进兵呢?就是怕咱们(这点人马守着两座孤城)断了他的后路。要是咱们弃城而逃,那恐怕黄河以南都不再为国家所有了。请将军再坚持一下吧。”

  成功往往就在这“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当然后来关羽用事实证明了失败也是),曹仁如梦方醒。于是满庞沉白马与众人盟誓,一定要跟关羽血战到底!

  倒霉的白马真得反思一下有没有生错肤色了,凭什么当年刘邦盟誓要杀白马,而今满庞盟誓又要沉白马?难怪冷不丁就风光无限地杀出来的只能是“黑马”了。

  什么叫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如果不是满庞的这番话,这场由关羽挑起的“荆州争夺战”肯定会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结局。如果关羽真的拿下了襄、樊,那么死的真不知道会是谁了。就说孙权吧,还敢不敢在背后捅关羽那一刀,就算拿回了江陵又是否会不得不再吐出来,就都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满庞的这一决定究竟有多难得,从另一个人的失态可以得到有力的反证,这个人就是他的老板曹操。曹老板可是个相当能沉得住气的大人物,就算割须弃袍甚至被敌人烧焦了胡子也会大笑不已,从未失态。可是,这次面对关羽的凌厉攻势,他终于坐不住准备迁都到大本营邺城去了。

  当时就有一位大臣站出来表示反对,曹操一看是司马懿,便问:“仲达有何高见?”司马懿老谋深算:“于禁的军队被大水淹没,并不是战争的失败,对国家没有太大的损失。孙权把妹子嫁给了刘备,接着又把她抢了回去。从中就可以看出孙刘两家是有疙瘩的。关羽得志,孙权一定不乐意。只要派个使者让孙权扯住关羽的后腿,答应事成之后,把江南的地盘(武陵、零陵等郡)封给孙权,樊城之围一定可以解除。”

  七军将士的损失对国家来说难道还不够大吗?其实司马懿不过是看透了曹操已被关羽的神勇吓破了胆,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他只是想告诉“人越老胆越小”的曹老板:别这样,关羽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次只是让他白捡了个便宜罢了。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就像是瞌睡的人捡了个枕头,接到曹操的来信孙权喜出望外。如果说襄阳是曹操的咽喉,那么江陵就是孙权的咽喉。目中无人的关羽不仅压得曹操喘不过气来,一样也是压在孙权心头的一块巨石。过去有碍于更凶残的敌人曹操的存在,孙权曾经做过与刘备集团和平共处的努力,打算分期收回“借”给他们的荆州,结果却差一点打了起来。从孙刘“平分荆州”的那一刻起,孙权肯定就已经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了。

  眼下无疑是个绝佳的时机,可以想象就算曹操不勾搭孙权,孙权也会主动投怀送抱的。往远了看,的确是曹操更加可怕;但是,眼前的关羽无疑极其危险。

  于是,孙权给曹操回了信,表示愿意为朝廷效劳讨伐关羽。打发走了曹操的使者,孙权便把早想除去关羽的大都督吕蒙从陆口招到了建邺,面商夺取江陵的详细计划。

 

  虽然吕蒙一直以来总在嚷嚷着抗曹无须靠关羽,但真要动手除去关羽却远远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人家关羽也是久经战阵,熟读兵书的人。在攻击曹操之前,他怎么会不先安排好自己的老巢?关羽不仅叮嘱糜芳和傅士仁重兵把守江陵和公安,为了确保可以及时回师他还特意在沿江每隔二三十里就设置一个岗楼,起了烽火台派兵守着。一有风吹草动,便白天放烟夜晚举火。

  很多人总爱把关羽的失荆州归结为所谓的什么“大意”,其实他一点也没大意,反而小心得简直让吕蒙无计可施了。一筹莫展之际吕大都督忽然“老毛病发作”,向孙权请起了长期病假。孙权准假并发了个公文(而非私信),让陆口的将士们耐心等待新都督的上任。

  等了几天,一个叫陆逊的新都督果然来了。大伙儿一见不由得暗暗发笑,难道偶们的主公玩起了新潮,偏好起“伪娘”了?瞧这胳膊腿儿又细又白,估计抓只小鸡都费劲;听他说话细声细气的,好像怕把蚊子吓着了似的。幸亏那时还没有京剧,否则这位唱起花旦来,恐怕就没梅兰芳的戏了。

  “赛姑娘挂帅”的消息传到了襄樊前线,关羽不敢大意立马派人打探。反馈的消息很快到了,都说这陆逊是江东大族的一个公子哥儿,只做过屯田都尉之类的小官儿。噢,原来是个纨绔子弟无名之辈……

  这倒是个天赐良机,关羽便把留守后方的部队稍稍调了一部分到襄樊前线来。没过几天,陆逊又派使者带着礼物来见关羽,并捎来一封亲笔信,大意是:“水淹七军,于禁被捉。远远近近听到了这个消息,哪个不赞叹将军的神威?从前晋文公城濮之战,淮阴侯(韩信)背水破赵,也比不上这次将军的功劳。”这算是猛拍了一阵关羽的马屁,不过由于拍得似乎很应时应景,所以被拍的关羽很难听得出他的别有用心。

  接下来:“敌国打了败仗,我们做同盟的,听了也高兴。”套一下近乎,再转入正题:“听说徐晃到了樊城,他一定想找个机会挽救一下。曹操是个狡猾的贼子,他一定会偷偷地增加兵马。古人说,打了胜仗之后,容易小看敌人。但愿将军劝勉部下多多留神,希望将军发挥威力,消灭敌人,把胜仗打到底。”

  这看似朋友般的善意提醒加鼓励,其实就是要告诉关羽:“明的敌人已经在增兵,暗的还不知会有啥大动作,所以呀,你也得调兵遣将才是啊,千万不可半途而废。”你跟曹操的动作越大,离家越久,我陆逊才越有机会搞得你家破人亡嘛。

  最后再宽一下关羽同志的心:“我是个书生,才疏学浅。这次被派到西边来,很担心不能称职。好在将军在近旁,随时可以讨教。奉上薄礼一封,权当拜师礼。”简直就是关大侠的一个忠实粉丝了,只是关羽哪里知道人家用陆逊其实正是因为他有思想、没名气,扮一个“水粉”迷惑你的干活!

 

  关羽看了信,觉得这陆逊倒是个不错的娃娃。哼哼(从鼻孔中不屑地),孺子可教也,只可惜没见过什么世面。“水淹七军”才是个开始,就让你五体投地了?你就接着欣赏我关某怎样吃一个、夹一个、看一个吧。

  谁谁谁?当然是嘴里吃着曹操,筷子上夹着孙权,眼睛看着刘备了!一手卡着曹操的脖子襄阳,一手卡着孙权的脖子江陵,两眼漠视着益州的刘备,这是一种怎样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拳打曹操、脚踢孙权是关羽的自负。不过碍于英雄难敌四手,要等收拾完了曹操,才会轮到孙权罢了。陆逊小儿,对付曹操我压根儿用不着你们孙权的加盟,那样不是平添了日后还得分蛋糕甚至“变脸”的麻烦吗?

  只是关大侠万万没想到,人家曹操和孙权早已滚在一起勾搭成奸了。世上竟然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这一定超出了关羽的想象,他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

  曹操打发完使者去见孙权之后,便下令镇守宛城的徐晃发兵去救樊城。不过由于七军预备队的全军覆没,给徐晃增派的只能是些刚刚招募的新兵蛋子了。让徐晃颇为惊讶的是,他们的曹老板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早已变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千叮万嘱让他一定要等到大部队全部集结完备了才可以进军。

  也难怪,这些人要是再打了水漂,曹丞相真的要做光杆司令了。加上后来补充的十二营士兵,曹操陆陆续续能拿得出,交给徐晃带到襄樊前线的后续部队不过区区万人。

  但是没有了大水的帮忙,关羽的将士刀对刀、枪对枪,要对付这一帮生力军也真够呛!

  所以他得赶在徐晃到来之前拿下樊城,那自然就得增加攻城的力量。关羽选择了从江陵后方大量调兵,力求一鼓作气速战速决。要说为什么关羽的这一双丹凤眼怎么就一直漠视着益州的大哥刘备呢?负气呗!就算你真的是天王老子,关某也不求你。

  自负加负气,早已铺就了一条不归路,这跟大意不大意无关。此时的关羽一心盯着眼前的樊城,他亲自督战限期必克。没想到城上一枝毒箭射下来,关羽的一条手臂差一点就报了废。于是,有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刮骨疗毒”。

 

  按照《三国演义》的说法,给关老爷做这个外科手术的是神医华佗,这自然比较合情合理,因为没有他发明的麻药(麻沸散),就算关公多么英雄也受不了钝刀割肉吧?不过,早在11年前的公元208年,华佗就因为不肯只给曹丞相一个人专看头风病而被曹操杀了。

  临刑前,华佗曾经想把自己毕生的心血结晶《青囊经》付与狱吏,说:“此书传世,可活苍生。”偏偏狱吏深知曹操是个杀人魔王,畏罪不敢受。于是,华佗叹息一声,投书火中。这让世人叹息了千百年,好在如今的中国是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早被华佗烧成了纸灰的《青囊经》市上一样有得卖。

  华佗死了,曹操的头风病却没少了犯,可曹丞相绝不是个轻言后悔的人。就在华佗被杀那一年的冬天,曹操年仅13岁的宝贝儿子曹冲因病不治身亡,此时的曹操才后悔莫及地说:“吾悔杀华佗,才使此儿活活病死!”

  也难怪,曹冲五、六岁的时候,就借助于一条船称出了孙权送给曹操的巨象有多重,让一帮束手无策的大人们既佩服又惭愧,留下了传诵至今的“曹冲称象”的奇闻。曹操实在太喜欢曹冲了,甚至打算立他为嗣。可这么一个天才的儿子,竟死在了他父亲愚蠢的自私。

  人们怀念华佗不是没有道理的,就算是死到临头,他想着的不是自己也不是家人,依然是“可活苍生”;人们痛恨曹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为了一己之私杀了悬壶济世的一代名医竟毫无悔意,一定要到自己死了亲儿子才懊悔不已,难道百姓的儿子就不是儿子吗?

  有人给曹某人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辩解,以为很可能是罗贯中给曹操强安上了这打击一大片的“天下”二字,是对非常之时非常之人说的这一番非常之言的肆意歪曲。看看曹某人对华佗的态度,还要考究他当初的原话是什么吗?他不一直就这么做的嘛。

  杀人不是割韭菜,人死焉能复生?好在华佗的弟子(吴普)还在,这让关羽的外科手术有了可能。帮关羽就是替师傅和天下苍生(包括若干次被曹操屠城者)报仇,这手术自然做得很成功,没几天关羽的手臂就能伸缩自如了。

 

 

 

  有比神医还神的吗?那除非是不药而医了。关羽前脚抽走了防守后方的大部分军队,“书呆子”陆逊便给吕蒙去了信,催促吕将军尽快布置进兵。更神奇的是,“病秧子”吕蒙的病立马就好了。什么书呆子,什么病秧子,全是一帮狼羔子!有人如此评价。

  “养病”之间,吕蒙自然没少了费心。为了对付关羽的烽火台,他上演了一出“白衣渡江”的戏。这“白衣”是不是“白色的衣服”呢?我觉得恐怕不是。就像“白丁”并非“白人”,而是指平头百姓一样,比如刘禹锡《陋室铭》中的“往来无白丁”。“白丁”也可叫“布衣”,比如“布衣天子”。所以,“白衣渡江”中的白衣也许指的是“便装”。

  吕蒙就是让他的士兵分成若干的战斗小组,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裳,扮作商人摇着“商船”,目标各自的烽火台悄悄地出发!等接近了自然少不了守台士兵的盘问,那就拿出船上早就备好的货物大大地孝敬一番,顺便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并适时提出停在江边避避风浪的听起来非常不过分的恳求。

  得了人家那么多的好处,怎么着也不能薄了人家的这一点面子吧,那就暂避一宿吧。那咱们就不客气等着天黑一齐动手吧。

  白天的送礼者唱:“嘻唰唰,嘻唰唰……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白天的收礼者和:“伤啊伤,晃啊晃,装啊装;想啊想,藏啊藏,嚷啊嚷。唉,天天猜,夜夜呆;唉,时时怪,已不再。”

  什么烽火台呀?再可靠的装备都比不上使用它的人更可靠。关羽苦心经营自以为万无一失的烽火台,就这么连一点烟火也没放,就被吕蒙一座座地拿下了!赶到吕蒙的舰队已经兵临城下时,守公安的傅士仁以及守江陵的糜芳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结果怎样呢?据史料记载:南郡太守糜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在公安,素皆嫌羽(关羽)轻自己。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于是,权(孙权)阴诱芳、仁,二人使人迎权。而曹公遣徐晃救曹仁,羽不能克,引军退还。权已据江陵,尽虏羽士众妻、子,羽军遂散。权遣将逆(迎)击羽,斩羽及子平(关平)于临沮。

 

  那么,关羽为什么会一贯轻视糜芳和傅士仁呢?前文已经交代过,因为糜芳是刘备的大舅子,傅士仁是刘备的老乡。就算关羽没觉得他俩是刘备故意安排来监视自己的,也不可能把他俩像那些家奴一样的将军们使唤得那么爽。

  那关羽干吗还要留他二人镇守大后方呢?一来可以看出他二人并非无能之辈;二来可以看出关羽并不怀疑他们的忠诚。就算只为了刘备,他们也会尽心尽责的吧。

  应该说战争打响后,糜芳和傅士仁还是尽心尽责地努力保障“供给军资”的。但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拿三分之一个荆州的力量去挑战三分之二个天下的曹操,后面还有个居心叵测的孙权,简直无异于“蝉捕黄雀,螳螂在后”!他二人一定没少了抱怨关某人的自不量力。

  弹丸之地供养了数万军队,再加上数万于禁的降卒,就算抢了孙权的“湘关米”也无济于事啊。说不定老百姓早就饿着肚子了,偏偏关老爷还嫌二人督办不力,扬言“还当治之”!可想二人一定是既心力交瘁又忐忑不安吧。人家关某人可是“假节钺”的土皇帝啊,真被砍了头找谁喊冤去?

  此情此景,要不是心中还有个刘备,他二人干出主动叛投孙权的事儿都在情理之中。如今吕蒙兵临城下并派来了说降的人(虞翻),那还迟疑个毬!还要打吗?打赢了,也是他关羽的正确领导,自己可能还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少你没举火报信吧,要是来个二罪归一结果更难逆料;打输了,那就更得搭上全家甚至全城百姓的性命,人家孙权不是没干过屠城的事,果真如此老天也会替这些无辜的鬼魂喊冤叫屈吧。

  再说了此时关羽的后方实在太过空虚,留守各处的兵力加起来可能都不足一万。那就大开城门,带上牛肉和酒水欢迎友军入城吧。吕蒙的军队宾至如归,作为回报他们也毫不含糊,待新解放区的人民比自己的人民还亲。不仅秋毫无犯,而且可能还让他们可以放开肚皮吃饱了饭。

  据说,一次下雨(怎么老是下雨),有个吕蒙的同乡拿了老百姓家的一顶斗笠遮盖官家的铠甲,吕蒙知道后竟然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把他军事法办了!

  长官,不能啊,当兵的娃不容易,他也是爹娘的心头肉啊。不就是借了咱家的一顶斗笠吗?用完了还回来不就是了,再说了他盖的也是官家的铠甲又不是为了他自己……

  老人家,我替弟兄们谢谢你,不过军令如山,否则怎么“令行禁止”呢?

  万岁,万岁,万万岁!亲人啊,早知如此你们早些来解放我们就好了。哎,可爱的百姓们,且慢些忙着高兴,等关羽死了若干年后还能依然如此,到时再喊万岁也不迟。

 

  刘备是个理想主义者,孙权是个实用主义者。老孙可不管什么国贼不国贼,有利便图、无利不往。在下决心袭取荆州的时候,他特意派使节去告知曹操,一定要拖住前线的关羽,为他的偷袭打掩护,并千叮万嘱切记保密。

  保密?那自然是对他孙权有利了,不过与您曹公何干!如果早日通知到襄樊前线的将士们,不是对巩固他们的守城决心更为有利吗?只不过如今他们被关羽围得水泄不通,要报信只能用箭射,那就难保不会落到关羽的军营中了。

  一旦关羽知道了内情,结果又会怎样呢?无非是立马撤军回去跟孙权拼命,我们的襄樊之围就可得以立解。万一就算他不撤兵,那也会干扰他的攻城意志吧。总之,保密是没必要的,泄密才对我们更有利!

  董昭对曹操如此这般地分析了一番,于是曹操下令,把孙权将要偷袭关羽后方的绝密情报射入樊城和襄阳,并确保其中的一部分必须“不小心”落到关羽的手中。要说这么做就太不厚道了吧?嘿嘿,那我曹某人就不得不对不住“朋友”了!

  谁让你通报来着?结果适得其反。跟曹操玩,你孙权还嫩点儿。

  让曹操没想到的是,在他把情报故意漏泄给关羽之后,关某人竟然没有撤军!难道关羽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抛开刘备同时叫板曹孟德和孙仲谋了?那倒不至于,最大的可能是关羽遥望南方犯起了嘀咕:孙权偷袭,这可能吗?既没见烟又没见火的!这曹某人奸雄一个,难道这是在跟我耍什么花招,搞什么心理战、假情报?

  不管你关羽怎么想,人家徐晃可是心知肚明的。得知消息后,他信心大增,身先士卒,连破关羽数重鹿角,逼得关羽终于不得不南撤了。与此同时,关羽得到了糜芳、傅士仁不战而降,江陵和公安已经沦落敌手的确切消息。

  关云长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好在手上还有数万大军,于是水陆并进急急南下。不过,他的水军很快就在当阳附近的汉水中碰上了早已严阵以待的东吴水师蒋钦的部队,不敢恋战之下只得烧毁了船只弃舟登岸一路西逃了。

 

  龟缩在樊城中达数月之久的曹仁,终于见到了胜利的曙光。高兴之余他便打算尾随追歼关羽的贼军,跟东吴来一个前后夹击要了关羽的老命。

  一个叫赵俨的都督护军赶忙阻止:“千万别追!关羽打了胜仗,不顾前后地接连用兵,才让孙权在后方侥幸占了便宜。孙权也担心关羽打回去,更怕我们趁着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打过去。所以,我们穷追关羽只能让孙权害怕(从而再次与关羽妥协甚至联手),我们不追关羽他们才会相互纠缠。追对我有害,不追才对我有利。”

  高,实在是高!不愧是曹操的好学生。此时的孙权的确忧心忡忡压力巨大,因为眨眼之间他便背上了几个既甜蜜蜜又沉甸甸的大包袱。拿下的几个郡要派兵驻守吧?关羽俘虏的曹军不少于三万也要提防吧?招降的关羽旧部也不少于三万,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关羽安插的“定时炸弹”,更得防着吧?

  可是,孙权手下的总兵力有多少呢?也不过三万左右罢了!这就是说一个人至少要看紧两个人,又得管好他们的吃喝拉撒,还得随时准备接住关羽的回马枪,如果曹操的人马再尾随而至,真不知道孙权的态度会不会来个180度的大转弯呢。毕竟,孙权并未攻杀过关羽的一兵一卒,跟关某人是战是和的主动权还牢牢地掌握在他的手中……

  好在没等曹仁回过神来,曹操的“飞马报”就到了,所说的跟赵俨如出一辙。不服不行啊,曹仁吓得倒在床上直后怕:“哎呀,差点儿犯了错误!”

  关羽一见曹军没有追上来,稍稍松了一口气。也许曹丞相依然多情,也许迫于我关某的威名?于是,天真地写了一封信派使者回江陵责怪吕蒙的背信弃义。吕蒙一定暗笑,自命不凡的关羽怎么会幼稚到连这样的傻事儿也做得出?不过,机不可失,得好好利用一下。于是,吕蒙大献殷勤,热情周到地招待了一众“使节”,只差说我们是怕关将军后方有失,所以帮着协防的话了。

  此时关羽的“使节”们最关心的一定不是什么协防不协防的事,而是我的老婆孩子都咋样了?吕蒙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于是安排酒足饭饱的一帮人可以随意探视自己或者别的什么人的家人。探视的结果是,大家活得比以前还有滋有味。几天下来,使者所住的馆驿门庭若市,都是接到吕蒙的通知后,或来打听前方亲人的消息,或来给前方亲人捎书带口信的。

  一帮不辱使命的人回到了关羽的身边,把江陵的安宁祥和叙述了一遍:“君侯和将士们的宝眷都很安全,连日常供应都很周全。”谅定了一帮吴鼠(或叫吴狗)也不敢拿我们的人怎么样!于是,使者们出来给各位将士散发家书传递口信。大家都放心吧,吴人没有奸淫掳掠,也没有刨谁家的祖坟,就像自家人一样对待大家的亲人。

  就算你不让使者们把吴人描述成魔鬼,至少你也不应该让使者们把吴人打扮成天使吧。你说关羽是光明磊落呢,还是头脑缺根弦?

  当初张良的“四面楚歌”唱散了项羽无敌的军队,如今吕蒙的家书和口信异曲同工。没几天,关羽手下的数万将士就散失殆尽了!一管洞箫可以胜似一把宝剑,因为它直抵人们最脆弱的内心。

  还要跟着去找吴人拼命吗?打不赢,自己会死;打赢了,家人会死。谁都会算这个账。多少年前,当吕布乘夜袭取了张飞留守的下邳(徐州治所)时,在外跟袁术作战的刘备和关羽不是回师想要夺回过吗?那时手下的士兵不是就曾纷纷跑到新老板吕布的手下,恳求给自己和留在城里做了人质的家人一条活路吗?可惜,关羽实在太健忘了。

 

  如果关羽从襄樊前线直接向西撤到刘封和孟达把守的上庸,无疑他就一定会得救了。就算关羽的目中无人多么令人生厌,就算刘封在做刘备干儿子和刘备立嗣的事情上记了关羽多大的仇,也不敢挡着第一大将不让进城吧。可是,那还是关羽的做派吗?从我手上失去的,就得从我的手上夺回来!

  怪不得人家关羽的自信(或说自负),就连张辽都可以用八百步卒逆击孙权亲率的十万大军,继而竟以数千之众彻底打败了孙权的十万大军而威震逍遥津,何况关羽!别人不知道张辽,关羽还不知道吗?当初一同去解白马之围时,斩了颜良的是我而不是他。

  所以,关羽凭什么要怕孙权!只是关羽可能从来也没想过,当初斩颜良的,确实只是你关羽一个人,但你的身后事实上站了无数的人,也包括张辽在内,只是你没看到而已。如今你差不多成了一个光杆司令了,你能,你就再杀个孙权或者吕蒙给大家伙儿看看!

  谁也杀不了,只能败走当阳东南的麦城。风一样飘来飘去结果只剩了数百人马,但愿有了个立足地,可以暂时拢住这点人的心,等待从天而降的援兵吧。要说关羽有没有派廖化突围去上庸找刘封、孟达搬救兵呢?答案是没有。

  廖化在关羽死后诈降了东吴,后来还成功诈死。公元221年,廖化偷偷携母归蜀,西行至秭归时碰上了东征伐吴的刘备,从此受到厚待。一直到蜀汉灭亡的公元264年,他竟不可思议地活了约95岁,并留下了算不上有多光彩的“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的俗语。

  也许关羽从来没有像此时这么想念过自己的“大哥”刘备!因为除了刘备的突然出现,谁也救不了他。可是,关羽很快就知道了,陆逊早已一路向西打下了夷陵,堵住了刘备东下救援的道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陆逊真正等来刘备的时候已经是关羽死了一周年后的公元221年,一场“夷陵之战”让这位书生名垂青史。

  “空降”是不可能的,关羽固守待援的最后一线希望彻底破灭了!据说吕蒙围住麦城后招降过关羽,关羽让吕蒙先退兵十里,然后留下周仓等人守城,自己带了十几骑偷开北门向西川逃去。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此时的关羽就像一个伤痕累累的浪子,四处碰得鼻青脸肿之后终于想起了家的温暖。他哪里知道,回家哪能像一赌气就能离家那么容易?吕蒙哪是个像他一样那么容易被人糊弄的人,早就派了潘璋等在他的必经之地临沮。

  临沮啊临沮!当初刘备打算让马超督临沮,惹得关羽一百个不高兴;如今的临沮要是能突然冒出个马孟起,那不简直就是已成惊弓之鸟的关某人的再生父母、救命的天使?

  马超是没有的,有的只是绊马索和挠钩。赤兔马被绊倒,栽了个史无前例的大跟头,关羽也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掉进了陷阱搭上了挠钩。关羽父子就这么着被东吴偏将军潘璋的部将马忠一举擒获。唉,“司令”做了“伪班长”的俘虏!

  谁让你是个光杆司令?就算你再英雄,哪怕浑身是铁又能拧几颗钉!如果有一帮弟兄相随,绊马索能绊到你吗?就算跌进了陷坑,敌人的挠钩能近你的身吗?

  关羽父子被绑得严严实实,推进了吕蒙的大营。事情明摆着,说降是不可能的。孙权又远在江陵,离临沮足有两三百里,吕蒙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便将二人斩了首。时公元219年十二月,关羽58岁。临行前关羽一定是闭着眼睛的,因为他可以直面敌人的屠刀,却没法面对四十刚刚出头的儿子。

  吴军用竹竿挑着关公父子的人头去麦城招降,守城的周仓大叫一声从城头上纵身一跃,粉身碎骨追随主人而去了。

  一代名将关羽就这样带着深深的遗憾彻底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真不能不让人扼腕痛惜仰天长叹啊!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