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发渔樵
白发渔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99
  • 关注人气:1,0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75、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2012-02-08 11:11:43)
标签:

《三国》水中月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白发渔樵话《三国》

 

                                         作者:长春

 

                       75、革命人永远是年轻

                                   ——“等死”不如“玩命”

 

  公元218年春,刘备拿出了几乎所有可以动员的力量兵分两路大举进攻必争之地——汉中。一路由自己亲自率领,法正为参谋,战将赵云、黄忠、魏延;另一路由张飞打头,手下跟着个一心要报仇雪恨的马超。

  似乎漏掉了两个大人物——诸葛亮和关羽?诸葛亮要留守成都(内部并不太平)并保障后勤供应,这责任有多大就不必多说了,而关羽的压力其实更大。当初刘备南下与刘璋争益州(蜀郡)时,给霍俊留下了不满千人的队伍把守葭萌关,霍俊既得防着张鲁又得防着刘璋,两面作战任务不是一般的光荣而艰巨。如今关羽既得牵制曹操又得提防孙权一样两面受敌,更可怕的是张鲁甘为曹操的马仔,刘璋最终也管孙权叫了老板,老板的攻击性自然远远不是马仔们可以比拟的。也就他关云长了,就算是霍俊都能被吓死吧。

  前文已有交待,汉中的屏障是阳平关。三年前曹操在屡攻不克的情况下巧用了以退为进的办法才诈关得手,如今刘备同学再想用同一套鬼把戏去骗曹老师的高足显然无异于痴人说梦,还得霸王硬上弓——强攻。

  鉴于阳平关的确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更何况如今守关的是连曹操都“自叹不如”(吾与尔不如也)的夏侯渊,外加名将张郃和徐晃!所以,刘备把他的攻击部队分成了十队,每队千人(地形所限多了也展不开)轮番上阵展开了车轮大战。但即便如此,依然只能望关兴叹寸步难行。

 

  情况就跟当初久攻雒城不克时一模一样。雒城下急红了眼的军师庞统快马一鞭结果窜上前去葬身于乱箭之下,年仅36岁;如今箭如飞蝗,58岁的刘备一样死战不退。

  “不成功便成仁”!做了统帅的刘备似乎还像个舍身取义的战士一样视死如归,那么谁还有资格畏缩不前呢?不过,真要这么死了值吗?于是,法正豁出去陪着老板一起“玩命”——他挺身向前替刘备挡箭!

  此情此景,就算刘备再健忘也不可能不想起不堪回首的“庞统之死”。人在江湖走,难免摔跟头。但是,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那就不好说了。如今好容易有个法正代替了庞军师的位置,刘备可不想让悲剧重演。他不怕“玩命”,但他并不想“玩别人的命”,尤其这个人还是愿意为他玩命的法正。

  于是,刘备大喊:“孝直(法正)避箭!”法正答:“明公亲当矢石,况小人乎?”不但有射来的矢(箭),而且有抛下的石。石头能抛多远?刘备当时都冲到哪儿了!

  也难怪法正会急眼了,怎么能这样呢?多危险呀!不知道多少人还指望着你刘老板吃饭吗?

  效果果然不错,刘备大叫:“孝直,吾与汝俱去。”于是一起退了下来。虽然法正用的办法常常并不正,但他的确有的是办法。难怪就连诸葛亮都心悦诚服,个中原因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了,这么说并不意味着我在怀疑法正“忠心护主”的决心。竭力怂恿刘备打汉中的是他法正,万一汉中没拿下老板倒被他弄没了,一帮弟兄不活剥了他的皮才有鬼呢!

 

  总之如果这次刘备阵亡了一点也不奇怪,没死倒多少有赖于运气。虽然那样历史就得改写,但不变的是想创业就免不了要玩命,哪怕你是个主子!

  无论是曹操还是刘备都曾“死”过好几次。当然了,如今曹操早已家大业大有的是人替他玩命。刘备在汉中跟曹军打了几个月,曹操才从邺城出了兵。走了两个月总算于公元218年的九月到了长安,却一呆又是半年。不是谁想跟曹某人过招,曹某人都会像过去一样愿意奉陪“玩命”的。如今的曹某人早已是万金之躯了,如果有谁觉得他活该比不上一个孙权就太不厚道了!

  相比之下守成的孙权的确是要幸运得多。因为稀罕,他难得一次的“玩命”不知被手下人心疼得“批评”过多少次。

  那还是赤壁之战后的事儿,为了配合周瑜攻取江陵,孙权于东线攻打合肥,谁知损兵折将险些还弄丢了自己的性命。于是,手下人(长史张纮)谏道:“主公恃盛壮之气,轻视大敌,三军之众,莫不寒心(听听)。即使斩将搴旗,亦偏将之任,非主公之所宜也(想想)。”打胜了不过匹夫之勇,打败了却是亲者痛、仇者快。

  有理、有理、确实有理,可是刘备对类似的这一套似乎并不“感冒”,也许他觉得自己本来就一“匹夫”而已。不过,匹夫归匹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老子说:“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刘备把生死置之度外,他要从益州调来更多的士兵,不惜血本也要拿下日后进攻秦川的北大门——汉中。

  这哪里只是为了据险固守保住身家性命偏安一隅呢!当然了,北伐那是后话。如今战事打得正如拔河一样已呈胶着状态,不加把劲肯定不行,说不定还真有被对方连根拔起拉上益州一起玩完的危险。

 

  调兵的命令送到了诸葛亮的手上。虽然在《隆中对》中诸葛卧龙先生早就替刘备设定好了吞并汉中的计划,但如今的严峻局势还是让他犯起了嘀咕:会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在玩益州人的命呢?这玩来玩去会不会玩了我们自己的命呢?

  益州人愿不愿意跟着一起玩命本来就不好说,所以诸葛亮实在拿不准调兵会不会逼出个“窝里反”来。这是无法回避的实际,丝毫也不能证明诸葛先生的谋略有什么问题。再说了,叫花子跟海龙王斗宝哪能不心虚——人家曹操打败了充其量不过丢了个九牛一毛的汉中,我们刘老板如果打败了就可能输得精光!换了谁是诸葛亮,能不慎之又慎呢?

  一个叫杨洪的人解开了诸葛亮的疑虑:“汉中是益州的咽喉,决定着整个益州的生死。可以说,没有汉中就没有益州,汉中的危机就是家门口的灾祸。此时此刻,男子就该上战场(男子当战),女子就该去运输(女子当运)。发兵何疑!”

  鉴于杨洪是土生土长的益州人,刘璋时代就已是政府的公务员,所以他的这番表态就绝不仅仅意味着一个“该打”,而且实际上还肯定了“能打”。这让诸葛亮无比欣慰,他立马表杨洪代理了法正(已随军出征)的蜀郡太守,杨洪也果然不负厚望“众事皆办”。

  诸葛亮单单征求了杨洪的意见,诸葛亮也没有启用自己从荆州带过来的“智囊们”代理蜀郡太守。难道他们没人比得上杨洪吗?就算真的如此,用自己人不是更放心嘛!说到底,这跟刘备单单重用法正为蜀郡太守是一样一样的用心——蜀人治蜀(以夷制夷)。

 

  益州的援兵虽然源源不断,但是阳平关一样的固若金汤,谁也没办法对付关里的夏侯渊。鉴于己方的补给困难、士兵越打越少的现实,夏侯渊手握着曹丞相的亲笔信固守待援。

  曹操在信中都对夏侯将军说了些啥呢?“为将当有怯弱时,不可但恃勇也。将当以勇为本,行之以智计,但知任勇,一匹夫敌耳。”一句话,小心一点切忌有勇无谋。

  阳平关是汉中的西大门,北依秦岭南临汉水(今汉江),与定军山、天荡山互为掎角之势。法正见久攻阳平关不下便建议刘备渡过汉水依山而进,驻扎于定军山上。这一下击中了夏侯渊的要害,因为定军山位于阳平关的侧后且居高临下,对阳平关是个巨大的威胁!

  再也不能龟缩在关内等着被动挨打了,于是夏侯渊不得不与张郃一起出关扎营,跟刘备打起了阵仗。老将黄忠苦等了几十年,熬白了满头的青丝,终于等来了露脸的时刻!

  黄忠(?——220年)字汉升,南阳(今河南南阳)人。本为刘表部下,赤壁之战后刘备收江南四郡,黄忠随长沙太守韩玄一同归依。有谁是默默无闻一辈子,临死才大放异彩的吗?这位黄汉升就是。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汉升、汉升,到了汉中再不升更待何时!

  跟了怎样的主子就会怎样做事。比如老将黄忠,虽然他并不知道再过一年自己就要寿终正寝了,但年纪一大把至今却一事无成,别说他自己就连外人都看得明明白白,这辈子大概也就只能这么的了。这自然怨不得黄老将军,一直以来也没谁给过他建功立业的机会呀。不过如今他成了刘备的部下,事情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年近六旬的刘备不仅雄心勃勃,而且舍得玩命,这激起了黄老将军的潜在欲望!

  一大大,二大大,跟着老板一起唱:“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它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它不怕风吹雨打,它不怕天寒地冻,它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巅……”

 

 

 

  刘备很想在曹操到来之前决出分晓,他连夜对山下的夏侯渊大营发动了总攻击。这让黄忠一战成名,他阵斩了曹操的前敌总指挥、征西将军夏侯渊!并以此成为战国名将廉颇一样的“不服老”的老英雄。

  不过老黄忠大致也就落了个青史留名罢了。生时他没享受几天这一殊荣(这反证了他此次的玩命比等死要英明得多);死后也没儿子继承他的这一殊荣(他的儿子早夭,留下的是个女儿)。

  那么黄忠是怎样阵斩夏侯渊的呢?《三国演义》中的描写颇似“关公斩颜良”。夏侯渊攻山,法正舞白旗黄忠不动;夏侯渊懈怠了,法正红旗一舞老黄忠便如下山猛虎一样取了夏侯渊的首级!

  这也太戏剧化了。事实上,《三国志》的记载是这样的:“渊(夏侯渊)众甚精,忠(黄忠)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金鼓震天,欢声动谷,一战斩渊,渊军大败。”

  完全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才争取到的莫大胜利。老黄忠抱着必死的决心只手为刘备打破了汉中的僵局,惊恐万状的张郃顾不上夏侯渊的尸体,率领残兵败将仓惶逃回阳平关,再也不敢出战了。

  当然了,鼎鼎大名的夏侯将军也绝不至于落得无人收尸的悲惨下场。给夏侯渊收尸的是张飞的妻子,只因她是夏侯渊收养的侄女。如果大战中夏侯渊碰上了张飞,不知这叔丈人跟侄女婿会是一番怎样的厮杀,也许“夏侯小姐”宁愿死的是叔叔吧?

  更有意思的是,“夏侯小姐”所生的两个女儿后来一先一后竟都成了后主刘禅的皇后,而夏侯渊的次子夏侯霸后来竟也投降了蜀汉。敌对国与敌对国的人民还真就不是一档子的事儿啊。

  高兴之余,刘备脱口而出:“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哈哈!如今就算他曹某人亲自来,我也不怕了。

 

  一个多月后(公元219年三月),姗姗来迟的曹操真的到了汉中。

  虽说吹牛皮用不着纳税,可是真要面对这个可怕的对手,刘备又怎能不心有余悸呢?他下令凭险固守,放弃了不切实际的“速胜”幻想,跟曹操打起了“持久战”。

  这无疑是个高明的主意。一来虽然前一段战事刘备总体上略占优势,但也仅仅只是略占优势罢了,阳平关还在张郃的手中并未拿下,如今加上曹操带来的生力军就更难说了;二来曹操远道而来补给线太长,加之后方不稳比刘备更想速战速决。

  那就耗着吧,比比谁更沉得住气!偏偏老将黄忠不耐烦,他直接打出了一记重拳,一把火烧了曹操的军粮!

  这大致约等于官渡之战时曹操烧了袁绍的乌巢,一样都是要老命的事。幸运之神咋就突然这样眷顾起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了呢?是刘备活该走运,还是曹操活该倒霉?

  更离奇的是,曹操一接到军粮被劫的消息丝毫未敢迟疑便亲率大军增援,可是即便如此却一样架不住老天弄人,可怜的曹某人竟然在半道上被赵云当猴子耍了个半死。

 

  根据《云别传》的记载:夏侯渊败,曹公(曹操)争汉中地,运米北山下,数千万囊。黄忠以为可取,云(赵云)兵随忠取米。忠过期不还,云将数十骑轻行出围,迎视忠等……

  说得十分清楚,最先打起曹操数千万袋军粮主意的人正是老将黄忠。曹操是个专门打别人军粮主意的人,怎么会不盯紧自己的军粮呢!一般人说什么也不敢有这样的“妄想”,更何况一个刚刚立了奇功的老头子?见好即收总比弄巧成拙以至前功尽弃强吧。

  可是,老黄忠不会有这么多的心眼儿。他甚至向邻近驻防的赵云借了一些士兵,好在可能的情况下多搬些粮食回来(而不是全部一烧了之)并约定了返回的时间。可是,时间过了许久老将军却不见回来。赵云不知道那其实不过是因为粮食实在是太多了,担心之余他在大营内布置好守备的强弓硬弩,自己带了几十个骑兵出营迎视……

  没想到赵云迎来的却是去“救火”的曹军,于是打了起来。更让赵云没想到的是,在这支先头部队的后面紧随着的是曹操亲统的大军!

  如果曹操知道劫粮的是黄忠而不是眼前的赵云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在此多做纠缠的,毕竟更要命的是军粮嘛。赵云却知道放跑了曹操对黄忠意味着什么,于是主动攻击曹军的前部然后且战且退。部将张著受伤被围,赵云又义无反顾地杀入敌阵把他营救了出来。

 

  天色渐晚,曹军一路追到了赵云的大营。手下有人(沔阳长张翼)让赵云闭门拒守,赵云却命令大开营门偃旗息鼓……

  要说赵云有没有像《三国演义》中所说的那样单枪匹马立于营门之外呢?史书上没有记载,估计应该没有。这倒不是赵云胆怯,他是个活在三国的雷锋——对待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像冬天般的冷酷无情——他不可能害怕面对敌人的明枪,也不可能害怕把后背交给了弟兄们会挨了谁的暗箭,但是他不可能挡住了弟兄们在敌人胆敢进攻或者试图撤退时向外放箭。

  赵云前番不慌不忙的表现本来就让曹操怀疑他是在诱敌,如今一见这般阵势更加疑有伏兵,于是便打算引兵而退。赵云一见当机立断传令擂鼓放箭,准确地说赵云这次试用的是诸葛亮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式连弩,一次可以连发十枝箭!难怪他那么沉得住气了。于是,顷刻间箭如飞蝗,曹军“自相蹂践堕汉水中死者甚多”。

  打仗难免会死人,可是逃回去的曹丞相一准连死的心都有——打了老半天,原来他打的并非劫粮的人;救了老半天,原来他救了毛的军粮——三十年河东与河西,那一次他烧了愚蠢的袁绍,这一次刘备烧了糊涂的他!

  这真是惊心动魄精彩纷呈的一场“空城计”,我甚至怀疑《三国演义》虚构的“武侯(诸葛亮)弹琴退仲达(司马懿)”真正的出处其实在此。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一幕精彩绝伦的大戏竟然既无导演也无编剧,甚至连参演的演员都不知道同台献艺的他们各自的配合是多么的天衣无缝,整台戏又是多么的自然天成鬼斧神工。

  这计划外的演出所获得的空前成功自然同样完全不在“艺术团长”刘备的预料之中,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刘“团长”就来到了昨天唱戏的大舞台——赵云的大营——兴致勃勃地巡视了一圈又一圈(“先主明旦自来,至云营围视昨战处”),最终发自内心地给出了一句精炼的总评:“子龙(赵云)一身都是胆也。”于是,作乐饮宴一直至晚方散。

  似乎绝口没提老黄忠的事!这就让人看不懂了。

  来汉中之前曹操在长安一呆就是半年,难道他是在故都考古吗?当然不是,很可能他主要就是在督办粮草!如今黄忠的一把火让曹操的所有努力全部泡了汤,并直接动摇了他在汉中继续待下去的可能,这是个多大的功劳呢?

  事实上,经此一劫公元219年五月曹操就留下了“鸡肋”的口令无奈地把汉中扔给了刘备,满打满算在汉中仅仅呆了两个月。如此仓促撤军当初又何必进军呢?既然刘备根本无力把曹操打回去,那么曹军的“不败之败”不是由于缺草少粮,又能作何解释!

 

  可是,黄忠火烧曹操军粮的事迹竟然记载在赵云的传记中;可是,刘备视察的并不是黄忠的军营而是赵云的军营。

  这自然不会只是由于陈寿和刘备的兴致所至,而是明摆着为了昭示做好事不留名的赵云,他无愧为一个十分难得的一贯低调、大局至上的人。这一次如果没有赵云的神来之笔,结果的确可能会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番景象。换了另外的一个人(比如关羽),你黄忠就一刚刚投降的“老兵”,拼了一把老骨头侥幸才斩了倒霉的夏侯渊,如今竟然贪功心切妄图去烧曹操的军粮!就算肉包子打狗送了老命那也是咎由自取、自不量力,难道我一个比你不知资深多少的老一辈革命家还得给你做陪衬替你的死活操心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安排并不是要对黄老将军有丝毫的不敬,公道自在人心。黄忠心甘情愿地替刘备卖老命,刘备也不会对不起老黄忠的赤胆忠心。在与曹操争汉中的时候老黄忠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刘备不仅一清二楚而且铭记在心。在后来论功行赏的时候,刘备明知关羽会不满却依然把黄忠提到了与之平齐的地位。

  革命不分先后,盖棺方可定论。只要努力,什么时候开始行动都不为晚。十年前黄忠的长官不过是一长沙太守,再有想象力的人也许都不可能想到,老黄忠不仅可以在有生之年名闻天下,而且注定了会在身死之后流芳百世。

  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72、卧榻之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