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义薄云天
义薄云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01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放牛,捕鱼,养鸭

(2012-10-18 03:54:43)
标签:

莫言

童年

记忆

放牛

捕鱼

分类: 杂谈

读了几篇莫言关于吃的散文,发现原来自嘲也可以是一种人生的态度,原来童年的记忆是可以让人一生怀念,原来苦日子在今天看来也可以变得如此珍贵。读完后也有了点要写些什么的冲动,特别是关于儿时的趣事。今天的生活确实不可同日而语了,然而童年的任何一点苦或甜都能在人身上留下一辈子的烙印。在我童年中留下的乡村记忆非常多,而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放牛,捕鱼和养鸭。

我的家乡也是个贫穷落后的山村,我们家分在第二生产队,那时同队的三户人家共养一头水牛,用来耕田犁地,一个月一个月地由各家按序轮流照看,每天早晚两次要牵出去到田埂间,小河边或是山坡上吃草(草枯的季节就喂稻杆或谷壳拌糠),这个工作大都由各家最小的孩子分担,因为这个活最轻。那时我一开始是很不愿意放牛,早上要起个大早,下午出去时天又正热,但别的活我又更不愿意,所以只好勉强去,但是我常常偷懒,把牛放到一个宽阔处就自己去玩了,好几次牛跑到人田里去吃起了稻谷都不知道,自然别家大人就跑到我家告状,每次都被骂个半死。村里也有很多小伙伴都喜欢结伴出去放牛,把牛放到一个离田地远点没多少草的荒坡上,就自行围成一圈打起了纸牌或者在树荫下打磕睡,任牛自由,牛一脱了缰也是散漫又倔犟,有的就整下午地躺在泥水里纳凉,怎么都赶不起来,没有吃草的结果是只能整夜挨饿,有时饿急了的就半夜撞开牛栏跑出去,到田地里放开了吃,而且都吃那些正要吐穗的稻谷或是绿油油的青菜,结果可想而知,第二天村里大人自然是吵开了锅,放牛的那小孩只要不说出原因倒也乐无其事。小伙伴们自己却都心里有数,哪一天谁的口风不严实说了出去,那小孩肯定免不了一阵恶揍。

我却很怕挨父母的打骂,久了也慢慢适应并喜欢上了放牛。并且认真地当回事起来,我不大喜欢和他们打牌,也觉得放牛在那些荒坡上吃不饱,所以平常就观察看村附近哪里的草长得茂盛,第二天就牵牛去吃,并且拽着缰绳不让牛偷懒或乱吃庄稼,所以基本上别人要放半天的牛我只放两个时间左右牛就吃得很饱。但却也因为经常牵牛到人少去草又多的地方,手脚被划伤。更有一次牛在沟渠里一边走一边吃草时竟然抬不起脚来,我使劲地用木棍抽它就不动,全身还在发抖,后来请了大人来看才知道,牛踩破了一个被人丢在渠里的玻璃农药罐子,被割得很深,流了很多血,后来好不容易才把牛牵回到牛栏里,请畜医上药包扎,休息了很长时间才好,看到牛当时疼得流眼泪时的场景我至今还觉得愧疚。牛是有感情的,处久了也会认人,有时我也一边看自己的书,牛在一边吃草也不走远,牛吃草时或者吃饱了往回走时我就常坐在牛背上,别人它就不让,一爬上去准把你给甩下来。放牛还得很小心的是防止斗牛,如果两头公水牛斗起来,那场面绝对是壮观并且吓人,两对血红的眼睛冒火似的对看,然而一起冲上去对撞,牛头和牛角撞在一起的嘣咚咔嚓声,还有后脚刮地扬起的尘土,人不小心都会被伤到,最后非得要用火把放中间熏才能把它们分开。我们家养的也是头公水牛,每次看到有其它公水牛在时我就远远牵开,也就一直没有发生过。

捕鱼是我小时候的最爱,可能是由于喜欢水的原因,夏天我能一天三四次去河里或是水库里戏水,每次都要泡到手指上的皮肤起皱发白或是被妈妈找到骂了才上岸回去。捕鱼没有人教我,看到别人抓鱼时我就在旁边学,趁别人不注意时还顺便捞两条,那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捕鱼工具,钓鱼的也不多,大多是菏泽而渔。春天大地刚变暖开始要梨地的时候,我就邀一两个伙伴拿着锄头和鱼篓去田间,掘开田角凸起的大泥块土堆,或是在田埂和沟渠边上,总能找到一些象是鱼的洞眼,顺势挖下去大多能抓到些泥蚯或者黄鳝,也有时挖到条蛇,被吓个半死。夏天是捕鱼的好时候,涨水的时候,大人都到齐腰深的河里去放网,或是用雷管火药塞在啤酒瓶中点燃扔进汹涌的河水中,也总捕得到些大鱼。我却都不敢,只能在枯水的时候,在田间的沟渠或是快干的小河里,两边筑起垒,用桶或盆把水排干再抓小鱼,每次也都能收获一两斤。也有时伙伴们大家合伙,把家里榨油菜籽留下的渣饼拿来,敲得粉碎再放到大锅里面煮滚,一起挑到觉得有鱼的大池塘或水库边,再一大芍一大芍地洒向水面,鱼闻到香味并吃了这水就会发晕,大家再一起下水大大搅动,一会儿鱼就开始翻白肚并冒到水面上来,这时就可以用网直接兜了。夏天庄稼还青细的时候,还有一种捕鱼的方法,就是在晚上,很多鱼都浮在水里睡觉,特别是泥蚯和黄鳝,那时我和姐姐用铁丝捆上棉花并蘸上煤油点上,并用木棍系好,一手拿着照明找鱼,一手拿着家里烧火用的铁钳,一下手就一条,当然那需要好的眼力和小的动静,那时我就在后面提着油罐(可以蘸油)和鱼篓(可以接鱼),那些鱼被扔进鱼篓里了还在睡觉。因为比较简单,所以很多人都这样去抓鱼,在那样的夏夜,听着声声的蛙鸣,踩着松软的水田,看着满野星星点点的灯光,再加上满载而归的收获,想来确实非常地美!

因着捕鱼次数的频繁又用了很多油菜籽饼(那是用来做家里瓶罐的盖用的),我不少被哥哥训斥,他也不喜欢捕鱼,但是吃着桌上香甜的鱼干时他也就没什么话说。捕鱼最大的感受是那份收获后的喜悦,抓鱼时的兴奋,以及和伙伴们分工合作时的友情,各自带什么工具,各自分工做什么,把捕到的鱼分成几等份后再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先选,那场景真是同心又和谐,公正又单纯,还有当拿着分到的一份果实踏进家门喊着说:妈妈,我回来了!时的那一份自豪。那时因为捕的鱼多,奶奶就把余剩的鱼铺开在竹蔑框里放到瓦罐上用烟熏烤做成鱼干,一年四季家里都可以吃,只要加上一点盐,蒜,辣用油炒一会,色香味俱全,想来都会流口水,那个乡味着实不能忘怀!

养鸭子是我迫不得以才干的活,因为家里没有别的经济来源,养些家禽年关还可以卖点价钱,哥哥姐姐又有别的重活要做。一开始鸭子小的时候,我要每天放学完就去田地里抓蝌蚪或者青蛙,蚯蚓,回来再用剪刀一只只剪碎了喂它们吃。大一点了就开始赶它们到池塘或田地里自己觅食吃,等他们吃饱了再赶回家,一只都不能少掉。鸭子是很难赶的,而且都不听话,特别一进到田里,那时一茬茬禾苗都已经长成了一大片,鸭子一扎进去就看不见了,里面的虫子也够它们吃不完,有一次把鸭子赶回家时数来数去少了几只,又跑回去找也找不见,回来就告诉爸妈,可能正值爸爸碰上什么生气的事,把我按在地上就是一阵痛打,用三指粗的木棍抽我,妈妈和姐姐都劝不住。最后恶狠狠地对我说:没找到今天就不要回来!我一边哭着一边去找,望着绿油油的一大片田野我怎么找啊,后来竟还是妈妈给找回来了,我才敢回家吃饭。那是我被爸爸打得最厉害的一次,细节我都快忘了,是前年一家人过年团圆的时候姐姐给我描述的,她在别的事上比我被打过得更厉害更多一些,所以每次都记得牢一点,说起来时爸爸也不大记得了,只是乐呵呵地笑,说:不要再讲这些事了。

当然,童年还有很多抹不去的记忆。家禽都是自养的,养鸡养猪也都是很趣的过程,还有那陪着我满山遍野奔跑的小黄狗,以及上山爬树捉住满罐的金龟子,还有用蜘蛛网去网住的蜻蜓,夏夜数不清的莹火虫,每每和女儿讲起那些童年的故事时,总能勾起我无限的回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爱慕主的显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爱慕主的显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