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们西部
我们西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019
  • 关注人气:1,9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2015-01-28 11:51:43)
标签:

旅游

分类: 文学活动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时间: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上午12点(北京时间)

地点:乌鲁木齐友好新华国际图书城三楼文学厅

 

 


《新疆词典》简介

 

《新疆词典》是诗人沈苇历时十年的跨文体力作,用一百一十一个词条、十多种文体,重构了他理解的“新疆”。增订版于2014年10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广获好评,被誉为“真正写出了亚洲腹地的‘精神地理’”,是一部“新疆后现代叙事的山海经”,当下这一时期“进入新疆历史和现实心灵的最好通道”,有一种“传世的魅力”。凤凰网、《新京报》、《中华读书报》、《文学报》等媒体对此书进行了重点推荐,英文节译获美国《Ninth letter》杂志2013年度文学翻译奖。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新疆词典》选章

 

正午

 

正午是一个拱顶,我离太阳近了些——

懒洋洋的时刻,沉思冥想的时刻,我的身体似乎随思绪铺展开去,并被汹涌的阳光淹没。在漩涡中我得以眺望这个时代──天空粘满飞鸟的羽毛和细骨,尘土混合着影子,沙漠在我身上“隆隆”推进……我的骄傲有六分之一国土大,我的孤独和无知也有这么大。万吨的阳光啊,我所要的并不多,只需一小杯你的甜橙汁。

这个恍惚的时刻,甚至死亡也是美味的,值得细细品味。

正午的伟大在于取消了生与死的界限,将它们重新纳入一个整体──一个高高隆起的拱顶结合了生与死、阴与阳两座山坡。山坡上,阳光的金屑碎银耀眼得如同一个幻觉,一个前世的记忆。在可以揣度的隐秘空间,在建筑群和天际线,在户外的草坪、树梢,以及屋顶飞过的鸽群响亮的哨音中,生与死结合得天衣无缝,如同一次完美的婚礼,一个庄重的仪式。

此刻,在西域,在消失的特提斯海边(古地中海),西与东、近与远、过去与未来,都融汇成一个整体,一种正午的此在。我想起加缪对虚无的反抗,想起他赞美的“正午的思想”(地中海精神):“如果说,古希腊人制造了绝望与悲剧的概念,那总是通过美制造的……。这是最崇高的悲剧,而不是像现代精神那样,从丑恶与平庸出发制造绝望。”哦,我的特提斯,人类的西域和希腊。

此刻,我深陷于一张正午的沙发,感到自己的思绪被生与死两位新娘分割,正展开两座山坡、两张翅膀……这个发现使我微微有些吃惊──手中的《歌德谈话录》滑落了,似乎掉进了四周寂静的特提斯海水中,发出“扑嗵”的响声。大师一生爱过的女人挣脱了书页,在水中自由游弋;而爱克曼划动秘书的双桨,将每一句有价值的谈话打捞上来……

——是啊,我的确听到了一本书掉进水里的“扑嗵”声,它清晰可辨,传向可能的远方,呼应着孩子们的歌谣,一位异族妇女的低泣,以及街巷深处秘密的生死,使正午呈现一种虚幻的真实,一种整体性的宁静的动荡。

 

 

 

它是长不大的婴儿,永远的婴儿。它的眼睛是两口清泉,从那里流出的纯净、天真、温驯、无辜,一遍遍清洗尘世的污浊。尘世配不上它的居住,它的居住是暂时的,需要一把刀子来成全、造就。在刀子的寒光下,它纯洁如玉,楚楚动人。它咀嚼死亡如咀嚼嫩绿多汁的牧草,接受死亡如接受自己的另一半。它看了一眼刀子,俯首于这圆满的逼近,没有一点惊慌。它是安静的,顺从的,因为对于残暴和血腥,它是无知的。它的头朝向了麦加,它的眼睛关闭了尘世,它的童谣传向了远方。它将躯体的重还给了大地,血流进泥土,肉煮在锅中,美味留在了人的口腹。它已不是它,它是轻盈的,变成一朵白云,离开大地,在天使的引领下,一路飞翔,去坐到亲爱的上帝身旁。在人间的短暂迷途,仅仅是它的一次梦游。现在,它的美,它的牺牲,已超凡脱俗,化为永恒,将天堂照耀得从未有过的明亮、华丽。──没有一种狂风能将它吹灭,它是真正的“上帝之灯”。“他们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他们以羔羊为灯。”(《圣经·启示录》)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楼兰

 

 

1

远行的商队,请在楼兰停一停。卸下你们的疲惫,让骆驼享用苜蓿吧,吃馕、火埋烤肉,喝一口楼兰的泉水吧,当然,你们还得上一点税。

中国的毛皮、瓷器、桂皮、铜镜,西方的地毯、黄金、象牙、琥珀、乳香,又一次在罗布淖尔相遇了。相互打一声招呼吧。将你们的魅力,你们的琳琅满目,展示给对方看,将楼兰变成一个万国商品博览中心。

车马店拥堵不堪,旅馆也爆满了。人们在小酒店喝穆赛莱斯,欣赏楼兰歌舞,汉语、吐火罗语、粟特语、婆罗米语,混杂在火一样热烈的鼓声中。尽情喝一杯吧,将你们的故事讲给对方听,用手势,用眼神,用酒后的醉语。在楼兰驿站,四海之内皆兄弟啊。

远行的商队,请在楼兰停一停吧。让丝绸之路延续你们的贸易、你们的行旅。如果没有了你们,如果你们的旗帜倒了,谁为我们运来梦想和远方?

2

需要一个高度,与三间房遗址为伴,升起楼兰的摩天大厦。

需要一个高度,同时眺望东方和西方,保佑丝绸之路年年通畅。

需要一个高度,凝聚臣民和旅人的力量,守护楼兰人、鄯善人的墓葬。

需要一个高度,安慰痛者,洗净罪人,让和平安宁出现在烽火狼烟之上。

3

1934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第四次到达罗布泊,在楼兰废墟挖掘一个古代居民的垃圾堆。它的详细清单如下:一只老鼠干尸,表皮几乎没有损坏。大量鱼骨,说明罗布泊曾有淡水。一根鞭子,鞭杆用羊胫骨做成。一颗猪牙。马、牛、羊、骆驼的骨头。纽扣,铜币,碎布片。一只马鬃做的鞋底。废旧铁器,确切地说是一根锈铁链。两个中国毛笔架。撕碎的桑皮纸。写有汉字的木简。一个木钥。最下面是大量的芦苇杆。——这是对的,芦苇曾是楼兰人最重要的建筑材料。

赫定先生尤其注意到一堆羊粪。由于沙子的保护,它新鲜如初,好像那只羊刚刚离去。他侧耳倾听,隐隐听见了羊叫:咩——咩——咩——

4

在楼兰管理保护站,我们遇到三个人、两只鸡和一条狗。

三个小伙子,来自南边的若羌县。他们住地窝子,用沙子洗碗,读旧杂志、一年前的《巴音郭楞日报》。每隔两个月,县里的卡车从四百公里之外为他们运来水、大米、面粉和蔬菜。

两只老母鸡在游荡、觅食。它们下的蛋,专供保护站的黑狗。小伙子们说,此狗嘴巴刁得很哪,不爱啃骨头,最爱吃鸡蛋。它毛色发亮,熠熠生辉,一个健步就跃上了雅丹。“这条狗,真够娇贵的,大概是楼兰公主的转世吧。”同行的朋友研究了一番,说。

三个小伙子,开着一辆从盗墓贼手中缴获的破吉普巡逻,在路上埋钉子,以防新的盗墓贼。去年秋天,还救助了两个在沙漠里迷路、走疯了的人。

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呆。有足够的时间,看沙漠,看荒原,看天空,看星星,看月亮……当他们转过身来,看见两只鸡和一条狗,木纳的脸上就有了笑容。

——哦,守墓人!守墓人脸上的笑!

5

死亡是一种隐私,我们却将她公布于众。死亡是一种尊严,我们却在她身边溜达,嘀嘀咕咕,指指点点。

如果我能代表盗墓贼、考古队员和博物馆,那么,我将请求她的原谅,原谅人类这点胆怯而悲哀的好奇心。

我无法揣度她的美貌,也不能说,她仅仅是一具木乃伊。如果我有一辆奇幻马车,就将她送回沙漠,送回罗布泊。在塔克拉玛干这个伟大的墓地,让她安息,再也不受人类的惊扰和冒犯。

死亡是她的故乡,她的栖息地。我们岂能让她死后流落他乡?岂能让美丽的亡灵继续受苦?

我们称她为“楼兰美女”。她的无言就是告白,她的微笑使我敬畏。因为我知道,她精通死,胜过我们理解生。

6

游移的湖,被大沙漠和孔雀河控制的命运。它的暧昧,它的闪烁。沙漠中的一滴,曾包容海,包容瀚海的辽阔、壮美。一个珍贵的词,在凋零之前,占有水的反光,盐的反光。

游移的湖:它的波澜,它的长叹。它的水面曾倒映伟大的楼兰。那消失的一滴却不再回来。罗布泊在死去,移居一个垂危的词——一具词的空壳。

它的死亡,是道路、城池、驿站在死去,是胡杨、芦苇、果园、麦田在死去,是死去的沙漠再死一次!是时光的一部分、我们的一部分,在死去。

游移的湖,不再游移,不再起伏、荡漾。沙漠深处的走投无路,大荒中的绝域,留下一只沧桑、干涸的耳轮。——我们倾听的耳朵也可以关闭了。

7

丝绸之路,阳光汹涌的荒原,颗颗飞翔的心脏埋入黄沙,心脏要开花。

——是思念与想象之花开向荒漠甘泉。活着是湿润的,而死去的文字爬满楼兰,在布片和断木上干枯地安息。头骨的酒杯,仍在风中传递。泥塔高筑,一个城池中时光难辨。三只奶羊围向红柳的摇篮,摇篮里美丽的弃婴,名叫楼兰。

坐在荒野上,星光和月光低声地议论。胡杨的守卫,黄羊的凝望,盐泽的反光照见骆驼牛羊。天空的灯盏亮了又灭,罗布泊的大路通四方。楼兰的火,楼兰的粮,楼兰美酒迎远客,一路风尘到雅丹。雅丹的城啊,敞开的楼,天空的灯盏抱怀中,西域的火种撒边疆。高高祭台下,七个女儿舞蹈到天亮——

鼓声咚咚沐浴朝露的楼兰。黑发披身乳房明亮的楼兰。兽裘为衣天鹅为伍的楼兰。头枕白雪脚踩黄沙的楼兰。天使飞临赠予双翼的楼兰。策马奔走驰骋荒原的楼兰。人烟断绝逃出楼兰的楼兰……

帛道漫长。一个飞翔的名词将我击中。升起的头颅,炽热的目光,血脉和心脏,向着楼兰的方向。黄昏沉落,灭顶的狂欢在逃亡,沙从天空倾泻而下,覆盖了楼兰。——楼兰楼兰,你正隐身于哪一个时空,向着我们神秘地微笑?破碎的花瓶,散开的木简,被风带走,挽歌之手抚摸楼兰的荒凉。哦,楼兰,思念与想象能否将你复活?楼兰楼兰,难道你只是一个幻影,一声废墟中的轻叹?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新疆词典》评论摘要


   

《新疆词典》可以说是关于新疆的经典,有一种传世的魅力。我认为这至少是新疆的光荣。

——诗人、散文家 周涛


《新疆词典》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丰富的、诗意的、立体的新疆。沈苇的人文地理书写,事实上构建了一门“心灵地理学”。

——《世界文学》主编 高兴



《新疆词典》肯定是当下这一时期,进入新疆历史和现实心灵的最好的通道。你要想了解新疆,就该看这本书。

——《人民文学》副主编 邱华栋



沈苇对世界的观察细致入微,而更令人赞赏的是他对人性的敏锐领会。《新疆词典》真正写出了亚洲腹地的“精神地理”。

——美国汉学家 顾爱玲 Eleanor Goodman



《新疆词典》是关于新疆后现代叙事的山海经,更是一部凸显新疆的精神史。

——散文家 蒋蓝



《新疆词典》具有超越“新疆”地域符号、直抵人性隐秘之境的能力,同样是一部跨界之书。

——散文家 汗漫



111个词条,是诗人沈苇收集起来的有个人温度和经验的“芝麻开门”的密码,是用以打开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文明的无限期多次往返的签证。

——《南方周末》文化记者 朱又可



《新疆词典》实现了一次文本的解放,同时拒绝对个人化的迷信。一位诗人的勇气和谦卑同时浮现在字里行间。

——青年评论家 王敏


《西部》杂志社

微信号:xibuweixin

扫一扫,更精彩

沈苇《新疆词典》读者见面暨现场签售1月31日举行

网络编辑/李奕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