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肖磊:“做空者”并不邪恶

资本市场是一个很容易走向极端的市场,因为它在今天表现出来的杠杆效应和工具效率空前之高,是几千年来人类社会活动中无法想象的,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如果庞大的投资者群体不能或不对市场形成充分“表达”,就容易被某种单一的市场情绪左右,市场可能随时都面临着走向一个毁灭性的极端,这种极端我们称之为“崩盘”。

拿中国来说,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握有更多资源和利益链的社会精英层面,都非常不喜欢听到“看空中国”或“做空中国”等字眼。这跟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契合,对持有不同看法的人,总是带有一种警惕和敌视的态度。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市场能够证明,没有做空者就不会下跌,也无法证明没有做空者的市场就一定具备更的正能量。恰恰相反,没有做空机制或做空机制不健全的市场只能吸引更多的非理性投资者,因为非理性投资者往往缺少独立思考,总是相信树可以长到天上去

正因为中国缺少做空者,缺少了市场的自我制衡,市场风险无法提前释放,扼杀了“理性”,非理性的繁荣在中国持续时间更长、损害更大。

做空者实际上并不邪恶

2008年5月,美国有一个叫戴维·艾因霍恩的对冲基金经理大肆批评五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并到处演讲,希望能够说服更多有影响力的投资者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他还号召更多的投资者去做空雷曼兄弟。也正是他的呐喊和参与,一些在研究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方面的投资者开始关注雷曼兄弟的风险。很快,其他寻找做空机会的投资者开始建立空头仓位,做空者也越来越多。

难道没有艾因霍恩对冲基金经理的做空,雷曼兄弟就会安然无恙?事实是,如果没有做空者,雷曼兄弟给整个美国金融系统带来的巨大风险只会被欺骗性的隐藏,一旦破产危机被拖延,给美国资本市场带来的灾难恐怕要增大十倍。

做空者不缺少信仰,“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曾说:“金融市场不属于道德范畴,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对于亚洲金融风暴,即使不炒作,它照样会发生。纵观很多国家资本市场及经济的崩盘,而后一蹶不振,恰恰是因为做空者没有参与的机会,导致做多者的信心和价值观被完全颠覆所致。”

查诺斯是一位华尔街比较出名的对冲基金经理,市场给他的称号是“顶级做空大师”。查诺斯曾成功地做空了安然和美国楼市,并从中收获了巨大的回报。市场需要明白的是,美国房地产市场并没有因为这类做空者而一蹶不振,美国房地产市场早已复苏,做空者贡献已经完成做空者让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提前破裂释放,从而也尽早恢复。.

查诺斯在2013年开始全面关注中国房地产市场,他的呼吁是,“你应该避开任何与中国房地产市场相关的投资产品,钢铁、水泥、铁矿石等,因为我正在做空它们”。现在看,跟中国房地产相关的诸如钢铁、水泥、铁矿石等产品价格,已经跌倒了历史谷底,但值得思考的是,并没有人认为此类商品价格的暴跌是因为做空者所致。

幸好查诺斯在中国这个排斥做空的市场并不像索罗斯那么有名,否则,他的言论可能会引来诸多中国官方层面及研究者的“炮轰”。但对于相关企业经营者来说,如果没有及时的在相关领域“做空”这些商品以对冲风险和套期保值,其破产或巨亏的概率是非常大的(近两年来钢铁等企业的巨亏就是例证)。最终受到伤害的依然是自身经济。

一直以来,做空者在纷杂的资本市场保持着冷静,他们会遭到各国政府的反感,乃至封杀,但他们在用自己的思考和影响力艰难而又光荣地生存着。当他们时常因正确地判断“得手”时,往往也会获得来自市场的更大尊重。做空需要的是胆量和智慧,是对偏见、环境和所有可能性情况的分析,做空”所承受的压力和风险远比“做多”大得多,这本身就限制了“做空者”的局限性和“高理性”;买涨则简单得多所承受的风险更小,毕竟世界在不断进步而不是倒退,巴菲特说,没有人靠押注自己的国家崩溃而获得巨大成功的。但不要忘了,索罗斯和巴菲特一直以兄弟相称,索罗斯也并没有长期押注任何一个政府的“崩溃”,其“做空”都是阶段性的,索罗斯在社会慈善方面的贡献也并不亚于巴菲特。

2010年2月初,在曼哈顿一个私人会所,包括索罗斯在内的一批善于做空的对冲基金经理有一次大的聚会。这群做空者谈论的是欧元的走向,索罗斯等先后发言,看淡欧元前景,并迅速在圈内扩散。这跟艾因霍恩做空雷曼之前的举动类似。这次聚会之后的一周时间里,欧元空头头寸创下历史新高,6万多份做空欧元的期货合约集中出现。之后,欧元兑美元汇率从1.36一路惨跌至1.18。

从当时来看,索罗斯等做空欧元的举动加剧了欧元区的风险,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恶意”做空。但其重要的建设性作用在于,大批对冲基金对欧元的看空,以及对欧元的做空行动触动了包括德国等在内核心国家的重视,使得对欧元区改革一直比较“冷淡的政治家们抛弃了侥幸心理,欧元区关于统一监管、财政改革等的实质性进展也正是从全球对冲基金经理大肆做空欧元开始的。

回顾发展比较完善,且一直在持续自我循环的欧美资本市场,其跟政策制定者一直以来对做空环境的创造运用,以及对做空者的宽容是分不开的。因为做空者本身就附带着一种强大的监管效应,让市场更容易重视风险,不至于让风险积累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历史已经证明,那些缺少“做空”环境的市场,并不会拥有更良性的自我循环,而是以自我制造的更大灾难收场比如2008年中国股市的暴跌,其恢复能力甚至远低于制造了次贷危机、做空势力更强大的美国股市。

伦敦和纽约,乃至香港,之所以在国际资本市场获得崇高的地位,除了历史的沉淀和监管的有效,更多的是对投资者自由行动的保护,一个最重要的体现是,对做空者的宽容和“理解”。索罗斯曾一度做空英镑制造了英国金融市场的混乱,也在亚洲金融风暴期间给香港金融市场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但相关政府都使用市场的手段做出了回击,而不是暴力的行政手段。更重要的是做空者让政府尽早发现了风险因素和监管漏洞,最终让监管变得更加积极、有效和透明,而不是让监管更“暴力”或更“一刀切”。

中国缺少对做空机制和做空意义全面思考的改革者,从而缺少可以做空的产品和做空文化,市场缺少做空者。有句话说,看一个人的身价,主要看他的对手我的观点是,中国资本市场今后能否取得根本性成功,并打造成“有容乃大”的国际性资本市场,主要看它如何对待做空者以及能否“培养”出真正懂得如何做空的“对手”。也可以这样说,看一个国家资本市场的“身价”,主要看所承载的做空者的影响力。然而,按照目前中国市场的情况,这似乎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主意

PS:本文原版首发于2013年《肖磊看市》专栏,今完善和填充相关思考之后再发,逻辑可能更完善一些,我们需要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做空者”。供市场讨论。

肖磊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