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肖磊:人民币国际化进入最关键阶段

据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消息,前三季度中国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已超过4.8万亿元,人民币已成为中国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人民币跨境收支占全部本外币跨境收支的比重已接近25%,货物贸易进出口的人民币结算比重则超过15%。与我国发生跨境人民币收付的国家达到174个。

但相比跨境结算,人民币的国际储备地位还非常靠后,仅处在跟纽西兰元差不多的位置(排名第七),远落后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及澳元。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吴晓灵曾说过,“人民币在外面能走多远,取决于人民币能以多大的速度、广度和深度回流到中国来”。

纵观美元、欧元、日元等货币,其回流的方式相似,但回流的速度、广度和深度则有很大的差别。除了各类进出口贸易,美元回流美国的最大支撑点是金融市场,包括债券、股市、风险投资、移民等等,这是其他几个国际货币并不完全具备的回流支点。

总的来说,主权货币依靠的是国家信用,跟黄金等金属货币有根本性不同,不能依靠自然的交易竞争或淘汰模式来完成市场认可度。主权货币需要严格的供给管理和使用规则,才能真正成为一种世界级财富和储藏手段。也就是说,仅仅依靠经济方面的一时强大,很难保证主权货币就一定能够成为一流的国际货币(储备货币)。

如果没有很好的内部市场作为依托,人民币国际化本身就没有一个可靠的载体。在创建和提升人民币回流的速度、广度和深度方面,中国还需要做以下多方面的工作。

重新定位股票市场

股票市场的基础是“公司”,公司这种制度自诞生之日起,就改变了人类的组织、生活和存在模式。汤森路透近几年来的调查显示,全球100名最具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公司当中,美国有45个,而中国的数字是零。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曾直言不讳的说,中国这么高速的增长不是自身的,而基本上都是借来的。他认为中国经济倚赖外来投资及“借来”的技术,这将会是未来发展的隐忧。当然,每个国家都要经历这样一个“学习”阶段,但如果我们不能打造一个跟美国媲美的公司市场,创新问题就难以破解。

美国股票市场不仅为本土企业提供了高效、便捷的融资市场,缔造了“公司”市场前仆后继的各种传奇,还为全球“公司”打开大门,从而也吸引全球投资者,以及最优秀的人才和各类企业组织,增加了美元回流的深度和广度(可持续的创新实际上是用人才和钱砸出来的)。美元能够从广度和深度层面回流美国,美国国际化的“公司”市场功不可没。

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说,历史上几乎所有的重大革新都是在公司,而不是国家层面产生的。据央视纪录片《公司的力量》所述,截至2009年时,“公司”为全球81%的人口解决了就业机会,制造了全球生产总值的94%;全球100大经济体中,51个是公司,49个是国家。世界上有161个国家的财政收入,比不上沃尔玛公司;全球最大的10个公司的销售总额超过了世界上最小的100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

也就是说,全球80%以上的人“生活”在公司,他们更多的时候并不是被政府所约束,而是被公司所管理、教育、培养。一个现代化国家是否强大,真正要看的是这个国家有没有强大的“公司”市场。阿里巴巴在纽约上市时,更多的人所关注的并不是谁赚了谁的钱,而是阿里巴巴为何不能在中国本土上市,中国“公司”市场为何如此落后、苛刻……

对于人民币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开放、包容和缔造更多伟大企业的“公司”市场,不以强国之本和历史使命的眼光定位股票市场,人民币对于全球来说,吸引力永远是有限的。因为那些愿意持有人民币的人,并不仅仅是为了购买“中国制造”,更多的时候是为了融入和分享中国的发展,而中国的发展归结起来,是“公司”的发展。

彻底改革债券市场

对债券市场的理解,不能仅仅停留在经济学的概念。债券市场是一种既古老又新型的人类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是国家与人民之间,也可以是人民与人民之间,还可以是国家与国家之间。债券市场是连接各种经济体之间最直接的一种纽带,它通过利用错综复杂的债权关系,把本来针锋相对的经济体变成一种互补和捆绑性的发展模式,不仅有利于沟通和互相监督、制衡以及督促生产,还大大的降低了各组织或各民族之间因制度、信仰等问题走极端的可能,让更多的政治家、组织、个人等都学会用交流、互动、互助等方式解决问题,可以说对世界和平有着极大的贡献。

正是由于债券市场的发达,美国国债接近40%被境外投资者持有,仅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就占到美国整个国债规模的接近8%。这也是诸多人士判断中国和美国虽然存在诸多博弈,但不会轻易发动战争的原因。

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非常不顺利,“压制”和“透支”并存,诸多信用极佳的机构和个人负债水平较低,而一些信用状况较差的机构和个人却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持续负债,这导致整个债券市场的价格扭曲、价值无法发挥,反向破坏了这一市场的历史作用。

吴晓灵等近年来才表示,刚性兑付和过度担保是中国两大金融公害;直接融资市场是一个愿打愿挨的市场,应该给企业发展自主权,取消发债审批制度。在发展国际市场方面,直到近日,全球首只由外国政府发行的人民币主权债券才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

债券市场的基础是信用,纸币的本质也是信用,如果不以债券市场来推广和“贩卖”信用,你就无法给各类信用定价,你就无法分享信用证券化带来的诸多利益。美国政府和企业能够负债化高效运转,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把信用证券化,然后卖给全世界。也就是说,美国人可以用国际投资者的钱来养老、创业、消费,甚至是打仗。

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程度和流动性极强、吸引力和规模都足够大的债券市场,人民币的回流机制就存在根本性的缺陷。中国债券市场目前还停留在以审批制为主的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市场占整个债券市场规模的90%以上),投资者还仅仅处在金融机构法人之间。

截至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依然没有在交易所市场和场外市场取得更大的突破,更不要说国际市场了,这是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最大的问题之一。

降低美元外汇储备

降低美元外汇储备是一个争议较大,且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既然人民币要走国际化这条路,中国的国际性金融资产就要做出重大调整。美国的外汇储备中,黄金占到80%,这并不是说美国人仅仅把黄金当做外汇储备,而是美元本身就是国际货币,美国基本上没有必要储备其他主权货币。

如果人民币一边在国际化,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一边又越来越多的储备美元,买入美元计价的金融资产,比如美债等等,最终的结果就是像日元一样,成为基于美元的一种投机、融资、套利等的附属货币,虽然也会成为贸易、金融交易、储备等国际市场不可或缺的货币品种,但其对本国经济和金融所产生的作用非常有限。

目前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已经达到4万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达到二十多万亿人民币,占到整个M230%。如果处理不好,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大障碍,这种障碍表现在中国既不希望美元贬值或者说美元在全球的应用范围下降,又希望人民币能够取代美元所占据的更多国际市场,这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来说,是非常尴尬的,也是需要战略性思考和尽早做出抉择的问题。

美国为什么能够在亚洲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以及各种地区性危机等期间坐看相关国家货币大幅贬值,并坐享美元吸引力和流动性扩张的渔翁之利,最关键的点就是美国的外汇储备当中,这些国家的货币占比极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中国一直在多元化外汇储备,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并没有跟上中国“创汇”能力,如果有更多的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中国的出口换来的是人民币,外汇储备的增速很快会减少。所以降低美元外汇储备的方式首先是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其次是着眼长远,购入黄金、欧元、英镑、日元等储备分散美元外汇,短期看这样做存在各类风险,但长期来说是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中国可以按照与各类经济体贸易规模来分散外汇储备,比如近年来随着跟韩国、日本等贸易量的增加,中国持有的韩国和日本国债数量在持续上升。

以历史为鉴,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美元开始走向全球,那会美联储并没有大量的持有当时世界最强的货币英镑,而是采用以黄金为信用支撑的金汇兑本位制。1944年美国将美元跟黄金挂钩,而后全球货币跟美元挂钩,一举奠定了美元的国际地位。当时美国的官方黄金储备超过了22000吨,后来经过各类兑付,降低到了8000吨,而目前中国的官方黄金储备仅仅只有1054吨。

在分散美元外汇储备方面,中国有很大的可操作空间,但要注意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道理,在处理外汇储备问题上,面临短期利益受损和被骂的现实压力,管理者要懂得忍辱负重。

改革不能停

中国的股票、债券、银行、货币等各类市场都需要加大改革步伐,才能适应真正的人民币“国际化”,如果没有面对全球市场的决心和勇气,中国金融市场就会像现在这样,连开放这一步都磕磕绊绊、主动性欠佳,更不要说走出去了。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命运,吴晓灵有一句话总结得非常好,“人民币时代能否到来取决于国内的金融改革。”因此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不是与美元的“战争”,而是一场实实在在的“内战”。

 

肖磊

2014-10-23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