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860
  • 关注人气:1,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5、野炊(选自新书《一寸师》)

(2019-05-20 16:18:54)
标签:

文学

文化

历史

分类: 推荐

饥饿会令道德烟消云散:红烧肉可是让姜浩伤了十年神的大荤食啊!爷爷奶奶家里向来缺肉吃,他那空空荡荡的胃里,十年中收罗的红烧肉,屈指可数。他虽然是好学生,还是抵御不了红烧肉的诱惑,时常觉得,若是顿顿能有红烧肉吃,哪怕让他交白卷,做坏学生,天天被老师训斥,他也愿意。


15、野炊

长长的两栖车队驶近前,只见车队上空笼着朦朦烟雾,不久,学生之间的说话声也难以听清了,滚滚铁流发出的隆隆履带声、引擎声,令急切想说话的人,得拼命提高嗓音。几十辆轮式和履带装备车,一眼望不到头,大概为了对县委书记的欢迎辞,显出礼貌,庞大的车队在街上停了一会。巧得很,姜浩做梦都想见到一辆两栖坦克,居然真有一辆停在他跟前。他再也没有心思挥动手中的鲜花了。这种坦克的表面,就像浆过的衣服,笔挺,有棱有角。他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上前抚摸起来。作为学生欢迎方队里的一个标兵,他从未有过这种不守责的举动。见他弃花去摸坦克,刚才还花枝招展的学生方队,一下就溃散了,学生们纷纷弃花围住了各种装备车辆。姜浩心里还唠叨着一堆悄悄话呢:你看这亚光漆面,就像奶奶说的有看相,摸起来手感也好,让人就是想爱惜,连指甲印都怕留下……可是,钢板这么薄,比我家门板还薄,倒是适合水中泅渡,但就凭这么薄薄一层钢板,要挡住飞来的炮弹,能行吗?摸完坦克,他心里积满了更多的疑问。街上早已人声鼎沸,谁也不去听县委书记那冗长的欢迎辞,直到引擎声又轰隆隆响起来,人群才迅速退回到路边。车队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街上就只剩下了不知所措的人流……

姜浩垂着头,一人走着回家的路,丧气的样子就像一个败兵。原来方队解散前,领队老师厉声训斥了他,说他带头破坏了方队纪律。他承认老师说得对,一点儿也没冤枉他,谁叫坦克迷了他心窍呢?不过翌日清晨,他上学路过广场时,精神又陡然一振。他看见约莫有一个排的部队官兵,居然驻扎在广场。他连忙向路人打听,才知道这是昨天舟桥部队的通讯排,要在广场拉练三天。整个上午,姜浩望着教室的黑板,眼前却浮现着通讯排的帐篷、发报机、成堆的器械等。到了中午,放学铃声一响,他抓起书包,第一个冲出了校门。

通讯排还待在广场原处,只是他们以班为单位,开始在土质的广场上刨坑。他们刨的坑很讲究,坑口正好可以搁下一只铁锅,坑边又刨出一个通气和送柴的道口。这种临时的土灶只能烧柴。姜浩恍然大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驻扎在广场西边的槐树林里。那时已是暮秋时节,黄绿相间的林间,落满了一层枯枝败叶,正好成了土灶的绝佳燃料。为了便于烧火做饭,炊事员们都把帽檐移到了脑后,活像银幕上那些歪戴帽的美国大兵,那有点痞的模样,倒令姜浩耳目一新。土灶边,站了不少看热闹的黄州人,都对炊事员的厨艺,赞叹不已。只半小时的工夫,成盆的猪油渣青菜、胡萝卜青椒干丝、西红柿炒鸡蛋就出了锅。锅里飘起的油香和菜香,犹如一只刨子,立刻刨出了姜浩心里的大馋虫。轮到官兵到炊事员跟前排队打饭,眼前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有战士帮炊事员不停从军用铁罐里,取出一只只罐头,递给打饭的官兵。姜浩把脚挪近他们,真是开了眼。他们用开罐的钥匙,轻轻一卷,铁皮罐头就拉开一道口子,卷完一圈,铁盖已齐齐裁下。罐头里是红烧肉!红烧肉可是让姜浩伤了十年神的大荤食啊!爷爷奶奶家里向来缺肉吃,他那空空荡荡的胃里,十年中收罗的红烧肉,屈指可数。他虽然是好学生,还是抵御不了红烧肉的诱惑,时常觉得,若是顿顿能有红烧肉吃,哪怕让他交白卷,做坏学生,天天被老师训斥,他也愿意。官兵们吃饭太特别,真有风卷残云之势,姜浩鼻子里萦绕的香味尚未散尽,盛菜的盆和碗,已空空如也。有人知道这是一种必须的军风,就踱来踱去,以了如指掌的口气,向众人解释,“部队的人吃饭就是得快,真要打起仗来,吃饭只能见缝插针……”听完,大家因自卑,都瓮声瓮气地点头称是。

姜浩面色微红,因心里有事,转身回家去了。家里的门虚掩着,还没进门他已嗅出,奶奶正在厨房炒雪里蕻。姜婆婆家每月只有一周,日子过得还算“宽裕”,那时刚拿到姜奉三的搬运工工资,和儿女的抚养费。那时姜婆婆炒雪里蕻,会比平时讲究,会撒进一点肉沫。姜浩心急如焚,一个箭步来到锅前,飞快瞥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又是雪里蕻!又是雪里蕻!连个肉味都没有!”

姜婆婆依旧安静地炒着雪里蕻,她从锅里捻出一小撮,吃掉才说:“儿嘞,这是用猪油炒的,好吃嘞!”

“没有肉,我不稀罕!”

“儿嘞,莫和奶奶赌气呀,下月就有肉吃了!”

“不,我不要等到下月,我现在就要吃肉!”

姜婆婆又从锅里捻出一小撮,示意姜浩过去尝尝。姜浩把身子往旁一闪,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哪怕隔着客厅,还是能听见姜浩翻箱倒柜的大响声。末了,姜浩拿着一张叔叔的照片,倚着堂屋木门端详起来。照片里的叔叔,身穿有四个兜的军官服,显得踌躇满志。叔叔常辗转托人,给他带回一些《十万个为什么?》。据说叔叔所属的炮团,常拖着加农炮去海南拉练。姜浩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突然昂起脖子,对着厨房大声嚷道:

“我一到十八岁,就去当兵!”

“儿嘞,使不得呀,你是姜家的独子,姜家不能断后啊!”

“我就要去当兵!”

“为什么?你不是想当天文学家吗?”

姜婆婆非常熟悉他的志向,那志向是由《十万个为什么?》一页一页培育出来的。

“我改主意了!”

“那你也得说出个道理呀,奶奶虽然是个文盲,但世间道理还是懂不少呢。”

“我就想当兵,就想保卫祖国!”

姜婆婆停下锅铲,朝锅里打了一只鸡蛋,噗哧哧的煎蛋声和香味,不请自到,一起涌到了姜浩跟前。“莫说大话呀,你身子骨不适合当兵嘞。”奶奶一边煎蛋,一边继续劝他。

“适合!”姜浩靠着门板嚷道,但声音已没刚才那么高亢了。

姜婆婆把荷包蛋铲到碗里时,朝他喊了一声:“儿嘞,奶奶今天给你补一补,快来吃荷包蛋哪!”

姜浩一声不吭来到了厨房,他吃得很慢,很安静。吃完,姜婆婆问他:“还去当兵吗?”姜浩低着头,显得不好意思,瓮声瓮气哼了一声:“去!”但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有点违心……

 

批注

以前特别醒目的人民广场,已改建成了服装市场,我一时也数不清,究竟在广场原址上盖了多少排平房。我和瘦叟寻了半天,竟没找到一棵树,原来占满广场西边的槐树林,已砍得净光。我记得广场东边还有一个灯光篮球场,现在只见到一幢大酒楼。瘦叟说,他爷爷脑子里还装着广场的很多旧事。瘦叟把我带到老人家跟前时,老人家正在小区院子里晒太阳,都九十多了,身子还挺硬朗。暖暖的风吹来,让他很快陷入了回忆。不知是何缘故,他只反反复复说一件事。说日本人快打到黄州时,有个黄州青红帮的舵把子漆大爷,带领他的人马,到广场召开了声势不小的民团抗日誓师大会。老人家当时是文宝店的账房先生,起初是去广场凑热闹,没想到那满场的誓师口号,把他的心彻底撼动了。大会一结束,他就找到漆大爷,打算捐出百余两银子,帮漆大爷购十来条汉阳造步枪。同时,他也提出条件,希望漆大爷收他做民团的会计。民团当时也正缺读书人,漆大爷二话不说,请他做了民团会计兼军师。等日本人打到黄州,民团退进大别山打起了游击。老人家说,在民团最苦的时候,他生病高烧,为了活下去,他擅自脱队潜回了黄州。解放后,他再也没有颜面去找漆大爷,他知道漆大爷作为德高望重的革命老人,就住在黄州八卦井。老人家说,他以前最喜欢去广场晒太阳,到了那里,人好像又回到了誓师大会的那一天……“您现在常去广场晒太阳吧?”“哼,晒他妈个巴子,到服装市场还能晒到太阳?只能晒到钱吧……”

                                青年画家曲丹儿配图

15、野炊(选自新书《一寸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