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624
  • 关注人气:1,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印尼华侨

(2019-04-08 16:18:17)
标签:

文学

文化

情感

分类: 推荐

3、印尼华侨

二道巷的粮店旁边,是县国营印刷厂,里面的师傅技术很精,这些手上有功夫的师傅,不少是印尼归国华侨。不知哪年起,印尼开始排华,印刷厂按照上级指示,接受了一批归侨。印刷厂的篮球场旁边,有一排平房,东头最大的那间,给了最年轻的一个归侨。据说,他父亲是印尼的资本家,因为爱国,年轻归侨毅然回到了祖国。为了照顾他,厂里没有给他安排工作,他的日常所需,吃喝拉撒等一切开销,均来自他父亲的汇款,和不时从国外邮来的大小包裹。

姜浩常去篮球场玩耍,他并不真喜欢看别人打篮球。平房虽然粉刷一新,但真正撩他心帘的,是平房东头那个年轻归侨的窗台。成堆的空罐头,随意摆放在窗台,没有一丝声息,却在姜浩和其他孩子的心里,掀起了最大的波澜。他们万分惊诧,一个人居然可以“富”到,只吃罐头为生。姜浩常靠近窗台,试图从那一排排摆放的罐头盒,揣摩出神秘莫测的国外生活。那些贴在罐头立面的包装纸,令他看出归侨吃的罐头至少有十来种。有蔬菜的,有水果的,有畜肉的,有鱼肉的等等,一应俱全,远非镇上的商店可以比肩。镇上的商店里也有罐头,总共只有红烧肉和黄桃两种。窗台上的那些罐头盒,让他好些天坐立不安。是啊,他早从大人那里听到过无数的小道消息,知道书里的话并不都可信,但心里还是留着一条相信的小尾巴:国外的人虽然不一定过得悲惨,但至少没我们过得好!

窗台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喷壶,样式华丽精致,一看就是国外货。喷壶浇的那些花,也不是栽在陶盆里,而是栽在归侨从国外带回的塑料盆里,盆的底色浅淡,上面印着各色花纹,越发让姜浩觉得二道巷灰不溜秋的。

有段时间,姜浩舍不得离那窗台太远,总是一次次装着路过窗台,仰着头,用心琢磨罐头盒、喷壶、塑料花盆背后的那个世界。一天,他再次不紧不慢路过窗台时,吓了一跳。他听见了屋里的惨叫声。那声音不大,刚好够他路过时听见,分明是一个女人挨揍发出的叫声。很快,他担心那女子会被年轻归侨揍死,就跑到篮球场上,对打打闹闹的孩子们大声喊,要出人命啦,快救救屋里的那个女人!孩子们被姜浩的喊声惊醒,一起跑到窗台下,朝屋里扔石子。石子一飞进去,那叫声就戛然而止。就在大家以为惨剧已被制止,准备转身离去时,那牵动人心的惨叫声,竟再次响起。那群孩子索性不走了,守着窗台朝里扔石子,直到年轻归侨出门来捉他们。

二道巷很少见到这么高个子的人,归侨和那女子足有一米八五,高大魁梧的身形,和睁得大大的眼睛,令两人有猛虎一般的威慑力。两人一出现,那群孩子就一哄而散,转眼不见了踪影。只有姜浩没有跑,他也说不清是什么力量不让他逃走,反正,他直直立在归侨面前,两眼射着怒火。接下来的事,就不稀奇了,他挨了狠狠两个耳光,两眼直冒金星。尽管脸上像破皮一般火辣,他忍着没有发出叫声,他当然更没有能力还手。当归侨骂完,牵着那女子的手气昂昂地走开,姜浩想,那女子刚才一定也是这么挨揍的……但他不懂,她为什么竟像没事一样?

姜浩的奶奶,人称姜婆婆,一向硬气,当然不会容忍年轻归侨这么打她的孙儿。姜婆婆牵了姜浩的手,来找归侨算账。她嗓门大,会说会闹,见归侨死活不开门,就领着姜浩来到窗台下,扯着嗓子,唱歌一般骂开了。姜婆婆一开骂,围观的人就特别多。她骂年轻归侨好逸恶劳,从不工作,洋洋洒洒倾泻怒火时,也没忘表扬其他归侨,说有个老归侨救火时大义凛然,说年轻归侨连人家一个脚趾头都不如。见自己的长篇“演说”没奏效,她就动用了更时髦的政治词汇,骂他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姜浩倒没怎么听进奶奶的咒骂,他一直纳闷,那个不缺体魄和力气的归侨,怎么那么怕他的奶奶,愣坐在屋里一声不吭,任凭奶奶肆意辱骂他。

又一天,姜浩斜挎着书包放学回家,远远看见那个归侨正在倒垃圾。归侨倒垃圾也与众不同,二道巷的人都是用撮箕倒垃圾,他却把垃圾装进一只大塑料袋,将塑料袋和垃圾一起扔掉,令姜浩觉得太奢侈。平时,他奶奶见到塑料袋都会珍惜地收集起来,如同对待珍贵的布料。归侨一离开垃圾箱,他就凑上去,想扒开塑料袋瞧一瞧,他好奇里面究竟装了什么。没想到他的手刚触到塑料袋,远处就响起了恼怒的咒骂声。原来归侨站在远处,一眼认出了他。见归侨迈着大步朝他冲过来,姜浩只好作罢,撒腿就跑。

当天晚上,七毛约他出门闲逛。两人一出二道巷,七毛的双眼立刻刺刀一样放亮,大声说他也看到了归侨扔掉的那只塑料袋,“你猜,里面装了什么?”姜浩早把归侨视为外国人,他当然猜不出外国人会扔些什么垃圾。七毛看着他,得意洋洋,忍不住打了个响指,说:“里面装着一堆用过的安全套!”

“安全套?安全套是什么呀?”

“你连这都不懂啊?真是个土老帽!”

七毛一向喜欢当小字辈们的“老师”,他努力用沉稳的“老师”语气,对他耐心解释起来。姜浩渐渐放慢了脚步,他太震惊了。他本来就觉得成人世界格外神秘,听了七毛露骨的描述,他觉得自己更孤陋寡闻了。

不久,他听到了更令他震惊的消息。大人像说书一样,津津乐道那个年轻归侨去了新加坡,走前,把一切都扔进了垃圾箱里,惹得二道巷的人纷纷去垃圾箱拣东西。姜浩没有撞上那个盛大的场面,那天中午,他一直留在学校,制作很费工夫的墙报。

消息令姜浩慌了神,他立刻跑到归侨的宿舍。那扇过去一直紧闭的木门,在他眼前敞开着,屋里空空如也,空得连一片纸屑也没有。窗台上也空无一物,恢复了灰暗、单调的模样,与二道巷的其它窗台再也没有什么两样。眼前的空荡,令姜浩差点哭出声来,他眼里噙着的泪珠,逼得他快步离开了那排平房。他一时六神无主,踉踉跄跄走到了青云街上,骤然觉得心里被拽开了一个口子,比濠沟路尽头的落日还要大……

 3、印尼华侨


批注

印刷厂宿舍面朝二道巷的院墙,还开着那扇旧门。我和瘦叟起先小心翼翼,探身往里走。看得出院子里正在拆迁,遍地是残砖和垃圾。瘦叟胆子比我大,径直登上台阶,一头钻进了只剩半截的平房。“你快看,这里就是那个华侨住的宿舍。”我知道这房子已换过无数茬主人,早就不是华侨居住时的样子了。屋里除了一架钢丝床,已没剩什么。就算是空房子,我和瘦叟还像参观名人故居那样,在里面踱来踱去,仿佛还打算从墙上的污渍,看出一些什么名堂来。当然一无所获!两人即将走出房门时,我突然想起小时用门角和门框挤压核桃的事,于是扭头朝门框投去一瞥,就是这一瞥,令我有了新发现。靠近铰链的门框内侧,居然刻着两个人名:李书德,姚婉云。名字旁边还刻着一个心形图案,下方刻着更小的字:印尼华侨。瘦叟立刻用手机上网搜索,发现李书德已是新加坡的商业大佬。我们照例也看了那间屋子的窗台,觉得它低矮、窄小,并没有姜浩描绘的那种气派。瘦叟认为,姜浩那时还小,他只能仰望窗台,是那种视角造就了窗台的神气。我们踱到篮球场时,碰到了一个守场子的老工人,他嘴里叼着烟。当瘦叟递给他一支硬壳中华香烟,他立刻变得和颜悦色。瘦叟问他知不知道李书德,他马上大着嗓门说:“这条巷子都归李书德了,他要投资建一个大型休闲广场……”

                                (黄梵《一寸师》之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