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624
  • 关注人气:1,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打架(黄梵新书《一寸师》之三)

(2019-04-05 17:54:08)
标签:

文学

文化

情感

分类: 推荐

2、打架

已经到午饭时间了,夏志辉和七毛还在打架。

夏志辉本来拎着空瓶,上街打酱油,没想到路过印刷厂门口,碰到了七毛。

“傻逼,装样子呀?装喝酒啊?”七毛远远对着他怒喝道,斥责完还斜眼看着他。

夏志辉本来只想办事,都快中午了,家里烧菜还等着他的酱油呢,但听了七毛的污糟话,尤其恶犬一样的恶声恶气,他就真不能只“装样子”了。他冲上前去的时候,本可以抡起手中的瓶子,但他没有。一来他并不想置对方于死地,二来瓶子那时很值钱,退酱油瓶可以退回一毛钱,这钱够他早晨买两根油条呢。等把瓶子在墙根放稳当,他才空着双手冲上去……

七毛呢,那天本无打架的计划,一般星期天他也很少会在二道巷转悠。他早已厉害到成了二道巷的孩子王,这块无冕之王的牌子,间接保护了二道巷的孩子们——七毛的厉害已驰名遐迩,令其他巷子的恶少,不敢轻易蹿进二道巷。

七毛那天心情不好,不知什么原因,他父亲在内蒙自杀了。他记不清自己多大,父亲就去了内蒙,当时说是去内蒙办事,他大了才知父亲是去改造思想。他从只有父亲的膝盖高,一直长到够着父亲的肩膀,父亲都没有调回来。父亲数年才回来一趟,一般住下不到两天,就会用棍子暴打他一顿。这说明父亲又从街坊邻里,听到了七毛打架的“英雄事迹”。他在父亲面前从不逞英雄,任父亲挥着棍子,概不还手,愣让父亲把手臂抡酸。小子真有种!每回父亲放下棍子,心里痛楚楚的,又不得不佩服儿子很像自己当年,活脱一个宁死不屈的英雄。打完,家里的气氛就变得肃穆,七毛就盼父亲早点滚回内蒙,继续改造思想。他甚至纳闷,几天前自己还盼着父亲回来呢,怪事!

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任何解释,组织上只捎来一句冷冰冰的话:你父亲自杀了,过些日子会捎来骨灰。唉,那代表着父亲的骨灰,再也不能把他七毛怎么样了。他木然地走在二条巷的青石路上,还没走到头,已怀念起棍子落在他身上的那些疼痛。真妈的怪事!

他是不许自己哭的,哪怕眼睛里有一担水,也不许流出来。他给自己找到了一条情绪出路:大声喊!但一抬头,发觉自己正走到县印刷厂门口,看见靠门一侧的砖墙上钉着一块木牌:生产重地,禁止喧哗!这是什么幺蛾子呀?他正需要喊一喊,偏有块牌子不许他喊。我可不好惹!他打算趁着没人,扒下墙上的牌子,扔进垃圾箱。

不知是不是老天爷有意安排,他正怒视着“禁止喧哗”四个字,却瞥见夏志辉慢悠悠走过来了。妈的,这不是存心坏我事吗?夏志辉还拎着一只空瓶子,更让他恼火。这种馊事他以前也干过,树立孩子王的威信期间,他明明只拿着一瓶酒,手上偏要多拎一只空瓶,好让其他孩子以为他刚喝过一瓶……

一个是孩子王,一个是小字辈们公认的力气王,双方动起手来,自然大有看头。周围原本没有人,但没一会,两人就觉得周围像有了一支军队。平时那些胆小,夹着尾巴的小字辈们,如同蟑螂嗅到了食物,纷纷从犄角旮旯探出身,蜂拥而至。夏志辉屡屡差点扳倒七毛,这令周围的孩子有了豹子胆,竟敢当着孩子王的面,为夏志辉喝彩!喝彩声还越来越高呢。是啊,他们都盼着换个孩子王,早腻烦了七毛的老一套,觉得随便换谁来当孩子王,都比七毛的老一套要新鲜。

不知是夏志辉力气大,还是对七毛的打架套路烂熟于心,七毛动用了所有招数,居然全被夏志辉化解。七毛没了招,只好和夏志辉一样,双手死死抓住对方的膀子,活脱一场蒙古式摔跤!夏志辉有力气,在这场“蒙古式摔跤”中略占上风。有一回合,七毛的膝盖已经着地,但神奇的是,夏志辉没有趁机推倒他,七毛又起死回生,膝盖触地弹了起来。两人越掐,七毛的前景越黯淡,他已精疲力竭,手脚渐渐不听使唤。喝彩声已像唱腔一样高亢了,夏志辉眼看可以扳倒七毛了,他就要当孩子王了。小字辈们睁大眼睛:发现夏志辉居然鸣锣收兵了。夏志辉松开双手,退后两步用来防身,令高亢的喝彩声,变成了“喔——”的惋惜声。夏志辉没让七毛吃亏,令七毛化险为夷。七毛是分得清好歹的,他也不再纠缠,转身踱着颇有尊严的步子,慢慢离去……

过了十年,夏志辉被招进养老院当清洁工,里面住着上百个老人。他成天跟痰盂、扫帚、抹布打交道,挣钱不多,但觉得挺满足。养老院里安安静静,不时有人死了送去火化,他从这些死亡中学会了忍受,忍受,再忍受。养老院的附近有一座县级监狱,他知道七毛就关在里面。七毛犯的事不算小,他组织了一个抢劫帮,专候在黄州风景区,抢劫外地游客。

夏志辉一直没有成家,县城里没人看得上他,这样他的生活倒也简单。工作时,他常跑到门外抽一会劣质香烟,越呛人他越喜欢。他抽着烟,望着远处监狱高高的岗哨塔楼,总忍不住会想:要是当年不让着七毛,索性赢了那场架,七毛兴许就不会进监狱了……


                         (《打架》中的场景   青年画家曲丹儿绘制)2、打架(黄梵新书《一寸师》之三)


批注

二道巷变化太大,除了只剩半条残巷,连颇有古意的磨刀石路,也改造成了柏油路。各家各户的青砖院墙,早已拆除。我和瘦叟找到七毛和夏志辉打架的地点,发现巷口的印刷厂已经倒闭,厂房变成了有点威风的夜总会。就连曾为他俩打架呐喊的那棵大槐树,听说也被夜总会的老板锯了。瘦叟询问夜总会的一位服务生,那人指着院子角落的一处木桌木椅说,那就是的。我们走过去,试着坐了一会,想感受已变成桌椅的那棵老槐树。离开时,瘦叟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好像猴子割掉了尾巴。“为什么不说好像人割掉了尾巴?”“人没了尾巴会沾沾自喜,猴子没了尾巴才会觉得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返乡
后一篇:3、印尼华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返乡
    后一篇 >3、印尼华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