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795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也来说红

(2016-04-08 18:10:23)

  我也来说红

 

                                     黄梵

 

曾红近期的画越来越好看,这好看包含着她的许多创举,比如,红色的桥栏、云朵、地面、墙壁等,这红色因为红进蓝退的原理,导致它在诸如《人间天堂》、《门前春水》、《红荷梦香》中,成为画中最冲动、激情的附属,从而使得画中的主体彻底安静下来,仿佛那是被红潮包围的中国院落,一派宁静祥和、优雅自在。曾红选择红色的寓意,我们暂不必过多诠释,至少它作为外来色由唐入华以来,已成中华喜庆的正宗色,所谓“红喜”中的红,几乎包含了整部中华接受史。至于这红是否还受红潮政治的启发,被曾红聪明地化为单纯的装饰,我就不去深究了,但它无疑体现着一个历史视角。

在《红鞋子》、《柿子红了》、《秋》中,我看到了类似马蒂斯在《红色中的和谐》、《红色的画室》中用过的绘画语言,即红色竭力把空间平面化,但马蒂斯似乎不能全盘接受这种东方威胁,依旧用了几根空间线条去挽救。曾红作为后来者,且作为最接近马蒂斯源头的中国人(马蒂斯绘画的平面化、装饰化和色彩的明丽,当然与日本浮世绘难脱干系,日本绘画又何尝不是踩着中国绘画的足印?……),她当然比马蒂斯更安于红色对空间的平面化,完全懒得去“抵抗”。红色使得前景的人与物更跳脱了(《柿子红了》、《秋》)或更暧昧(《红鞋子》),它像一面红色的镜子,用东方的喜庆映照着东方的现实,这现实要么属于过去,古意十足,要么属于她期待的理想生活,因渴盼之深,非用激情的红色来托举方能尽兴。冷暖色彩之间的距离,加深了我们对于画中人物心境的体悟。

曾红出版过一本画册《我的名字叫红》,她借来帕慕克的书名,是想说明这激情的红色与帕慕克小说中的红色一样,也是血染的?这红色的意味当然加深了画面的落寞感、孤寂感,但不管意味多么错综,至少在作用于感官的层面,它非常成功,红色令前景中的瓷碗、鞋子、团扇、衣摆等都变得“透明”了(《红鞋子》),或者让人、荷花、云、树显得更突出(《柿子红了》、《秋》),令我们“发现”了观察物的方式:原来物透不透明,显不显眼,不取决眼睛,而取决心境营造的色彩。这样我们就容易理解曾红为何在《风灯摇韵》中,一面遵循古法画青绿山水,一面又让云朵选择她心境的造色——红色。那大概是孤寂仕女心中跳脱出来的激情物象,翻飞在宁静的青绿山水和庭院上空。当然,这红色在《竹清香》、《梦》、《人间春色》、《月淡风轻》等中,虽然“跌落”为点缀,但仍出奇地成为“画眼”(借用“诗眼”一词),《竹清香》中的黑白竹子,当然不如彩色仕女脸上的红色羞颜、腰带等,能令观者全神贯注,《梦》中的荷花、《人间春色》、《花香时节》、《烟雨蒙蒙》中的仕女,当然比青草、井台、云朵、台阶、树干等,更令人相信它们是画面的中心。

红色作为心境的造色,也令曾红绘画的透视、造型获得了自由,比如,《人间春色》中的云朵,可以弃而不管眼睛所见,而跟随心境成为缭绕着亭子、低于院墙的装饰,动感十足,那一番稚拙倒令我想起善画梦境的法国卢梭,再想到曾红也有一幅放弃透视、造型稚拙的《梦》,我完全可以说,曾红的画是东西方情趣融合造就的美丽奇观。当然,被这奇观推搡得奄奄一息的传统色彩、透视、造型等,今后会不会也像曾红画中的红一样,不顾一切规则,放弃原有的映物职责,只为了美丽,肆意妄为成抽象与具象合二为一的绘画奇观?我对此当然充满期待!

 

                                                     2016.3.30.写于南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