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929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偶遇故人等  黄梵

(2016-03-15 21:03:21)

(刊于《诗歌月刊》2016年1期)

/

偶遇故人

 /

突然间,我听见熟人的喊声

他的脸像蝙蝠,在黑暗中低飞

他的眼里,已看不见年轻时的爱情

他一路咳过来,仿佛是要阻止雾霾

 /

“雾霾里有骨头,”他说

“你摸不着,但能卡住喉咙。”

是啊,雾霾加重了从前的幸福

但令我们贬值的,是年龄,被洗劫一空的年龄啊

 /

他伸出手,又缩回去

我的手,只攥紧了哄抬物价的夜色

当他胡言乱语,唉,又一出泪光莹莹的悲剧——

他病得多么卓尔不群啊!

 /

断了多年的友情

却得用一路的痛缝上

这痛让我变笨,撞到路边的树干

这痛不善言辞,把夜的黑发,熬成了黎明的白发

 /

上午,当太阳抛弃了朝霞这幅名画

悄悄爱上云层的鱼尾纹

我仿佛听它说:“孩子,我最终也会烧成废铁。”

 /

我一赌气,把被子晒出去

我要睡前闻到阳光的气味!

 /

                          2014.

/

南京夜曲

 /

九点

月亮开始长出乌亮的长发

让男人着迷,如同灯

让蛾子着迷

 /

十点

我们——黑夜的仆人

一同戴上它的墨镜

 /

十一点

脚步声闯进了梦里

成为阴险的敲门声

 /

零点

没有谁比醒着的人更孤独

安眠药,只是不让焦虑爆炸

 /

一点

树根翘起腿来

绊倒了一个夜行者

 /

两点

一个,两个,醉鬼

被月亮的银斧

劈倒

 /

三点

灯下站岗的影子,多么想

被飞翔的梦蒸发

 /

四点

在梦里爬行的爱情

用露珠舔着伤口

 /

五点

银河开始碎成锁链

锁住了晨读的学子

 /

六点

旭日不知羞耻

开始颁发它的委任状

 /

             2014.

 /

在旗津渔港,知天命

 /

旗津的海上有帆

更像渔人升起炊烟

这时,浪也分男女

相互找着恋爱的感觉

 /

海不再当明镜,只是证明

怒波狂涛不过是男男女女的胴体

 /

我有点悲伤——

海上并没有我的胴体!

我像海上的那只孤帆

一心只想抛锚靠岸

 /

         2014.9.23.

 /

老井

 /

奶奶说:井中也有潮汐

井水常常也紧皱眉头

我与它已隔了四十年

现在井口上方的星星,一颗也不剩

 /

一个开始老去的人

总要交出童年的星空

交出星空下一些亲人的死讯

交出与一条青巷有关的真相

 /

我早已是井前徘徊的陌生人

忍不住被青苔诱惑

我需要的,只是井的喉管

吼出奶奶的声声斥责

 /

可就算被高楼踩塌了肩

老井也不会哭了

就算已成了地下的听诊器

老井也懒得欢呼:人类已经没有后援!

 /

                   2015.

 /

德国慕尼黑伊莎河小溪里的少年冲浪手

 /

他们在浪尖上休息

在水的火焰中成熟

让我忘了还有家乡

 /

我拾捡他们的微笑,已经足够

他们解开了溪流的白绷带

让慕尼黑的伤口,更加悠长

 /

他们是挽着这条小溪入睡的人

是雕刻浪花的工艺师

目睹光屁股的美女,悄悄藏匿起爱情

 /

他们再也不想走入她的内心

浪尖上的惊人一跃,骤然诞生的

不是思想,而是自由

 /

                  2014.

 /

蜗居

 /

偌大的校园,已放不下一小块宁静

我不想当——被金钱照亮的教授

我放弃当——权小气盛的主任

我选择没有课题的教室,教学生如何过冬

 /

冬天里,好人应该得到祝福

退回寒舍的苦,率先被梦中人感知

露珠像打碎的瓷瓶,竭力让金钱回到柴米油盐

就连瞎眼的雾霾,也会把真相还给咳嗽

 /

就像坏人也有心跳——

寒冷的冬天,钟表里的指针也会选择攀爬山路

催促着新年的祝福

被雪覆盖的黑枝,也用残雪的泪催春

 /

故去的父亲,他的一生竟那么乐观

望着他赞美过的城市,我差点忘记满目污染

麻雀继续用叽啾,替我给来临的寒流取名

替我说出和真相相认的诗篇

 /

惟有它的话,不让我厌烦

让一直不肯开口的兰花,觉得身边有个好邻居

 /

                  2014.11.15.

 /

在鼋头渚观太湖

 /

湖水有着一亩一亩的安静

也有着女人藏着谜底的表情

这里的浪,古老得掉光了牙齿

它等着雾,来给它上一层白漆

 /

湖面是一枚巨大的银币

它要让我兜里的钱,失去意义

要让湖边的花木,都安心做梦

那座我想踏上去的长春桥,仿佛说:

我与太湖的婚礼,早已在民国办妥

 /

这里的水,没有盐做钢筋

它的心儿便像手绢,可以擦亮还乡的眼睛

我站在倪瓒的画中,享受他不朽的清贫和消瘦

安于像他那样,枕着湖水这只大鞋垫入眠

我愿意学落叶低飞,让湖中小岛的乳峰都高起来

 /

湖面是一马平川的诗页

允许细雨从云层越狱,用它淅淅沥沥的墨点

在湖面写诗

“够了!够了!”——有时,风不得不大声疾呼

雨写得太多了,责令它给倪瓒

腾出一片干净的空白

 /

                          2015.

 /

注:元四家之一倪瓒后半生散尽家产,颠沛流离;他有洁癖,画画极简,中景喜用不着一笔的大片留白,用以表示辽阔的太湖水域。

 /

 /

皇城

 /

我走入一个废弃的王朝

所有的红墙,已砌入皇帝们的野心

现在,他们的威仪像汗毛一样轻

只有窗外的落花,继续行着跪礼

 /

人流像气流,令张口的大殿说出人话

陈尸百年的王朝,仍在播种红墙的阴影

春天把花粉撒进宫里,但大殿不识这清瘦的正直

从未停止的风,并未刮出一亩干净的正史

 /

清洁工,天天都来不及打扫宫女们的命运

她千百次想扶正王朝的倒影

她推开的门扉,嘴一样伸进我的年代

仿佛高呼:“白搭!你们还是停止吧!”

 /

到处是风干的语录,四脚朝下的桌子

像露出四颗门牙的年审员

我踱来踱去,用牙缝筛选出了沉默

我庆幸,皇帝那支蛮横的军队

已变成我肚里安静的修辞

 /

宫廷上空,到处布满黑色的炉灰

它乘风周游列国,不用出示护照

它才是影响我余生的大手笔啊

无论我走到哪里,它都紧紧捂住我的嘴——

就像性爱中的情郎,紧紧捂住一个女人的尖叫

 /

                               2015.

 /

我们还没成为朋友

——悼陈超

 /

那一刹那,最为惊心——

你想飞到最低,低到再也没有尘世

没有无法敷衍的课堂

 /

已经盛开的冬花,没有因为哀悼开得更多

缓缓流动的河水,也像不懂事的孩子

不知说还是沉默

 /

我想着你生前的模样,如草木枯荣的大地

布满倦乏的耕作

像萝卜,割掉青春的叶子

把无遮无拦的余生,全部献给耐心

 /

你来过信,见过,唯独没有深谈

来不及了,我们还没成为朋友

节省一段友谊,却留出更深的空虚

 /

江南烟雨,善于应验你诗中的怀疑

砖头下的蚯蚓,也因为你的书

保存着新鲜的弦外之音

 /

走过人群,你需要的不是太阳

不是友谊,不是泪水

你需要一个来自肉体帝国的好消息

只是,坏消息总是比好消息,更容易上路

 /

              20141119

 /

傍晚,步行去学校上课

 /

我站在路口,汽车像断了线的念珠

一颗一颗掉进人群的泥潭

当汽车用排气管,向人群重申着交规

马路却爱上了美女的鞋跟

 /

当我像动词,突然穿过这堆瘫痪的名词

我不想再用微笑,祈求雾霾分娩慈爱

为了赶路,我用干净的脚印

匆匆写下潦草的收条

收下落日的白内障

 /

我听见所有的喇叭,争先喊着我的小名

我不得不用口罩,蒙住我的汉语

生怕它散出腐败的气味

校园已在眼前,但阴影正在搁浅,等着成为黑夜

 /

我看不见的教室,既远又近

当黑夜把真理的墨汁,泼向我的脸

耳朵却要把噪音降服为和弦

当满街噪音,被耳朵改编成肖邦的夜曲

愿意躺下聆听的,不再是满街的落叶……

 /

                              2013

 /

印象

 /

那时,我惊讶

并张开嘴巴

油灯摇曳,身影

神秘、哀伤

一张粗木的桌子

干净、宽大

但放不下六岁的想法

一双小手

放心不下皇姬的啜泣

眼皮倦乏,又见

宫廷的流血的政变

 

爷爷忽然把话停下

吟唱宋代的诗篇

追忆带来花色

代代相传的愿望

围困着梅花

或皇帝的闲话

窗外的小镇

寂静、空怀

宋代的黄州

正被皇帝错怪……

 /

        199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也来说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也来说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