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638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2015-12-22 19:28:32)
标签:

文学

文化

分类: 小说

感谢《作家》刊出《浮色》(12期)、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单行本(11月底)!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1

 

我眯起眼睛,想找出太阳到底躲在哪里,忽然发现,一柱白色孤浪出现在天际,疾速驰来。那是闯入天空的什么东西,巨大的撞击力激起白色的迷人气浪。那道耀眼的白色曳迹,令我想起年轻时见过的小火箭。那种小火箭小到可以捧在手上,我曾供职的西北气象局,一度用它进行气象探空。

不管天光有多强烈,曳迹头部颤动的微弱亮光,像一盏忽明忽暗的孔明灯,映入我的眼帘。“不像残骸,它到底……是什么呢?”

白色曳迹还在不停翻滚,把我吸引了过去。我忍不住跑出峡谷杉林投下的大片阴影,迎着曳迹跑了百十来步。那时,我刚过一座石桥,即将离开山谷。可是,当我再次抬头,刚才令我迷惑的曳迹头部,忽然不再翻滚、跃动,不再激起白色气浪。那道一直悠然行进的曳迹,刹那间,就像一截长长的白棉线,被弃在了天空……

 

我不由得张大嘴巴,迎着头顶传来的隆隆呼啸声,那声音简直像老天爷大发雷霆。我慌得停住脚步,凝视着那道断了线的曳迹,不知天上发生了什么事。每一秒都觉得呼啸声离我更近了,也许离我只剩下八百米、五百米、三百米……呼啸声令我产生即将被击中的感觉,于是,我身子一振,从山坡上一跃而起,仓促地朝山顶跑去。大约只迈了十来步,我就被一片黄漫漫的沙土,轰一声推倒。我向来头脑清醒,难得恍惚或糊涂。可是,当我趴倒在地上,置身在粗砺的沙土中,我迅速恍惚起来,感到周身火炎炎,一瞬间,全身渗出了豆大的汗粒。我就像正在酣睡的人,觉得自己进入了梦境。梦见自己孤身一人,呆在空落落的桑拿房里,虽然大汗淋漓,却竖着耳朵偷听隔壁的说话声。我听出隔壁的桑拿房里,聚着清扫小组的其他成员,他们大声议论着什么,粗哑的嗓音在空朗朗的桑拿房里久久回响。奇妙的是,哪怕隔壁的说话声再大,我也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后来,我把头紧贴在木壁上,一感到木壁的吱吱震动,就听清他们正在喊:

“雷壮游,雷壮游,雷壮游……”

起初声音很远,仿佛从深山老林悠悠荡荡地飘出来。他们反反复复喊了十来次,声音竟奇妙地清晰和响亮起来。我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渐渐看清头顶上方晃动的几个身影。“快看,雷壮游醒了……”石柳龙双膝跪在地上,竭力用双手托着我的脖子和脑袋。老伴云霞正跪着给我喂茶水,等咕咚一声咽下肚,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没死吧?……”

我冷不丁说出的打趣话,一扫现场的紧张气氛,大家都嘿嘿嘿笑起来,“你死不了,也不能死,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不到一分钟,我就毫不气喘地站了起来。简直难以置信,眼前的山上已是一片废墟,面积有足球场那么大。从天而降的什么东西,不幸砸中了山顶的安国寺。凡被灼热气浪抚弄过的杉树、杨桐、松树、灌木和爬根草等,明显已萎败。亏了刚才我身上堆积着厚厚的浮土,意外躲过了爆炸的热浪,也幸亏清扫小组及时找到了埋我的地点……

没想到,回家不到一天,我的脸色就变得惨白,两条腿儿竟像两根空裤筒,完全撑不住身子,肝部不时有痉挛似的巨痛……

 

《浮色》插图之一(《作家》杂志)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2

 

陨石一落地,石柳龙就竭力从谷底朝山顶张望,登时已看不见安国寺的轮廓。他心儿一沉,知道大事不好,寺庙十有八九已被夷平。他心急如焚,带着清扫小组,先把雷壮游从浮土里刨出来,亲自送回家,然后独自一人上了山。

他还没走到安国寺,就遇到了一拨拨上山看热闹的人,他们脸上都浮着好奇又兴奋的神色。上山前,他们已得到消息,听说陨石只砸死了住持一人,其他僧人因在院子里排队,等着进弥勒殿做晚课,得以幸免。当然,僧人中有不少人受了伤。据说,住持的死原本可以避免。住持向来不过问早晚课场地的摆设,本来那是副手分内的事。不过那天与平日不同,住持得到通知,次日省电视台要来拍他们做早课的场景。住持放心不下,晚课前几分钟,破天荒亲自进弥勒殿巡视场地,看木鱼、引罄等法器是否备齐,跪垫间距是否恰当。当时,副手没有跟着住持进殿巡视,他加入了其他僧人等候的队列。副手懂得此时自己应该化身为无形,以充分彰显住持的权威。据说,四点差一分左右,院子里的僧人听见了陨石的呼啸声。住持恰好巡视完毕,刚把一条腿跨出门槛,陨石就砰一声落地。刹那间,冲击波轰隆一声把弥勒殿推倒,压住了住持。事发之后,大家都说,住持是代副手去死的,也许他前世就欠了副手一条命……

石柳龙被看热闹的人群裹夹着,向山顶攀去。那些人的谈话闪烁着特有的诙谐与机智,仿佛遇到与己无关的灾祸,他们的舌头特别能给自己和别人带来无尽的乐子。不一会儿,远远望见,警察在废墟前拉起了黄色警戒线,主要为拦住来看热闹的人。当这行人渐渐走近,警察认出了石柳龙,知道他是安国寺的设计者。警察一边伸手拦住人群,一边朝石柳龙摆摆手,放他一人过了警戒线。

他急煎煎地爬上一堆嶙峋乱石,看见安国寺的建筑就像一群醉倒的大汉,七仰八叉地躺在深坑四周——不出所料,安国寺的所有大殿已全部坍塌。他曾有三十年,一直在心里与一九六七年的那场大火较着劲儿。那场由李平阳带人纵的大火,烧掉了明代复修的旧安国寺。打那以后,他意识到,必须用石头或钢筋水泥来重建安国寺。一九九五年的重建称得上精心和优质,一座钢筋水泥的安国寺,以清新古朴的风格,巍然屹立在青龙山峰顶。寺院内,到处都是高耸的防火墙和水泥柱,为了避免再次失火,他吸收了希腊神庙的做法,把原本由木头造的房梁、脊檩、椽子、屋脊、雕花飞檐,统统用钢筋水泥来仿造。他自信新的安国寺再也不会遭到火劫。他很有把握,重建的安国寺至少可以千年不毁……可是,万没料到,竟会有陨石从天而降,如此精准地砸向安国寺……

一阵阵山风吹来,不时让他汗津津的身子蓦地一凛。他四处查看着残垣断壁,看见他亲手重建的大雄宝殿、弥勒佛殿、牌坊、铁制塔刹、住持纪念堂、藏经楼等,被龙卷风似的冲击波,统统夷为平地,所有的经书、法器等毁之于火。看着看着,他的心像狼籍的废墟一样变得焦灼,他想哭但哭不出来。慢慢地,他开始自嘲地安慰自己:能对付火灾的钢筋水泥,哪对付得了强大的冲击波呢?他从没想过安国寺要防陨石或原子弹,这颗陨石的威力固然比不上原子弹,但小范围产生的冲击波强度,绝不亚于原子弹。他想不通:为什么陨石不飞偏一点,掉到山谷里去?那样的话,死掉的就不是住持,很可能是他和清扫小组的成员。当时,雷壮游比小组的其他成员更靠近山顶。不过,石柳龙宁可自己在山谷里被陨石碾成烂泥,也不情愿陨石毁掉他一手设计的安国寺……

《浮色》插图之二(《作家》杂志)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4

 

一天,天气奇热,母亲起得十分早。当她轻声把我唤醒,巷子里还是一片黝黑。天穹的点点星星,像即将凋谢的朵朵葱兰。巷路两侧,横七竖八摆放着睡觉用的竹床,隐在即将天亮的一片昏暗中。夜晚睡在户外,已算不得新鲜事。年年夏夜,小镇的居民都已习惯把竹床搬到屋外,追逐夏夜里的一丝凉爽,人们不在乎睡相是否难看,或穿着内衣是否难堪。我抬头瞥了一眼父亲和弟妹,他们盖着已被露水濡湿的被单,还在呼呼大睡。

我向来怕早起。当我问母亲:“为,为什么,要,要早起?”她没有咬着我的耳朵作任何解释,她只略微动了动嘴唇,脸上的神情异常坚决:“快起,别问了!”大概事情很急,没吃早饭,她就拉着我出了门。也许对母亲剥夺我睡眠有怨气,走路时我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出了汉川门,我忽然意识到母亲是要带我去安国寺。

抬头望去,安国寺就像罩在山顶的一朵金云,若隐若现。我十分熟悉这条蜿蜒到山脚的小路:沿着松柏夹道的碎石路,行至一座木制水榭,再向东拐入徐徐上升的土路,大约十来分钟,就可到达山脚下长满爬根草的空地。登山时,也许我气呼呼的走动,洋溢着一股杀气,不时有麻雀、斑鸠从道边的林中受惊一般飞出来……

当母亲领着我走进安国寺,住持与和尚们早已候在毗卢殿前的平台上。我没有留意母亲和住持说了些什么,最后只听见她很有礼貌地对住持说,“那我就把他托付给您耶了,又要给您耶添麻烦了!”

原来母亲是把我送进寺里住几天,参加他们的早晚课。住持找了一个老和尚管着我。老和尚很和善,给我拿来开经偈、普门品和大悲咒的经文,叮嘱我早晚课时跟着大家一起诵。老和尚教给我一个诵经的秘诀:哪怕诵经时跳过一些字句,也要跟上大家的诵经速度。安国寺的早晚课不像别处非得诵三回经,这里通常先诵一回经,再诵一次回向文,早晚课就可以结束。

母亲临走前,反复叮嘱我:“你可要听和尚们的话,过几天我就来接你……”她赶在早课开始前离开了安国寺。就算我特别喜欢揣摩别人的心理,一时也猜不透母亲为什么要送我来寺庙住几天。直到木鱼声、引磬声引导和尚们开始诵经,直到我十分狼狈地跟着诵: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受持得见闻

  原解如来真实意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利耶。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无疑,我把经文诵得七零八落,幸亏得了老和尚的秘诀,总算能撇下一些经文不管,勉强跟上趟。我忽然明白,母亲是想通过诵经来整治我的结巴。我在寺里的作息时间与和尚们一样,每天五点起床做早课,接着吃粥,然后跟老和尚一起打扫寺庙。每天下午四点,所有和尚再次聚到毗卢殿,一起做晚课。大概寺里的多数和尚都已风烛残年,年少的我似乎受到住持的特别关照。每天晚上九点熄灯前,住持会亲自给我送来一块油纸包裹的圆蛋糕,作为夜宵。

《浮色》插图之三(《作家》杂志)

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7

 

迄今为止,美丽接待的古人没超过三十人。他表示岩石的工作还要轻松,未来部成天闲得无事可做。一旦有人从未来来访,岩石会如获至宝。美丽说,未来部的萧条让大家都很忧心,说明未来人类的数量会很稀少,与人类邪恶繁殖的过去大相径庭。

美丽一忧心,鼻子就堆起细密的皱纹。见我始终半信半疑,他进一步解释:“岩石说,她最远接待过一个距今一百九十年的未来人。他的样子非常嬴弱,脑袋比我们大点,个子比我们矮,四肢比我们都细瘦。那个来访者告诉岩石,人类的数量已不足两亿……”

“乖乖,两亿都不到?”我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恐慌。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当口,耳畔忽地响起了清脆的鸟鸣声。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透明罩里出现了一只鸟笼,笼里有两只绿色的绣眼鸟,它们用双脚紧抓着齿状抓杠,不时发出轻俏迷人的叫声。我一向喜欢绣眼的叫声,它不像画眉那般吵人,仿佛懂得主人喜欢安静中有一丝涟漪的情趣。

“它们不是真鸟,是虚拟物……”

我凑近细看两只收着翅膀的绣眼鸟,忍不住嘀咕:“我在青龙山上见过这种鸟,还抓过一只。”美丽朝鸟笼唤了几声“大绣”、“小绣”,两只绣眼鸟便齐刷刷地扭过头,朝着他轻声又热烈地鸣叫。望着它们欢快的样儿,美丽的神色变得有点暗淡,“这种鸟太金贵,对环境太敏感,早绝迹了。”

他的话让我再次想到人类的处境,“……岩石,她就没接待过两百年以后的人吗?”

“从来没有。谁也不清楚为什么。”

“莫非人类已……”

“是啊是啊,我们都这么猜想。唉,但愿未来部能够忙碌起来……”

 

美丽先在屏上的地图,标出带我参观的路线,就见透明罩像地图上的一只萤火虫,闪闪烁烁,沿着参观路线慢慢移动。我抬头四顾,只见透明罩像一只飞碟,疾速升升降降,令我觉察不出重力的存在。倏忽间,它已像一轮日头,俯瞰着未来城。未来城的全景令我震撼,从空中鸟瞰,未来城像一座巨大的透明金字塔,里面的几十层楼层清晰可辨,散发着虚幻的魔力。未来城外的四周犹似火星表面,没有任何植物或动物,大地被一层红土覆盖,土质细腻如红种人的皮肤。土层下的一块块岩石,颇似隆胸的硅胶,令大地的红皮肤凸起性感如乳房的小圆丘。放眼望去,成片红微微的乳房,既优美又荒凉……

美丽强调,金字塔外的气温是摄氏七十五度,这样的温度能烤熟一些食物,比如,可以煎鸡蛋,可以烤半生不熟的牛排……

“你要是暴露在外面的空气中,只需十五秒,你的皮肤就熟了。”

“气温怎么会这么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表面上什么事也没发生。只不过从二十世纪开始,地球暖化一直持续不断,到现在还没有停止。”

“人类就没采取过措施吗?”

美丽摇摇头,神情骤然变得暗淡,他撇出一丝苦笑说:“在有国家的年代,措施都微乎其微,所有国家都相互指责、推委,直到人们不再信任国家,要求建立世界政府……现在地球上已没有国家,世界政府是按时区来管理地球。全球划分为二十四个时区,我们位于第十小时时区,简称十区……”

《浮色》插图之四(《作家》杂志)长篇小说《浮色》试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