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972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本奇特的爱情之书

(2014-03-08 12:10:08)

短诗《约会》、《孤独》在《现代快报》刊出后(2014年3月3日),突然接到老友王子淳的电话,我们已多年没在一起聚了,他语气激动,似乎被这两首诗深深触动,问了我一些问题。今天一早,就收到他托图书馆朋友发来的邮件(王子淳不会用网络),他居然为每首短诗写了一篇文章!现辑录在此,作为诗写与读互动的见证!

 

 

约会(外一首)

 

黄梵

 

我等着和她会面

我打开一本书——

 

突然,形容词散发着她的体香

动词留下了她的脚印

名词带来她的安静

 

那一刻,那本书就是怯生生的她

 

 

孤独

 

孤独不会变异

它在古代,就已经古老

 

我走过一棵古树

用手摸着巨大的根

我的孤独

竟扎得像树根一样深

惊动了田鼠的睡眠

 

 

 

一本奇特的爱情之书(外一篇)

——简评黄梵短诗《约会》

 

王子淳

 

(一)

 

爱情是世界是最美好的事物,尤其是年轻人的初次约会,——姑且说是“怯生生地”初涉爱河吧。发表在《现代快报》201433日《行者》美文观赏版的黄梵的短诗《约会》像一幅白描,寥寥数笔就勾画出这一生动场景,让读者回味无穷。约会,这个古今中外诗歌中并不鲜见,古代就有“人约黄昏后”的诗句,关键是要写出新意,写出特色来。

 

(二)

 

黄梵笔下全诗6句,共分三段。第一段两句:“我等着和她会面/我打开一本书——”,看似平淡无奇,却是全诗定调,起笔自然,看得出来,诗中人是爱书的,或许就是一个大学生,或是一个年轻的知识分子,作者这里随手捕捉一个生活小景:看书,等人。下面的诗句由看书生发开掘,起承转合,章法严谨。

 

(三)

 

不得不佩服诗人抓准意象的本领:一个“突然”,就从书中走出了这位姑娘来(似乎可称姑娘,细读全诗是位年轻的女性为宜),她散发着的“体香”,她留下的“脚印”,她带来的“安静”,却是通过书中的形容词、动词、名词(当然还会有其他,这样就够了)的“幻化”,精心铺排,从外貌(体香,脚印)到精神(安静),完成了姑娘形象的塑造。仿佛真应了一句古诗:“书中自有颜如玉”。

 

(四)

 

最后一节,仅一句,“那一刻,那本书就是怯生生的她”,由书到人,由人到书,合二为一,一个拟人手法,再加“怯生生”的刻意描写,水到渠成,完成了“约会”,留下了姑娘的动人倩影。

现实中的姑娘来没有来,诗中没有明说。

既然诗题是“约会”,姑娘当然要应约而来,但细看全诗,又写得很虚。这样的虚写,更能给人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甚至退一步想,就是姑娘没有等到,也可视为一种柏拉图式的精神初恋,此诗也能感人至深。——“渺渺兮余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苏轼《前赤壁赋》)这正是诗人黄梵的高明之处。我们可以确信,这个约会是美好的,令人难忘的,“我”的热情期待,“她”到来的“怯生生”,将初次约会刻划得惟妙惟肖,诗情画意,含情脉脉。

 

诗人是写爱情诗的高手。我们知道,他的另一首短诗《幸福》,描写睡在床上的少女,据了解,已被选入1993年全国的诗歌选本,同样写得摇曳生姿,可圈可点。可以认为,《约会》为黄梵爱情诗中的代表作之一。

 

(五)

 

这是黄梵写的现代诗。

吕进先生在1995523日给叶庆瑞《人生第五季》一书的序言中曾经指出:“近些年的中国诗坛好诗并不多见,但是‘后’什么,‘新’什么的以前卫色彩眩人双目的理论宣言倒是并不少见。各种‘后’,各种‘新’推出的作品往往使人很难进入,诗人似乎乐于建造一座迷宫,叫读者去陷入迷津。因此,一些读者一听‘现代’二字,就有点恐惧感。”(《人生第五季》南京出版社1997年版第2页)

我曾经作过一点分析,看来原因不少在于“意象混乱,结构不成篇章”(引自拙文《雨中河词话》《江苏工人报》2002.1.12)致使现代人害怕读现代诗。

黄梵的现代诗,能够让人“走进”欣赏,一点不会产生“恐惧”之感,诗无达诂,此诗也可作为非爱情诗来解读,把“她”作为一种精神目标或者是人生理想来追求,创造一种“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读书”意境,也是能够讲得通的。可见,此六行短诗,思想蕴含之大。

综上所述,《约会》一诗,是一本奇特的爱情之书,也可以作为一本深刻的人生之书,其成功的经验值得探讨和借鉴。作为爱好诗歌的读者,我也期盼《现代快报》副刊《行者》再接再厉,不负众望,不断推出“有个人趣味的安静文字”,让一首首高质量的受人欢迎的好诗问世。

 

 

                                                        2014.3.6       南京

 

 

 

穿越古代的现代孤独

 

——简评黄梵短诗《孤独》

 

爱尔兰诗人叶芝曾经说过:“诗人在自己那由生活的悲剧素材写成的最杰出的作品总要写个人生活,写悔恨,写失恋,或纯粹的孤独,无论他的生活怎么样。”(转引自:沈奇编选,西方诗论精华. 花城出版社,199194页)

俄国小说家契诃夫也曾说过:“没有孤独,就不会知道什么叫幸福”。(《第六病室》)

孤独,也许可以属于人类永恒不变的共性之一,正如黄梵诗中所指出的“它在古代,就已经古老”。

古今中外的诗人们曾涉笔于此,创作了不少名篇,如尼采的《孤独》、台湾当代诗人杨牧的《孤独》等等。

而黄梵的短诗《孤独》,诗眼在于“我的孤独/竟扎得像树根一样深”。

这两句在诗中也是承上启下的关键句子。上承古代——“我走过一棵古树/用手摸着巨大的根”,因为古树长在古代,所以自然而然,作为现代人的诗人,思接千载,穿越回到古代,如果不是古树是现代的树,就莫名其妙了。这也显出诗人不凡的语言功力和其诗思的缜密。

“我的孤独/竟扎得像树根一样深”,这是神来之笔,把抽象的孤独具象化,用手摸过的巨大且深的古树根,作为孤独的喻体,诗人的现代的孤独就有了外形,也有了动作,根扎得深,令人读后难忘。把难说清的东西具像化(包括理念、感受)是诗人常用的手段,写作手法上亦称移情。诗人黄梵用得很娴熟、自然,毫无突兀牵强之处。

诗还不忘结尾幽了一默——“惊动了田鼠的睡眠”。

田鼠,这里理解为不是诗人的一类即可。它是栖息在“树根”处的,不能让它安生,惊动了它的睡眠。于是田鼠睁开惺忪的睡眼:下一步如何?是搬家吗?还是继续留守“树根”?诗人是不是会仍以现代田鼠为邻,这就要问诗人本人了。注意,这里的田鼠不是贬义,正像作者曾经写过的另一首诗《蝙蝠》。据作者曾说,蝙蝠正是害怕孤独才选择群居生活的。诗人把通常被厌弃的对象、摒弃的意象反过来写,一反古今中外的写作常态,摘去它们头上贬义的帽子并赋予了新的含义,确定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有趣的是,尼采的《孤独》诗中用了“群鸦”,而台湾诗人杨牧直接把“孤独”比成“一匹衰老的兽”,——都请了动物来帮忙,黄梵这里也请来了田鼠,是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动物群里找帮手?

解读诗歌,本来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往往会穿凿附会,不得其解。有时甚至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好在黄梵是多年的诗友,又曾是同事,此诗的创作意图,作者深意,不能理解的,只需当面问一问或打个电话就行了。你说阿是啊?一笑。

2014.3.6 匆匆而作

 

王子淳 作家、编审,原南京理工大学学报( 哲社版)主编,现已退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谁家圆月
后一篇:冰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谁家圆月
    后一篇 >冰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