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972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刚收到何锐编的《中国城市小说选》

(2013-12-07 00:09:55)

刚收到何锐编的《中国城市小说选》

以下是收入该书的《乡巴佬》

  

                          乡巴佬

 

                                  黄梵

 

我把眼睛盯着窗外,种种迹象表明这座城市还在扩展,有的高楼已经钻进了云朵。十年来,我把最好的时光都投进了工作,无暇对这座城市的名胜好好游览一番。我给自己出了个主意,空闲时就站在窗前或楼顶,仔仔细细地观察它。也许我住得太高了,放眼望去很多房子就像倒塌了一样,紧紧匍匐在街巷两旁。我望着薄尘弥漫的城市,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建筑,我辨认着一幢一幢水泥楼宇,想找出我上班的地方已是徒劳。我已看不清人们在街上比比划划,甚至五颜六色品种繁多的小轿车,也像是没有区别的一群一群蚂蚁。老天作证,十年来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乡音,只是为了能和这些城里人没有区别。

大概是这个城市的方言太特别,我始终无法把它说得很地道。那些父辈起就在这里生活的人,对这里的方言十分偏爱。这种偏爱一开始就对我构成了压力,一旦我想和他们搭讪,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要一听见我操着乡下口音,他们立刻就变得自命不凡。与我说话完全是出于怜悯,甚至是幸灾乐祸。后来,我习惯了独来独往,下了班就急匆匆地钻进人流里。许多东西我在人流中才第一次体会到。人流就像莽莽苍苍的松林,我一步一步向前移动时,我就成了一棵标准的松树,不再与周围的松树有什么差别。有时,我旁若无人的样子还会激起周围人的敬意。单凭穿衣打扮,他们已经看不出我这个乡巴佬的身份。甚至我还学城里人的模样留了几撮山羊胡,黑硬的短须犹如扎向胸口的几把匕首,似乎我本人的模样已对其他乡下人构成了威胁:别靠近这个城里人,他可不好惹!

有时,我迷了路,也坚持不用略带乡音的本地话问路。不说话时,我对人群毫无怯意。可是,一旦张口露出乡音,原本很受欢迎的我,立刻就会在人群中贬值。哦?别看这个人风度翩翩,原来不过是个乡巴佬。刚才还投来欣赏目光的那些女孩,反倒会最先向我投来轻蔑的一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们刚才心里还隐隐闪烁着渴望或幻想:他长得绝对算是英俊,个子也算高,鼻直口方,还有动人的气度,如果是她男友的话,她会兴奋得透不过气来。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它让我避免再与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女孩谈恋爱。因为一旦她知道了你的从前,她就为你准备好了怜悯。我很后悔我知道得有些晚,不明白自己已经有房有车,为什么还得不到一个城里女孩的尊重?我心里还没这根弦时,就与一个土生土长的女孩好上了。她小名叫艳艳,正在学习德语,据说她的家离城中的响湖不远,那里有令她自豪的健身房和泳池。她总是抱怨我的卫生习惯,“喂,你今天洗过澡了吗?”“洗了。”当我告诉她结果,她总是盯着我看上好半天,“不会吧?你在骗我!”那时我真想臭骂她一句,但还是克制住了。她特意来和我做爱,我不能随口一骂把她给骂跑。做爱之前,她一直有点趾高气扬。她裹着层层衣服,死活逼我再去洗一回澡。“你呀,别看穿得光鲜,永远是个乡巴佬,爱撒谎,不爱干净……”她的话真的让我痛苦,我还是一声不响,只好脱了衣服走进卫生间,去洗那天的第二回澡。等我出来,她已经袒露着胸脯坐在床上。如果我问她为什么不去洗澡,她的语气就不太友好:“我来之前洗过了。怎么?你还怀疑我不讲卫生?”

只有做爱时我才能和她扯平。她高兴地骂我是乡巴佬、野人,只有那时,她才对我这个乡巴佬的身份难以割舍。由于我总是怕失去她,反倒不知该怎样在她面前做个城里人。记得一次她过生日,为了让她惊喜,我订了一家高档饭店。结果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反倒生起气来。她扬手招来服务生,问他有没有蜡烛,服务生连眼睛都没眨就表示,本店一概不提供此类服务。她顿时红了脸,立刻把脸转向我:“你干嘛找这个鬼地方呀,灯火通明的,连蜡烛都不让点,一点过生日的情调都没有……”我只好承认是我的错,好歹让她在饭店呆了一小时。饭还没吃完,她就匆匆起身直奔她心仪的酒吧。那晚,我俩坐在酒吧外面木板铺就的露天平台上,让服务生点了一支碗口粗的红蜡烛。那时,她搓揉着双手,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她清了清嗓子,又端详了我好一会儿,忍不住把话题又扯到我头上:“唉,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只知道花钱,不懂得情调。你恐怕不明白情调是钱买不来的吧?……”

我耸了耸肩,算是回答。我实在不愿把她的生日给搅了。大概她从刚才的说话中得到了满足,她的脸红扑扑的富于生气。忽然,她就像意识到了什么吓人的前景,语气骤然变得咄咄逼人:“你听着,如果以后我们在一起生活,你一定要有情调。我绝对不能忍受男人没情调。”对我来说,她的情调真是神秘莫测。做爱之前,两人必须像一对老鼠满街乱蹿。看见无数的店铺,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要全部逛一遍。有时,我累得两眼直冒金星,就一动不动站在商场门口,“你进去逛吧,我在这里等你。”每当那时,她就跟我生气,甚至认为我的神经准有毛病:“你懂不懂什么叫逛街呀?我又不是专门来买衣服的。我要想一个人逛街,干嘛还找你呀……”我很佩服她一张嘴我就没了道理,陪她逛街已经变成了她对我的恩赐。如果我不想浪费时间,忐忑不安地向她提出去我那里做爱,她便像吃了满嘴沙子一样,立刻皱起眉头,“你可真直截了当啊,你真没救了,完全没情调。”光陪她逛街是远远不够的,她还喜欢去那条最长的食街。逛街之后,她内心燃起的是吃烤鱼的熊熊烈火。她心里清楚我并不是富人,工资多数得用来偿还房贷,穿衣吃饭的每分钱都得省着花。她点菜时,我心里暗暗数着向上攀升的钱数。她点了三个菜后,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她漠不关心每次都会剩下一堆菜。我除了打包带走又有什么办法呢?每当那时,她富于美感的双唇便紧抿着,看见其他年轻人一个一个扔下满桌剩菜走了,便觉得我打包的行为很没面子,她索性跑到店门外面等着我。我当然无法安下心来学习她的这些情调。只有一次,她大概为前天买的一件衣服后悔,甚至为那件衣服失眠而长出了眼袋。那天,她破天荒没有拉我去逛街。我用手抚摩着她的头和肩背,唠唠叨叨说着安慰的话。大概她无心与我搭腔,只是像一只惹人爱怜的小鸟偎在我的胸口。令人惊奇的是,那天她没再关心她的情调。她第一次没有逛街吃饭,就和我做了爱。完事后我俩面面相觑,反倒令我十分不安。后来,我央求她跟我去体会我的情调。我带她上了直达楼顶的电梯。顶楼一片寂静,我俩沿着通风道攀上了楼顶平台。刚开始,我们所处的高度让她头晕目眩,等到好不容易适应,她依旧用双手紧张地箍着我的胳膊。她是第一次从四十层楼的高度观看这座城市,城市的全貌在我们周围完全展现出来。她诧异根本找不到她家所在的小区,连波光粼粼的响湖也被楼群挡住了。她大概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没有区别的一望无际。她蹙着眉头,尽了最大努力来适应眼前的景象:窄若缝隙的街巷、小若谷粒的人群、鸽子笼似的楼房……最后,她避开我的目光,望着空中的袅袅烟雾说,“我现在知道了,你为什么老爱谈上帝。”她的话真叫我喜出望外。她一句话就缝合了我和她之间的裂缝,她说:“从楼顶朝下看,压根就是上帝的视角。”她说的真是事实。那天,也许是楼顶的景观给了她启发,有那么一周她忽然变得善解人意,意识到我为爱她已经付出很多。为了让自己摆脱逛街的嗜好,她甚至买了戏票,请我去三山剧场看小剧场戏。那一周,我以为我和她的问题已经解决,十分感动于她有了新面貌。我甚至开始筹划婚后的生活,想到如果哪天她因车祸而残废,我大概也会一辈子养着她。当然,事实最后并非如此。一周以后,她想要改一改的决心就没了。我又被她牵着鼻子满大街瞎逛,又因为没有对她的情调心领神会,遭到她的无情嘲笑。有一次,她塞在高跟鞋里的脚走肿了,就破天荒开恩让我坐在广场等她。没想到,她是瞄上了我脚上的平跟鞋,逼我换上她的高跟鞋。我又惊讶又沮丧。她换上我的鞋子,转眼溜进了商场。惟有那时,我才体会到什么是反差。所有路过的人都偷偷瞅着我。我坐在一排木凳上,裤腿下露出一双高跟鞋。他们的目光扫视完我的鞋子,最后还要紧紧盯住我的脸。他们的脑子肯定在想着另一件事:这个人大概就是人们议论的那类同志吧。等到她慢吞吞地踱出来,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她打着呵欠,一看就知道没相中什么东西。一发觉我脚上穿的不对头,她居然嘎嘎嘎大笑起来,“哎呀呀,我现在才发现,你还真像个伊子呢。”她感到无比兴奋,声音简直响彻整个广场。我感到十分恼火,脸顿时沉了下来。老实说,我还从没像那天那样骂过人,“你他妈的还把人当不当人啊?!”她看着我,足足愣了好半天,然后突然惊醒了过来,“好啊,你敢骂我?”她把眼前的几绺头发向后一甩,指着我的鼻子挑衅道:“你敢再骂一句?!”

“王八蛋!”

骂的一瞬,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也知道我和她的爱情,转瞬化为了乌有。我看见她的脸第一次涨得那么红,她生气的样子真是美极了。忽然,我头上挨了鞋子一击。当她又去脱另一只鞋,我把她的高跟鞋已拿在手上。“你要再砸,我就把你鞋跟掰下来。”“乡巴佬!只有乡巴佬才这么干!”天晓得我是怎么啦,当第二只鞋向我飞来,我用大得吓人的力气把高跟鞋的鞋跟给掰了下来。顿时,我的心情好多了,拾了自己的鞋便扬长而去。我听见她用变了调的嗓门在背后大声喊:“乡巴佬!”“乡——巴——佬!”

回到公寓,我才意识到干了蠢事。我似乎把一个乡下人受的所有气,一古脑儿都撒在了她身上。一想到她没了鞋跟如何能走回家,我就担心起来。我给她拨了电话,话筒里除了喧闹的音乐声一直没人接听。我的情绪开始低落,什么事也不想干,只觉得拨通电话才是最要紧的事。大概拨的次数太多,最终收到了她的一条短信:我们的关系结束了,以后别再打我电话。我很高兴她回复了我。我仔细琢磨短信中的每个字,小心翼翼用短信道了歉,同时鼓足勇气问她是怎么回家的。我很高兴她又回复了我:如你所愿,我光脚走到家时脚底打满了泡,我是故意惩罚自己,惩罚和一个乡巴佬恋爱的巨大错误。我想尽量让她放松,就叮嘱她先上床休息,明天再谈今天的事。她的短信并不出人预料:你和我没有明天了!一切到今天为止!我感觉面对她的短信,我的舌头一点用处也没有。就又试着问她:我们以后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不可能!

我很高兴她临睡前又发来一条短信:我把你的电话号码全删了,祝你将来幸福!看来我真的让她讨厌了。那时,我想起了她微翘的朱唇,想到它终究吐出了一句能让我暖和一会儿的祝福,我心情就好过了一小会儿……

 

我重新回到了高楼屋顶。我请了一周假,寸步不离公寓楼,每天站在楼顶打量阳光下的街道。很神奇,有血有肉的人个个变成了谷粒,再也看不到他们忧伤孤独的面孔,从那些谷粒的快速移动,还能觉察到他们的种种渴望。应该说那幅景象震撼了我。有几次我甚至想跳下去,成为其中一颗充满渴望的谷粒。我时常默默地趴在护栏上,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等到我愿意开口说话了,才一路打着喷嚏去上班。只要风不是太大,我宁愿步行上班。说来也怪,十年来我从未认真地打量过我居住的公寓楼。有一天早晨,我走出公寓楼时向上张望,我想弄清我关了窗户没有,没想到才望了十秒,我就突然惊醒了。所有的窗户都一模一样,凭着一点五的视力,我竟看不出哪扇窗户属于我。我真被难住了,开始责骂自己真是个乡巴佬。从前,我眼睛都不需要眨,就能从一望无际的田野一眼认出自家的地。可是那天,那些窗户真逼得我要发疯,我忽然感到了惶恐,简直就像刚从某个窗口抛下的一袋垃圾,已经找不到自己的主人。我感到有必要把住址记在一张纸上,万一因失忆忘了住址,后果不堪设想啊。之前,我煞费苦心设计的名片,都只堂堂正正印着公司的地址。自从担心回不了家,我就专门为自己印了一盒名片。我为失忆作好了充分准备。名片看起来就像一则笑话,住址下面印着一句话:好心人,请按上述地址把我送回家!

每次出门前,我都要检查外套和裤子口袋,看是否塞了一张这样的名片。当然,在贴身马甲和套在皮带上的布兜里,也各藏着一张这样的名片。我还有个担心,万一被人抢劫扒光了衣服,圆鼓鼓的脑袋又挨了一下,警察大概只能找到我的鞋子。所以,我把两只皮鞋的鞋垫掀起来,往里面各塞了一张名片。从此以后,我睡得就安稳多了。甚至有一次,我还梦见自己聪明绝顶地摆脱了困境。我梦见自己来到一个错综复杂的城区,花了很长时间想穿过一个菜市场,但始终没有成功。后来我被一群乞丐盯上了。最后,他们把我逼到一个犄角旮旯,抢走了我所有东西,准确地说,连裤叉和鞋子也没给我留下。警方赶来时,也觉得无能为力。大概是脑袋上挨了一下,我的记忆变得模糊,忘了自己是谁,家住哪里。记得我穿着好心人的衣服呆在警局时,无意中挠了挠头发,竟摸到了藏在头发里的名片。那一刻,我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庆幸自己平时想得十分周到……

好在不堪负重的往事已经变得淡漠,我和艳艳各自生活,早已杜绝了往来。我的注意力开始能回到一些小事上。比如,刚分手那阵子,我不敢让自己喝酒,知道自己就像一座随时等待爆发的火山,那样非出事不可。当我觉得喝酒并不更好受时,就明白,遗忘开始在我心里起作用了。大概见别人喝酒见得烦了,我也敢自酌起来。有时,参加朋友组织的酒宴,我也能从醉酒的危险中挣脱出来。

一天,我在公司的应酬饭局上,碰到了一个很蠢的老总,他处处都想表现他的优越感。他才看清服务员,就对着她一顿咆哮,“他娘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我欠你钱啊……”服务员越是一声不响地望着他,他越是恼怒。他说起脏话来非常难听,大概受不了他的德性,那女孩叫来了另一个服务员。没想到,气急败坏的老总又刁难新来的服务员。他轻蔑地瞪了服务员一眼,然后指着干净的桌子质问她:“你们桌子是怎么擦的,怎么感觉上面黏乎乎的?”服务员哑口无言,只好从肚兜里掏出抹布,把桌子认认真真重擦一遍。刁难完毕,他觉得已经高人一头,用鼻子重重出着气说:“这些乡巴佬就需要好好调教,不然她们真会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坐在那里,对他已经厌恶之极,真想一走了之。后来我有了一个想法,就留下来不停和他碰杯喝酒。起初他感到很满意,眯缝着小眼夸我:“你这个小老弟喝酒真爽快!”但过了不到半小时,他就开始想摆脱我。我故意扬言他不喝酒是瞧不起我,同时抖搂出自己是乡下人的底细。那时,他就像被一杆枪顶着脊背,一脸无奈又端起了杯子。我从没像那天那么健谈过,望着他已经秃了的脑袋,我大声说:“这就对了,城里人就应该比乡下人爽快,是不是?”所有在场的人已经劝不住我。他们劝老总不喝也没有用了。一支烟的工夫,他又被我灌进了半斤白酒。他醉得直不起腰来,嘴里还一个劲儿嘀咕:“你,你骗我,你不是乡下人……”那时,我心里就像灌进了蜜,竟用一分钟兴奋地对他不停强调:“没,没骗你,我,我就是你说的乡巴佬……”我的眼睛里开始有了金光,有时还泛着蔚蓝色,一双伸向菜盘的筷子已经变成了两双……很奇怪,我的眼前居然隐约可见艳艳那玉纤纤的身姿,这景象不禁勾起了我对她的怀念。我说不清自己还怀念她什么,但她笑容可掬的样子无疑转移了我的注意力。那位老总像萎缩的阴茎瘫在桌边。对我来说,酒宴还没结束呢,我就着已经一片狼籍的菜盘,又为眼前若隐若现的艳艳喝了几杯。看着周围人不耐烦打呵欠的样子,我有点不太高兴,记得我粗声粗气嚷了一句:“还早呢,怎么都打呵欠了?!”

接着,我进入了栩栩如生的梦境,偶尔,我能听见汽车声和开门声。第二天早晨,当我从咯吱作响的床上坐起来,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地上到处都是一滩一滩的呕吐物,散发着阵阵难闻的酸臭味。我绞尽脑汁,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扔在床单上的名片昭示着一切!公司的同事虽然都精明干练,但没人知道我的住址。很显然,我塞在兜里的名片起了作用。我起身打开窗帘,看见光秃秃的桌上有杯子压着的一张纸条,那可不是没有用的小玩意儿。纸条上的话就像教科书一样冷冰冰:

 

某某某,鉴于你昨晚的过分表现,公司决定辞退你。请你明天来公司办理手续和拿辞退金。

 

我眨巴着眼睛,把它认真读了几遍,然后露出了一丝笑。我无法相信,自己竟有了一种解脱和轻松的感觉。我把纸条一绺一绺撕碎,撒向脚下的呕吐物。心想:你们别急,我一定会去办理手续,但在离开这间房子之前,我先要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整理得漂漂亮亮,是的,干净漂亮得就像是送给今天的一件礼物……

 

 

                                   20091

 

 

(刊于《红豆》2009年第10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