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2012-02-25 21:42:52)
标签:

旅游

palau

scuba

dive

帕劳

潜水

摄影

分类: Dive

既然是说三道四,这第四篇就作为此系列的完结篇。原本也可以扩展成七篇(3+4=7),可最近笔触干涩,不如草草收场吧。后悔当初没把标题起个三言两语”“只言片语之类的。但总好过五花八门”“七嘴八舌

这篇没有主题,目的是把此行剩下能看的照片都发掉。所以笔随画走,想哪儿说哪儿。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上次忘了贴这张图。这是白天的时候从Sam’s Wall的水面向外望去的景象。在船只载着Divers奔向大海深处之后,Sam’s连同周围的海域变的安逸宁静。吧台里坐着三两的客人,间或有花甲的老人驶来小艇从码头上岸,似是来购置些日常用品的。一个教练带着他的OW学生从码头入水,缓缓地下潜,平静的海面上留下一串串气泡翻出的涟漪。这日子不赖。

 

-----------------------------------鹦鹉螺(Nautilus)----------------------------------

鹦鹉螺(Nautilus)是此行中临时安排的一次主题潜。当天天气不算很好,乌云翻滚风劲浪高,潜导Dextor告诉我们流强得罕见。由于前一天只诱上来5只螺,不够人手一个,8个人便分了两组,4位操巨大单反的专业人士一组先看,我们第二潜再看。刚下去便感受到了强流的威力,组员们被吹得四散,但Dextor是个经验相当丰富的本地潜导,始终控制着局面。上船后,天气更差了,接着一阵暴雨浇过,那场景就跟加勒比海盗里一般恐怖,雨后天气好转起来,流也小了。休息片刻就开始了和活化石的真正接触。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Dextor先从笼子里把螺请出来,一只一只地交到我们手里。下水前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螺看好,不要自己把它们放走,否则毫无防御能力的它们在重返700英尺深度的途中一定会被trigger fish吃掉。规矩应该是这样的,看完后要把螺再交给潜导,潜导把它们放回笼子,再由有资格的技潜人员把它们护送回深海。而参加者额外服的费用就是用于支付下笼以及护送所产生的船只和人员费用。所以Nautilus Trip并不是想去就去的。例如Sam’s规定NautilusTrip必须凑够8人才能成行,而恰好第一天潜水归来我和Majo看到白板上已有6人报名,便毅然加入,求个圆满。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刚送到我手里的这只螺浑身缩进壳里,Dextor让我们耐心地等它们出来。我就一手托着螺一手举着相机,过了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仔细端详,与通常在浅水区域看到的甲壳类动物身上附满海草珊瑚之类的很不同,螺壳十分光滑干净,呈现出漂亮的Spiral曲线。壳看上去并不厚,摸起来虽然硬但感觉比较脆,以trigger fish的利牙绝对可以轻易地咬碎。它以类似角质层的身体部分遮住螺口,却并不严丝合缝,仍然能看到一点点触角。大约过了有67分钟我手里的这只开始露出眼睛,触角也小心翼翼地探出去。我有些心急,动作大了点,它大概感觉到了身体的位移,很敏感地缩回去了。我懊悔不已,就更加小心了,调整好身体,保持好中性浮力,漂在水中托着它耐心等它再次探头。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又过了几分钟,终于把它等出来了。它似乎也认定了我不具有威胁,肆无忌惮地伸出触角,即使碰到我也不再退缩。我松开手,想着给它多拍几张,它却着急着回到海底,一个劲地往下沉,所以这位传说中的中性浮力大师的表演我并没见到,给我留下的全是“负面”印象。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我对头足类软体动物毫无抵抗力,觉得它们实在可爱,鹦鹉螺身体结构更奇特,据说潜艇蓄水仓的设计就源于鹦鹉螺,而第一艘核动力潜艇更取名为“鹦鹉螺号”。在为这位明星拍了无数照片后,我们把螺交回,告别了这种稀有古老神奇的生物。回来后在磨坊上看到有人揭发同一期间某俄国人故意丢下鹦鹉螺,让trigger fish吃掉,并拍了录像四处炫耀的事情,实在令人愤慨,也觉得这种trip似乎还是干扰了鹦鹉螺的栖息,决定以后不再参加了,那么这次的亲密接触估计是这辈子唯一一次了。

-------------------------------------水母湖(Jellyfish Lake)---------------------------

Palau另一个闻名于世的是水母湖(Jellyfish Lake),据我们Science Major的潜导Harris介绍,12000年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水母们随海水进入这片区域,由于地壳运动周围海床升高,这片区域被隔绝成一个内陆咸水湖。随着湖中生物的死去,低等的水母们不仅生存了下来还因天敌消失逐渐丧失了用于防卫的毒素,成了独一无二的无毒金黄色水母。它们利用身体中与其共生的海藻类细胞进行光合作用获得必要的养分,所以每天它们会跟着太阳的方向绕着湖转。有人在网上说没看到大量水母是因为他们没有游到正确的位置。实际上在水母聚集区的景象相当壮观。只可惜我没有看到,Majo同学则大饱眼福。

水母湖位于一座山上,需要从海边沿山道穿树林徒步进入。路(如果能称其为路的话)不长但很难走,我因为怕蚊子所以走得快,穿着潜水靴仍然觉得很硌脚。Harris告诫我们在水母湖里不要尝试Free dive,因为潜下去踢腿时很容易伤害水母(就是传说中的剪刀脚了)。此时10点多,水母都聚集在湖的另一头,所以我们要从码头出发游过整个湖啊。Harris说半小时后我们码头集合,大家便迫不及待地扑腾下水了。

水母湖的水并不清透,游了很久只见一片碧绿,除了码头附近见到一些形态奇怪的小黑鱼,啥生物也没看到。我本就对浮潜(Snorkeling)格外小心,现在心里有点发毛,不时抬头看看周围,发现同队的人就在附近,就放心了些。不知游了多久,终于在视野中出现了一朵花样的水母,无比优雅地漂在水中。直射的阳光被水面泛起的波纹打碎,披在金黄的水母身上,又随着水波散去,整个水母如同不断发出金色耀斑的小太阳,一时令人怀疑进入了太空,美丽得令人窒息。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随着不断地靠近,更多的水母隐约地出现在绿色的背景中。我知道已经快到水母聚集区了。等我接近它时,它却沉了下去,我意识到可能自己游的动作还是太大了,便放缓了速度,向另一只游去。此时悲剧发生了,我发现相机显示电量不足……天啊,我接下去还有2潜呢。看来水母湖里不能肆意地照了。为了省电,我把闪光模式关掉,照了几张,效果还好,但水母的通透却没太照出来。咬牙打开闪光灯尝试几张,效果还不错。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就在查看照片的时候,猛然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了27分钟了,迅速回头向码头望去,码头上人不少啊。难道大家已经都集合了?我赶紧又拍了几张,迅速调头奋力游回去,等到了码头腿累得都要抽筋了,才发现码头上的人根本都是刚到的游客,而同队的人,只有一个澳大利亚女生,百无聊赖地站在码头上。我问她:其他人呢?她一耸肩:木有看到啊!我说:不是说半小时吗?她说:我记得也是啊,可他们都没回来。于是我俩相视一愣,恍然大悟。靠,被骗了啊~

结果就是我没能游到水母最密集的区域,尽管距离已经很近了……所以我的照片都是单个水母照……而其他人都是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的……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Majo同学坚持游到了最密集的区域,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回来给我一看,羡慕嫉妒恨!话说回来,她可真不容易,刚一下水发现snorkel坏了,无法进出气,居然在不带snorkel的情况下游了那么远,然后憋口气埋水里拍照录像,憋不住了就出水面换口气再继续埋下去拍照录像……最后还要游回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最后借用她的一张航拍照(参见《刺激的飞过一片绿色包子岛》),示意下我们的路线。红色是我们游的路线,真的是跨越整个湖域,绿色是密集区,就是Majo不断憋气的地方。而我则停在了蓝色位置附近,留下了大大的遗憾。

-------------------------------------珊瑚和鱼-------------------------------

Palau的珊瑚软硬兼得多姿多彩,加上水质清透,在阳光下煞是好看。一起潜了几天的一位美国老爷爷自上世纪80年代初就来Palau潜水了。我们问他这么多年以来Palau水下的生态环境在他看来发生了什么变化,他说基本没有多少变化,这里保护的非常好,物种依然丰富。听他说完我不禁想到了中国的近海,估计我这辈子那里也基本不会有多少变化了,心里一阵凄凉。

Palau的几个著名潜点都能看到大片的珊瑚以及珊瑚礁特有的生态环境。再次要提到清澈的水质和30米的能见度,为这片珊瑚海增色不少,阳光可以指透浅滩,目光所及色彩艳丽缤纷,天空浮云飘过时光线快速地变化,那些珊瑚便忽然成了霓虹灯,时明时暗,时红时绿,现在想起来当时应该找个固定位置把这些都录下来,快放的效果一定相当惊艳。

        由于我没有强力的灯也没有广角镜头,那些大海扇什么的就不拍了,只拍了点小珊瑚以及聚集在它们周围的鱼。可这些照片带回来一瞧,我咋净照了这些其貌不扬的呢~~倒是Christmas tree worm很提神。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鱼太多了,那些漂亮的鱼都提不起我的兴趣来了。所以鱼照的不多,鲨鱼/Manta/海龟除外。哦,海龟不是鱼。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照片发得差不多了。这篇该收尾了。来个像样的总结吧:

我是一定会再去的。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Palau之行说三道四——我会再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