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inyu
xiny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2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爸的尊严

(2019-11-21 10:26:32)
标签:

情感

     老爸今年九十二岁了。老爸依然可以每天骑着一个小三轮车围着居住的地方转一个红绿灯街口。老爸眼睛不花,家里还定着三份报纸,两份杂志,阴天也不戴眼镜歪在榻上看报纸,我都做不到了。

        但,老爸终究是九十二岁的人了,他小脑高度萎缩,短时记忆大约只能保持三到十分钟左右,比如我拿饭回去,用保温袋放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这是饭,等下饿了吃,聊天半小时左右,他会无数次地指着袋子问:那是什么呀?再告诉他一遍,他认真地点点头,过三五分钟,他会再问,一直问到你离开,他还会再问:你怎么忘了拿你的袋子啊,我就再说一遍:老爸,这是给你做的鱼,等下饿了你就打开吃;至于从前的事,他究竟还记忆多少,已经不好判断了,因为他已经好久不写回忆的文章了,只要你安静的坐着跟他聊天,他任何问题都能引到从前去,只是他说的那个从前的事,你已经无法判断是真实的记忆,还是他自己努力幻想出来的故事细节了。

        还好,至今还认得家人,即使远在北京的儿子,一年回来几趟,每次进门他都会立刻说:“噢,这么老远的你又回来看我了。”我要是出门一个星期没去看他,他也会问哥哥“好像最近没见到你妹妹”,这让我内心很温暖。

        孝顺,都知道孝顺这个词,是以顺为孝的。可是, 老人,终究是老人,当他的生活自理状态与他钢铁般的自尊矛盾时,作为晚辈的我们,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孝了。

       母亲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二十年了,父亲独自生活了二十年,今年已经是九十二岁的高龄老人了,我觉得父亲一直是靠一种钢铁般的尊严才能活的如此康健。话转回来说,又是他这钢铁般的尊严,让子女们实在手足无措。

        无论记忆怎么蜕化,他脑子里却始终抱定了一种刚硬的尊严,而这个尊严表现在他的生活里就是:只要我能自己动,坚决不给任何人找麻烦。

       从母亲刚去世时,有人上门希望他能续个陪伴的人,他执拗地说:“我不会因为自己寂寞,就给我的孩子们找麻烦。”背后却跟我说:“我和你妈妈一分钱一分钱积攒下的这个家,我不可能和另外任何人分享的。”我相信这就是最朴素的白头偕老的爱情。他自己住着,自己打理一切,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种花写回忆录,出门锻炼,甚至到了夏天我想去帮他换下厚被子洗洗,他却说:“我自己早就换下来洗好了,又做起来了。”一生戎马,钢铁般的独立生活能力,在七八十岁的十多年里,就这样保持着,努力地活着。后来我帮他整理出了二十万字的回忆文章。

       慢慢的,他终于无奈的不写了,自己的生活也难周全的料理了,我们几次和他谈到找保姆,他总是暴怒:“我还能自己做饭吃,为什么要找个人伺候。”我们甚至搬来了老家的叔叔帮助做工作,但依然坚决不找保姆。我内心隐隐感到,也许大约可能是他脑子里坚定的“不做剥削阶级”的概念在作祟,但我一直不敢去确定。

       后来,我们兄妹都退休了,说是轮流回去陪伴他,这次似乎没那么坚决的反对,但,话是这样说的:“等我真不能动的时候!”理由也很简单,“你们无论谁在在屋里,我都睡不着觉”。他内心坚守的坚决少麻烦任何人的底线,像钢铁一样的坚硬。最终让我们彻底崩溃了,无法靠近,无法放心,毕竟是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最后,哥哥在屋里安装上了监控设备,每一个房间都放上了摄像头,每天盯着手机看他的行动状态,开始轮流一天三顿给他送饭。这样的陪伴其实更让哥哥心力交瘁,但,老爸自有老爸的尊严,绝不容侵犯。

       九十多岁的老爸最终的思维固定在了一种坚定的反问句式自傲上。每次我回来学老爸跟我交流的样子,老公笑着说:“我要向老爸学习,一定坚信自己是最好的,才能让自己保持旺盛的生命力。”然后就把大牛眼笑成了桃花眼。

         “老爸,你看福建的姐姐给你寄柚子来了,还是三红柚子。”我带着柚子回家,严肃的老爸脸上没有一点笑容,歪在榻上的身子向前直了直,说:“谁没见过柚子?”照常的反问句开场,停顿数秒后开始说:“那年,我们驻扎在泉州边上的一个小岛上,晚上借着月光,看见树上挂着一个个人头似的东西,北方兵不认识啊,偷了一个下来,还不会吃……”故事开始了,也不知道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年年听的关于初认识柚子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

          “老爸,人家都说吃羊肉很好,你也不爱吃,等三叔来,我带你去刷羊肉吧,现在人都是用火锅刷着吃,不那么膻气。”我很希望能找个借口带老爸出去走走,老爸瞪了我数秒,“谁没吃过羊肉啊?”依然是反问句开始,“那年我们打仗打到了临沂的什么山上,老百姓感激我们啊,直接杀了一只羊慰问我们连,一口大锅,炖的满山坡都是肉香……”反正我记得,那次说这件事,是在福建的一个山坳里。反问句开场,然后编一个不知是真实,还是书里读到的场面,老爸的尊严就这样钢铁一般的面对着现实生活里的各种诱惑。

        有时我会玩笑地说:“老爸就你牛,没有你没见过的事,没有你没吃过的东西。”老爸从不会玩笑,依然严肃,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三四十岁的人,能比八九十岁的人见识多?嗯,多少说起来的新玩意,不都是老一辈的东西变化出来的吗?什么蛇果,不都是当年我们最不稀罕吃的苹果吗,那时最好吃的是大国光,现在光种那些长得漂亮的苹果,来骗你们这些追求表面东西的人了。”辩论,是不是也能让人长寿啊。

        现在老爸说话少了,偶尔不高兴了也不爱继续编故事了,但是反问句的形式一直沿用,“谁没吃过面子椒啊,不就是小鱼汤吗”“衣服哪儿脏啊?换什么换”“什么名牌不名牌的?穿什么好鞋,就是当年的解放鞋最好穿,你才穿过几双啊”“什么下雪了天就冷了,我傻吗,冷了我不知道自己加衣服吗?”

         最可笑的是,他耳朵聋的厉害,我扯着嗓子跟他讲话,他瞪着眼看我半天,最后突然说:“你最近嗓子不好吗,为什么光动嘴不出声?”我继续提高嗓门说:“我已经很大声了,你耳朵开始变聋了。”他顿时一黑脸,直接怼我说:“你说谁聋,我才不聋呢,你爷爷老的时候聋,你妈妈年轻就聋,那是一个耳朵的耳膜被大炮声震破了,我哪儿聋了。”我无语,大声对他说:“你孙子不是给你买了个助听器吗,你怎么不用啊?”他怒怒地瞪着我说:“什么助听器,谁稀罕,医生说了,现在用助听器,等老了对耳朵不好。”我差点笑出声,九十二岁的人还在为了老了以后而保护好耳朵,不戴助听器,唉,我也该好好保护耳朵了,还是先保护嗓子吧,喊的我头疼了。

        偶尔从老爸爸那回来,一听见老公说反问句,我立刻脑瓜痛,急急说:“我求求你,千万别说反问句了,有一个老爸爸说,已经把我反问到悬崖边了,你要再说,我只有跳下去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人,不学好,学什么反问句说话。

         老爸有一颗刚直的内心世界,我觉得这是老爸康健的基石。好吧,老爸,你就一直坚强的说着你的反问句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去过……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去过……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