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2012-12-04 23:13:23)
标签:

杂谈

评弹

吴新伯

娱乐

分类: 曲苑小鱼杂谈

    大幕拉开的时候,台上六个小姑娘唱着苏州的童谣。我坐在台下,做一个简单的看客。

    我想,或许在这个起满坐满的兰心大戏院,我是个另类的存在。不会说苏州话,不会说上海话,不生于江浙沪,到这座魔都也不过两年多,甚至上海话连听也只能听懂十之五六。我不是上了年纪的老苏州人或者是老上海人,不能告诉你吴君玉、金声伯、胡天如老先生说的水浒有哪些不同,也不能把陈调马调俞调的艺术风格继承演员侃侃而谈,更谈不上将老先生的奇闻轶事如数家珍,遑论指着青年演员评头论足了。我也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新上海人,可以追随父辈的脚步,品茶点香听一段弹唱回归属于老一辈的传统。因此,在我从兰心走出来有写点什么的冲动的时候,却又诚惶诚恐。我是个十足的门外汉,我能说点什么呢?

    大概邂逅评弹是个意外。如果我不来上海,如果我不喜欢相声,如果没有京腔吴韵,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评弹是什么。但是人生就是没有如果可言,它单线条地前进,把一切都走得理所当然。我想,我应该感谢相声,它是一扇门,当我推开的时候,发现它所连通的,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广阔的曲艺世界。评弹也好,京剧也好,大鼓也好,如果不是结缘于相声,这些曲种也自不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太多印迹。而在京腔吴韵的世界里,又是吴新伯老师带给了我太多震撼,让我对评弹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在我接触评弹的有限机会里,基本上都是吴新伯老师的演出,尽管这种演出为了适应特殊的场子在表演中已然是普通话加上海话加苏州话,但是我就是从这样的演出中从几乎听不懂,到能听懂大半,再到听懂十之八九。最后当我坐在兰心的场子里,听原汁原味的苏州评弹的时候,说白叙述部分,我能够听下七分左右,虽然听唱词还是比较困难,不过好在唱词大部分有字幕。我并不讳言在评弹里面,我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因为被吴老师的表演所折服,进而对这个曲种产生了兴趣,开始找些段落来听,找老先生的评话来听,而在现阶段,我依然最习惯于看吴老师的节目,似乎因为他让我产生的第一印象,成为一种根深蒂固,这种惯性甚至表现在,吴老师所讲的苏州话会比其他演员讲的苏州话让我更能听懂。就像这场,孙庞斗智,开始是郭玉麟和姜啸伯两位老师的唱,但是吴老师一开口我立马感觉到一种熟悉,并且很快进入了情节。我想这是我这种初接触评弹且在语言上尚有障碍的观者一定会经历的一个阶段吧。所以在现阶段,让我听评弹我几乎得追着吴老师来听。

    其实也有不少评弹的忠实观众告诉我,要想听最原汁原味的评弹,最有味道的苏州话,必须去听老一辈的评弹名家。我也一度下载了一系列诸如顾宏伯、蒋云仙、吴君玉、陆耀良等名家的音视频来听,但是苦于语言障碍,又无字幕,实在无法进入故事中去。因此我又回到了近些年一些中青年演员比如说高博文、陆晏华、周红等等老师的近期视频中去,又回到了吴新伯老师的评话。我想像我这种因为听吴新伯老师这样某一位演员的评话或者是演出而接触了一个曲种的情况,在戏曲曲艺里面应该是很普遍的。就像当下很多人会因为听郭德纲的相声,喜欢郭德纲,进而去听马三立、刘宝瑞,去了解传统相声一样,很多时候是先喜欢上了曲种里面的某一位演员的活儿,然后再走进这个曲种。所以为什么很多演员还有业内人士都赞同类似戏曲曲艺应该是角儿的艺术这么一种说法。举个非常显而易见的例子,现在我跟任何一个人提京剧,他脑海里出现的头几个词一定是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这些演员的名字,不可能一提京剧我先想起了《宇宙锋》《霸王别姬》这样的剧目,更别说能想起齐如山了。其他的曲艺也是这样,说大鼓会想起骆玉笙、刘宝全,说相声会想起马三立、刘宝瑞,至于说骆玉笙、刘宝全他们有什么具体的代表作,马三立、刘宝瑞老先生又说过哪些相声段子,不熟悉这些的人真未必能说得上来。而且从观众买票也看得出来,为什么过去在园子里面要说今儿这场大轴是谁,压轴是谁啊,戏都是这些戏,有些听得久的观众架不住比青年演员还熟悉一点,捧得就是角儿啊,我花这钱就为听梅老板,就为听麒麟童,而不是说我看今天这场折子戏底是挑滑车所以我去看。就算是新编戏,当初齐如山为梅兰芳写《牢狱鸳鸯》《晴雯撕扇》这些剧目,那也是当年的新编戏了,但是齐如山是为梅兰芳量身定做的戏,还是捧角儿啊。今天观众买票也同样如此,时代虽然变了,但是人同此心,凡曲艺都是如此。

    听着三弦和琵琶的旋律和鸣,人物叙述的跳进跳出,我一边欣赏一边在想,评弹这种曲艺形式,真的是非常特别而且得天独厚,它具备很多别的曲种都没有的特色。从演出形式上来说,可以是一桌一椅一个人说,也可以是一桌二椅两个人说标准的双档,也可以是一桌三椅三个人来完成一个故事。在故事中有说白有弹唱,人物可以跳进跳出,可以叙述也可以分饰角色,并且这已经形成了一套非常完整的表演体系,不论是故事的叙述评论还是弹词的曲调唱腔上,都已经非常成熟。这种表现形式似乎是任何曲种都不具备的,评书也是说故事,但是评书只一个人说,并且评书并无丝弦之音;相声是语言艺术,也可以说单口对口群口,也可以说故事,但是相声在唱上就没有太多,学其他剧种属于学唱,太平歌词虽然是本门的唱,但是并不和前后的叙述构成整本的故事,不是这样的表演体系;像京剧或者是昆曲、越剧这样的剧种,基本上就是演员扮演一个人物始终就在故事里,不存在跳进跳出评论之类的,你不会看见一个老生演员唱了一半戏把鬤口一摘,说几句判词。可能在表现形式上有点像的是东北二人转,小帽啊长篇大段的啊,也是连说带唱,但是没有丝弦器乐伴奏,南北曲艺的表演风格也大不相同。我说这些的意思并不是说曲艺形式有什么优劣之分,而是说评弹的这套表演体系应该说是非常难得且很有鉴赏价值的。我想这样一套非常具有观赏价值的表演形式,不能得以广泛传播,可能有很大的原因是语言障碍的问题吧,不过作为地方曲艺,也不若最鼎盛时期的观众如云名家辈出,我想原因有很多,我这种对其一知半解之人也不可能分析得多么透彻。

    这一场吴老师一上来,我第一反应是,头发几乎白了,然后又想起吴老师原来总是戏言说自己是上海评弹团的青年评话演员,不由得心中不是滋味。《孙庞斗智》故事很熟悉了,所以我基本都能听懂。这个节目看下来极大得扭转了我以前对评弹的一种刻板印象,我相信这种刻板印象很多对评弹了解不深甚至听过一些时日的观众都有,就是觉得评弹嘛,江南丝竹之声,吴侬软语之音,就适合演些儿女情长、才子佳人或者诗词歌赋之类,评话还能说说英雄好汉的故事。但是孙庞斗智这个故事完全就是另一种风格的,穿插着兄弟手足的爱恨之情,两军阵前的兵戈之声,生死面前的悲痛之意,而且诠释得非常引人入胜。三个人分饰角色,紧张之处丝弦之音响起的恰到好处,对故事气氛的渲染,人物情感的带动,让我很自然地就跟着几位先生在故事情节里面走,时而蹙眉时而捧腹,孙膑和庞涓情到切时,真的令人潸然泪下,心内凄然。不光是这种故事叙述上的架构和旋律唱词上的优美,这场我在三位先生的配合中很明显得看到了舞台表演的画面感。三个人同指一出或者是分指不同处,包括表情的吃惊或者欣喜的那种定格,让我看到了一种非常漂亮的画面美感。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看新编京剧《赤壁》,舞台打造得非常华丽,演出中舟船的行驶,箭雨的排布,水汽云雾的缭绕,整个舞台都极尽美感。其实很多观众或者是演员都很诟病这种新编戏不管是新编京剧也好,青春版的昆曲也好,这种对于声光电和高科技舞台效果的运用。我并不去评论这种运用的优劣,因为我不是专业演员我也无法判断,但是对于观众来说起码说明了一点,就是随着媒体介质的发展,现在观众对舞台的欣赏已经不再停留在过去听戏听相声听评弹的阶段了,他们是要看演出。以前是坐在录音机前,听旋律听味道,现在是要看,演员的表情身段等等,对于舞台是视听的要求,因此这种对于画面感的强调就慢慢显得重要起来。

    曲协五十年评弹专场,我想对于很多观众来说真的是难得的评弹盛宴吧,赵开生、秦建国、姜啸博、郭玉麟等等评弹名家同台献艺。也有很多评弹的资深观众曾经对我感叹说我们其实并没有赶上好的时代,老一辈的评弹演员都相继故去了。不过我想对我来说,或许我也很感谢这个时代,至少在此时此地,我还能在评弹中感觉到沉浸在一段故事里一段弹唱中的享受。写的这点东西不过是作为我这么一个初识评弹之人一段时间下来的简短纪念。若有看客,则看过算过,贻笑大方而已。

    最后发一些照片,拿着个长焦,拍得不是特别好,而且检讨一下,没有带够打车回去的钱,所以没有看到最后一个节目就落荒而逃了。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梦回江南   上海市姚连生中学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孙庞斗智·马陵道   郭玉麟 吴新伯 姜啸博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小孟丽君·翦除权昌  王文耀  程艳秋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将相和    秦建国  毛新琳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梁祝·梳妆   徐惠新 周红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我是个评弹的过客,却愿意驻足观望
珍珠塔·九松亭  赵开生 高博文

蝶恋花·答李淑一  朱琳 周慧  陆锦花  解燕  吴啸芸  五位美女,看官自行想象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