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中对情欲的悲悯与包容

(2010-11-17 13:20:15)
标签:

文化

分类: 红楼梦

在我做老师的过程中,常常看到很好的孩子,平常规规矩矩的,可一旦出事会出很大的事。但那种每天在讲黄色笑话,调皮得要命的孩子,反倒不怎么出事,出了事也能很快处理好。人的欲望大概像那个堤防的口,你稍微放一点,就不那么容易溃坝。贾瑞其实是一个老实人,如果他有一点坏心眼,就能看出王熙凤在玩他,可是他竟然从头到尾都看不出。看到这里,你会对贾瑞有某种程度的同情,不是他应该不应该做这个事情的问题,而是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傻蛋。

“凤姐儿说道:‘你快去入席去罢,看他们拿住,罚你酒!’贾瑞听了,身上已木了半边。”贾瑞原以为,不被王熙凤打一巴掌或者骂一顿就万幸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关心他,这么疼他,那真是半边身子都木了,可见他真是个老实人。所以我一直同情贾瑞,我觉得贾瑞很呆、很傻,别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根本不可能的事,他却一往情深。

秦可卿在走向死亡,贾瑞也在走向死亡。其实十一回、十二回这两个人是写在一起的。秦可卿优雅、美丽、高贵,贾瑞下流、低级、卑微,但是两个人都是因情而死。还记得警幻仙姑跟贾宝玉讲过“情既相逢必主淫”,作者一直相信情与淫是分不开的,我们既然看到秦可卿“情”的部分,也要能看到贾瑞“淫”的部分。作者认为情与淫根本是同一件事,“情”是精神已经升华到干净高贵的境地,“淫”是肉体上没有办法克制的欲望。过去在儒家的礼教里,认为“万恶淫为首”。可是《红楼梦》的作者却提供了非常有颠覆意义的视角,告诉读者肉体上燃烧自己情欲的痛苦其实也不好受。

现代人能够对情欲有所同情,可在古代是不可能的。现代人会为潘金莲讲话,可是古代人就认为她是淫妇。她的结局就是要让武松挖出心脏来祭武大郎。《红楼梦》里借贾瑞讲情欲,对情欲有一定的悲悯,其实就是一种包容。在作者眼里,情欲有不可抑制的悲惨在其中。秦可卿的死和贾瑞的死,共同特点就是“情”没办法有完整的寄托。如果回到原来的版本,秦可卿是因为公公爱她,逼奸而死,淫丧天香楼,也是个“淫”字,就更能明白贾瑞之死跟秦可卿之死,从十一回、十二回到十三回其实是在讲同一件事情。

这个“木了半边身子”的贾瑞慢慢地一面走,一面回头看凤姐,实在是恋恋不舍。凤姐也故意地把脚步放慢。凤姐真是坏,她是聪明人,聪明人的坏是最不可原谅的,此时她完全在利用贾瑞的痴情,她一生眼里从不揉沙子。她后来的下场很惨,这是一种人性上的因果。看到这些我们会意识到,就算是你不能够接受的一份爱,也起码应该尊重。“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步放迟了些,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样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贾瑞最后果真死在她手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