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鑫
王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5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雾霾 埋怨河北没什么不对

(2014-03-28 22:54:39)
标签:

杂谈

王鑫

刚才单位兄弟发了一条心情给我,说今天下午一专家和他聊天时指出,北京的雾霾污染源大部分来自于河北的重工业等污染,作为河北人的他十分不赞同这一说法,并且表示河北的污染是由北京外迁、将所需能源制造等企业安置在河北造成污染北京的表象,其实北京才是主要责任者。 

尽管是哥们,但兄弟这次真是没法站在你这边了。首先就钢铁来说,目前大本分人了解首钢迁址到了河北,所以很多人认为河北钢铁污染是由首钢为最大责任者,其实这是很大的误区。

如果对河北稍有了解的人会知道,河北的钢铁产能主要在北部的唐山周围、中部的石家庄赞皇周边、保定野三坡,南部的邯郸武安。而且这些地方除了某几个大型钢铁企业外,大部分是几千万筹建的小型钢铁厂,其技术属于钢铁末端产能。我记得有份数据显示,河北邯郸武安市是全国知名的钢铁重镇,2010年武安市年产粗钢产量1700万吨,这里分布着近20家大小不一的钢铁企业,是粗钢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同时,武安也是国家历次钢铁落后产能调控、淘汰的重点对象。仅去年一年,中国淘汰的钢铁末端产能中,武安市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份额,这说明河北很多工业制造业的发展十分粗放。

揪着首钢是不对的,在这里如果还有人想看看其他钢铁的话,可以看看70年代时全国学习的对象邯钢,现在已经是落魄成什么样了。因为是邯郸人,还要回去过年,所以就不多说了。 

反过来我倒认为北京的一些工业企业外迁到河北后,对当地末端产能是一种促进淘汰的作用。没什么不好。

另外我还想说说河北各级政府的经济发展思路,可能说的不太对,但就权当饭后没事干吧。

前几天和领导应邀去考察了河北邢台市的汽车、光伏等新能源工业,我们发现当地市政府、县政府的市长、县长、局长到哪都说这是世界第一,这是全国第一,这是羊绒之城,这是…… 

都是第一,纳闷的是为什么整体经济位列河北省倒数第二?看完以后明白了,这些所谓的第一是光杆司令自封似的第一。大部分企业的技术处于这一行业几乎淘汰的边缘,处于行业的最底端。这些企业不需要大财力,不需要高素质人才,利润也非常的低,这就是这些企业的发展模式。 只要国家淘汰行业末端产能,肯定先拿他们开刀。 

在邢台只待了一个晚上,你会发觉空气中弥漫着非常浓烈的刺鼻气味,而当地所有的化工企业却都挂着新能源、高科技的名号,后仔细观察发现,这些高科技为生产葡萄糖等低技术药品原料企业、光伏末端拼接等企业,就连所谓的汽车企业也是以淘汰型的低速电动、汽车最简单的零部件为主。虽然为地方税收带了一定效益,但最大的贡献是污染,葡萄糖原料从粮食中提取产生的味道,化工原料污染等等。 

在参观期间,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河北当地的县长级别干部确实非常年轻,大的也就是40出头,小的仅仅30出头,可谓完全贯彻了中央的干部年轻化思路。但沟通接触后发现,这些年轻人的思维和考虑事情的方式却非常的僵化落伍,甚至不如一些60岁以上的固定当地官员。 

在介绍本县的工作时,说起官话一套套,税收多少,人口多少,面积多少都能说出来,但一到我们提出为何让这家企业来这发展,他有何核心技术?污染指标多少,经济效益多大,横向经济带动等问题时,这些年轻干部直接愣住。 

这样的年轻领导令人感到震惊。我们大概都知道,80后的人现在随着网络的发展难道不会利用信息时代去了解问题吗?后来接触中才看到,他们不是不会,而是不去,甚至不想去。 

观察中我看到,大部分市县级年轻领导之前都是秘书出身,作为一些老领导的秘书被提拔,到基层锻炼回炉。所以脑袋里已经形成了固化的官僚思维,办事也大概是三看:一看领导脸色、眼色办事,领导安排的检查或招待的人,绝对体贴细致,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到位,但至于他们为什么过来,能为我们当地带来什么,这些小年轻领导大概心里都在想:“管我鸟事,伺候好就行”。二是看税收办事,只要你能投三亿,我就让你干,什么环审全部批准,咱们就是连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三是看前途办事,随自己未来的发展是否有利,能不能接他们的嘴把自己办的事传到领导耳中,说到底还是为了让领导高兴而高兴,不去考虑自己身处的地区有多少糟心事要干。 

印象最深的是在邢台清河县一副县长,说话是真掉不到地上,至于其他的产业问题,这哥们一概不知,下车先抽烟,陪着陪着就耍起了手机,真牛 。

所以我觉得河北治理污染也好,发展经济也罢,转变思维,实行休克式的发展是必须的,不能老是抱着能源工业的大腿。现在河北的煤炭没有油水,所以干脆一股脑卖给了财大气粗的集中能源,但焦炭、煤焦油、低端光伏、汽车配件、制药等行业存在严重的末端淘汰危机。如果不变革,未来随着其他地区的发展,这些企业将会大面积窒息,到那时可不只是环境问题,河北总不能再重蹈2007年焦炭危机吧,被日韩一关门就死的状况。 

当然这些不可能几句话说清,我只是解一解一月前从邢台后的疙瘩,让自己心里稍微舒服点,作为河北人,我希望他好,正像茶馆里说的,我爱他,所以怕他完。 咱们河北人应该多找找自己的问题,当然并不是其他省份就没有,我想河南、山西至少和河北差不多。

至于污染是谁的罪责,我想都有。正如之前国家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告诉我,现在中国的污染已经到达从量变到质变的状况,再也经不起一丁点的污染了,怎么搞?

关键在于不是中央简单地把武安市的小高炉拆掉就能解决问题,而是要把官员心里的高炉打掉。如果最近谁去邯郸武安,我建议去看一看,去年刚打掉的小高炉,今年又翻了几倍。关键是利益连着利益啊,你不让武安干这个,他们不知道干什么,去年的税收任务完不成,中央又不管武安市市长的升迁问题,最终还要看邯郸市的脸色。

而另外一部分就像前面的说的玩手机的县长,人家也不关心,大不了混两年资历后升到市里甚至省里,这根本人家就不是人家的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