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楼观云
楼观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09
  • 关注人气: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且待小僧伸伸脚李彬

(2021-01-04 10:30:58)
标签:

读书

历史

笑谈

随笔

    且待小僧伸伸脚

 

我读书有个习惯,喜欢躺在床上或榻上。躺着读书的好处是:可坐,可卧;可仰卧,可侧卧;可左侧卧,可右侧卧。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甚至,有时会无意中将打开的书页按到胸前,糊里糊涂地睡过去。这一般是我不喜欢的书,或不喜欢的人写的书,勉强而读,聊以催眠。好书则反之,开卷有益,身心愉悦,兴奋得彻夜睡不着。

夜读,看到了一则奇闻,脂砚斋甲戌本眉批:“近闻一俗笑语云:一庄农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个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捎着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都用的是鹅黄缎子,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 如果在以前,这个故事肯定是讽刺乡下人的,当年有很多的段子小品津津乐道农村人的孤陋寡闻。世道轮回。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也说一个讽刺城里人没有见识的真事。有一个叫陶某澍的人,不仅是大学教授、著名学者,而且是中科院院士。这般人物肯定是在城市里居住的,而且是京城。在京城能够安居乐业的,不是显贵,就是权贵,肯定不是无产阶级。这家伙坐在城里衣食无忧,闲极无事,想当然抛出了一个伪命题,说农村烧柴草对自然的污染和影响如何之大,乃至人命关天!

之所以是伪命题,是经不住常识和事实推敲。如我的家乡关中平原“金周至”,以前是粮食主产区,一季玉米,一季小麦,秸秆家家户户用来做饭取暖,袅袅炊烟曾是乡间一道美丽的风景。但那时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有目共睹,也让今古的文人骚客吟诵了几千年。近二十年基本上没有种粮食作物了,一望无际的猕猴桃,不要说做饭,就是冬天老人烧炕取暖的柴草都没有了,基本上靠体力和电褥子,空调是用不起的。加之这几年,北方各地的农村四处都在强抓环境保护,要求减少污染,杜绝雾霾天气。因此,包括河南、河北、陕西等在内的多个省市均采取了“采暖用煤”限制措施,明确禁止农户烧散煤取暖。发现售卖蜂窝煤、无烟煤,或煤炭的摊点、商贩等一律没收,还要进行严厉惩处。面对这种严格的管制措施,柴草已成稀缺之物,何谈污染重大?专家这般信口雌黄,难道是诋毁基层政府工作人员扒灶拆炕工作白做了?

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这几年专家特别多,如过江之鲫,一波一波涌向荧屏视频大放厥词。术业有专攻。专家不懂不要紧,恶心的是曲学阿世,欺软怕硬,睁着眼睛说瞎话。陶专家住在北京,应该知道京城是最早实行车辆限号的。限号的目的是因为机动车的排污对环境的影响让城市无法承受。如果,专家有学术良知的话,应该去抗议中石油、中石化不要卖油了,大江南北,城市农村没有车跑,天天都是蓝天白云,空气新鲜。吊诡的是,如斯专家如此诋毁农村农民,否定农村农业的进步与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农业部竟然无动于衷,充耳不闻,一句抗议都没有;难道堂堂政府部门连个发言人抑或律师都请不起?外交部还有个女将华春莹。

笑笑,再读。看到明人张岱在他的《夜航船序》里讲的一个小故事:“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蜷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 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这个僧人很有意思,他对文化很尊敬,对读书人态度很恭谨,萍水相逢,怕影响读书人,睡觉都蜷着腿。但经过质疑交谈,对那些嘴上功夫的读书人却很鄙夷,很放心的把腿伸直。这就提醒我们,以后遇到类似的人,不管他是专家学者、教授院士,如果不说人话,不做人事,完全可以不予理睬,就像“小僧”一样不仅要善待自己,要伸伸脚,而且咋舒服咋睡;没有把这些哗众取宠欺世盗名的伪君子踹下河,已经算是修养高了!

   寒夜客来茶当酒,邂逅了明朝诗人杨慎,就是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作者,在其作品《二十一史弹词·说五胡》中有一首《点绛唇》特别好:“晨钟暮鼓,春花秋月何时了。七歪八倒,往事知多少。昨日今朝,镜里容颜老。千年调,一场谈笑,几个人知道。”他温婉地告诉我们,人的一生不仅是一场跋涉,也是一种选择。人生的忧烦,大多来自生活习惯的牵绊,以及对未来欲望的企图,如果学会放下私心杂念,自然自在活在眼前,忧烦会立即烟消云散。他睿智地告诉我们,人生,需要一种优雅的态度,却并非是训练或装扮,而是一种历经沧桑后的释怀,看遍沉浮后的睿智;是学会看淡与放下,是懂得珍惜与取舍。怎样才能达到宠辱不惊,怡然自得的境界呢?不妨学学诗人王维。他在《酌酒与裴迪》中说得很明白: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王维一生沉浮宦海,对人情冷暖有深刻的体会。这首诗中说人情反复无常就像波澜。相交到老还要按剑提防,先贵者却笑我突然弹冠。对于这样谲诡的人情世故,最后王维选择逃离,他放逐山水田园之间,逍遥自适,自得其乐,修就了辋川的一尊“诗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