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楼观云
楼观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68
  • 关注人气: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蛋白芷的幸福生活李彬

(2020-12-25 09:19:20)
标签:

乡村

文化

人性

随笔

      黑蛋白芷的幸福生活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好看的,另一种是难看的,但白芷却属于好难看的。我指的不是相貌,咱好歹也是读书人,以貌取人有些俗气,咱不犯这些低级错误。

准确地说,白芷长的真不赖。城里娃,大学生;白是白,红是红;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前后左右咋看都像个女人,用我村的话说,很心疼。她和黑蛋结婚的时候,花枝招展,容光焕发,羞答答的玫瑰红艳艳地开,让同学们羡慕、嫉妒,但不恨,还跑前跑后地帮忙;她和黑蛋买房的时候,我还把节衣缩食生下来的钱痛心疾首地排出了不少。但参加完黑蛋他妈葬礼之后,我就对白芷恨之入骨,深恶痛绝,直到今天也没有饶恕。

黑蛋是我的乡党,也是我小时候的同学。黑蛋长的白净,文气,女孩子一样柔弱。常常被班上身强力壮,俏皮捣蛋的同学欺负。有些女同学也常常欺负他,觉得他皮肤太白,有闭月羞花之嫌。我是班长,而且是老班长,人缘很好,威信很高,同学们都听我的,常常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保护黑蛋。效果很明显,吝啬如黑蛋他妈,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的人还用衣襟裹着几个鸡蛋登门感谢我利用权力对其子的庇护。这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受贿呀。我常常叹息自己,命里可能有官运,但是当的太早了,在学校一直是班长,前面官瘾过够了,后面就没有了福分。就像我们村子一个演员,从小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表人才,若干算命先生都告诉他一辈子官运亨通,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遗憾的是,他却爱唱戏,在舞台上把官当遍了,摆足了官架子,耍尽了官威风,现实生活中却萎靡不振,一事无成,连个生产队长都没有当过。我以一个过来人的刺痛告诫现在的孩子们,在学校要心无旁骛,好好学习,把官留到长大了再当,接班人不要因小失大呀!

白芷和黑蛋结婚以后,少女就成了少妇,立马原形毕露,娇滴滴的形象一去不返,知行合一,声色俱厉把黑蛋管的有条不紊,一丝不苟,如警察看护犯人;必须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据说,某一天,黑蛋下班了在厨房做饭,老婆白芷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看《岳飞传》,看到秦桧陷害忠良,勃然大怒,拍桌叫骂,激愤处摔了一个杯子。黑蛋跑出来,战战兢兢,边扫玻璃渣子边说:别骂了,快来吃饭吧!白芷老婆勃然大怒:为何不让我骂,难道你家和秦桧有亲戚?黑蛋赌咒发誓历史清白,白芷刁蛮可见一斑。当然了,家务事说不清,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好的婚姻都是互补,黑蛋懦弱也应该有个强悍的老婆撑腰壮胆。

前几年中秋节,同学们说聚一下,就在楼观台下欢聚一堂。青山绿水,赏心悦目,加之酒精的刺激,大家说话的分贝无意间都提高了一倍。指点江山,纵论天下,粪土当年万户侯,先国际后国内最后联系本单位。啥啥啥算个球,谁谁谁那是我兄弟;上天入地,一句话的事儿,包在我身上了。白芷也来了,打扮得像个下乡检查工作的领导干部,准备了一肚子豪言壮语答谢词,想把黑蛋即将提拔的信息告诉大家。但来宾个个雄辩滔滔,口若悬河,都认为自己天降大任,任重道远,她一句话都插不上,完全无法溶入其中。现在的同学会、同乡会基本都是权力和金钱,大官和大款的展示会,或者是对其的表彰会。所有的人热血都在沸腾都在拍胸脯,都在抬杠,都在表演,都在放大手中权力囊中金钱,谁还把处长局长放在眼里?白芷没有舞台表演,快乐无法分享,一肚子蝴蝶放不出来,憋得五内如焚,七窍生烟,一言不发拉着黑蛋扬长而去,顺手拉上无官无钱躲在墙角面壁思过的我。不欢而散,慢慢地同学聚会就没有人通知黑蛋了,一晃几年音信渺茫。忽一日,黑蛋他妈托人捎话让我去他家,我才知道了白芷的可恶之处

我登门,接待我的是白芷,端茶送水,客气之至。白芷笑吟吟地问我,最近忙啥呢,一直不见面。我说,啥也不忙,一如既往;读鲁迅书籍,写自己文章。白芷抿嘴一笑,现在谁还看那个呀!我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就像黑蛋爱当官你爱漂亮一样,人总得有个念想。白芷说,读鲁迅有啥好处?我说,对升官发财没有一点好处!我对白芷说:鲁迅不姓鲁。白芷对我说:不姓鲁姓什么?我对白芷说:姓周啊。白芷脖子一梗:作家胡说呢!周迅是个女明星,我看过她主演的《如懿传》!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不想说话了。白芷温柔地告诉我一个真理,你有再多的道理,也无法说服一个白芷。

我和黑蛋他妈在屋里聊天,老太太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哭得很伤心,鼻涕一把,眼泪一把,面部的肌肉剧烈地把脸挤得肿胀,豆大的,100度的泪珠往下滚,泪如滚烫的烈酒,烧坏了喉咙还说不出口,心都哭成了鸡刨豆腐。她说,在儿子家里呆的很不舒心,儿媳妇让她说普通话,她不会说,只好闭口不言;儿媳妇不让她进厨房,嫌他做饭不干净、不可口,影响一家人的营养健康;儿媳妇不让她和孙女子亲近,嫌她土里土气,影响孩子的审美取向;儿媳妇也不让亲戚朋友逢年过节登门,怕给黑蛋添麻烦;儿媳妇不让她下楼串门,就让她坐在阳台的一席之地,坐井观天。更让她伤心的是,儿媳妇做这些事的时候,黑蛋都知道,就是一言不发,一声不吭。她让我和黑蛋夫妻谈谈,把老家的房子修修,多年不回去,实在是住不成人了。她想回去一个人住,自生自灭,死了让左邻右舍一埋,再也不到城里受罪了!

我听地很心酸,他们家的境况我也了解一些。黑蛋有两个姐姐,黑蛋出生后不久他爸就死了,一个寡妇带三个孩子讨生活极不容易,老母鸡一样既要为孩子刨食取暖又要为孩子遮风挡雨也就啥理都不讲了。黑蛋他妈个性强,刀子嘴却不是豆腐心,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和村里人几乎都吵过架,人缘很不好。黑蛋他妈爱儿子,不爱女子,手心手背肉不一样;一门心思供黑蛋上学,考学,工作,结婚。为了黑蛋的茁壮成长两个姐没少挨骂挨打,出嫁时都泪水涟涟,对娘家凄然相向,大失所望。按常理来说,老太太走到今天,凄凄惨惨戚戚也是理所当然呀!人的一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厄运。每一次好运的降临都是你曾经存下的利息,每一次厄运的到来,都是在为过往补偿代价。

所幸,我的话,黑蛋听了,把老家的房简单收拾了一下,老太太就搬回老家住了。但我不明白的是,花容月貌的白芷好像对农村有血海深仇似的,始终反对黑蛋回老家,春节不准与家人团聚,清明节也不让上坟祭祖。她引经据典,理直气壮,高度认为黑蛋的两个姐姐也有赡养老人的责任;这是她一个当律师的小姨说的,理论上也很正确。黑蛋他妈就这样在理论和法律的庇护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孤家寡人在村里住着,自给自足,自食其力。庚子冬天冷的早,头场雪的时候,不言不语孤零零地死在了炕上,两天以后才被邻居发现。当黑蛋西装革履车轮滚滚回来奔丧的时候,村里人挖断了路,异口同声,发出怒吼:养儿如此,不如打死!话虽如此说,谁敢打官员呀!黑蛋和白芷日子过得滋润幸福,据说已经是副厅了!

我和黑蛋几年没见了。期间他联系过我,是白芷亲自打的电话。白芷的笑声一如既往,穿透力很强,刚刚荡漾了一下,我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听了如芒刺背,想起这两口子的音容笑貌晚上都做恶梦。但人家是官员了,咱也无其奈何,只好退避三舍。这些年,我慢慢地磨折了拍案而起、见义勇为的个性,对人性也有了更深更悲凉的认知。一位哲人说过: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生命就是来来往往,形形色色。遇见想法不同、做法不同的人,尽量减少接触;碰到三观不合,六亲不认的人,最好敬而远之。作家亦舒有句话说的极好:不要勉强自己与道不同者往来,阳关道、独木桥,陌路相逢,客客气气已经足够。追不上的步伐,不要强追;挤不进的圈子,不要硬挤。人心不同,无须强留;频率不同,不必为友。当然了,亦不必横眉冷对分出好坏,只需心平气和地保持距离,从容不迫地做好自己,然后,静静地仰望苍天,等待哗啦啦一声雷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