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拾遗阁金身强
拾遗阁金身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513
  • 关注人气:2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听“吧嗞”声捕鱼

(2017-04-14 10:46:28)
标签:

徐越

口述史

方言

分类: 乡帮文献
口述·嘉善船民故事①
半夜里不睡觉 听“吧嗞”声捕鱼
发表时间:2017.4.14 文章来源:本报讯 浏览次数: 92 放大《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缩小《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默认《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嘉兴日报·嘉善版》:半夜里不睡觉 <wbr>听“吧嗞”声捕鱼
  
  口述者:施老虎
  访谈时间:2013年10月31日
  采访者:尤超男徐越
  访谈地点:姚庄镇渔民村村委会办公室
  
  嘉善,江南水乡,河湖荡汊密布。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以船为家,并且在船上劳作,或运输,或捕捞,从事着一些与船密切相关的营生,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在船上讨生活”。一大批志愿者,花费几年时间,直接从嘉善船民中获得许多口述史料,记录成文。通过一段段回忆,我们可以十分详细地了解和回味船民们过去的那些生活情景——
  
  世代渔民之家
  我叫施老虎,1938年出生,祖辈父辈、世世代代都是靠打渔为生。我家5个兄弟姐妹,我最大,弟弟现在66岁,还有3个妹妹。我们都是纯捕捞的渔民,不做养殖业,我们的捕捞方法有钩子钓鱼、夹网捕鱼等。我现在还在捕鱼呢,虽然有点苦,习惯了就不觉得苦了;真叫我现在别去捕鱼,我还不习惯呢。我们五代以前的祖先曾是苏北人,不过五代人都没有回去过苏北,所以现在没有人知道祖籍具体在苏北哪个地方。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才11岁,当时我们一家几口人在丁栅一带的江河捕捞,所以就落户在当时的丁栅乡,我们一直以来都在这里的本地水域以捕捞为生。
  我的父亲在我16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当时是因为没有钱看病才死掉的;母亲还在,现在95岁。我22岁的时候结婚,老婆是本地渔家女,老婆现在72岁,也还在捕鱼。我们是通过“媒娘”介绍才认识的。结婚的时候,我不是用橹摇过去,而是用篙子撑过去讨亲的。讨亲时间选择在天亮前,据说这是为了“遮四眼”。结婚忌孕妇、孤孀,俗称“遮四眼”。如果老婆那一边家里死掉母亲,就要由老婆最大的兄弟操办婚事,到时候要跪兄弟。我老婆是死掉母亲的,我当时就跪了她兄长。我现在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年纪轻,全部都在养鱼,没怎么捉鱼。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而且政府也会给一些补贴。
  我们渔民以前都是生活在船上的,一条船上生活着一家十几口人。直到解放后,渔民能分到房子,有部分渔民就上岸了,有了岸上的房子;后来渔民也自己造房子。船的话,有祖辈留下来的,也有自己新打造的。父母有钱的话就自己打一条,没有太多钱就自己买。买船都是自己攒钱出钱,不靠借贷。我自己在结婚后第二年就打了一条船,给兄弟和母亲;到我三十几岁的时候,我又打了一条船,自己用,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条件就好多了,在岸上都有房子。
  
  我的捕鱼本领
  我从小在船上长大,14岁开始学习夹网,跟着父亲捕鱼,16岁就会用大的鱼罩罩鱼,并开始制作拉扒这种捕鱼工具。拉扒看起来像一只大的手掌,每个“手指”上分别装3只鱼钩,主体上再连着一根竹竿。
  罩鱼这种捕鱼方法只能在篙秧荡中进行。3月底,荡中新篙秧刚透出水面,鲤鱼在这里繁殖,有时跃出水面,这是用鱼罩捕鲤鱼的好时机。我们的鱼罩高1.2米左右,直径1米左右。捕鱼时,我们在篙秧荡中撑着小船,看到旁边有鲤鱼,就立即用鱼罩罩下去,然后用鱼兜或直接用手去捕捉。10月后,往往有许多黄鲴鱼集中在篙秧荡中,这是罩黄鲴鱼的好时机。罩黄鲴鱼的鱼罩,眼子要小。鱼罩罩住鱼后,要用镰刀割去篙秧,再用小夹网夹取。
  除了用夹网捕鱼,我从小还跟父亲学习用拉扒捕鱼。拉扒捕鱼的方法也是从祖辈传下来的,现在我教给了孩子。用拉扒捕鱼时,选择的水域不深,捕鱼的季节是冬天,从冬至边开始,大约是冬至前后,捕期是3个月,主要捕底层鱼。捕捞时,我们一般是一个生产队一起操作,我们会准备5条船,其中2条船是撑粗索用的,一定是粗索,不能是细索;另外3条船是捕鱼用的,我们经常在太湖里捕。捕鱼的船,往往是一人摇船,一人站在船头,手握拉扒的竹竿,左右变换,将拉扒按向河底,碰到河底时就向后拉,如果下面有鱼,鱼就会被拉扒上的钩子钩住,我们捕鱼的人就要迅速提起拉扒,用鱼兜将鱼捕获。用拉扒捕鱼,有时候一次可以捕到十五六条,鲤鱼、鲫鱼,各种大小的鱼都落网了,捕到时很开心,但已经记不清捕到最多是什么时候了。
  除去夹网、罩鱼、拉扒等捕捞方法,我还会用经钓、撑索捕鱼。经钓是最简单的,就是把一排鱼钩钩在一条横木上,然后再把这个东西放进河里,鱼游过来就自己吃上来,自己“上吊”。撑索捕鱼就复杂一点,它用到的渔具有好几种:用500斤左右的稻草制成的粗索一根、鱼罩一具、小夹网一把、渔船四五条。捕鱼的时候,两条船在河两岸,拖着粗索用竹篙向前撑,使粗索在河底拖动,如果有鲤鱼之类在河底,粗索碰着后,鱼会动,鱼一动,水面上就会产生水花。我们渔民就以此判断下面是否有鱼。如果有鱼,后面的两三条船就跟着撑过来了,站在船头的渔民手拿着小夹网,立即用小夹网去夹取下面的鱼。这个与前面说的捕捞方法有点像。
  
  我是“小夹队”成员
  我们的捕捞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渔船流动作业,这是最主要的;还有一种是水面定点捕捞。我们大多是分散作业,但是也有一些大型捕捞作业需要我们自发组成合作捕捞小组。
  由于捕捞方式不同、捕捞渔具不同,就形成了许多“渔帮”,这个“渔帮”和合作捕捞小组基本是同一个意思,但是也有一些区别。如“张钓帮”“夹网帮”等,因为捕捞工具小,不需要大范围合作,只要一家一户合作就可以,这一家一户有夫妻的,有弟兄的,有老小的。但是如果渔具大,捕捞需要有许多人共同参与才能完成作业,就需要建立合作捕捞小组,如“塘鱼帮”。
  上世纪60年代的渔改后,各个生产大队成立,我就是“小夹队”的,在以前属于“夹网帮”,我们“小夹队”以夹网捕鱼为主,还有经钓、张钩头等捕捞方法,钩的话,有小钩、精钩、竹钩等。“小夹队”和“大夹队”的区别是捕捞工具的大小和人数的多少,捕捞工具相对小的和捕捞人数相对少的,就是“小夹队”。我们生产队是相对小的,所以是“小夹队”,“小夹队”成员的祖先基本上是苏北人。
  我们“小夹队”现在捕鱼,因为野生鱼很少了,臭水沟里又只能捕一些小龙虾,所以我们一般都只用百脚笼捕。我们捕鱼时,大多用很长的百脚笼,这个使用方法很简单,而且能捕捉到多种鱼类,在外荡捕鱼时普遍使用。
  百脚笼是由许多长方体网箱组成的,总长30米左右,网目1厘米左右,每节网大小约40厘米×40厘米×30厘米,每个小箱左侧或右侧开一个软门,鱼能进而不能出。软门一节在左,一节在右,左右相同。两节间也有软门,各节软门均朝向笼梢。笼梢内有三个竹制圆环做成三个软门,末梢开口。我们张笼时用绳子扎住,收笼时解开结,就可以将鱼倒出来。
  
  半夜里听“吧嗞”声捕鱼
  以前捕鱼捕到最多的时候有上百斤,当然少的话就只有几十斤了;捕到的鱼最大的20多斤,以10多斤的居多。我印象中,觉得捕鱼最辛苦的是听鱼的声音,这种方法很有趣,但是也很难。特别是在夜里涨水的时候,就会对听鱼“吧嗞”的声音造成干扰,所以我们整个脑子都要用进去听鱼的声音。“吧嗞”是鱼嘴巴动的声音,我们通过听“吧嗞”的声音就能判断是什么鱼、鱼有多少、鱼在哪里。各式各样的鱼都要“吧嗞”,鲤鱼夜里要“吧嗞”,鲫鱼夜里也要“吧嗞”,我们都要去听。鲶鱼“吧嗞”的声音比较大,夜里风大的时候也能听到,风小的时候很远就能听到。
  但是,听黄鲴鱼的“吧嗞”声音最难,黄鲴鱼都集中在篙秧荡中水草很多的地方,我们夜里不睡觉都要去听,总之夜里都没有觉睡的,有时候连着两三天夜里都没睡成觉。听这个鱼要夜里风小,还要一门心思去听,听觉灵敏度要高,因为黄鲴鱼“吧嗞”声音非常小。它们刚开始的时候是一条领头的黄鲴鱼在篙秧荡中“吧嗞”,然后一两条跟着“吧嗞”,“吧嗞”到最后有五六十条,甚至几百条。最起码四五十条在“吧嗞”时,我们听到了之后就要顺着这个声音找下去。那种“吧嗞”的声音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的节奏,声音非常清脆。黄鲴鱼都是一堆堆聚在一起,所以如果捕捉到了,五六十斤、七八十斤都有。真是又辛苦又快乐!
  这种方法,有些人虽然能听到,但是因为目标不准,就是找不到。不准的时候,有的人只能找得到一条两条,有的人一条都没找到。其实,我们也可以根据草动来判断鱼。我们在篙秧荡中捕鱼,鱼在水草里,草就动了;我们看草动了,基本上就知道是什么鱼了,而且鱼的多少也知道了。
  不过,现在由于水污染都没有篙秧了,所以不再用这种捕鱼时听鱼“吧嗞”声音的捕鱼方法了,也很少用看草动来判断鱼群的方法了,目前就是靠百脚笼捕一些小鱼小虾。
  
  说说大难不死的经历
  印象最深刻的经历,是有一次在太湖捕鱼时遇到龙卷风后大难不死。具体哪一年记不清楚了,大概在我三十几岁的时候吧,我和弟弟两个人一条船在太湖里捕鱼,母亲、三个妹妹和老婆都一起到岸上卖鱼去了,一般我们今天捕的鱼她们第二天早上就会去卖。那天在下午两点钟左右,她们卖了鱼返回船上,不过她们还好,她们是返回在岸边的船上。
  而大概在她们回来的时候,龙卷风凶猛地来了,在太湖里持续了大约45分钟,整整45分钟呐,当时我和弟弟的船在太湖中间,就被风浪吹得不稳了,情况非常非常危急。我想也没多想,立即跳进水里,抓住船舷把住这条船。龙卷风使浪一波一波的,我为了让船不翻,尽最大的力气来把住方向,就这样,我泡在水里整整45分钟;整整45分钟我都在用手把住船,我的弟弟当时藏在船艄里面。
  终于熬到了龙卷风刮过,我们俩才逃脱这一劫,大难不死。而就是那一天,我们太湖里死了好几千人,湖中的船民基本上全都死掉了,大都是翻船淹死的,损失那个惨重啊!我还亲眼看见了尸体漂在湖上,尸体真是多啊!至于祖上有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他们没说过,我也不知道;但是在行船的时候,遇到打雷之类的自然灾害,一次两次总是有的吧。像我们这些长年在河荡里与风、水、雨打交道的渔民,以前的生存环境是很恶劣的,风暴、洪水等自然灾害也是家常便饭。只是那一次太湖的龙卷风最厉害!
  
  一些行船的风俗和规矩
  说完自己的经历,再来讲讲行船习俗。我们的渔船不能停的地方和情况有很多。渔船靠岸停泊时,牛荡滩基本是不停的,如果船停在牛荡滩的话,十个小孩一般有两三个在夜里会哭;如果碰到小孩子啼哭,还要将船换个地方停靠。停船时,不能停在别人家的门前,否则会触犯别人家里的祖先;庙前也不好停船,因为庙里有老爷,若在庙前停船的话,会挡住老爷的路,老爷是会发火的,不管白天晚上都不能停在庙前,如果想停下来拜一拜,可以将船停在庙的两边。这些都是我们停船的规矩。
  还有一些其他的规矩,比如女的生完孩子后不能跑船,就是不能跑到别的船上,要隔30天才行。关于吃的禁忌,吃鱼的时候告诫小孩子不要只吃鱼肚,头和尾巴也要吃,吃鱼不好翻身等,其实我是没有这些规矩的,而有的渔民会很讲究。关于我们吃饭的时间,有的早有的晚,早上十点钟吃的有,下午一两点钟吃的也有。关于我们捕鱼时候穿的衣服,其实没什么特别,都可以。关于船上放什么东西,有什么讲究,基本上每个船民都差不多,是基本一致的摆放顺序。橹后是放物品的地方;从船艄到船舱按照顺序摆放的是:鸭棚(吊在船艄上)、马桶、碗橱、行灶、牌位、菩萨;橹前从后到前均是过路区;船舱除了橹后靠边摆放一些物品外,其余就是睡觉的地方;船头是捕捞作业、安放捕捞工具的地方。请菩萨的话,我们都是在船舱里请。菩萨摆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请。
  要请祖先的节日有清明节、七月半、冬至、年三十夜,我们叫做“过世节”,即“祭祀”。“做社”是个祭祀活动,四个大的节日都会“做社”。那时,就有很多生产队一起去,不只我们“小夹队”。“做社”时,除了各自在“香棚”待老爷外,还会以香会的名义,向香会的老爷赠送袍服和旗、幡等东西。所以,“做社”对我们来说,是很隆重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